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5章 燭九陰心法
聽著呂惟的話智者只是神秘地笑笑不說話,呂惟旦執炮切口了,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可以問到的,想要知道最後的答案,還是要去看手中的道書.

無奈的呂惟也就只有坐到大殿的一角,翻看起手中的道書來,很快呂惟便看完了手上的一切.

此時的呂惟也明白了自己現在的情況,他走的路線還真是燭龍當初所留下的道書,同時也是盤古真身中的一條路子,練成之後,呂惟的右眼為太陽,左眼為太陰,一頭長發為星光,掌握著日月星空的力量.

而這本道書的名字也就被命名為《燭九陰心法》,整部《燭九陰心法》之中,共分為二十層,其中十層基礎,十層禁法. 這二十層中的每一層,又分為五部.其中修煉雙眼的為一部,修煉頭發的為一部,修煉身體的為一部,修煉法力的為一部,還有一部則是用來煉制法寶的.

這五部分分別是日月雙瞳,星空長發,九**體,燭龍道法與,口中明燈,這五部可以同時修行,也可以分頭修行,相互之間的等級,只要相當不會超過兩層就可以了.

不過在十層基礎巔峰晉階十一層禁法初級時,這五部分需要達到相同的水平,其他的倒是沒有太大的要求.

昌惟認真地看了一下這五部分的東西,前面的四部分倒是可以統一進行,根據這道書上的說明,呂惟只需要把每天修行出來的法力,按屬性進行分類運轉就可以了,日月屬性的按左右分別注入雙眼之中,星光屬性的注入頭發之中,余下的法力則在身體之中進行錘煉,在純法自己的身體同時,也純化著法力.

只有這口中明燈需要呂惟每天不停地祭煉,並且按時按量的給加入各種各樣的材料.

同時這個口中明燈一開始還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才能做出來,同時還要用心火來點,並用法力進行溫養,中間不能就此滅了,如果滅了之後,甚至會出現法寶被毀的事情.

這一點對于昱惟來說,算是一個水磨功夫,但也是讓呂惟用來煉心的東西,呂惟如果煉成功了,後面了許多時候,都可以得到更大的幫助.

當然現在並不是開始做這口中明燈的時候,呂惟只是在大殿之中呆了三天時間,把自己的法力給分了一下,按《燭九陰心法》的方式,把法力分成了四分進行修行.

做好了這一切之後,呂惟便離開了這個大殿,當然在他離開之時.他還記下了進入大殿的方法.同時保證,只要自己有空,就會來這里接任務做.

再次回到了冰原上,呂惟就再也沒有受到什麼阻止,他回到了自己停放超光暗流禦座的地方,發現自己的手下與超光暗流禦座都還在原地等著.

此時的呂惟心中掛記著緒箸那邊的情況,也沒有看一下自己手下有沒有發生變化,直接便坐上了超光暗流禦座向著草原方向飛去.

但是呂惟很快便發現情況有些不太對頭了,他超光暗流禦座的速度明顯慢了許多,呂惟研究了一下,發現自己還真忘記了一個情況,此時他的超光焰氣訣法力已經全部都沒了.現在的法力全部是燭九陰心法的法力,雖然屬性還是日月星三光的,但用來操作超光暗流禦座已經不太合適了.

為了能快點趕路,呂惟不得不把這超光暗流禦座先拿來重煉過,當然這一次呂惟並沒有大做修改,只是是自己現在的法力重修過一次就算了.

重煉過後的超光暗流禦座已經不像是之前那樣暗淡,呂惟現在也沒空去管這超光暗流禦座的外表,現在他只想快一點回到緒籌的身邊去.

此時緒箸也正在等待著呂惟的到來.在這些天里,緒箸已經把自己的情緒全部給提取出來,並且全部集中到了右手中.

根據阿青的說明,只要緒箸把手放到呂惟的身上,這些情緒就會進入昌惟的體內,呂惟也會知道這些情緒的作用.

看著等待中的緒簍,阿青也不由自主地搖著頭,此時的阿青已經答應了緒箸一起去越王山,這並不是為了呂惟所說的那些條件,而是看好眼前的這個.女孩,但眼前的這個女孩整顆心卻掛在了巳惟的身上,一點也不知道自己正被人注意著.

在等待之中,緒箸手中拿著青色*情緒突然動了一下,緒籌的目光立玄轉向了北方,而此時的呂惟也坐著超光暗流禦座飛了過來.

緒箸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想要向著呂惟那邊撲去,但是昌惟的速尖比她還要快.一步便來到緒籌的身邊.把她緊緊地抱住.

"你好像變了許多,都是阿青教你的嗎?"見到緒箸之後,呂惟並沒有問緒籌劍術的問題,而是問著緒籌的情況.

