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章 老爺子
"洛陽城的牡丹花會就要開就泣麼句,呂惟凹琶洲友這一次的主線任務是什麼了.

《純陽仙境》說是為了爭劍仙之祖的位置而來的,但是如果沒有玩家的介入,劍仙之祖的位置肯定會是呂純陽這位仙人的,而洛陽城的牡丹花會也將是呂純陽步入游戲的第一步.

昌純陽之後可以走到什麼地步,就要看這一步如何走了,所以想要破壞呂純陽劍仙之祖位置的機會,也就是在現在.

後世呂惟並沒有在上看到全部的主線任務,但是這一次洛陽牡丹花會的情況,呂惟還是看到了的,在這一次的花會上,闡,截,道,雜,西方等幾個教派派出的高手的實力. 可以說也正是因為這一戰,讓那些玩家明白了自己還差了多遠,全部開始拼命升級,也正是因為這樣,在二十年後,他們才有機會參與更多的主線任務,而不是成為主線任務的炮灰存在.

同時這一次也讓無數的玩家得到了好處,或是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給陪進去了,因為除了那幾個導動主線任務的玩家以外,其他的玩家都沒有辦法主自選擇自己想要加入的勢力范圍,只能按各自的門派或是修行的道術來確定跟隨的目標.

正如同呂惟之前所說的那樣.一個人對于主線任務的選擇只有一次.選擇錯了,那就只能重頭再來.

這一次的主線任務可是讓許多的玩家吃了大虧,最後甚至有玩家自殺重練,在這之後的許多主線任務里面.有經驗的玩家就會先把主線任務的情況都問清楚了,如果不能自己選擇,他們甯可放棄這次的機會,也不會主動介入進去.

這一次呂惟到是好運氣,這前引動的劇情任務讓玩家們認識了他,所以有機會引動主線任務的血霧也就找到了呂惟,給了呂惟這麼一個機會.

在送走了血霧之後,呂惟立刻從自己的倉庫里面,挖出了之前從某個仙府里面得到的東西,那個帶有牡丹花圖案的盆子.

拿著這個東西.呂惟沉思了許久.最後還是收到了自己的包里面去.這個花盆最後肯定會用上的,只是呂惟不知道,這個東西會在什麼時候被用上.

把牡丹花會的事情扔到了一邊之後,呂惟這幾天一直都在全心全意地處理著越王山的事情,在把越王山升級到了四品之後,呂惟迅速地補充了一些道兵,這就向著洛陽而去了.

此時的洛陽城里,准備出手做主線任務的玩家已經開始集中了,幽王血霧自然是提前到了洛陽城,與他一起出現的還是一位已經把自己快煉成了黑色影子的女子.

這個女子倒是與幽王血霧一樣出名,她是幽王血霧長期的搭檔,幽血花明媚,她之所以有著幽血花這麼一個稱號,也正是因為她一直會跟在幽王血霧的身邊.

後世在幽王血霧失勢之後,她也再也沒有出現,成為人們心中的一個迷.

當然此時的這兩位並不知道自弓的命運,他們兩個正坐在洛陽城最高的一座樓上,看著遠處的白馬寺.

"已經有多少個人出現存洛陽城了?.看著天空中飛過的小鳥,幽王血霧雙眼一紅,聲音有些怪異地問道.

已經全身黑的幾乎看不出臉在哪里的幽血花明媚一聽便應道."已經有九個人進來了,白萬里他還邀請我們過去他那邊."

"不去了,白萬里一直走的都是正義路線,這位正義王能和我們聯手做這次已經算是了不起了,我們再跑到他面前去,我怕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自己先打起來."

"不過白萬里到還真有些本事,他己經混入了白馬寺里面去了,而且聽說已經可以在寺里面自由行走幽血花明媚又應了一句.

"這個很正常,白萬里的個性就是這樣,他也會比較容易愕到西方教那些人的好感,不過這一次主場並不是在白馬寺,那里只不過是任務開始的地方,我們沒必要與他在這上面發生沖突,其他人呢,都來了幾個."

小明帥,風鷹帥,鬼帥,少帥已經到了,火元將,百斬將,空將,石心將與星光將也都來了.不過我注意了一下你讓我關注的星光將.他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一樣,進入了洛恥里也沒有留下自己的聯系方法.如果不是我們的人一開始就在門口看著.也許還真把他給錯過了

"太陽星那個人怎麼說呢,他算得上是一個新手,從他的情況來看.是一個剛剛從教育院出來的人.他能走到這一步,可以說是看了許多的資料,但也正是他把時間都花在這上面了,所以在人情事故方面,他還差了一點,這一次有帥級的九位,他想要搶占一些利益可是有些難了."

