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2章 暴風雨前的等待
老王爺離開戶後,昌惟他們很快就收到了來自干妞霧的貽照,此時大部分的玩家都已經到了,血霧希望呂惟能過去見一見他們,並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動.

呂惟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也就獨自一人出現到了血霧的面前,至于阿青與緒籌,都沒有跟著過去.

此時在之前血霧當著的那個地方.已經沒有了普通玩家,留下的十余位玩家,一個個都看起來很有精神.

坐在血霧正對面的是一個光頭.他身著很普通的麻布衣服,身後卻帶著一種金色的光環,呂惟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光環是功德金光的凝聚體,在沒有把這光環給打碎之前.所有的攻擊都無法傷害到這個光頭.

在這個光頭身邊,還坐著一高一矮兩個男子,這兩人也是一身的麻布衣服,不過他們身後卻沒有什麼功德金光,到是有著一身的殺氣與血氣,不過從他們的動作可以看的出來.他們是絕對服從那個光頭的.

而在這張桌子邊上,有著幾張桌子,在桌邊坐著的人各不一樣,但所有人都是一人獨占一張桌子的.

再外一圈,才是幾人擠一張小桌子,呂惟看的出來,那一人獨占一張桌子的,應該就是有著帥字稱號的玩家,至于幾人擠一張桌子的則是將級稱號玩家.

本來按情況,呂惟也應該擠到一個有人坐的桌子前的,但是呂惟卻不打算這樣做,他掃了一眼這一層樓.直接就找了一張空位置坐了下來.

呂惟的舉動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位將級的玩家也許是好心,他站起來對呂惟說道,"這位兄弟.你是不是沒有位置,如果沒有可以坐到我這其來."

呂惟看了那位玩家一眼,又看了一眼血霧,最後微笑地說道,"不用了,這位兄弟,我還是習慣一個人坐."

昌惟說完就這麼坐了下來.他這樣的舉動,立刻引起了那些帥級玩家的注視,呂惟可以看的出來,這些帥級玩家眼中閃動著的都是怒火.

呂惟對于這個一點也不在乎.如果這些帥級的玩家注意的都是這些虛名,那呂惟也就不用擔心他們的實力了.

不過這些帥級的玩家並沒有多說什麼,倒是血霧看了呂惟一眼,對著眾人說道,"這個就是我們要等的最後一位了,星光將太陽星,大家也聽說過他的名頭吧,他算得上是這個游戲里面,第一個得到稱號的玩家了

聽到了這句話,眾人也就忍住了向呂惟發難的想法,他們的稱號都是從上一個.游戲里面帶下來的,之前的稱號在《純陽仙境》這個游戲里面,並不是那麼好用.

反而呂惟的稱號是在這里得到的.所以他才算是玩《純陽仙境》的到了玩家認同的第一人.

如果硬是要算,呂惟算是帥級也是可以的,這些帥級的玩家都這樣安慰著自弓,不去想呂惟的態度.

呂惟倒不知道這些,只是看了血霧一眼,感覺他好像可以壓得住這些玩家一樣.

昌惟並不知道,其實能在游戲里面成為王者的人,多少都有些勢力.在他們手下一些帥級與將級玩家都是他們帶出來的,也有一些是與他們有一定良好關系的,一般來說,他們說什麼都會被認同的.

所以一般的玩家才會有種稱號玩家的等級很深森的感覺,而這里大部分的玩家都是由血霧與那位光頭請來的,他們自然會聽這兩位的話.

倒是呂惟一開始就知道血霧的王者稱號不會存在太久,再加上之前又遇到了老王爺.所以呂惟才會這樣不顧一切.

血霧並不知道呂惟之前遇到了老王爺,他還以為呂惟是那種什麼也不知道的人,在見呂惟進入之後,有這樣的反應,他倒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的.

與之前呂惟遇到過的那次團隊任務不一樣,這一次血霧只是安排了每位玩家要做些什麼,最後的任務目標還在血霧那里,血霧如果不說,就算是呂惟知道了所有的子任務.也不可能逆推出來的. 不過呂惟也不在乎這個,他甚至沒有去聽其他人的任務,呂惟只關注著自己的任務.

呂惟這樣的態度,倒也讓血霧他們比較滿意,在他們的眼中,呂惟雖然在一些事情上看起來沒有多產的情商,但是在任務上面,他還是做得很好的.

呂惟聽完了自己的任務之後,也慢慢地陷入了沉思,這一次血霧把所有的任務全部按時間分好了.呂惟需要在三天之後,白馬寺牡丹花會開始之時,從中毀掉一盆白牡丹.

這個白牡丹的所在,血霧他們也打聽清楚了,只要毀掉了這盆白牡丹.昌純陽的任務就會開始.

