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定之戒
果然沒走幾步,就看見了第一個boos的身影.那是個長著九個腦袋一個身體的九頭蛇,蜷著身體盤在遠處的空地上.

王凱查看了下他的資料.

九嬰(25級精英boos)

生命:11000魔力:5000

魔法攻擊:745-820

物理防禦:650

魔法防禦:850

精准:760

閃避:560

技能:飛沙走石,對前方5米范圍內敵人造成魔法傷害的80%,消耗魔力200,冷卻時間80秒.

星火燎原,對自身周圍5米范圍內敵人造成魔法傷害的80%,消耗魔力280.冷卻時間120秒.

"我暈,魔法攻擊,還這麼長的血,技能全部是群攻!"王凱看著屬性就頭暈.

"凱子哥哥換你的天兵弓手吧,仙鶴魔法攻擊對它沒用."晴晴也發現九嬰的魔防高.

"心它的飛沙走石技能,我們一前一後夾攻."王凱招出兩只天兵弓手取代白鶴.

兩人給召喚獸和**物加上各種buff,王凱鎖定九嬰,獨角率先撲了上去.

獨角:

召喚師**物,黃金級品質,目前設定經驗30%

級別:24級

生命:2400

魔力:1400

閃避:830

精准:850

物理攻擊:600-630

魔法攻擊:110-130

物理防禦:720

魔法防禦:680

技能:3級閃電爪(向目標連續攻擊三次,每次造成物理攻擊95%傷害,30%概率使對方流血10秒,每2秒30%傷害)魔力消耗25,冷卻時間10秒.

2級穿心鑽:利用尖角刺穿目標,每次造成物理攻擊的150%.魔力消耗30,冷卻時間15秒

能不能頂住boos,24級的獨角是關鍵,加持了各種狀態的獨角攻擊高達600,防禦也高的嚇人!

獨角沖上去一個穿心鑽帶走九嬰273傷害,直接把它從沉睡狀態打入暴怒狀態,九嬰順勢一口咬在獨角的肩膀上,飄起一個532的傷害數字.

"勉強還能堅持."王凱心里想,連忙給獨角加上**物治療,後面兩個天兵弓手也開始開火.

晴晴繞到九嬰背後,揮起法杖,遁甲天師25級技能"地裂劍",一個巨大的土劍從地下鑽出,九嬰受到-165傷害.

風豹也竄了上去,一串快速的攻擊,-96-88-93!

加上兩個天兵弓手造成的198+傷害,第一輪攻擊總共帶走九嬰908點血量.

它的血條下降了差不多十分之一.

這時九嬰的九個蛇頭突然發出黃光,一陣飛沙夾雜著飛石將王凱和4個寶寶籠罩其中,頭頂飄起了齊刷刷的五個傷害:

-483,王凱的!

-192,獨角的!

-238,風豹的!

-278,兩只天兵弓手的!

叉,中了大招的王凱手忙腳亂給4個寶寶治療,人也不住後退.

在新手村王凱就實驗過,召喚師距離**物和召喚獸距離不能超過五米,否則系統會強制寶寶跟隨召喚師移動!

王凱估算了下自己和**物,以及**物和九嬰的距離,善用頭腦的他很快算出自己距離九嬰多遠才是技能范圍外的安全地帶,又不影響寶寶們繼續攻擊.

以半步為單位,王凱心翼翼後退到他計算的距離,指揮兩個天兵弓手以九嬰為圓心,半徑5.01米的圓形弧站定,獨角和風豹則繼續攻擊.

給2個寶寶刷血總比給4個寶寶刷血要好控制,而且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

能將數數學用到網游里來的,除了書呆子王凱,恐怕也難找出其他人來了.

"晴晴,打怪時注意九嬰的頭,如果有異常就立即退出5米范圍外,我這邊不用擔心."王凱叮囑晴晴,其實他自己一直計算著九嬰的技能冷卻時間.

"嗯,好的."晴晴現在真是佩服這個男人了,他是高手吧,網游里一些基本的常識他都不懂,可是每次到了關鍵時候,他總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獨角和風豹漸漸成了刷怪的主力,它們悍不畏死,沒有主人的命令永不退縮!

王凱計算著九嬰第二次技能的時間,喊道:"晴晴快退!"

晴晴依後退5米開外,果然九嬰九個頭光陣陣,周圍暴起一大片火海,把獨角和風豹包圍其中,火海一直燒到王凱腳趾附近,卻沒對他造成傷害.

"靠,我玩不死你."王凱暗罵,給兩個**物加血.

九嬰的技能時間和攻擊范圍給王凱算的死死的,剩下的就是拼時間磨血條.

耗時大半個時,九嬰倒下,甚至比打怪所需時間還短了很多.

光華閃過,美女晴晴光榮升26級,超過排行榜上的原道士第一霸氣君臨天下,榮登榜首.

九嬰尸體旁邊,3件裝備熠熠生輝,泛出一銀二黑兩種光芒.

王凱示意晴晴去撿裝備,她反而扭扭咧咧不好意思去撿.王凱沒辦法,自己拾取裝備.

九嬰之戒(白銀級裝備)

首飾類,25級可裝備

無職業限制

耐久度:90/90

物理攻擊:30-50

魔法攻擊:60-90

附加屬性:魔法攻擊+50

精准+150

生命+300

我叉,極品魔攻戒指!王凱眼睛直了,這個戒指要是拿出去單賣,價值絕對超過1w金幣!

並且可以用到40和50級,除非有其他白銀級或更高級戒指替換…

看了下另外兩件黑鐵級裝備,不過是召喚道士醫生通用的20級黑鐵禦風套裝手腕和項鏈.

"晴晴,這個戒指你拿去帶."王凱想都沒想就將3件裝備全部交易給晴晴.

"這個戒指…這個戒指…"晴晴心里嗔怪王凱,這個呆子,不知道送女孩子戒指意味著什麼嗎?

當然,以王凱的木頭腦袋,絕對不會猜到晴晴心里的想法.

見晴晴半天不交易,他就這麼一直等著.

猶豫再三,晴晴確認了交易,撲到王凱身邊,在他臉上輕輕一吻,瞬即如同受驚的鹿般跑遠…

王凱摸著臉頰,呆呆的看著晴晴的背影…

"出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