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5章 海中骨塔
事新踏上馬型的島,呂惟臉沒有任何的表情.!前雕一吼呂惟並不是很滿意,雖然他很華麗地把所有敵人全部給送入了地府,但這一擊卻也消耗了呂惟所有的法力.

而且在這一擊最後的時候,呂惟還感覺到自己法術控制發生了失控的情況.如果不是呂惟最後把法力給散去部分,說不定這個島早就沒

.

所以再次落到了小島上時,呂惟感覺眼前的這個島上全部都是粉碎的泥土,走在這些泥土之中,呂惟總有一種想要把這個島給毀掉的沖動. 見到剛才呂惟發威的光環機現在是怎麼也不肯到島上來了,倒是緒箸發現呂惟的情緒不對,她走上前拉住呂惟的手說道,"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呂惟深吸了口氣,搖了搖頭,"不是這里,那個家伙很機靈,他把那些降兵的怨氣給埋在了這里,以北海寒氣來封印一切,想來附近應該還有這種島四處左右,在這些島的正中,應該才是馬骨所在的位置

對于呂惟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分析出這一切,緒籌一點也不想問,在她的眼中,呂惟說的都是對的.只要呂惟說,她都會去做.

至于光環機,看他現在的樣子.心中都有些後悔跟著呂惟來到這里了,哪里會去反對呂惟的想法.

昌維只是掃了一眼眼前的小島.便向著北海的其他方向而去,很快呂惟便在海上找到了一處如同馬型的霧氣,一處馬型的旋渦與一處馬型的礁石,並一一在地圖上標明了出來.

找到了這四個地方之後,呂維把這地個位置給聯系起來,很快便找到了四個個置都有聯系的地方.

那是一處平靜的海面,在海上根本就看不出與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之處,但是呂惟來到這片海面的上空,卻可以感覺到空氣正在不正常地

動.

呂惟抬頭看了一眼坐著船跟著自己的光環機,直接問了一句."現在我們可能要到海底去,你是跟著去.還是就這麼回去?"

光環機臉上的笑容比哭還難看."我說大哥,你看我現在還能一個人回去嗎?"

"也對,那你就跟在後面好了.說不定等下還有你的好處

對于呂惟所說的好處,光環機是一點也不相信,對他來說自己只要能在這一次的戰斗里面活著回去.那就是可以拿去炫耀的事情了 至于好處什麼的,光環機現在倒不是那麼想要了.

看著光環機那個,樣子.呂惟也沒說什麼,駕著超光暗流禦座一頭便沖入了海中,跟在後面的光環機也把自己的船一轉,他的那艘船所有的艙蓋全部蓋了起來,一頭便沖入了海底.

進入了水下,一切的情況又不一樣了,在這片海中,並沒有受到赤潮的影響,一進入水中,他便發現眼前的水還是很清的.

但就算是水再清,呂惟也無法看到水下所藏著的東西,反而有著一種往外排斥的力量,想要把呂惟他們給推出去.

看來是找到了地方,只是一感覺到這樣的力量,呂惟心中便產生了這麼一個念頭.

還沒等呂惟看清水下的情況.三條巨大的怪魚便從水中沖了出來.這怪魚長著馬的頭,鰻魚一般的身體.往上沖的時候,身邊還帶著紫色的電流.

這三條怪魚沖上來之時,分成了三路撲向了呂惟那邊,他們的一舉一動之中,包含了戰陣的特點,三條怪魚的攻擊竟然把呂惟所有攻擊與後退的路線全部給堵上了.

昌惟也看出來了,如果讓這三條怪魚在他身邊轉上兩圈,在呂惟聯身後就會多出一道紫色的電網,到時他就只能在怪魚規定的范圍里面移動攻擊了.

為了不讓自己陷入這樣的麻煩之中.惟馬上把紫雷煙云衛給放了出來,讓她們來處理眼前的情況.