"是啊,不過你說他怎麼會向你提出這麼一個要求呢,還讓你把原本應該屬于你的東西交給他,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算了,其實我看到他的時候,也就想到當年的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嗎?《審判》剛剛開始,我們也像… 洋吾個新人,為了個城市,竟然敢與當時的圭者戰卻嘗

在幽王血霧懷念著自己的過去時,洛陽城外突然飄來了一片的陰云.幾乎是在一瞬間,這片陰云就把半個洛陽城給籠罩起來了.

此時在洛陽城里,有四五個地方發出了強烈的光芒,把下面的建築全部給護住,同時有一些法寶也向著陰云打去.

那陰云好像也不想惹什麼麻煩,在空中轉了個圈便落入了洛陽城里.等眾人再去尋找時,卻發現什麼也找不到了.

只有坐在洛陽城第一高樓里的幽王血霧臉色一片蒼白,"這個老家伙怎麼出來了,他就不怕把自己的名聲全部陪進去."

"就算是陪進去也沒有關系.老王爺如果再不能踏出一步,就永遠沒有稱帝的機會了,他已經凹歲了,再不稱帝,明年他就只能去做一些休閑游戲了."

"看來他才是我們這一次最大的對手啊,你說他這一次選擇的劍仙之祖會是誰呢?"

不管幽王血霧他們那邊怎麼考慮的,此時的呂惟卻有些頭痛,因為那片陰云落下的位置,竟然就在他面前沒有多遠.

如果呂惟只是普通人或是普通玩家,也許不會注意到什麼.但是後世二十年的經驗,再加上現在呂惟的成就,讓呂惟已經踏到了一個比較高的水平,特別是完美道體的存在,讓呂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更不用說自己前面突然出現了一位八十來歲的老者這麼大的事情了.

突然出現在呂惟面前的老者,身著一身墨綠色的道袍,手中提著一把油光發亮的桃木劍"灰白的頭發隨意地紮起,用一根青竹枝插著.

臉上的皺紋滿滿了整個臉,不過他的皮膚卻相當的嫩,上面竟然沒有一絲的老人斑,而那半開半閉的雙眼里面,時不時閃過一種精芒,那分明就是一直處理上位者位置之人才會有的表現.

這位老者倒並不是故意出現在呂惟面前的,他出現在這里完全是因為呂惟這里正好有個空位置.

老者坐下來之後,才發現呂惟正一臉吃驚地看著他,老者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小家伙,轉過頭去,半個小時後再離開,自然會有你好處的

如果老者不說這話還好,呂惟最多只是有些疑惑就算了,但是這位老者一說完話,呂惟嘴角便向上挑起.

"閣下是什麼來頭,竟然和我這樣說話,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也許是好久沒有人與自己這樣話說了,老者被呂惟說的一愣,隨後他看了呂惟一眼,這才笑道,"原來是最新封將的太陽星啊,想不到你出現在這洛陽城里,沒錯,你剛剛得到了稱號,是要風光一下,不過你風光的對像好像錯了,對我你還不夠啊."

老者一面說著,一面放出了一種黑色的陰氣開始攻擊呂惟,呂惟發現這位老者放出來的陰氣並不是很強.但是控制的相當精密,從這一點就可以看的出來,老者的游戲操作水平不在一般人之下,而且他這樣的動作竟然沒有引起附近玩家的注意.

只是這一點,呂惟便明白自己離這位老者還是差了許多,但是呂惟也有著行多獨有的本事,老者的陰氣還沒有接近呂惟,呂惟的雙眼就是一掃,也不見呂惟眼中有什麼異常,那些陰氣竟然像是積雪遇到陽光一樣,直接就融化了.

此時的老者也是一驚,他沒有想到呂惟會有這樣的本事,他直接就伸出了右手,強行抓向了呂惟的手腕.

老者伸出手來時,呂惟發現老者的右手竟然如同冰塊一樣,整個是藍色半透明的,好像修行了什麼古怪的功法一樣.

但是出手時的靈活度到是一點都沒有減,反而相當的迅速與穩重.

呂惟同樣伸出了右手,只不過呂惟在伸出右手的瞬間,整個右手變成了一只火焰之手,銀紫色的火焰就在呂惟右手上跳動著,好像可以化開一樣的冰塊一樣.

雖然只是這樣的感覺,就已經讓老者不由地縮手了,不過當老者看到呂惟右手發過的位置時,老者的臉色才算是真正的變了.

因為在呂惟右手戈.過的桌面,除了焦黑的痕跡以外,還有著一層淡淡的白霜,老者可以認為這是呂惟對法力的控制不到位,也可以認為這是呂惟在向自己示威. 從功法這一點來看,老者已經被呂惟壓下去了,但是老者存其他方面,卻也壓下了呂惟的實力.

這麼一來雙方都是認同了對方,老者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的笑意,"很好,看來他們都看錯你了,你有著王級以上的實力."

