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8章 放出共工
到了禁山點外,呂惟也就停下了腳步,此時殺人劍刺細世不了.他看著呂惟停下了腳步,第一個反應並不是上前出手,而是看向了

周.

呂惟倒是淡淡地笑了一下,"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設下埋伏的,那樣就算是我贏了你,你心中也會有所不服."

見到呂惟說的這麼大方,殺人劍重重地哼了一聲,"我最看不起你們這樣的人了,占著自己家里有錢,就在游戲里亂來,這一次看上了我的任務是吧,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著殺人劍把手一揮,身邊的道兵就這樣沖了出來,呂惟掃了一眼殺人劍的道兵,發現他們一個個身著重甲,看起來就好像機械人一樣,在他們的身上還纏著重重的鎖鏈.暗紫色的盔甲讓呂惟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些道兵是來自于殺人劍手上纏著的紫紅色的鎖鏈.

這些道兵站出來之後,也不理會殺人劍,而是這麼一步步地向前走去,呂惟只是愣了一下,纏著這些道兵身上的那些鎖鏈便把呂惟給纏了起來.

這些鎖鏈出手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但是出手的角度相當的好.眼前近三十名的道兵,全部都是好手,他們扔出來的鎖鏈全部都是面對呂惟想不到的角度出手的.

在這些道兵之後,還有著另外的一批道兵,這些道兵就沒有了之前道兵那樣的盔甲,這些道兵身上甚至連盔甲也沒有,直接就是一團陰氣.

同時這些道兵手上的鎖鏈扔出來的准頭也不是那麼的好,但是這些道兵的數量會比較多.所以倒也可以用手上的鎖鏈纏到敵人.

從他們的進攻方式呂惟也看出來了.這些道兵都沒有主動攻擊的能力.他們能用的只能把人給纏住,在他們鎖鏈上身時.呂惟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上的法力消耗掉了一半.而且呂惟還感覺到,自己與法寶之間的感應好像變慢了許多.

呂惟一想也就明白過來,不過在他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准備,已經向著雕像問清楚了禁山上那些人最常用的一些方法.

禁山門派里面,專用封印生物的這個門派,外門弟子所用的多是鎖鏈,所以呂惟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想明白了要如何對付這些鎖鏈.

就在惟的黑色長袍里面,全部都是代型符,這種符平時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是用來對付這個門派鎖鏈的最好方法,每一個鎖鏈最後能鎖住的只有代型符,根本就不能困住呂惟.

不過殺人劍也不是那種普通的玩家,他能做到這個任務,有一半是因為他的運氣,也有一部分是因為他的實力.

因為殺人劍最大的本事並不是他的控制別人的方式,而是他手中的劍.就算是在這禁山門派之中學習,他也沒有放下自己的劍術.

見到呂惟被自己的手下困住,殺人劍也笑了一下,他把手往自己的包里面一伸,一把紫紅色的長劍就出現在他的手心. 隨後殺人劍向前走出一步,呂惟見他的步子,眼中也是一亮,可以看的出來,在殺人劍往前走的時候,他的劍總是在隨時可以出手的位置.

這段時間呂惟跟在阿青的身後.多少也學到了一些東西,他當然也知道能做出這樣劍術的人,會有什麼樣的實力,最少緒籌也才剛剛做到這一步的.

昌惟眼中閃過了一絲的寒光.表面上卻裝作沒有辦法一樣,在那里不停地掙紮著.

不過呂惟的動作還是讓殺人劍看出了一些什麼東西來,殺人劍對著呂惟一笑,"你不用這樣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就你的實力,不可能被我的鎖鏈壓制著這樣,你是想要騙我過去吧."

說到這里,殺人劍揮了揮手中的長劍,"不過這樣也好,我就要用我手中的劍把你給殺死,並把你的靈魂封印到這劍里來."

此時殺人劍好像想到了什麼,他看向呂惟,對著呂惟笑了笑,"對了.你好像還不知道,我真正的本事吧.其他我告訴你,我的劍才是我真正的本事,進入游戲的這段時間里,我一直在把他人的靈魂封印在這把劍里面,只要靈魂被封印,就等于失去了元神,這個人就算是沒用了.想要再玩游戲就要重新換號,不過我想作為有錢的你,應該不差這一點吧."

說著殺人劍就把手中的長劍向著呂惟刺去,呂惟也沒有閃避,他看出來了,殺人劍這一招只用了三分力,他是在試呂惟的反應,如果呂惟有准備閃避的動作,殺人劍就會退到一連,准備下一次的攻擊,當然在此之前,他會加強對呂惟的控制.

見到呂惟連看也不看他一下,殺人劍反而笑了,"你果然沒有受我的攻擊影響,不過這也沒關系,我們有的是時間不是嗎?"

看著殺人劍這個樣子,呂惟搖了搖頭."太可憐了,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你玩這個"你用了道兵,我自然也可以用道兵吧."

