第九十章 德魯伊VS狼人(下)
g,更新快,無彈窗,!

眼看要摔到地面了,自己還被狼人牢牢的扣住.

想拿自己墊背……身體化成渡鴉的形態,身體突然變小,狼人手上抓空那黑色的影子突然跳到自己上面.

巨熊,這是自己目前最重量的形態.

嘭!

就一眨眼的時間,從地面回傳過來的感覺讓自己渾身難受,肚子里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跌落和護甲沒有任何關系就算自己的護甲再怎麼強,血量如何的高.

跌落也是按照百分比掉血的,胃液一陣翻湧,身處在自己下面的狼人可更不好受.

"卡姆!"

上方莉雅絲和尤里安的聲音傳來.

狼人摔得也不輕,手上的動作變慢了.

王楚沒顧得上看,一個重毆拍打在狼人身上,對方的爪子和牙齒也同時深抓入自己的肩膀里,能感覺到針紮的疼痛.突然那狼人居然一口要在自己脖頸的地方.

那是動物致命的咽喉處……

好疼,疼,疼.

你特麼還真咬,王楚掄起雙手用力掐住對方的脖子,一雙爪子在對方肩膀和肚子上留下道道深得見肉的傷疤,可是脖子上的動作依然沒有減緩,而且越咬著越痛了.

渾身就感覺怒氣全滿的狀態,王楚給自己點上一個狂暴回複.

怒氣:為坦克的能量值,類似于魔法師的魔法值和自己獵豹形態時候的能量一樣,怒氣的增長是由自己自動或者被動他人攻擊而獲得.

狂暴回複:使用後再3秒內,回複之前5秒鍾內所受到傷害50%的生命值,至少可以恢複生命值的5%,同時每0.5秒恢複一定量的生命值.

感覺到自己生命值在回升,那脖子上的疼痛也漸漸減緩了.

啊!!!又是埃米爾的尖叫.

王楚轉過頭,那丫頭從後面的房門跌跌撞撞的跑出來,背後還跟著另一只狼人.

標准目標一個沖鋒上去,拖著還咬在自己脖子上的狼人,這些家伙怎麼跟死狗一樣,甩都甩不掉,力氣還很大咬住自己就不放.

這種狀態下連變身都不敢,在沒有能比熊T還能抗怪的而且血量還厚,換成是獵豹再來一只自己就扛不住了.

沖到另一只狼人面前,王楚拍下一個橫掃.

巨熊的技能大部分都是仇恨技能,只要這個時候沒有別人打亂自己的攻擊,基本被打到的目標下一秒就會轉向攻擊自己.

自己的仇恨一向很穩,橫掃才打下去那狼人馬上轉頭跟上自己.

脖子上的安達尼爾狼人依然咬著自己不肯放,感覺越來越疼了,還沒等它下來另外那只狼人也發瘋似的咬上自己,還是脖子邊上,王楚站起來雙手抓住安達尼爾的嘴巴.

用力向外撕,對方的雙爪胡亂的在身上抓,狼人的力道夠狠抓著身上生疼.

撕不開那就用嘴咬,狼人也會疼.

安達尼爾慘叫一聲便往後退去,總算放開了自己,可是身後另一只狼人又撲上來了.

與此同時莉雅絲和尤里安從樓上趕下來,埃米爾跑過來一頭埋在姐姐懷里哭起來.

"埃米爾……埃米爾,你沒事吧."莉雅絲仔細查看起埃米爾身上有沒有被狼人咬過,要是被咬過的話那就……

"身上沒有被咬吧."尤里安關心的問.

埋在懷里的腦袋搖搖頭,指著後面的地方.

"卡姆,卡姆它."

卡姆!

莉雅絲望著走廊的另一頭.

狼人的叫聲變得多了,她抬頭發現更多的狼人出現在屋頂上頭.

王楚望著頭頂上接二連三的狼人出現,該死,這些家伙怎麼都跑到這里來了,其他人都不用咬了麼,就這麼糾結我.

脖子上還有些隱痛,狼人雖然有力但是對于自己厚皮來說還沒到能咬下來的地步,要是忍不住了還能開個回春術加個治療.

眼看才甩開的兩個狼人又撲過來了,這次房頂上的狼人都更著叫起來.

巨熊的身體比狼人要大,就算兩個狼人撲到自己身上也像大人帶著兩個小孩甩一樣,可這一次房頂上其他的狼人也沖了下來.

破膽怒吼,王楚站立起來發出一陣咆哮,周圍的所有狼人頓時如中了邪一樣,停頓在原地,正好被趕過來的莉雅絲和尤里安撞見,還帶來了一群守備軍們.

都是追著狼人過來的.

破膽怒吼:發出恐怖的咆哮,使10碼內的所有敵人在恐怖中畏縮,令其迷惑3秒.

"這些怪物怎麼了?"短暫的停頓後,狼人又動了起來.

艹,三秒鍾這麼快,破膽怒吼可不是無CD技能,王楚立馬給自己加持了鐵鬃,同時再開啟樹皮術.

鐵鬃:消耗45點憤怒點,瞬間給自己增加75%的護甲值,如果多次使用該技能效果可以疊加.

熊T在某種情況下可以被看作是最厚實的坦克,尤其是在對戰物理攻擊怪物的時候,只要他們發動攻擊憤怒值增加,自己則開啟鐵鬃可是惡心死對方,再加上開啟樹皮術,擁有天賦刺藤的樹皮術可是能夠反射25%攻擊的傷害.

眾人只見到巨熊的身體上,毛發突然立了起來,變成了一種如金屬的顏色.

來呀,你們這些狗崽子.

老子可是能單刷副本的大佬,就你們幾個還奈何不了我.

王楚咆哮著,嘲諷的低吼更是激怒了一種狼人,它們更加用力的撕咬可是發現嘴巴上的感覺越來越堅硬了,到後來變得更鐵差不多.

CD夠了就開啟狂暴回複來回血,或者在加上回春術.

在熊形態下,王楚選擇的親和天賦是野性,能夠在熊形態下使用一部分獵豹的技能,流血撕咬和速度都能用上.

引著一堆狼人在跑,目標就是路西菲格斯家後方的演武場.

眾人見到那只巨熊一個人帶著所有狼人再跑,很奇怪經過了仆人或者其他士兵那些狼人都不攻擊,就是死死盯著那頭巨熊.

"老將軍,這是……"

"別愣著,快去幫忙卡姆,它這是把戰場引到更寬闊的地方好讓我們攻擊."老實說尤里安也沒想到卡姆還能有這種本事,能制造出這種攻擊的環境來,他聽過那些從菲爾德農場回來的士兵們說過當時的戰斗,可自己還不相信,哪有這麼蠢的元素,眼下的狼人估計也差不多吧.

"叫上過來的魔法師和聖騎士們跟著卡姆,隨時能夠動手."他吩咐說.

王楚向前面跑去,仇恨穩了就算不攻擊他們都會跟著來,狼人速度比自己快,他只能通過地形或者技能來維持優勢,咬住自己最前面的依然是安達尼爾變成的狼人,他最特別身上還殘留著幾片布甲法袍,腰間上海佩戴者一個長條狀的東西,因為系得很緊,所以就算它撐破了衣服也沒有把那東西弄丟.

是魔法杖……王楚看了一眼,安達尼爾是大魔法師,當然都會帶著自己的魔法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