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8章 口水戰與氣勢戰
元下放到了後面.昌惟獨自一人便老了出去.他沒有.世譏暗流禦座,只是緩步地向前走著,很快便來到了那些玩家的面前.

昌惟的出現一早也就被報到這些玩家那邊,在呂惟走到離玩家還有千余米的時候,這些玩家就已經做好了准備.

呂惟也看出來了,這些玩家雖然混在了一起,但他們之中並沒有一個完整的指揮,就算是自己出現了,他們也只是三三兩兩地站到了一起,並沒有布下什麼戰陣或是法陣.

這樣的敵人對于呂惟來說是最好對付的,帶著輕松的笑意,呂惟又向前走了幾步,"之前那些人也是你們的人吧,我和他們說的話,你們不知道嗎?"

呂惟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是他這樣的態度直接激怒了眼前所有的玩家,玩家們紛紛拔出了自己緊握的武器,使用道術的那些也已經把道術都准備好了,就等呂惟再上前一步,他們就要發起攻擊.

看著眼前眾人的舉動,呂惟還是那樣不緊不慢地說著,"怎麼,你們想要強攻,我倒是要看一看,你們有什麼本事

就在這個時候,玩家之中有一人走了出來,他阻止了其他玩家的攻擊准備,隨後對著呂惟說道,"在下威林理工仙俠社的副社長兼外聯部長,通天曉,請問你是誰,為什麼擋在我們的路上

"看來你還不知道啊."呂惟臉上帶上了一絲嘲笑之意,"你們來這里的時候,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

"越王山,傳說中越王煉劍之地,一個比較不錯的仙府通天曉直接應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這越王山從一開始就有了主人呢."

"這個我倒沒有聽說過,如果這仙府有了主人,我們又怎麼會接到攻打仙府的任務通天曉不服氣地說著.

聽到這話,呂惟只是搖搖頭."你不明白的,仙府就這麼幾個,玩家卻有這麼多,總會有玩家想要得到仙府的.所以搶其他玩家仙府也是常有的事情,只不過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把仙府給搶下來了,你們的部隊我也看到了,都是從附近城市里面練出來的普通道兵吧,以你們現在對于各個城市的貢獻,最強也不過2階道兵,又何必在這里浪費掉呢.

"

呂惟的話雖然是為對方考慮的,但卻是為了給他們壓力,那位通天曉雖然大小也算是個領導,卻被呂惟說的沒有話好回應,如果是換一個人,也許早就與呂惟打起來了,還好這通天曉也算是威林理工仙俠社的外聯部長,多少也有些嘴皮子上的功夫,明知道沒有辦法回應呂惟的話,他也不得不強行把話題給轉了,好讓後面的玩家安心一些.

不過呂惟要的也正是這個效果,這些玩家心中想的越多,對于呂惟來說,時間就拖的越長.

現在呂惟已經開始讓越王山晉階三品了,只要三天時間,三品越王山一出現,越王山就安全了,那個時候,只要沒有達到心動期水平,就連越王山在哪都找不到.

而眼下真正能達到心動期的又能有幾個,要知道現在游戲才開始了幾個同時間,呂惟完全是靠著自己後世的一些知識,又完成了一步登天任務才能達到心動期水平的.眼下能達到刃級,就算得上是有排名的高手了.

所以呂惟根本就不擔心,其實這一次有玩家來攻打越王山,倒是讓呂惟有些高興,如果不是這些玩家的出現,也許到了最後,呂惟也不會想起越王山的重要性.

說不定他會因為任務,而放松對越王山的管理力度,最後可能還真會因此而失去越王山.

現在呂惟發現了越王山的重要性,以後自然會更重視越王山的管理,可以說是這些玩家點醒了呂惟的.

為此呂惟也不在乎一點點時間,就這麼與通天曉吵了起來,呂惟雖說不是嘴皮子利落的人,但是與通天曉吵的還真像是那麼一回事,反正這麼一吵,呂惟就吵了近半個小時.

就在通天曉認為自己要吵贏了呂惟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身後跟著的那些玩家已經沒有了什麼戰斗的精神,有些玩家甚至下線去做其他事情了.

一見到眼前的情況,通天曉也感覺到了不對,他並不是來與呂惟吵架的,而且只是嘴皮子上的吵,對于他們占領越王山的計劃一點好處也沒有.

所以他直接把話題一轉,正想說一些.我們手底下見見真章之類的話,把話題引到戰斗上去.