殺人劍疑惑地看著呂惟,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呂惟身上的黑袍就轟的一聲炸開,呂惟從黑袍里面竄了出來,而殺盧數 …"讓鎖鏈則鎖在了個個翼煮紙符 呂惟沖出之後,手中火光一閃.殺人劍還沒有感覺到什麼,就有著一團火焰打到了他的面前.

殺人劍的反應相當的快,他一轉手,長劍就切到了火焰之上,本來他以為自己可以擋下這團火焰的.但是他卻發現,自己好像出錯了.他的長劍竟然有脫手的意思.

昌惟並沒有解釋一下的想法.他連連出手,四五團的火焰就這麼打向了殺人劍手中的長劍.

殺人劍也感覺到了呂惟火焰中的力量,他以為呂惟是控制他人法寶的那個門派的玩家,否則呂惟也不會這麼輕松地對付了自己的鎖鏈與

.

在禁山上的這三個門派里,相互之間的戰斗也是有的,各方都是有著對付其他人的方法,所以殺人劍一見呂惟沖了出來,立刻就有了准備,手中的長劍這麼一轉,就向著呂惟刺去,在殺人劍的眼里,呂惟最多只能壓制他的法寶,反而攻擊力並不是很高.

殺人劍這麼一動,呂惟倒是笑了起來,殺人劍心中的一舉一動,呂惟全部都看的清清楚楊,殺人劍出手這一擊,已經用上了全力,呂惟自然也看在了眼中,此時的呂惟雙眼睜大.兩道光就射到了殺人劍的身上.

殺人劍沒想到呂惟真正殺招在他的眼中,被這兩道光一打,就好像落入了冰火九重天之中,一種極熱與一種極寒的力量,同時在他體內轉動著,而他的身體根本就受不了這樣的力量刺激,此時已經開始崩潰了.

殺人劍此時也明白過來,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呂惟的對手,現在他已經不想再保下這個任務了.現在的殺人劍只想要保下自己的命.

想到這里,殺人劍把一件東西往地上一扔.轉頭就向著禁山沖去.

不過呂惟早就准備好對付殺人劍了.一見殺人劍要逃,呂惟很自然地就出手了,當然這一次呂惟動用了周天星斗大陣,強行把殺人劍給拖了進去.

在周天星斗大陣化出的星空之中,殺人劍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他已經明白了,呂惟並不是禁山的人.而不是禁山的人卻知道他手上有這麼一個任務,唯一的可能只有一個.

想到這里,殺人劍青著臉看著呂惟問道,"你是來救共工的?"

"你很聰明,不過我更想知道.你是怎麼接到這個任務的."呂惟平靜地說著,好像自己面對的並不是什麼要生要死的敵人一樣.

殺人劍盯了呂惟一眼,很想叫罵幾句,但是最後他還是放棄了,因為他看出來了,現在的他正在呂惟的掌握之中.

"如果我把任務交給你,你會不會放我離開?"

"不會,不過如果你肯把所學會的東西教給我,也許我會放你一馬."呂惟還是那樣淡淡地笑著.

聽著呂惟的話,殺人劍也不猶豫,"這個不行,如果讓人知道我把禁山的方法傳出去,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沒有打算要你們耳派的.我要的是另外兩個門派的東西."呂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這一次殺人劍倒也沒有了猶豫,他點點頭說道,"如果只是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怎麼保證.你得到了東西之後,會放我離開呢?"

"我之前說不用埋伏人,就沒有埋伏,這一次也是一樣,不過這一次可能要你多呆一段時間了,我需要把共工放出來才行."

聽了呂惟的話,殺人劍長長地歎了口氣,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說了出來,最後他才說道,"我總要知道你是誰吧."

"我?我叫太陽星,和你一樣.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呂惟笑著說道.

不過殺人劍並不相信,"太陽星是嗎,聽說你已經有了一個仙府.如果這樣你還算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還有什麼不是普通人的."

"隨便你吧,你在這里好好地呆著,我去看一下共工就會回來放你.另外你最好不要亂跑,這周天星斗大陣就算是我也沒有把握控制住的."

說完導惟就此消失在了周天星斗大陣之中.

當呂惟再次出現在禁山時,禁山的山神又一次出現在了呂惟的面前.不過這次呂惟並沒有與他打招呼,而是向著一個方向而去.

禁山的山神見呂惟不理會自己.也愣了一下,隨後他又出現在呂惟的面前,"我說太陽星,你不是去

"我的東西丟在山里了,你不是山神嗎?幫我一起找吧." 禁山的山神也愣住了,他並不相信呂惟是為了回來找東西而留下來的,肯定呂惟還有其他什麼事.

不過只要不是關于共工的事情,山神都不好過問,最少現在山神不能過問,他只能讓呂惟自己進去處理這事了,並且告訴呂惟,這兩天禁山上有點混亂,讓他不要亂跑.