其實就算是白牡丹沒有被毀.也沒有關系,只要這個白牡丹出現,呂純陽的任務也就會開始,只不過白牡丹被毀的越厲害,呂純陽任務里面的心魔就越強,而心魔也正是現在他們可以用來對付昌純陽的唯一方法.其他的方法都無法影響到呂純陽這樣的存在.

當然做這事自然會成為昌純陽最大的對頭,所以大部分的玩家都鞏紋樣的任務,但是呂惟正好不想讓呂純陽成為劍仙之祖,而且呂惟所要推的阿青,與呂純陽的實力相差的也很大,再加上呂惟手中有一些東西.所以呂惟很自然地應下了這個任務.

在考慮完自己任務所需要做的事情後,呂惟便直接離開了,這個任務是在三天之後才完全展開,但是現在呂純陽已經進入了洛陽城里,如果呂惟想要去看一下這位強者.現在到是有個機會.

不過想要接近呂純陽是不可能的.兩位帥級與四位將級的玩家在這三天時間里,會一直守在呂純陽的身邊,只要是玩家,都沒有辦法接近呂純陽,為的就是防止有人破壞這一切.

而且三天之後,呂惟在破壞白牡丹時.也要由他們把呂純陽引過去.完成了這個之後,他們會得到呂純陽的認同,另外還會得到一些好處.

至于血霧與光頭兩個,人,則會在這段時間里處理完其他的事情,可以說他們在這三天時間里,將會變得很忙.

至于余下的一些人,則會在三天之後發動,他們有的會引動天魔,有的會帶著其他門派的劍仙出現在這里與呂純陽戰斗,反正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有事做,而且都會得到很大的好處.

對于這些事情,那位剛剛進入洛陽城的年青人是不會知道這一切的.呂純陽此時還不是後世的劍仙之祖.剛剛從東華大帝轉世成功.一身法力還沒有恢複.

本來正是他上京趕考的日子.但是由于現在還是周朝,還是王室的天下,根本就沒有什麼科舉,所有人想要當官,不是自己跑上門求出仕.就是有了好名聲之後,有人來請.

所以這一次呂純陽到這洛陽城來.只不過是來辦事的,進了洛陽城之後,本來他應該會在這里做完自己的事情,隨後聽說有這麼一個牡丹花會.

到時他會去那里逛一逛,正好遇到了白牡丹.想起一些事情,如果事情順利的話,他會產生出世的念頭,這樣再向著一個地方而去.就會遇到漢仲離,最後成就仙道.

但是如果現在改變他的走向的話,將會有很多的改變,像是此時雖然不是殺呂純陽的最好機會,卻是在他心中種下心魔的最好機會,還有如果想要去搶原本屬于他的雌雄雙劍,或是讓他失去用劍的能力,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為了劍仙之祖這個;個置,相信大部分的勢力都會願意試一下的,只要事情成功了,玩家們得到的好處可就不是一點點.

當然有破壞這一切的,自然也有幫助呂純陽成為劍仙之祖的,在此時的洛陽城里,有著一個背著雙劍的玩家.正安排著手下進行著各種任務.

如果血霧在這里的話一定會認出這位玩家,正是游戲里面幾位王者中的一位,這位王者只用劍.同時他也只讓自己的手下用劍,在以前的游戲里面,他手下的劍士營與劍客營總是游戲里面最出名的勢力.

這一次也是一樣,甚至這位玩家比血霧他們還要早發現《純陽仙境》的根本,這一次他們來就是為了保護呂純陽能順利地完成第一次出場表演,就算是完成了任務.

之後如果他們運氣好的話,會有機會與呂純陽一起,走一次呂純陽成仙之路,最後也許他們會成為呂純陽門下的開止.大弟子之類的.

當然如果他們運氣不好的話,就會死在各大門派派過來的人手上,但是對于這一次的行動,這位玩家卻一點也不後悔,就算是他帶來的手下.也沒有一絲的退縮.

做為這位王者帶出來的玩家,這些玩家一個個也都是愛劍如命的人.在知道自己將幫助一個傳說中的劍仙時,他們都不要命了.

而這位王者也借著這個士氣.把手下一個個都安排下去,其中的兩個被派去盯著呂純陽,余下的則在洛陽城門口看著有沒有截,闡,人教派來的人.

至于牡丹花那里,他們倒沒有想到,所以他們也沒有派人過去看

.

同時那位光頭帶著兩個手下在離開血霧時,也就回到了白馬寺,他一進入自馬寺就被請到了一個房間里. 在那里一位長著長長白眉的男子正平靜地在房間中打坐,光頭一進門,白眉男子便說道,"白萬里.你已經見過呂純陽了?"

"尹先生,還沒有,不過我已經打聽到了他的消息."光頭很恭敬地說道.