呂惟的問題也讓緒箸心中一軟.她緊緊地抱住呂惟,把頭靠著呂惟的懷中,輕聲地說道,"太陽星,我要你幫我個忙

"嗯?"呂惟正想說話,就感覺緒箸的右手一涼,一個東西就順著緒箸的右手傳入了自己的體內.

了惟正想看下,卻發現自只好像可以很清楚地感貨到甑活…中所想的,他們兩個沒有交流,沒有對視.但是緒籌心中所想的一切,就這樣出現在呂惟的心中.

這一瞬間,呂惟自然也就明白了緒箸所做出的選擇,他搖了搖頭.有些憐憫地說道,"你這個傻女孩,你完全沒必要這要做."

"反正我已經做了,你也不能說我什麼."緒箸還是沒有開口,只是想著就把心中的意思傳到了呂惟的心里.

呂惟有些無奈地笑笑,"那你也不能這樣,再這樣下去,你可就會變成無口女哦

對于呂惟的調笑,緒籌卻一點也不在乎,還是那樣一句話不說,只是把自己心中所想,印在呂惟的心上. 在這個時候,阿青也走了過來,她上下看了呂惟一眼,突然說了一句,"你好像也發安了變化."

聽到這話,緒箸才抬起頭看向了呂惟,果然此時的呂惟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此時的呂惟雙眼已經不再像是星空一樣深遂,反而是他頭發的顏色變成了這樣的.

呂惟的雙眼也開始變了顏色,其中的一邊是淡淡的黑色,另一邊則帶著淡淡的棕色.

雖然現在還不是很明顯,但是已經可以看出來了,他的雙眼一眼熾熱,一眼寒冷,已經有了明顯的分界.

昌惟的變化並沒有讓緒箸產生什麼不好的想法,反而是阿青很好奇呂惟在這一次出去之時得到了一些什麼.為什麼此時的呂惟整個人看起來是那麼的完美.

對于這個呂惟並沒有打算多說.只是對著阿青笑了笑,就把帶來的任務物品放到了阿青的面前.

看著呂惟拿出的材料,阿青一開始還想說不要了,她就跟著呂惟去越王山,但是隨著呂惟拿出來的東西越來越多,阿青也長長地歎了口氣.

"可以看的出來,你為了讓我去越王山,做了很多的事情

"沒錯,我可以很肯定的說,你是關鍵."此時的呂惟也感覺到了阿青心思的變化,呂惟自然不會放過這樣拉攏阿青的機會.

阿青笑著說道,"你不用這樣說了,我已經答應了緒箸,與她一起去越王山,已經好久沒有回去了.我也想回去看看."

"這自然好,我們現在就走吧呂惟一聽也興奮起來.

"現在還不是時候阿青直接搖著頭說道,"本來我倒是打算馬上就走的,但是你拿來了這麼多的好東西,我自然要去看看我的孩子.還有你手上的那個王座也有些破了,這個你拿去吧,好好地修一下,不要讓我沒有面子哦

說完阿青拿起了地上的那些東西,轉頭就向著她原本居住的山谷而去,走出了幾步之後,阿青又說了一句,"對了,在那個仙府還是有一些好東西的,你需要材料可以去那里尋找."

在阿青離去之後,呂惟才把緒箸給抱到一邊小聲地詢問著緒箸這段時間的事情,緒籌也沒有再用之前的方法,把呂惟想知道的答案印到呂惟的心中,而是老老實實地回答著.

很快呂惟便知道了很多細節方面的事情,最後他長長地歎了口氣."緒箸,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能這樣沖動知道了嗎?"

緒箸倒是很想解釋,自己並沒有過于沖動,但是看著呂惟的雙眼.緒籌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不過緒箸的心思變化,呂惟也全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對于緒箸的反應,呂惟只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最後不再去管這事了.

此時的呂惟所有的注意力當然還是放在了法寶上,他看了一下阿青扔下來的圖紙,也不由地笑了起來,眼前的一切已經讓呂惟吃驚了.

因為可以算是逃出了越王山地區的阿青,手上竟然會有越王寶座的設計圖.

這個越王寶座雖然與呂惟的超光暗流禦座有些不太一樣,但是在某些屬性上,卻超過了超光暗流禦座的情況,呂惟看了一下,只要把自己的超光暗流禦座按這越王寶座的方面去進行一些修改,他在超光暗流禦座里面可以帶著的道兵數量就會從原本的三隊 田人.變成五隊共駒人.

同時可以放在這超光暗流禦座上面的法寶數量也從原本的三種,變成了現在的五種,最後重煉之後的超光暗流禦座同樣會有著吸收外部法力的作用,但是吸收之後的法力,將會按呂惟的想法,慢慢地進行轉化,不再像之前那樣,吸收來什麼,就把什麼轉入呂惟的體內.

面對這樣的好事,呂惟自然不會放過.在讓緒箸過問了一下阿青還要在這呆多長時間後,中惟便開始著手處理著手中的超光暗流禦座.