"你也不錯,你的實力才是真正的王級吧."呂惟一臉凝重地看著

者.

"在下不老王者,九部天神,你叫我九叔就可以了."老者也不與呂惟客氣.

不老王者?呂惟一聽到這個名頭.也差點跳了起來,這個名字呂惟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當然這並不是呂惟在後世所熟知的,而是在教育院

賞道的.這個不老圭者.舊歲從教育院里面出來.萬歲成愕沁戲中的王者,一直到了凹歲還是王者,與他同一個年代的玩家不是退隱了,就是已經去世了,就算是比他上一批的玩家也沒有多少了,只有他還在游戲界里面混著.

就算是他再沒有天份,這個游戲經驗就足夠把所有的玩家吃的死死的.所以從他刃歲那年,他就又有了一個新的外號,帝下第一人.

當然這對于一直想要在有生之所達到帝級的九部天神來說,是一個打擊,所以他的自稱還是不老王者.

而他的名字之所以稱為九部天神,指的是他手下有著九個公會,其中有三個是專門做任務的,三個是職業玩家公會,還有三個則是他子女的公會.

這九個公會平時都不會混在一起,但是九部天神要是真的想做些什麼.這九個公會能發揮出來的實力可就大了.

這一次也正是九部天神最後的機會,可以說為了這個機會,九部天神調動了自己所有的勢力.

當然此時的呂惟並不知道這些,對于從小就耳聞的傳說人物,呂惟也是相當的好奇,當然呂惟只過是上下打聳著九部天神,卻沒有去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九部天神也沒有過問呂惟出現在這里的原因,其實兩人都不用去猜測,馬上就要開始的牡丹花會,對于有心人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

倒是呂惟對于九部天神以前游戲的一些經驗很感興趣,就這個方面與九部天神說了起來.

對于呂惟的實力.九部天神來說,也有著足夠的吸引力,九部天神在游戲里面這麼久了,也見過了許多天才,對于這樣天才,九部天神一向是以交好拉攏的方式對話的,所以九部天神最後能有著九個公會存在.

現在發現了呂惟這麼一個天才.九部天神自然不會放過,就算是沒有辦法收到手下,九部天神也會與之交好,指不定哪天九部天神不再玩游戲了,他留下的九個公會也會的到呂惟的幫助.

所以在呂惟問起之九部天神以前游戲的經驗時,九部天神也很得意地說了起來.

呂惟也不只是在聽,他還把這些東西給記了下來,九部天神就好像是一個游戲的活字典,他玩過的游戲比呂惟聽說過的還要多.

有的是像《純陽仙境》這樣全球性的大型游戲,也 有的則是出過一年多,只有萬把人玩的小游武,有的游戲有提升玩家水平的能力,有的游戲則根本就是個垃圾.

九部天神不管是什麼游戲,都能講的清清楚楚,並且九部天神還推苕呂惟去玩一些單機游戲,算是做為一些線下的練,以此來提升自己在游戲內的實力.

這些對于呂惟來說,都是不過多的的經驗,呂惟干脆就在這里坐了下來,與九部天神不停地說著這事.

不過九部天神也不是為了與呂惟說這事而來,在說了半天之後.九部天神就提出要離開了.

正當九部天神准備離開時,呂惟突然說了一句,"老王爺,我要多謝你教我這些東西,但是馬上就要開始的主線任務,我們可能會是敵人.不管怎麼樣,這次我是不會收手的,到時請你也不要留情

"你放心好了,有個性的小子.如果在戰場上看到你,你早就是個,死人了九部天神肯定地點點頭,轉身就向外面走去.

看著九部天神離去時的背景,呂惟眼神一凝,就九部天神轉身走時的動作,竟然讓呂惟無法把握到九部天神的身型,從這一點呂惟也可以看出,就算是在之前,九部天神也是壓下了自己實力的.

在九部天神離開之後,一直坐在一邊的緒籌與阿青兩人才坐到呂惟的桌前,緒箸一言不發地看著呂惟.而阿青則看向了九部天神離開的方向,輕聲說了一句,"他身上有著一把好劍."

昌惟眉頭一皺,"我感覺的出來,他好像不是用劍的."

"那把劍也不是他的,他這一次來是想為這把劍找個主人

"你怎麼會知道?.呂惟看了一眼阿青.

"我聽到了那把劍的聲音,他好像在不停地再叫那個人去為他找一個好主人."

"那你能聽到那把劍的屬性嗎?"

阿青想了半天,最後低著頭說道."死亡,那把劍上帶著死亡氣息,那是一把為了死亡而產生的劍,一把亡靈的劍."

"死亡之劍呂惟側著頭想了半天,最後說了一句,"我想我知道他身他代表的人是誰了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心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