"沒看到也沒關系,白萬里.你對這次的事怎麼看

"在下認為這是太上大人對您的一次考驗,您是親自見過太上大人出關,並且得到了太上大人手書《道德經》之人,您得太上大人的道統也是天下公認的,這一次出現了這個呂純陽,根本就是太上大人對您的一次考驗."光頭自萬里飛快地說著."尹先生只要您能煉出用來煉魔的紫青雙劍,就一定可以壓制住呂純陽的雌雄雙劍,讓他知道誰才得到了太上大人兩儀劍法的真

"你說的沒錯,果然是我看中的人,我尹喜答應你,只要我能煉成紫青雙劍,成為劍仙之祖,一定收你做為開山大弟子."被光頭白萬里這麼一說,長著長長白眉的男子也很高興,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與此同時,在洛陽城的某個地下.血霧與幽血花明媚正看著大量的玩家開挖著一條地下河.

在地下河的一邊,一些原本看守著這個地區的守衛與士兵全部被緊緊地綁在邊上.

看守著他們的是血霧的手下道兵,這些道兵通體赤紅色,身上帶著濃濃的血腥味,就算是這些士兵身上有著再強的殺氣也沒有用處.

倒是一邊有著幾位玩家在附近巡邏著,那些道兵在見到這些玩家時.都會自動地退到一邊去.

看了一會兒,血霧轉頭對著管理這里的一位玩家說道,"你們一定要加快速度,還有:天任務就要開始了.你們一定要在兩天之內,挖到指定的位置,那樣我才能引來血海之血,否則一切就太遲了."

"會長,你放心好了,我們做事不會出問題的."幾位玩家紛紛的應道.

甚至還有一位玩家笑著說道."我們不用擔心啦,你還是注意你請來的那些玩家吧,那里面有的人可是打著其他主意哦." "這個我知道,不過他們肯定不會想到我最後的計劃的,你們還是要快一點,對了,你們幾個每半個小時要化妝成守城的士兵出去巡邏一下,不要忘記了."

"放心好了會長,你還是去做你的事吧. "

另一個時刻,在洛陽城的某個枯井里,一位之前出現在血霧身邊的帥級玩家正跪在了泥中,在他的面前是一只青色的巨龜.

這位玩家低聲說道,"聖母大人,我們已經查到了,呂純陽就耍出現在洛陽城里."

那只巨龜滿意地點點頭,發現了一個女子的聲音,"你做的很好,這一次教主大人雖說還沒有選擇出放誰出來,但很明顯已經做了兩手准備,不過不管教主大左想要怎麼做,這個昌純陽是不能留下來的,三天之後,你不用按什麼計發 行事,你只要這麼做就行了."

另外在此時的洛陽城外,有著兩位強者正大步地向著這邊走來,這兩位一位青色長袍,手中提著一把闊劍,劍身上刻著"避邪.二字,另一位身是一身的白袍,背著一把長劍,只從劍的樣式去看,這把劍是最為普通的鐵劍.

這兩位身上都帶著不同的劍氣,走有前面的那位青袍人,身著一種領袖眾人的氣度,他身上的劍氣如同高山上的青松一樣,高高在上,俯視眾人.

而走在後面那位白袍男子身上的劍氣,則如同溫玉一樣,看起來溫和,但卻剛硬.

兩人走到了洛陽城外之後,有著九名一早就在等待著的玩家便迎了上來,這些玩家還沒有說話.後面的那位白袍人便揮了揮手.

"這一次我們能不出手就不會出手,免得大師伯發現,但是為了防止你們無法對付東華那個家伙,所以楊戩將會在明天趕到,你們只要處理好城里的事就好,至于戰斗方面,就交給楊戩行了."

幾位玩家聽後,也沒有什麼意外,他們早就知道這兩位的身份,一位是玉虛宮里敲鍾者云中子,另一位是玉虛宮中第一劍聖玉鼎,他們兩個在現在是不能動手的,對于這些玩家來說,能見到他們就已經是天大的福份了.

另外在洛陽城的上空,也不是沒有人關注著這下面的一切,像是洛陽城這幾天,天空中已經多出了原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飛鳥,這些飛鳥中有著一些青色的小鳥,這些鳥的個頭並不是很大,卻有著一張尖銳的嘴,安們飛行時的感覺,就好像是飛劍在天空中飛行一樣,有著一種讓人無法直視的劍氣在身邊.

還好這些小鳥平時並不會出現.只會在黃昏時在西方的天空中飛舞著,而在那些青鳥飛舞的地方,一直都有著一個人平靜地坐著,不管是什麼人都沒有辦法接近這位青袍男子身邊百米,也看不清他的臉長成什麼樣,所有人只能注意到,這位青袍的男子身邊放著一個刻滿了青蓮的箱子.

只有這些小鳥會落到這位青袍男的身上,在他身上休息與嬉戲,如果在外人的眼中,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但誰也沒有想到,眼前的平靜只不過是風暴前最後的平靜.

在三天之後,一切的角逐都將開始.誰能在這一次的角逐之中取得最後的勝利,就要看他們投入的東西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一更,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訂閱,有月栗的給些月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井是我最大的動力.,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