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3章 永夜磁都
一,海的任務並不是很難,牽要就是比較繁瑣,在瀚海赤舊…助前十天的時間里,呂惟每天都在忙著各種各樣的任務.往往一個任務鏈都要從一個城市跑到另一個城市去.再加上北海的地頭又很大,大部分的城市都是建在海島之上,也有一小部分建在了海底.

就算呂惟對于北海這麼熟悉的人,也花了大量的時間在跑路之上,整整十天時間最終是勉強把自己手下所有的任務給做完了.

不過這十天的辛苦也不算白費,呂惟現在在北海的所有城市里面,都已經達到了尊敬的聲望,不但可以自由出入所有城市,這些城市里面有什麼活動,也會算上呂惟一份.

像是三大勢力如果要招收門徒,呂惟也會收到一些消息,甚至有機會參加選拔.

但是對于呂惟來說,他現在可以去北海最深處的一個城市了,這一次的瀚海赤潮也正是從那里開始的,同時這里也是在瀚海赤潮里面成功守下來的一個重要城市,他們能在這種毀滅性的打擊之下存活下來,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們有一個不錯的城主.

呂惟知道這一次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弱小了一點,想要在瀚海赤潮里面混到一定的好處,天時,地利,人和可都是需要的.

現在呂惟提前知道了瀚海赤潮這個消息,天時也算是掌握到手中了,而他把自己的聲望給推到了尊敬水平,人和多少也算是有了.可以說現在的呂惟只差這麼一個地利了,只要能占到地利,呂惟這一次的收獲還是很大的. 眼看著瀚海赤潮的時間就要開始了,呂惟也不再多呆下去,帶著手下便向著北海最深處的那個城市而去.

這個城市所在是在北海五大海眼的附近,這里並不屬于北海三大勢力的領地,也不算是什麼安全的地方,這里的存在,完全是為了給那些進入北海最深處那種磁極混亂區域的修士所提供的最後補給點.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座城市也被稱為永夜磁都,算得上是一處修士自我管理的城市,整個城市的建築材料用的都是從磁極混亂區域里面取來的天材地寶所建,這里交易的也都是一些少見的材料.

可以說在這里交易的東西,已經不是那種可以用靈石來計算的了,在這里交易的東西都是用仙石來計算的.

可以說呂惟就走到了這里,他也買不起任何的東西,他唯一可以從永夜磁都拿到的東西只有一張地圖與在這里有一個休息的地方.

但就算是這個,也花了呂惟好大的價錢,這才趕在瀚海赤潮開始之前完成了這一切,做好之後,呂惟才把自己的部隊好好地整理了一下,並讓自己手下,暫時先把與金屬,雷電有關的東西收起來.

對于呂惟的命令,緒籌很是古怪,"為什麼?"

"因為再前面就是磁極混亂區域了,里面的妖獸大多都有著控制磁力的能力,金屬與雷電正好是被他們克制的,所以暫時不要拿出來,等瀚海赤潮開始後,一切全部轉化成怨恨的力量時,我們再出手."

"對了,你一直說瀚海赤潮,你還沒有和我說這赤潮是怎麼一回事呢

"其實赤潮說起來也很簡單,北海有著五個海眼你知道吧"

其實這他瀚海赤潮也就是因為這五個海眼而來,由于北海海眼的特殊環境,北海的海眼也常常做為一些天界要犯處罰關押之地,一些大能抓到了敵人之後,不想亂殺人,也富有成會直接扔到北海海眼來,一般說幾千年後會把他們放出來,但這些人往往呆不到幾千年,就會全部死去,所以大部分把人關在北海海眼里的人,都是只關入不放出.

這麼一來,許多原本應該被放出來的人也沒有被放出來的機會,他們心中的怨恨自然也就聚集起來,再加上死在北海海眼里的那些人的怨念,很自然地就吸引了北海附近一些妖獸的目光.

這些妖獸不一定會傻到跑到北海海眼里去,但是只要有一個妖獸進去了,赤潮就准備開始了.

這個因為某種原因偷偷進入海眼的妖獸,會成為赤潮的引子,他的血肉會化成血霧,帶上被困在海眼里無數年強者的怨恨向四處發散著.

只要接觸到這種赤潮,一些法力不足或是生命不足的妖獸就會被赤潮同化,成為赤潮的一部分,而那些已經死在北海底下不知道多少年.卻因為北海這種寒冷天氣沒有化去的妖獸尸體,更是赤潮的主要來源部分,只要被這種紅霧沾上了,絕對會同化成紅霧中的一部分,最後成為攻擊城市的主力與炮灰.

而只要這赤潮攻破了一個城市,那整個局面就會變得不一樣,同化了城市里面的一切之一,赤潮里的妖獸也就有了休息與重生的地方,到那個時候,赤潮就不是好對付的了.

