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3章 赤潮源頭
二工了五再星米幡!後,呂惟直接出現到了血腥巨鯊的上以,如果說之前他的元嬰被引走了之後,血腥巨鯊還有一定的戰斗能力的話,現在的血腥巨鯊已經沒有了戰斗能力.

雖然血腥巨鯊身上還是一片的血腥,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來,他身上的血腥之氣已經不多了,甚至這血腥之氣里面還帶著一絲的黑氣,一眼就可以看的出來,這血腥之氣已經快失效了.

光環機他們也不停地對著血腥巨沙發起攻擊著,在附近的城市里面,他們都已經打聽到了控制一個分赤潮的大凹《有多少的赤潮戰績積分,眼前實力大降的血腥巨鯊正是他們對付的最好目標.

呂惟的加入與光環機他們的全力出手,血腥巨鯊並沒有支持太長時間,很快血腥巨鯊就倒在了大海之中,隨著他身上的血霧被呂惟炸去之後,他身上的肉體好像受到了什麼影響一樣,全部化成了紅色的血水流入了大海,只留下了銀色的帶著一些血絲的骨架還留在海面上.

看著光環機他們搶著去把骨架收集起來,呂惟的目光卻留在海面上的赤潮里了,眼前的赤潮中已經沒有了大小凹叢,余下的海妖實力也相當的弱,但只要不把這些赤潮給處理掉,用不了多久,這片分赤潮里面還會出現新的0乏

之前呂惟擊殺赤潮里面海妖海怪時,都因為沒有完全化解赤潮的能力而最後沒能完全成功.

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了,呂惟有了五面星光幡,雖說屬性只不過是星光屬性,但對于呂惟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站在最後余下不多的赤潮血霧附近,呂惟把星光幡與魔月寒同時扔了出去,布下了六芒法陣,同時呂惟之前所做的一次性的幡也全部放出,放到了法陣的正中.

隨著法陣的布下,附近的赤潮血霧竟然向著這法陣方向聚集而來,不一會兒,呂惟便看到附近八成以上的血霧湧入了呂惟所布下的法陣之中,並且還向著法陣中的那些幡上湧去.

看著眼前的一幕,惟臉上也帶上了一絲的笑意,他把手一按,三道耀眼的陽光就從呂惟的手中落到了那些幡上去,同時這些幡也全部被點著了,呂惟一點也不在乎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就讓這些幡在陽光與火焰之下燒著.

而這麼一燒,附近的赤潮血霧也更快地飛入了幡中,不一會兒,附近已經看不到一絲的血霧了,原本藏在血霧之中的那些部隊也全部呆呆地站在了海面,可以看的出來,失去了血霧的控制,這些海怪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機.

呂惟對著那些海怪指了一下,"那些實力並不強,你們過去對付他吧,我這里要處理一下法寶的問題

昌惟的話才說完,光環機他們便主動沖了出去,開始對海妖發起攻擊.

呂惟掃了一眼那邊的情況,肯定地點點頭,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所布下的法陣那里.

此時血霧都已經融入了那些幡里,已經再也跑不掉了,而在呂惟的陽光與火焰之下,這些幡也慢慢地變原本已經精練的法寶現在正越變越 這時呂惟要考著的已經不再是如何做,而是做什麼了,呂惟現在手中有著五面的星光幡,幡一類的法寶自然不用再考慮了,最少在一段時間里,呂惟是不缺可以用來布陣的東西,那麼呂惟現在要的就是大威力,可以用來攻擊敵人的一次性法寶.

在呂惟的想法中,眼前的他最需要的自然就是用來對付赤潮的法寶,那麼吸引赤潮血霧,並且轉化成有爆炸力,有化解赤潮影響的屬性才是最重要的.

在呂惟的操作之下,這里放下的那些幡也慢慢地變最後竟然變成了幾個還留在法陣里面的小珍珠.

這些小珍珠看起來只是普通的白色的小球,但是呂惟拿過之後,卻可以感覺到里面蘊含的法力.

把這些珠子收起來之後,光環機他們也都跑了過來,他們已經完成了最後一擊,把那些海妖給擊殺了,現在這些玩家都看著呂惟,在那里等待著呂惟下一個命令呢.

看著他們的目光,呂惟笑了笑,"我們去下一個城市吧,現在赤潮已經算是開始了,想要得到更多的赤潮戰績積分,就要跟上那些人化解赤潮的腳步

光環機看著呂惟問道,"你知道他們處理赤潮從什麼地方開始?"

"我並不是很清楚,不過我知道有幾個地方有記錄,到下一個城市我們去打聽一下就清楚了."

光環機他們也沒有的選擇,跟著呂惟便向著戰場的另一邊行去,很快他們便來到了一處小城市.

在這個城市里在,呂惟他們並沒有停留太久,只是補充了一下消耗的差不多的藥水便立玄離開了.

