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3章 禁山的山神
讓雕像轉討頭看向昌惟的時惟冷哼了聲.向後盤川※步.同時把老牧蛇人給甩到了前面.

雕像這麼一轉過頭,沒有看到呂惟,就感覺有些憤怒了.就當這個雕像想要吼叫時,呂惟突然一把手抓住了這個雕像.

"不要和我說那些沒用的,我只不過是來找共工的子孫,你知道這里面的情況

別看雕像的個頭並不大,但是重量卻一點也不輕,呂惟一把把這個,雕像給抓了沒有把把這雕像給扔到了地面.

不過此時這個雕像也看到了呂惟的存在,他大聲地叫著,"你是什麼人,快點把我放下來."

呂惟掃了雕像一眼,"我見過祝融與燭龍,你最好還是給我閉嘴."

雕像一聽,立玄閉上了嘴巴.也不敢再看向呂惟那邊,此時的呂惟才慢慢地說道,"說吧,當初共工留下了什麼讓你傳達的?"

雕像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這里藏著一套可以用來救共工大人的方法,其他的我什麼也不知道."

呂惟一聽心中也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當初共工的族人一直都在想著如何把共給救出來,所以他們想了很多的方法,並且一個個地去試過,在試完之後,又回來進行修改.在他們仙府被攻擊時,這些共工的後人把這些計戈 分成了好幾份.藏在了這些雕像的身上,讓這些雕像帶著共工的族人逃出去,讓他們最後不忘記共工的事情,讓他們最後可以有機會出手去救共工.

可以說不管呂惟找到了哪個共工的後代,都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這里面唯一會有區別的地方,可能就是最後到手的計劃 成功的可能性會有多高就是了.

明白這一點的呂惟,把手一伸;對著雕像說道,"把計刮給我一份吧,只要這個計戈 可行,我會去幫你看看的

雕像知道呂惟的"來頭.很大,說不定會有機會把共工給救出來,所以他連忙把整個計劃給放了出來.

這個時候,呂惟也看出了,使用雕像傳承這些計劃的好處了,這個,雕像雖然很多年沒用了,但是現在在關鍵的時刻,這雕像還是發揮出了不錯的作用.

隨著雕像把身上所有的法力集中起來,從他的雙眼里面射出了一道光芒,一張地圖便出現在呂惟的面前.

通過這張地圖,呂惟也看到了一些東西,在這地圖上所畫的正是用來關共工的那座山的地圖,同時在這地圖上還標明了三個比較特殊的位置,其中的一個,已經被證明可以通南共工被關的地方,而另兩個位置則用來鎮壓共工的蛇與法寶.

"這個.地圖沒有問題嗎?.呂惟指著眼前的地圖問道.

"當然沒有問題,已經有人去看過了,東西就是在里面的."雕像對于這一點還是有自信的.

"可是為什麼我卻好像知道.共工的蛇被放到了鎮壓祝融的地方?.

聽到呂惟的話,讓雕像明顯地愣了一下,不過雕像馬上就笑了起來."這個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在這兩個地方真的有共工的蛇與法寶

雕像這麼一說,呂惟也不得不從其他方面進行考慮了,在呂惟的眼中這種事情並不是沒有可能的,畢竟共工只是被鎮壓在下面,並不是死後被埋在那里,共工的法力什麼的還會得到提升,有可能在鎮壓的過程之中,共工再次做出了法寶,養出了玄蛇也說不定.

這麼一來,鎮壓他們的人自然要考慮把這些東西與共工分開來處理.免得共工的實力越來越強,最後強行逃了出去.

所以這種設計可能是一開始就已經准備好的,共工的子孫不會去考慮這個"所以他們只能把自己看到的地圖複制下來.

地圖方面沒有問題了,呂惟自然會看向其他方面,很快他發現眼前的這個計利根本就是一個沖動的計劃,想要完成這個計利,需要有三位元嬰以上實力的人一起過去才行.

而且他們過去並不是與敵人戰斗的.而是過去在某個地方自爆的,這些人的屬性還要有特殊的要求.最少有一項屬性,他們必須調整好.

看著這個.計劃"呂惟心中迅速地估算了一下,這個計劃想要成功,成功率只有一半左右,而且以呂惟的實力,暫時還不能做到這一點,最少要准備個三年五年的才可以出手.

所以呂惟了很干脆就放棄了這個想法.直接說道,"你手上還有沒有其他的計戈"如果只是這個計劃,我是不會參與的."

"其他的計戈 也是有的,不過之前的那個計劃有實行過,成功率很高.其他的計劃都不合適."

"不適合不是你說了算,把所有的計利全部拿出來吧."呂惟打斷了雕像的話. 雕像有些無奈,但最後還是把所有的計劃放到了呂惟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這些計戈"呂惟也不得不佩服這些共工的族人,他們竟然針對著這張地圖,提出了許多可行或是不可行的計劃.