如果同化的城市數量超過了三個,整個北海能對付赤潮的人也就只有妖師,燭龍之類的強者.

所以北海這邊的人,只要發現了赤潮,就不會讓赤刪友二圳那麼大,他們會提供大量的獎勵,讓人擊殺赤潮初冊用.此妖獸.

這些妖獸是最早與赤潮融合的妖獸,也是可以成長起來的強大妖獸,他們在赤潮中多呆一天,他們的實力就會強大一分,最後甚至可以達到渡劫期水平,成為一人破一城的強者.

在呂惟的記憶之中,有就有一次瀚海赤潮出現了三只這樣的強者,那一次的瀚海赤潮把大部分過來占便宜的玩家都給干掉了,最後還是燭龍出面,才把這瀚海赤潮平定下來.

而這個已經是後世比較著名的事情了,由此可見在瀚海赤潮開始之前,先知道哪里會出現這樣的敵人是瀚海赤潮最為關鍵的一點.

在說完了赤潮的大體來源之後,緒箸想了一下,又問了一句."那我們這一次到這里來為的是?.

"等,我們要等赤潮開始,要等到第一波赤潮攻城才行,而我估算了一下,這第一波的赤潮應該就在這里

緒箸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平靜地站在呂惟的身邊,呂惟可以感覺出緒箸的心意,一把便把緒籌給摟在了懷里,等待著瀚海赤潮的開始.

不過瀚海赤潮並沒有等來,呂惟倒是等到了一位玩家,這個玩家實力已經過了心動期水平,身邊帶著的道兵實力也算是不錯,不過這位玩家身上總是沒有給人一種強大的感覺,反而有著一種商人的圓滑氣息.

一開始見到了呂惟與緒箸,這位玩家也有些意外,但他馬上就向著呂惟這邊走了過來,並大聲地說道,"你好啊,我是紫金鈺,兄弟你是來這里做生意的?. "生意?不是啊."呂惟先是一愣,隨後也笑了起來,"不過紫金兄你是來做生意的?"

"對啊,我可是聽說了北海可走出產許多好東西,特別是這個永夜磁都,這里的東西可都是要用仙石才能買得到的,如果能運一兩件回去,可就發大了

"看來你的情報剝與,這里的東西是很好,聽說這兩天就會有去磁極混亂區域里面采集極地磁光的隊伍回來,這種東西算得上是這里面最便宜的一種產品了,而且也是一種比較特殊的材料,飛劍里面只要加入一點這極地磁光,飛行的速度與穩定性就會提升一節."

呂惟這麼一說,紫金鈺也有些愣住了,他上下打量著呂惟,好像想要搞明白呂惟是什麼人樣的.

但是他安現自己好像無法看透呂惟一樣,先不說呂惟現在的實力,就是他站在那里的氣度,也可以說明呂惟是一個戰斗型的高手.可呂惟在這里卻沒有出城的打算,反而隨口一說,就可以說出永夜磁都里面特產的東西,甚至還可以給紫金鈺這麼一位老商人提出一些意見.

這一份見識就算是一些老玩家也不可能做到,可是眼前的呂惟一看之下,又是那麼的年輕.

這矛盾的一切讓紫金鈺都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好,在這個時候 呂惟突然說道,"在這里居住是要錢的,如果你沒有地方住,可以暫住我租下來的地方,對了我叫太陽星,很高興見到你

"太陽星?"對于呂惟的邀請,紫金鈺到沒有立刻答應下來,而是大聲地問道,"你就是得到了越王山的那個太陽星吧,你不是在守越王山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你以為得到了仙府之後,就要被綁到仙府上嗎?我就不能出來做做任務什麼的?"呂惟笑了一下.

"來做任務可是有的,但你不知道嗎,已經有幾位達到了心動期的家伙,考慮什麼時候去你的越王山挑戰一下了."

對于紫金鈺帶來的消息,呂惟只是笑了笑,"你放心好了,用不了多久,心動期以上的玩家都會閑不下來的,他們不會去打我越王山的主意."

"這怎麼可能紫金鈺有些不信地說著,"他們可都走出了名的固執,想要改變他們的主意,那是很難

昌惟對此只是笑笑,不再多說什麼,平靜下來的紫金鈺則到一邊考慮著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平時與人交談時的那種主動大方的氣度不見了,這一次交談的主動權也全部落到了呂惟的手中.

如果是一般的玩家發現了這一點,也許也就算了,但是做為一名商人,在談話之時一定要掌握主動權的,紫金鈺在知道自己無法掌握主動權之後,竟然主動與呂惟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一點也不管呂惟告訴他那麼多的消息,對于這個呂惟並沒有生氣,反而在那里滿意地笑著.

在紫金鈺走遠之後,緒籌這才問道,"你就這麼放過他嗎?.