之後呂惟也就一路上都沒有停下來,一直向著北方而去,幾乎沒用多久,呂惟他們便來到了主赤潮附近.

此時主赤潮已經相當的大了,厚重的血霧已經濃的像是血水在天空中流動一樣,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情況.雙干

而這片血霧的占地面積也相當的大,最少占去了整個北海的三十分之一大最少呂惟現在不管往左還是往右看,都看不到邊的.

最重要的還不是這個"是在這片血霧之中傳出來的強烈殺氣,呂惟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這片血霧之中,有著仙人一級的存在.

看著眼前的這片血霧,光環機他們也是直接就呆住了,他一直的想法只是跟著呂惟在外面對付一些赤潮的分潮,根本就沒有想到來這里戰斗.

倒是一邊的紫羅蘭很是興奮地說著,"這才像個男人,如果你再帶我們打那些沒用的東西,我就走了."

"這里是我的目標之一.不用你們說我也會來的呂惟看著眼前的一切說道.雖然沒有看到,但呂惟已經感覺到了,在這片赤潮血霧里面,能呆著的小兵最弱也是元嬰級的.

以呂惟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殺進去,就算是呂惟在外面布下用來陰元嬰期的法陣,也無法影響太大,呂惟之所以到這里來,為的就是尋找幾個人.

很快呂惟便看到在附近的一座海島上強行支起的幾個防禦罩,正中的那個帶著很明顯的藍色星光.

呂惟一扭叉,帶著眾位玩家便向那邊而去,沒多久便看到了妖師宮的水耀與參水猿兩人.

此時在他們的身邊,作七耀打扮的兩仍兩位,一個是古銅色皮膚的老者,另一位則是一頭綠色長發的美麗女子,在他們的身後,各自跟著兩位拿著長幡的男女,這些男女的外貌各異,但是他們的幡卻相當的有特點,分別是古銅色與青綠色的,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他們從屬于誰.

不過呂惟同樣也看出來了,這三耀根本就不是這一次隊伍的首領,真正的首領是一位坐在小島正中的老者.

這位老者並沒有穿著妖師宮特有的服飾,他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就好像是最為華麗的那種,在他的衣服上呂惟看到了最少十余個的星座.

對于這位老者,呂惟先是一愣,隨後也就嚇了一跳,因為呂惟發現,自己一直在尋找的周天星斗大陣的某個陣圖碎片竟然就在這老者的衣服上.

這個發現讓呂惟開始考慮起眼前老者的身份,竟然把自己的來意給忘記了.

那個老看好像也注意到了呂惟的目光,他看了呂惟一眼,對著身邊招了招手,一個二十八星宿便來到了呂惟的面前.

"幾位,我們家星爺讓你們過去."

呂惟吞了口口水,最後還是跟著走了過去,在過去的路上,呂惟也看到了水耀與參水猿正看著他,不過對于那位老者在命令在前,水耀與參水猿都沒有辦法這來與呂惟交流.

很快呂惟等人便被帶到了老者的面前.老者也不理會呂惟身後跟著的緒籌,光環機他們,只是看著呂惟說道,"你剛才一直在看我,你認識我嗎?"

呂惟以為老者把自己叫過來,是想問些什麼,但他絕對沒想到,眼前的老者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猶豫了一下,呂惟搖了搖頭說道,"在下並不認得閣下,在下只是認識水耀與參水猿兩位.發現他們竟然聽從閣下的命令,為此對閣下的身份感到有些好奇,這才多看了兩眼

"你認得水耀與參水猿?說來聽聽.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這個事情並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呂惟很快便把一切都說了出來,聽完這些之後,老者也點點頭,"這麼說來,里面那個什麼霸王你應該認得了?"

"見拜 . "如果只是見過也就算了,這幾天我們一直在尋找可以把霸王引出血霧的人,再讓他在里面呆下去,等血霧化為血海,那個霸王可就不好對付了

昌惟正想說些什麼,跟在呂惟後面的一位玩家突然叫了起來,"大人,也許我有辦法把霸王引出來."

老者與呂惟都轉頭看向了那位玩家,呂惟記得那位玩家叫作收藏過億,是一個.剛剛從學校里畢業的玩家,平時還寫寫書什麼的,不過寫的好像並不出名.不過這一路上他總是在吹著自己的作品,好像他是一今天才作者一樣.

看著他的實力還算是不錯,呂惟也沒有說他什麼,但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跳出來,呂惟心中多少也有些不滿了.

而收藏過億卻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跑到了老者的面前,很恭敬地說道,"大人,我這個方法一定可以把那個霸王引出來的

老者掃了呂惟與其他玩家一眼,指了指收藏過億,小子你來說."

"是這樣的,眼前的這個霸王,一個脾氣火爆之人,而他平生也有心愛的女人,也有一個死敵,當初他被關在這里,一定是他的死敵而為,只要我們能幻化出他死敵的樣子,自然就可以把他引出來."