但是呂惟還是估算錯了紫雷煙云衛的實力,她們只不過是能使用紫雷,並不能無視紫雷,此時眼前的紫色電流,對于紫雷煙云衛來說,也是有危險的.

不過紫雷煙云衛被放出來之後,她們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她們的紫雷攻擊之下,那三條怪魚並沒有辦法把雷網給布起來.

這也給了呂惟一個機會,呂惟直接放出了星空道兵與五面星光幡.此時這五面星光幡拿在了星空道兵的手中,一個星網就出現在呂惟的身邊.

呂惟頂著這片星網,強行沖入了雷網之中,還沒等雷網發威,呂惟便已經強行沖了出去.

接著緒箸與她手下的劍衛劍侍同時出手,手中的長劍分別刺向了前方的那些馬頭怪魚.

這些馬頭怪魚的實力大約在築基期左右的水平,他們的身體與法力都得到了足夠的強化,緒箸的夕雖然強,但卻也不能瞬殺掉這三條怪魚,只能把這三條怪魚引到一邊去.

跟在後面的光環機此時有些不理解了.之前呂惟對上這種築基期水平的敵人時,肯定會與緒籌一起配合.而在他們的配合之下,一般築基日0日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

其實呂惟並不是不想與這些怪魚一戰,而是在怪魚出手之時,呂惟便已經感覺到怪魚並不是實物.而是別人放出來的道術,如果沒能把放出怪魚的敵人打敗.就算是呂惟在這里呆上再找的時間,也無法就這樣殺下去.

所以呂惟必須向下殺去,就算是不打敗這些怪魚也要往下殺去 隨著呂惟往大海深處而去,下面的怪魚越來越多,而且出來的怪魚也都不一樣,不過他們都有著一個特點.那就是長著馬身上的一點東西.

對于這些敵人,呂惟是能繞就繞,能閃就閃,只要不影響自己往下沖,不會跟在自己身後,呂惟根本就不去管這些敵人的存在.

但越是往下沖,這樣的機會就越少,下面的怪實力越來越高,最後竟然出現了接近元嬰水平的敵人.

如果不是呂惟用著各種各樣的方法,說不定現在呂惟已經被送到了冥界地府去了,此時的他只能借用自己得來的法寶,強行炸開通道,沖到海底去.

當惟沖到了目的地時,他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整個劇情,在這里沒錯是藏著馬骨,但眼前的馬骨還是太大了.

因為在呂惟的面前竟然是一座高達十米的骨塔,在骨塔的最上方放著一個馬的頭部,只從這個馬頭骨的大小來看,眼前的骨塔並不是由烏雕馬的全部骨頭所堆成的,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給呂惟帶來了麻煩,呂惟必須考慮自己是從中找出馬骨,還是把整個馬骨塔帶回去.

在呂惟猶豫的時候,馬骨塔那邊又發生了一些變化,幾只小魚正好從馬骨塔邊上游了過去,馬骨塔上方的馬頭骨一張嘴,便把幾只小魚給吞了進去.

片玄之後,幾個長著馬臉的怪魚便被吐了出來,看到眼前的一幕,呂惟與緒磐倒沒有說什麼,剛才好跟到這里的光環機不由地叫了一句,"這是什麼,轉化用的研究室嗎?"

也不知道是光環機的話吸引了那些怪魚,還是因為他剛剛沖到這里.沒有來得急藏起來,剛剛變化出來的怪魚直接便向著光環機那邊沖去.

光環機一開始還在吃驚,再想駕著船馬上離開,但是發現了這幾條怪魚的實力之後,他倒不但心了,帶著水中呼吸用的法寶,就這麼沖了出來,主動向著怪魚沖去.

昌惟見到這樣的情況,也只是笑了笑,光環機能這樣主動出手,對于呂惟來說也有好處,最少呂惟有機會出手對付馬骨塔,只要能把馬骨塔拿到了手,余下的事情也就簡單了.