這些計劃 里面,有很多都是後世呂惟有見過的,也有一些卻是"脅所的戰術方式,得到了泣此東算是呂惟沒能救刨仁;,對于以後呂惟的任務也有相當大的好處.

看著這一切,呂惟滿意地點點頭."這些早就應該拿出來了,這里面有很多可以去試一試的."

"可是我們現在沒有試的機會了."雕像大聲地說著.

"那只是你沒有試的機會了,不是我."呂惟冷哼了一聲,"這一次我也不知道遇到了什麼事.會跑到這里來,不過我來了,我就會把事情做好,這些計戈我會去看一下的.最後會不會成功,我都會去試一試 說到了這里,呂惟拿出了記錄天書在這些計劃上面一掃,把所有的計利全部記了下來,同時記錄天書上也出現了新的任務.

"找到一個最合適的計劃,破棄鎮壓共工處的封印,並且與共工對話"

看到這個任務,呂惟也總算是松了口氣,畢竟現在他與共工的水平差的還真是太遠了,如果想要把共工給放出來,就算是呂惟再玩二十年游戲也不行.

但是只與共工對話,那一切就不一樣了,呂惟只要找對了方法,就可以破開通道,進去與共工好好地談一下.至于這些共工子孫的想法.昌惟才不會去再乎呢.

昌惟不動聲色地把所有的東西給收了起來,轉頭看著雕像說道,"你們在這里等著好了,我去一下,成不成功,我都會回來告訴你們的.

看著呂惟就要離開,那個雕像突然叫道,"等一等,你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昌惟轉頭看了一眼雕像,低著頭說道,"你快沒有靈力了吧,帶你過去又有什麼作用呢?"

"不是這樣的,我還是很有用處的.請帶我一起去吧,我很想見一見共工大人."

"能說一下理由嗎?"呂惟並沒有打算直接把人帶過去.

"這個能不能不說

"不說也行,你就在這里呆著吧.幾位我先走了."

"等等,我說就是了."一見呂惟想要走"雕像連忙叫了起來.這一次雕像到是向呂惟說明了一切,聽著雕像這不是理由的理由,呂惟搖了搖頭,"你跟上就好了

說完呂惟坐上了燭龍禦座,轉頭向著百萬大山外面飛去,有著雕像跟來,呂惟自然不會不好好地利用一下這個角色,呂惟直接把帶路的工作交給了雕像,而他本人則全力去研究那些計發 去了.

很快呂惟便從這些計戈小之中.找到了一個比較可行的方式,差不多在這個時候,呂惟也來到了鎮壓共工的禁山這里.

如果沒有著雕像的帶路,或是說是沒有著地圖的指引,呂惟還真的找不到這座禁山.

眼前的這座山看起來就好像是一截斷掉了的巨大石柱重重地壓在了地上,這個石柱一面比較光滑.另一邊則是破碎過的痕跡,從這石柱山上,還傳出了一種壓制法力的感覺.

昌惟見到禁山之後,先是愣了一愣.隨後也只能感歎了一聲,這個,禁山分明就是當初被共工撞斷的不周山的碎片.

只從這個碎片的大小來看,就可以想出當初不周山的大眼前的這個碎片只不過是不周山千萬碎片中的一塊,但是這里就已經占地百里以上,在這山上,有著最少四個大大小的宮殿存在.

每個宮殿最少可以住得下上萬人左右.從這里就可以想的出來,當初的不周山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了.

只是看了一眼這里,再對照一下之前的地圖,呂惟便知道共工被壓在哪里了,那些人對于共工的處理,還算是簡單,直接就把他扔到了不周山的碎片下面,再用上一些手段,讓共工的法力全失就好了.

倒是後來守衛著這里的那些人,也許不知道不周山碎片的威力,他們每一代都會為不周山的碎片加上一些法術的封印,時間長了以後,他們倒是忘記了這不周山碎片的威力,每一次的封印都會努力地做下去.

這一段時間下來,呂惟倒是看到了不少的的符咒封印,這里面的封印有的是那種比較大型的,也有一些比較小型的,可以看的出來,那些人在練自己的子弟時,也把封印的練用在了不周山上.

這常年累月下來,不周山的情況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只是看著這里滿地的符咒,呂惟就知道,自己破封印這個任務是越來越困難了.

但是越難最後得到的東西就越好.這一點是呂惟可以肯定的,但這也說明呂惟這邊的情況也會更為麻煩.

不過此時的雕像反而沒有了那樣的激動,他看著眼前的禁山 有些呆滯地說道,"就是這里了,就是這里了."

雕像的表現讓呂惟感到了一陣的古怪,看著雕像的情況,呂惟不由地搖了搖頭,最後轉頭看向了禁山那邊.