呂惟一聽,這才想起,這收藏過億好像有著一手不錯的幻術.雖然沒有昌惟手下的那些狐狸的手段.用來騙人是足夠了.

聽完這些之後,老者滿意地點點頭,"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能不能用

,二品在也沒有辦法了,你下去外理泣事吧,如果你做好 孔日然會有好處給你

說完那個古銅色皮膚的七耀便走過來,把收藏過億給帶走了,而後老者也不再理會呂惟,揮揮手便讓他退下.

在退下之時,呂惟很多自然地找到了參水猿,向他問了一下這里的情況,很快呂惟便從參水猿口中知道了大體的事情,那一頭綠色長發的少女是妖師宮里的木耀,而有著古銅色皮膚的則是日耀.

他們身後跟著的分別是斗木解,井木稈,星日馬與虛日鼠四位星宿,至于那位被稱為星爺的老者,則是妖師宮三大護法之一.

傳說這三大護法都是妖師宮里面的王牌,從一開始就跟著妖師的,他們平時是用來看著妖師宮的三大法寶的,周天星斗陣圖碎片,河圖與洛書的,所以這三位護法也被稱為星爺,河爺與洛爺.

聽參水猿說,像他們二十八星宿,還有更下面的三百六十五星都換了好幾次人了,就連上面的七耀也換過了,可整個妖師宮里面,也就只有這三大護法與日月二合一直都沒有換過人,由此也可以看出,這五個在妖師宮里的地位.

聽完這些之後,呂惟也不由地皺了皺眉頭,由于此時呂惟的目光是看向收藏過億那里,讓參水猿以為呂惟是在考慮參水猿的問題,不過其實呂惟的心中正在盤算著周天星斗陣圖碎片在妖師宮地個這麼高的話,那麼昌惟這一次可以要得到這個陣圖的碎片嗎?

如果不行的話,那麼妖師宮的人又怎麼會把陣圖碎片放在獎勵位置呢.

這樣的想法自然是沒有辦法問參水猿的,就算是問了,也不一定會得到回答,反而會讓妖師宮的人注意到呂惟,最後把這周天星斗陣圖給收起來.

所以呂惟干脆就把目光集中到了正在化身吸引霸王的收藏過億身上.看到了這一切,呂惟不得不承認,這收藏過億是一個不錯的演員,他竟然一個人表演了一場,某位差點當了皇帝的流氓強搶少女的故事.

不用問,這個.故事里面的兩位主角自然是霸王所熟知的人,一位是霸王的死敵,另一位則是霸王的情人.

而這一出小小的喜劇也被人用大法力傳入了血霧之中,很快血霧里面便傳來了古怪的波動,可以看的出來,血霧中人肯定是看到了這一切.

看到血霧有所變化,收藏過億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情,不過他的得意並沒有維持多久,從血霧里面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吼聲之後,收藏過億竟然被一道血光給打中了.

還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收藏過億的體內便閃過了一道白光 向著遠處的城市飛去,而收藏過億的身體則慢慢地縮水,最後炸成了赤紅色的血霧,向著遠處飛去.

在收藏婦乙所化的血霧飛出去之時,呂惟還能看到血霧飛行時所凝聚出的身體,毫無疑問,此時的收藏過億已經變成了一個赤鬼了.

很快在血霧里面,之前收藏過億所演的喜劇再次地上演,不過這一次卻是霸王的那位神敵,被霸王的情人追殺的戲,而且外面坐著的星老也在戲里面出現,而且還是做為一出現便被殺掉的角色而存在的.

如果只是一兩次還好,可是這戲幾乎每分鍾都會上演一次,星爺還沒有什麼反應,但是那些妖師宮的人卻憤怒了.

特別是那六位的二十八星宿成員,他們都想要提著自己的法寶殺到血霧里面,如果不是三耀把他們擋下來.說不定現在他們已經殺進去了.

不過呂惟卻有著一種很怪的感覺,好像血霧里面的人想要把外面的人給吸引進去一樣.

昌惟想了想,跑到了參水猿的身邊問道,"我能問一下,之前你們來這里,與那個霸王打過了沒有?"

聽到呂惟這麼一問,參水猿重重地歎了口氣,"打了,我跟著水耀大人過來,還以為就我們兩個可以對付敵人呢,沒想到最後卻是一敗塗地,如果不是水耀大人把我救出來,說不定我連逃也不能逃走呢

昌惟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一句,"能說說當時的情況嗎?.

參水猿想了想,還是說道,"其實當時我們也就是直接找上了那個霸王,正面向他挑戰來著,那個霸王也沒有反對,和水耀大人打了起來,水耀大人的實力在仙人水平,那個霸王實力也差不多,但是打到了後面,不知為何,"

呂惟在一邊聽著聽著,眼中的神情越來越怪,呂惟發現,原本沖動的霸王不知何時起竟然變得冷靜計謀型的人物.

今天全力更新,請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有月票的給些月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