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逃跑的程序流
b市盛世永耀總部,核心部門'天機大型運算系統研究中心’.

戴永程今年剛滿40歲,但卻是中國乃至世界頂級的計算機領域科學家,去年的諾貝爾獎獲得者!

整個天機主腦的開發和投入使用,他是全程參與的僅有的3個科學家之一,同時他在《天域》這款游戲中擁有27%的股份.

開發天機主腦是戴永程畢生的精力,他的目的是延長人類壽命和縮短人群教育時間等等…

開發《天域》游戲只是把天機主腦作為自主控制系統的第一階段試驗而已,游戲里天機主腦出現失誤帶來的影響微乎其微,但在現實出現失誤則是要人命的!

所以自從《天域》游戲開服以來,他就幾乎搬來研究中心,守著超大型屏幕,盯著天機主腦的每一次運算數據,幸好一直以來天機也沒出任何誤差.

但是戴永程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因為6年前,天機主腦作為中**方高度機密項目,曾遭到過敵視國家間諜的破壞…

敵方間諜開始的目的是偷取這個能改變人類進程的核心技術資料,數次失敗後就抱著我弄不到你也別想搞成的目的,對天機主腦發動病毒攻擊!

事實證明,破壞遠比建設要來的輕松,尚在不斷完善中的天機主腦遭到病毒侵入,主動引發"他"連接的數十台子程序計算機電壓過載,實驗室爆炸,現場參與研發的十幾名科學家全部罹難!

僅僅只有輪休的戴永程和另外兩名科學家幸免于難…

雖然中國的間諜部門隨即展開針對性的報複行動,但大難已經造成,痛失恩師和同事的戴永程帶著另外兩名科學家曆經6年,終于修複天機主程序和清除了99.9%的病毒程序…

雖然這世間沒有十全十美的東西,戴永程對這殘存0.1%病毒仍是高度重視,3個科學家分成三班倒,每人每天8時監視天機系統,6年不曾休息!6年前那場大難對生者是一輩子的傷痛!

誰也不想悲劇重演!

戴永程追蹤這殘存的病毒已經六年,但這股細微的程序流似乎是從天機數以兆億計的程序里蒸發了一樣,無影無蹤!

"他"逃跑了…

戴永程知道這股逃跑的程序流雖然對天機主腦已經構不成威脅,但他還沒從6年前那場災難的陰影里走出來,不抓住這最後一絲病毒,他愧對死去的恩師和同事!

"戴工,昨天發現有天域里有異常程序流波動,但時間很短,無法定位."一個年輕的研究員將資料遞給戴永程.

"你怎麼確定是異常程序?"戴永程對著他最得意的弟子問道.

"我查過它的編碼構成,但沒來得及解析數據語就消失了,那並不是天機自主產生的子程序編碼."年輕的研究員肯定的道.

"嗯,我知道了,密切留意,一旦出現立即鎖死."戴永程金邊眼鏡後泛出一點水光,6年了,你終于要找到了!

仔細看著弟子遞來的資料,右手熟練的按照資料上的編碼和數據敲擊著鍵盤,超大型屏幕上閃出一張世界游戲地圖,地圖不停鎖定,最後定格在一塊區域…

華夏區!

這下難度大了,戴永程皺了皺眉.

眾所周知的華夏區人數最多,第一天登陸人數3.4億,這幾天不降反升,登陸人數快接近4億!地圖又大,跟海里尋針差不多.

"密切關注華夏區,發現異常程序立即報給我."戴永程抓過麥克風,廣播里下達命令.

到底這個程序流會以什麼方式出現在天域里?裝備,**物抑或是怪物?他想著頭就大了.

是怪物還好辦,但是玩家獲得了就麻煩了.

如果玩家獲得了怎麼辦?即是作為天機主腦的研發者之一,他在全權把《天域》委托給天機以後,也不能隨意插手系統的運行!

相對于那股逃跑的程序流,強行中斷天機運行模式,那個損失可就不是戴永程可以接受的結果了.

這和金錢無關!

就像是普通電腦運行中電源中斷,再次啟動就會自檢程序,然後你斷電前沒有保存的資料就會消失.

天機主腦程序中斷再次重啟就不是普通電腦丟失一點資料那般簡單了…

沒人能承擔這個後果,戴永程感覺頭是幾個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