"是啊,要不把他留下來做什麼?"呂惟笑了一下,"我又不是那種喜歡與玩家作對的人,其實那些玩家怎麼樣,與我一點關系也沒有,我要的只是方便自己做事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只要我有著足夠的實力,就可以把他們壓的死死的

緒籌聽後側著頭想了一下,"你這麼說有些道理,但我總感覺哪里不太對頭呂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站在這邊的城牆卜看屁雙的海面,還在那里等待著什麼.

在接下來的一天時間里,呂惟的悠閑與紫金鈺的忙碌就成了相當鮮明的對比,在這整整一天的時間里,呂惟一直都站在永夜磁都南面的城牆之上,一步都沒有離開過.

而這紫金鈺卻一直在城里面跑著,了解城中的產品信息,好決定把自己帶來的錢換成一些什麼好東西.

有好幾次呂惟都看到紫金鈺匆匆地從自己面前走過,對于他這樣的玩家,呂惟雖然有一些認同感,卻沒有任何幫助他們的意思.

就好像當初呂惟還在游戲的最底層混時,這些玩家也沒有幫助過呂惟的打算,就算是雙方見了面,也是各顧各的,這也許就是圈子的問題吧.

也許就算是呂惟站到了游戲的最高水平,在沒有其他人引路 在沒有一些機遇的情況下,他也沒有辦法進入高手的玩家的那個圈子里去,就算是玩到最後,呂惟也許還是一個獨狼. 對于這一點,呂惟並沒有太在意,在等待的這幾天時間里,呂惟考慮到了另外的一個問題.

在重生之後,呂惟一直都在考慮著的是如何站到游戲第一的位置上去,就算是不能站到這個位置,呂惟也打算自己獨自引動一部分的主接任務,最少也要賺到一筆可以支援教育院的錢.

但是游戲到了現在,才不過短短的半年時間,游戲的正式收費還沒有開始,呂惟的心思已經發生了一些的變化,也許是在游戲中的成績讓他改變了一些想法,也許是呂惟原本深藏在心中的本性被這種種和勝利給刺激出來了.

此時的呂惟有些把握不住自己心的方向,要說呂惟現在手上的資源,不要說別的,就是一直在交易平台上出售的仙茶,就是呂惟現在手上的一些裝備也足夠讓呂惟做到重生前想做的事情.

如果呂惟心中真的想的是為了重生前的那個目標,他現在就應該收手了,但是此時的他明顯沒有收算,也許正好地證明自己才是呂惟真正的想法吧.

也不知道是呂惟想的過于深入了,還是本身呂惟並不善于掩蓋自己的心情,站在呂惟身邊的緒箸也把這一切看到了眼里,緒籌一直很想勸說一下呂惟,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口,只能在那里看著呂惟自己陷入了沉思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的紫金鈺正好再次路過了這里,見到呂惟還站在這城牆之上,他便大聲地笑道,"你們還在呢,我剛剛聽說,城里面另一支采集隊伍就要出城了,你們不做生意,也不打算跟過去看看嗎?"

緒箸掃了紫金鈺一眼,"請不要打擾他,他正在考慮著自己的事情,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都在忙,忙的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本心是什麼了,現在難得有空閑的時間,讓他好好地想一想,請讓他在這幾天里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紫金鈺有些意外,正想再說些什麼,不想此時的導惟已經開口了,"緒箸,不用和他多說什麼,我們要開始處理一些事情了,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我們沒有什麼空閑了."

緒箸有些意外地看著呂惟,卻發現呂惟的目光正看向遠處的一個方向,在那里的海面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旋渦,在旋渦的上空,一種淡淡的黑氣正在升起.

緒箸是知道呂惟來做什麼的,看到這樣的異像也只是咦了一聲,但是紫金鈺卻有些吃驚地看著那里,不停地在考慮著,這里有什麼強大的生物會出現.

此時的呂惟已經轉過身走下了城牆,在走過紫金鈺身邊的時候,呂惟輕輕地拍了拍紫金鈺的肩說,"你的運氣說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就看你要怎麼選擇了."

紫金鈺愣了一下,在那里呆立了半天,等他轉過頭時,卻發現呂惟已經走遠了,而當紫金鈺心中帶著疑惑回過頭看著那個旋渦時,卻發現那個旋渦已經變大了許多,旋渦上空的黑氣,也已經慢慢地變成了暗紅色的.

紫金鈺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正好一隊的修士巡邏隊從城牆上走過,紫金鈺走上前去把他們攔了下來.

見到紫金鈺的打扮,那些修士大聲地說道,"想要交易去墟市那里,請不要在這里打擾我們的工作."

"不是,幾位大人,我想問一下,那個是怎麼一回事?"

順著紫金鈺的手,幾位修士也看到了那個旋渦,一見到這個,他們全部大驚,紛紛地打叫道,"敲鍾,赤潮就要來了."

今天秋請大家多多支持,有月票的給些月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收藏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