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火鷹(下)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在哈吉爾城防之上,所有高階魔法師都在內.

大雨似乎要停了,溫度也感覺逐漸熱起來.

"真奇怪,怎麼感覺像是夏天."身邊的魔法師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液,雖然下著下雨但感覺就像在蒸籠里一樣,按照梅林大導師的吩咐所有人將城防加固了一遍,甚至把護城河水邊上的樹木都拔除了,河水結成冰隨時可以用來做防護.

盡管大家都不知道弄這些東西來干什麼,但是依然按照做了.

大魔導師梅林就站在城牆的背後,這里有一種堡壘,原本是守備軍們的戰備地點,現在正好臨時做為前線陣地.

在他的身邊,還坐著四個人.

除了學院長愛德蒙之外,中間為首中年男人就是哈吉爾城的城主普法爾茨,另外兩位則是來自大教堂的牧師主教以及聖騎士領主兩人.

"你確定它們會過來?"普法爾茨問道.

在梅林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四人的時候,四人的反應比現在還要驚訝,只有愛德蒙有同樣的見解,做為魔法師他同樣對元素的波動很敏銳,這場雨所表現的極其不尋常.

"但願我是錯的."梅林沉聲說道,看著窗外的方向.

這時候一位騎士模樣渾身武裝的人奔跑著走過來,他的鎧甲肩上印著一個翅膀的圖案,代表他是是獅鷲騎士中的一員,他跑到堡壘里面焦急的望了一眼在場的五個大人物.

"城……城主大人,我們看到他們回來了."液體從盔甲不斷滴到地上,也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汗水.

"真的,在哪?"五個人同時站了起來.

對方屬于被派遣出去的伺候部隊,收到消息也就是說學生和冒險者小隊以及排出去的獅鷲部隊回來了.

"就在距離幾里外的地方,但是……"還沒等他說完,焦急的愛德蒙和聖騎士就急著跑出去看.

一個孫子,一個兒子都在這次任務中,他們心急當然可以理解.倒是梅林留在了最後.

"你剛才說但是什麼?"他繼續問.

"跟著他們來的,還有火焰!!!"騎士的話讓梅林最後的一點希望都破碎了.

該來的還是來了.

………………………………

王楚感覺背後越來越熱,熔岩巨浪就像窮追不舍一樣跟在眾人身後,眼看城市就在眼前,怎麼還在跟.

它是要把整個城市都淹沒嗎?

同樣擔心的還有安達尼爾等人,本以為跑到這里就行了,沒想到火焰跟到了這里.

城市越來越近了,一直下著的大雨也像被蒸發了一樣停下來,眯著眼睛隱約間能看到最近的城牆上好像有著不少人.

再近一點,他看到了樹立在城牆上的旗標,五大元素的圖案.

那是魔法師協會,是他們來了.

"嗨,我們在這兒."周圍幾個獅鷲騎士也大聲的吼叫道.

"危險……快跑……"

王楚只聽到類似的幾個詞,隨後一陣高大的冰牆拔地而起,在自己面前幾百米的地方迅速形成,寬度比城牆還要厚實,看來他們是想用牆壁來擋住熔岩.

"是大導師的魔法,是梅林大導師."安達尼爾激動的說.

獅鷲上的眾人似乎也興奮起來,梅林大魔導師可是整個哈吉爾城魔法最高的先賢,有他在我們一定能擋住熔岩.

冰牆迅速拔地而起長出百米之高,但在相同高度的時候速度似乎變慢了.

"這是大導師在給大家撤退的時間,都往上飛趁著這個時候穿過冰牆."安達尼爾吼道.

由于冰牆的出現周圍的高溫瞬間又多了一絲涼爽.

熔岩和冰牆還未相遇就已經開始冒出白氣……飛到上空全都是白色的煙霧.

最下方熔岩和冰牆接觸發出響亮的沸騰聲.

"不好,冰被融化了,我們快走."安達尼爾感覺到煙霧開始變得滾燙,就像蒸汽一樣燙得獅鷲跳動起來.

王楚在尾部沒站穩,直接掉下來.

"卡姆!!"

莉雅絲急忙拉住自己的尾巴,半個身子都探出來,險些也掉下去,正好被安達尼爾發現.

"別管它了,火焰就快過來了."

"等一下,我就快把它拉上來了."

"沒時間了……"眼看熔岩就在幾十米外的地方,獅鷲剛好跳上冰牆之上.

"喚獸可以再召喚,千萬別丟了自己的性命."僅僅幾秒鍾的時間,炎熱的溫度讓王楚都沒有來得及反應,就感覺一道斬斷了自己的視線.

"卡姆!"

自己居然掉了下來,等回過神來他才發現了,自己的雙手被對方的土系屏障給切斷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雙手都斷了?一切的聲音都像是沒聽到一樣,

身體再往下沉澱,溫度也越來越高.

滋~~

一股焦糊的氣味傳來,他感覺到尾巴在接觸的那一瞬間就被溶化了,身體變得越來越輕,開始是不會痛的.

等到反射弧傳達過來的時候,那股感覺才撕心裂肺.

是呀,自己只不過是喚獸.

是寵物,關鍵的時候才是掩護主人逃走的屏障.

他清楚的記得在剛才一些冒險者們的喚獸就死在了亂石堆里,或者熔岩之中.

手已經伸不直了,唯一能有感官的眼睛兩旁也覺得漲得難受.

眼球被煮的瞬間就瞎掉了.

他感覺到眼球發燙最後似乎彈出了眼窩里,融化成水流在臉上.

黑暗,痛苦.

這是自己最後的感受,寵物?王楚有些不甘心,為什麼到最後自己都是被當作累贅而棄掉,本就無法選擇的生活還要變成棋子.

等等……王楚突然覺得自己已經掉進熔岩里了,為什麼還能思考.

身體周圍都是熱量,但是跟剛才撕心的痛不太一樣,就好像跳入熱水里的感覺.

雖然溫熱,但是……卻很舒服.

他睜開眼睛,坐起來.

沒錯是坐,自己居然還能睜開眼睛.

周圍都是熔岩,滾燙的,還夾雜著燒不溶的石塊,呼吸反倒變得很困難.

自己還活著,他看看自己的雙手.

此時哪里還有什麼手,雙手出竟然是一對燃著火焰的金色翅膀,熔岩就好像水一樣流淌在自己的翅膀上

試著站起身子來,很難找平衡感.

自己的身體怎麼變成這樣了,像是一只鳥兒,頭頂重重的,好像還帶著頭盔的樣子.

第一反應就是打開自己的技能欄查看,在變身形態的下面居然多了一個紅色的鳥狀圖案.

火鷹形態.

烈焰護盾:召喚烈焰,以防禦形成火焰風暴.

熾熱之爪:爪擊敵人,每1.50秒對25碼長的90度錐形區域內的敵人造成點物理傷害.此外,每一次攻擊將會使目標受到的火焰和物理傷害提高10%,持續15秒.

火焰風暴:面向中央,放出一道強大的火焰暴風.5秒後,沐浴在火焰中,每1秒對視線內所有的敵人造點火焰傷害,持續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