這一次可就不再像是之前為了趕路而隨意地修修了,呂惟這一次打算把超光暗流禦座強行重鑄,而重鑄的方法與材料自然是來自于阿青的指點.

這一次為了重鑄超光暗流禦座.呂惟可以說把原本在附近的仙府所有的靈脈全部給挖出來了.

通過些手段.呂惟強行把這里所有的微型靈脈全部馴猛門 個方向,並在那里點燃了第一次的火焰.

這一次呂惟的火焰可以算是三此之火,這火焰已不再是從呂惟的右手批出了,而是從呂惟的雙眼之中射出一道瑩光,接著便出現在半空中.

呂惟把火種引到了靈脈傳過來的靈氣之上,直接便把超光暗流禦座給放了進去.同時放進去的還有呂惟在附近找到的大量材料.

眼前的這個,仙府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基礎的材料還是足夠多的,呂惟一點也不客氣地就把手中的材料全部扔了進去.

隨著超光暗流禦座在火焰之中越變越呂惟往里面投入材料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這火光也變成了熾紅色的,而那超光暗流禦座也變成了熾紅色.

不過呂惟此時總感覺這超光暗流禦座好像差一點什麼,他想了想,一咬牙倒是拿出了一些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呂惟之前所煉制的法寶,但是隨著呂惟的道術心法改變.這些法寶也失去了應有的作用.

像是魔月寒什麼的,還可以用在周天星斗大陣里面,但是為耀眼陽光所煉的法寶,與初華梭什麼的,卻沒有了太大的作用,呂惟一咬牙.很干脆全部扔入了火焰之中.

在這些法寶被扔進去之後,呂惟的超光暗流禦座終于產生了變化,呂惟迅速地上前,把剛剛得到的法力強行印入了超光暗流禦座之中.

在呂惟法力注入的一瞬間,眼前的火焰就全部沒入了超光暗流禦座之中,接著一張新的寶座便出現在呂惟的面前.

"燭龍禦座,6級法寶,光屬性寶座型法寶,可以吸收日月星三頭,之力,提供移動時所用的動力,可飛至為.米高空與 勸米深的水下,移動速度空中沏公里刷,時,水下勁公里刊,時,自帶三光防禦罩,防禦力,心.,反彈魏法術傷害,遲瑰物理傷害.

自帶初陽赤雷攻擊,自帶初華梭攻擊,自帶致盲屬性,自帶陽光

.

法寶放置位處,可放置帶有日月星三光屬性類法各一件,法寶效果提升慨,道兵控制位置處,每處可控制道兵的名.道兵變異晉階幾率 ,法陣放置位,處,可放置陣圖一張.陣圖威力提升蕊.

注:燭龍禦座可放入移動仙府大廳或是山廟之中,提升移動仙府移動速度 鰓,減少移動仙府移動時靈力消耗糊.

注:燭龍禦座可以變成梭型.提升力移動速度,但變成梭型之後.吸收外力提供移動時動力的作用將暫時取消,飛行時所需動力由玩家提供.

注:燭龍禦座可控制天色,讓方圓萬里范圍內,天空突然變亮或是突然變暗,時間 小時,每周使用一次"

看著眼前燭龍禦座的屬性,呂惟深深地吸了口氣,只是從4級法寶提升到了6級法寶.不但多出了這麼多的屬性,還增加了好幾種特殊的作用,如果這個燭龍禦座再從級法寶升級到了級法寶,甚至升級成為仙器.神器,靈器,先天至寶.那效果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在呂惟心中閃過就算了,看到了燭龍禦座的神奇之後,呂惟心中更想要的還是他還沒有煉成的法寶,專門針對《燭九陰心法》的那件法寶,口中明燈.

根據《燭九陰心法》里面的說明,這口中明燈的初煉是最重要的,接著每九次強化都是一次的垂鑄,只有在不鑲地重鑄之中,這件法寶才能越來越配合呂惟的法力,最後發揮出全部的效果來.

眼前雖然有著大量的材料與還沒有用完的靈脈,但這里並不是一個煉制法寶的好地方,呂惟可不想就在這里煉到一半再回到越王山重煉.

所以呂惟最後還是強壓下想要看一看這口中明燈是什麼樣子的想法.把還沒有被燒完的靈脈靈力強行吸收入燭龍禦座之中.

接著就找上了阿青,重新回到了阿青的山谷之後,呂惟發現眼前的這個山谷算是完全變了樣,整個山谷里面的羊全部都不見了.

只有阿青一人還站在山谷的正中.好像在那里回想著什麼,見到導惟過來之後,阿青對呂惟笑了笑."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呂惟對阿青點點頭,阿青又歎了口氣."是啊,要走了,在這里呆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家鄉好啊."

說完了這句,阿青轉過頭來,對著呂惟說道,"我們走吧,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回毒了,我好想再看看家鄉的水啊."

大家國慶快樂,多多訂閱,有月票的給些月票,能收藏的幫著收藏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