"其實這也是一個機會不是嗎.他們加強了對禁山上的封印效果,卻不知這樣做最後反而會脫離禁山原本的作用,只要我們能破開一道關鍵的封印,就可以成功地打開通向共工的通道."

只是此時的雕像好像已經忘記了他來這里的目的,根本就仇一記昌惟的話聽到耳中尖只是不停地念著自只的事情小※

看著雕像這個樣子,呂惟不由的搖了搖頭,把他界在了原地,自己則進入了禁山的附近范圍.

根據地圖所示,禁山雖說比較隱密卻也沒有太大的限制,只要不是想強行進入禁山區域,就算是在外面亂轉.也不會有人來管的.

呂惟借用的也就是這一點,在禁山外面轉著,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呂惟也就把禁山外的地型給摸清楚了.

他發現整個,禁山防禦的重點就是在禁山上的三個宮殿上,而這三個,宮殿之所以這樣強行防禦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三宮殿下面就是共工的禁地,與用來封印玄蛇與法寶的地方.

其他的地方並不是他們防禦的重點,而具這里的人也相信,根本就不會有什麼人打他們的主意.

這麼一來也給呂惟的計劃帶來了一定的麻煩,呂惟根本就沒有辦法接近那三個地方,更不用說去看一下.從哪里進入會更為方便. 在呂惟在這里轉圈的時候,雕像也恢複過來,他跑到了呂惟的身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實在對不起啊,讓你帶我過來,我卻在那里發呆,不過到了這里之後,我總感覺自己與眼前的那座山很親近,可是我明明記得我的家鄉不在這里啊

"我以前有聽說過,你們一族的身體是來自于不周山的碎片,好像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們一族才會成為神靈的仆從,同樣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們一族與共工的關系會比較不錯,畢竟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都是共工把你們創造出來的."

聽到了這話,雕像看著眼前的禁山神悄也變了許多,他猶豫著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這個你就不用多管了,你現在還是先處理好眼前的事情吧."

雕像一聽,也點點頭,"我現在就去處理,不過你真的不用我幫你嗎?"

"本來我是沒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但是現在,我倒是有個主意,這個禁山這麼多年下來,肯定也產生了靈智,你能不能幫我問一下,這些年他在這里的情況如何."昌惟想了想應道.

"你不需要我問一下共工大人的情況?"

"不需要,他身上這麼多道的封印,就算是問了也沒有用處,我們還是問一下他的情況,問一下,他被這麼多道的封印壓著,有沒有難受的地方."

雕像點點頭,轉頭便向著另外一邊而去.由于雕像自己跑掉了,所以昌惟也就只能在這里等待著.

大約過了小半天時間,雕像就帶著一個人趕過來了.

看著他們小心翼翼的樣子,呂惟就知道這個人並不是看守禁山的那伙人,果然到了呂惟的面前之後.呂惟發現眼前的這人灰白色的皮膚.一身石制的盔甲,在皮膚上與盔甲上還可以看到許多的道的封印.

一見到呂惟的面,這人就大聲地說道,"在下是禁山的山神.聽說閣下來是為了那位的事?"

昌惟看了一眼這個山神,點點頭說道,"是啊,不過現在看來,讓 神閣下過的也不是很好啊."

"是啊,一開始還好一點,我多少可以與那位談一談,我能變成這樣.也是那位的功勞,但是自從我身上來了那些人以後,他們天天加什麼封印,最後竟然把我變成了這個樣子.這一段時間我已經吸收不到天地靈氣了."

聽著山神的話,呂惟也就知道自己的突破點要從哪里來找了,呂惟笑笑說道,"那麼你現在怎麼想呢.要不要我幫你破開身上的一些封印.好讓你有休息的機會呢?"

"你不是想要幫我吧,是想要幫我山下的那位吧,這個我可不能答應你,如果真的讓你把他放出來了,我也會有麻煩."山神搖著頭說道.

"其實我也看過了,那些大的封印對你來說並沒有什麼,反而是一些新手做的小封印,他們不知道根本,反而會對你產生一些影響,我看大的封印我不去動,只幫你處理那些小的封印,你看如何?"

山神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下了頭,對于他來說能輕松一點還是輕松一點的好,再說了其實有他壓著,共工還真不一定能翻出來.

倒是這些年,他的法力越來越弱,雖然他身上的封印越來越多 但是壓制共工的力量卻沒有了多少.

如果呂惟肯幫他把身上一些沒有用的東西處理掉,他到是可以把法力提升不少.

明白了這里面得失之後.山神也就很客氣地說道,"那就多謝閣下了.只要閣下肯幫我這個忙,在下一定有好禮相送."

加班加到了兩點才回來,好困了,還是趕一下,請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有月票的給些月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