但是很快一幕讓人吃驚的事情就在呂惟的面前上演了,那幾只怪魚面對光環機的攻擊,不但沒有後退.反而向著光環機沖去.

怪魚的速度越來越快,光環機也感覺到有些不對,他正想向後退去.但是一切已經遲了,這幾只網剛做出來的怪魚就這麼沖到了光環機的身邊,身體如同雷電一樣炸了開來.

在轟的一聲之後,呂惟只看到在原本光環機呆著的地方,只留下了光環機的一個,頭,而光環機與他手下的道兵已經被炸死了.

雖然幾條怪魚都沒有了,但是呂惟的臉色卻變得更為凝重,呂惟已經看出來了,眼前的馬骨塔會針對自身的不足而產生足夠的怪魚保護自己.之前呂惟下來時,這馬骨塔用的是實力強大的怪魚,現在他們以前產出的怪魚已經全部在上面沒有回來,所以現在的馬骨塔產生的就是那種實力弱,但卻有著大威力的自殺性怪魚.

呂惟明白,如果自己現在殺出去的話,馬骨塔里面肯定還會有這樣的怪魚出來的,到那個,時候,他想要尋找一下馬骨塔里面的馬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他能做的只有把整個馬骨塔給移走.

而如果要做到這一步,呂惟耍做的事悄也就多了,掃了一眼附近的環境之後,呂惟轉頭對緒箸說了幾句.

緒箸聽後眼中閃過了一絲的不願.但最後還是帶著手下向著馬骨塔的另一頭而去. 在緒籌走後五六分鍾,呂惟這才帶著星空道兵,冰鋒暗刃士與紫雷煙云衛出現在馬骨塔的附近.

果然呂惟才這麼一出現,馬骨塔那邊便有所反應,馬骨塔最頂上的馬頭骨甚至轉向了呂惟的方向,接著大批的小怪魚便出現在昌惟的面前.這些怪魚就是剛剛用來炸光環機的那種怪魚,如果呂惟不是提前知道了這些小怪魚可以自爆的話.也許現在呂惟已經與他們戰到一起了.

但是在知道了小怪魚的能力之後,呂惟自然不會放他們過來,在小怪魚出現的瞬間,呂惟便讓紫雷煙云衛放出了手中的紫色雷電.

在紫雷煙云衛攻擊之時,呂惟也沒有閑著,他把所有的法力全部變成了陽光,最後化成一道光帶,落到了馬骨塔之上.

之後眼前的馬骨塔竟然抖動起來,大量的白骨碎片從馬骨塔上落下.昌惟看在眼里,臉上也終于露出了一絲的笑意,從馬骨塔上落下來的那些白骨碎片都弈旬書曬加凹口混姍)不一樣的體蛤".的細小"看就知道是白骨.紋麼一來,昌惟的計劃到 虹俐實現.現在就要看緒箸那邊的了.

之前被呂惟派出去的緒箸,此時正在做些什麼呢,她正帶著手下實力已經達到了3級的劍衛與劍侍等道兵,偷偷地潛向馬骨塔的底部呢.

導惟一開始打算把整個馬骨塔帶走時,一共只考慮了兩個問題,一是如何把馬骨塔變小一點,另一個則是馬骨塔的底座問題.

緒箸過來就是為了這底座而來.呂惟感覺到附近的水流還算是比較急.眼前的馬骨塔可以在這里支持這麼長時間.底座應該會比較厚實.

昌惟就是要讓緒箸把這底座給毀了,而這種事情也只有緒籌來做才合適,呂惟的法力是比較強,但是他對于攻擊的控制度不行,如果讓呂惟親自上.絕對會把整個底座連同馬骨塔給毀了的.

緒箸也沒有讓呂惟失望,在呂惟吸引著馬骨塔注意的時候,緒箸偷偷地潛到了馬骨塔附近.