但是呂惟哪里會去聽,殺人劍已經把一切都說出來了,呂惟也明白現在借著山神的通道去找共工也不太可能了,呂惟只能去禁山上的門派里面想想辦法.

還好殺人劍之前也找到了去見揮…道.而日壞是個隱密埔道,紋個海道也許是系統刮"來的.就連山神也不知道這個通道的存在.

進入了禁山之後,呂惟很快就找到了這個通道,在花了一天時間步行之後,呂惟才重新回到了用來鎮壓共工的地方.

呂惟才一落下,如同石像一樣的共工就睜開了雙眼,還未等呂惟開口.共工一張嘴就把呂惟手中的法技給吸入了口中.

接著共工就好像喝水一樣,把這法技給吞了下去,同時他的全身上下了發出了藍色的光芒.

呂惟有些意外,不過他並沒有去打擾共工的修行,就在此時呂惟身邊空間一動,山神出現在了呂惟的身邊.

他一見到共工這個樣子,雙眼就睜的又大又圓,指著呂惟說道,"你已經找到了法寶對不對?"

"沒錯,不過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呂惟看著山神笑了一下.

山神一聽,身上便傳出了一種強烈的殺氣,這殺氣壓向了呂惟那邊.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把呂惟給壓後了幾步,如果不是呂惟的身體算是完美道體,說不定這一下呂惟就會被這殺氣給壓成碎片.

就在山神准備對呂惟出手時,從共工那邊傳來了一聲輕哼,只是這麼了哼,山神就倒飛了出去.一口紫色的鮮血就從他的嘴里面噴了出來.

呂惟轉頭看向了共工那邊,發現此時的共工已經坐了起來,他的個,頭明顯變了許多,現在的他只有兩米多高.

站在呂惟的面前,共工上下打量著呂惟,最後他滿意地點點頭,"很好,完美道體,燭龍大哥的修行方式,我很滿意你,你跟我來."

說著共工就向外走去,呂惟想也沒想就此跟上,並且把還扔在外面的周天星斗大陣收了回來,當然被困在陣中的殺人劍也就此被放了出去.

見到呂惟手中的周天星斗大陣陣圖,共工愣了一下,隨後笑道,"如果你想提升你周天星斗大陣的威力,這個山就是很好的材料,有空把這座山給收了去."

昌惟正想說些什麼,共工已經到了用來鎮壓他的空間邊緣,也不見共工做些什備,整個山壁竟然被強行轟開,一個,大的通道就此出現在呂惟與共工的面前.

對于呂惟的吃驚,共工卻沒有什麼反應,大步地就向著外面走去.

昌惟並不知道,當共工清醒過來,並走出了封印之地後,天地之間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在天地間不管什麼位置.同時下起了雨,整個游戲里面所有的玩家都注意到了這個異像.

同時各大門派的掌門什麼的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們都連忙跑到了門派的禁地之中,去通知這件事了.

不過影響最大的還是北海那邊.在北海的海眼里,兩條玄蛇破空而出,向著共工的方向飛去,在玄蛇飛走後沒有多久,北海的海眼海水瞬間少去了一半,一位赤發的男子也就這樣走了出來,他看著天空狠狠地說道,"共工,我祝融因為你而被關在這里,這次又因為你而逃出來,我是應該謝你好,還是應該狠你好."

在祝融出現的時候,《純陽仙境》里面可就不是混亂這個,詞可以形容的了,因為在祝融出來之後.天下所有的火山同時噴發,一些沒有人煙的地方還好,有一些門派就是建在了火山之上,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有七十余個.門派被滅門,百多個仙府被毀.

許多在那里鎮壓地火來賺功德的仙人死于非命,更有大批的玩家死在了這火山的噴發之中.

幾乎是在一瞬間,的貼子就被人給擠爆了,所有的人都在猜測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純陽仙境》要發生大變化了.

但是《純陽仙境》的官方卻沒有出面說明這一切,在混亂的貼子中倒是有人說出了一些真像.

有人在做劇情任務,這種變異的天象只有那些劇情牛人才可以引出來.

雖然不知道這個貼子是誰發出來的,但是很快這個論調就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同,很快那些玩家的法意力也就從發生了什麼事,變成了這是什麼劇情任務,任務是怎麼得到的.最後他得到了什麼好處之類的問題上去了.

而很快在禁山上門派被毀的那些玩家們也提供了一些消息,那就是禁山在全《純陽仙境》大雨之前,發生了大變化,整個禁山被開了一個.洞.

另件他們還提供了另外的一個消息.那就是禁山下面鎮壓的是傳說中的共工.

這麼一下,整個任務的線路就被里面的牛人給整理出來了,某個人把共工給救出來的消息,立刻傳便了整個《純陽仙境》. 今天一更,還請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有月票的給些月票.沒月票的也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比.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