可沒想到,呂惟的反應比他還要快上一些,"你是不是不服氣,如果不服,我們來打個賭

汀賭.我可不認為蘊有什麼好賭的,除非你能把越心我,但是你有這個權利嗎?"

昌惟聽後一笑,做了個無所謂的動作,"你們想要越王山嗎 我來賭一下,在你們攻入這越王山之前,我可不可以把越王山里的一切,全部移到我另外一個仙府里去,什麼也不給你們留下."

聽到這句話,通天曉也愣住了,他之前也想過許多呂惟所說的賭注的內容,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呂惟會賭這個.

先不管呂惟所說的是不是真的,就呂惟有兩座仙府這件事,他們也要考慮一下是不是要攻擊呂惟了,畢竟呂惟有一座仙府還是有兩座仙府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如果只有一座仙府,只要搶了下來,呂惟就失去了仙府,就算是想要報複,也不是那麼快就能做到的.

但是呂惟有兩座仙府的話,他想要報複就相當的輕松,到那個時候,威林理工仙俠社的人也會因為不停地戰斗而損失大量的道兵.最後甚至因此而解散.

考慮到這里面的後果,通天曉心中也產生了一絲的退意,可就在這個時候,在隊伍後面突然沖出了一人,大聲地對著呂惟那邊吼道,"你們說完沒有,說完了我們就打吧."

眼前的這位玩家赤著上身,下身也只有一片獸皮,身上全是水銀一般的肌肉,這樣的打扮,再加上身上藍紅兩色的紋身,兩米多接近三米的身高與手中提著的青銅巨斧,都可以看的出來,這位玩家走的是巫族的路線.

這位玩家一跳出來,通天曉便大聲地叫道,"阿蠻,你想做什麼,現在不是攻擊的時候,你等一下

但是眼前的玩家根本就沒有理會通天曉的命令,提著巨斧就向呂惟那邊沖去,一面沖著還一面大聲地叫道,"是男人就跟我沖,把眼前這個沒種的家伙給干掉

這位玩家大步向前沖的時候.呂惟發現一件很古怪的事情,那通天曉雖然很不情願,但他還是跟在這位巫族的玩家身後一起沖了起來.

而且隨著發起沖鋒的玩家人數越來越多,眼前的這個巫族玩家身上竟然出現了一種紅色的光芒.

見到了這紅色光芒之後,呂惟到是放心一半,他已經看出這位玩家走的是什麼路線了,與一般玩家不一樣,大部分的公會里面,都會有一兩位專修戰陣的玩家,他們多數學習的都是一些兵陣之術,可以把玩家當成道兵來用,凝氣勢為一體,打敗更為強大的敵人.

當然也有一些學習的是一些信仰之術.借著玩家的氣勢,把曆史上一些被封為戰神的強者給凝聚出來幫忙.

在後世的戰陣之中,這種手段倒是用的最多,而這里面選擇凝煉最多的自然是三國時期幾個成神稱聖的強者.

眼前的這個玩家也走的是這條路線,不過他所凝聚的並不是三國時期的某些強者,而是來自于更早時期的一位戰神,黃尤.

與這位玩家合作了多次的通天曉自然也知道這位玩家的需要,明白只要這位玩家一發動,身後的戰友里面有一個有退縮之心,那麼黃尤便不會出現.

所以就算是他再怎麼不敢眼前玩家的舉動,他也只能帶著武器向前沖去.以求眼前的玩家可以對呂惟做到一擊必殺.

也只有這樣,他們才可以與呂惟有的一拼,否則的話這些玩家的士氣就會低落,大部分的玩家都不會打算在這里送死,最後得不到越王山不說,他們甚至會損失掉所有的玩家,讓這些原本就不太忠心的玩家.全部跑掉.

所以此時的通天曉也只有把希望放在了之前的玩家身上,努力地激起自己全部的戰斗之氣,准備與呂惟一拼.

對于眼前的沖擊,呂惟卻只是笑了笑,他可是知道這戰陣之術最大的特點,這分明就是在比氣勢,如果說其他的呂惟也許還無法壓制住這些人,但是只比氣勢,呂惟絕對要超過這些人許多.

就在那些玩家的頭頂正慢慢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黃尤像時,呂惟也坐到了超光暗流禦座上,在他的身後也出現了一片星空.

今天第二更,馬上仙府攻防戰的真正大幕就要拉開了,還請大家多多訂閱,有月票的給些月票,沒月票的也收藏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