到了這皂之後,緒箸倒也沒有猶豫.直接一抬手,便把手中的長劍刺入了馬骨塔附近的地面里.

跟在緒蕾身後的那些劍衛與劍侍們也做出了同樣的事情,一點也不顧他們手中的長劍是自己拼命的武器.

一開始馬骨塔附近的地面,還不受影響,但是隨著他們長劍不停地刺下拔起,地面也慢慢地發生了變化,原本有些堅硬的地面,慢慢地變成了海沙.

而緒籌他們也看到到了一條黑色的鎖鏈正慢慢地從沙下浮了上來.看著這條手臂粗細的鐵鏈,緒籌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異彩.

不過緒箸並沒有過多的猶豫,長劍一轉,便把鐵鏈給切斷了 這一切之下,正在馬骨塔另一頭戰斗的呂惟也感覺到了情況發生的變化,眼前的馬骨塔竟然開始搖了起來,而且眼前的馬骨塔還在不停地向著一邊倒去.

如果此時呂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他就真的不用再混下去了,看著眼前馬上就要倒下去的馬骨塔.呂惟直接向著馬骨塔的塔頂沖去,在呂惟的眼中,如果沒有辦法拿到馬骨塔的話,那麼把眼前的馬頭骨拿回去也算是合適的.

但是呂惟的運氣一向是不錯的,在他往上沖的時候,眼前的馬骨塔竟然震動起來,整個馬骨塔不停地變馬骨塔上的白骨也不停地往下落著,最後整個馬骨塔竟然變得只有原本三分之一大

同時在馬骨塔上還出現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正在往上沖著的呂惟發現,這些竟然是纏在馬骨塔上的黑色鎖鏈.

這種鎖鏈一共有著十條,每個鎖鏈下面前帶有著一個巨大的金屬球.不過好像有一條鎖鏈已經被緒箸切斷了,失去了一個金屬球的鎖鏈正在被馬骨塔給扭開.

看到眼前的情況.呂惟並沒有多想,直接把身上所有的法力全部打了上去,同時跟在他身邊的那些星空道兵也用星光幡把附近給控制住.

接著呂惟撲到了馬骨塔附近.強行把那條被緒箸切斷的鎖鏈給纏到了自己的超光暗流禦座,並且拖著這馬骨塔便往上沖.

下面的緒箸一見這樣的情況.也帶著手下來到了超光暗流禦座的邊上.與冰鋒暗刃士一起守衛著超光暗流禦座.

此時的馬骨塔好像還想要向著另外的方向飛去,呂惟此時可管不了那麼多,全力發動了超光暗流禦座的移動能力,也不管上再是不是有什麼海妖海怪,馬頭怪魚盯著,直接便向著海面沖去.

後面的馬骨塔還在不停地掙紮著.那些怪魚也紛紛沖過來,想要把馬骨塔給拖向另外的方向,不過這些怪魚最後還是沒能存活下去,全部都死在呂惟的紫雷煙云衛與緒葦身邊的劍衛手上.

殺掉這些怪魚的時候,呂惟甚至感覺到馬骨塔上傳來了震動與哭泣的聲音,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呂惟都是選擇無視眼前的一切,就這麼向著海面上沖去. 當呂惟拖著馬骨塔沖入了海面之後,那些怪魚還在海面上跳了半天.一直跟著呂惟向著赤潮那邊沖去.

不過飛到了空中之後,昌惟的注意力已經沒有再放在那些怪魚身上了,離開了海面後的馬骨塔所發生的變化,與附近環境蝗異常,這才是昌惟要注意的.

因為呂惟已經感覺到,在這片海域里有無數的人都盯上了自己.他們也許是為了阻止自己下一步的舉動,也許就只是為了他身後的馬骨塔.但不管是為了什麼,呂惟都相信,自己去找星爺的路上肯定不會平

的.

今天秋全力更新,請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有月票的給些月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