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9章 目標玩家
二二知道討了多久.昌惟終干感覺那種壓力減小了許多,賞口抬起頭向著原本天後站著的位置看去.發現天後已經不知去向,此時只有那些粉紅衛正守在緒箸的身邊.

只不過這些天後十八衛中最強的隊伍,並沒有理會呂惟,倒是緒箸走到了呂惟的面前,輕聲地說道,"天後大人希望你能證明你的實力."

"給我的挑戰是什麼?"

不用緒箸說明,呂惟也知道天後所謂的證明實力有兩個方面的考試,一個是挑戰比自己強一到三倍的勢力,只有把那個勢力全滅才算是完成任務.

另一個則是去某個地方取出一件東西來.而不管任務的地點與要對付的人怎麼變,都只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這里的敵人總體實力是玩家的一到三倍強.

玩家要想辦法才能完成這一切,而玩家的要求並不是無損完成這一切.而是用最大的努力打敗後面的敵人.

而且第一次損失掉的人手.後面的任務也會按第二次的實力來計算,不會超出玩家的實力太多.這直接就是在考驗玩家的控制能力.否則一些任務那些玩家根本就沒有辦法完成,要不就會出現那種完成了任務.卻沒有辦法操作突然提升的實力的事情.

出于對一步登天任務的了解.呂惟自然問出了自己想問的,但他沒有想到這一次的任務,比起以前他所聽說的一步登天任務還更難許多.

以前一步登天的任務要對付的只是固定的怪,他們的實力只是比玩家的實力強上一到三倍左右.

但是這一次呂惟要對付的卻是一隊玩家.這隊玩家實力全部達到了為級左右,五位玩家加五組道兵的組合,實力上是比驀惟強上三倍,但是真正打起來,呂惟卻沒有萬全的把握.

而且這一隊的玩家還在完成任務,如果他們只走出現在這里,呂惟過來打敗了他們也就算了.他們是專門為了一些任務而來,這就等于呂惟破壞了他們的任務,這樣一來,呂惟可就等于把他們得罪死了.以後就算是想和這些高手搞好關系,也不會有任何的機會.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這樣的任務之前他們也許會更多的猶豫一下.甚至會想辦法.在游戲外面找一些關系,看看能不能來完成這樣的任務.

但是站在緒箸的面前想了片刻之後,呂惟竟然果斷地說道,"你放心好了,我會讓你一直陪在我身邊的."

說完呂惟轉頭便向著這座宮殿的門外走去,昌惟才往前走出幾步,一道綠色就從他足下亮起,呂惟就被強行送出了這個神秘的地方.

當呂惟從綠光中出來之時,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天山的上空.他的超光暗流禦座已經出現在他的足下,呂惟並沒有因為自己出現在天空之中而往下落去,反而因為他的出現,超光暗流禦座直接在空中提速.向著一個方向飛去.

呂惟試了一下,發現自己無法控制住超光暗流禦座,他也就不再去考慮什麼了,呂惟也明白,自己正被送去那五位玩家所在的位置,最少在短時間里,呂惟是不需要擔心自己會迷路了.

在呂惟飛向的方向那邊,那五位玩家也正在尋找著他們這一次的任務目標,這五位玩家與之前被玩家扔到了冰湖里面的那一隊玩家相比,他們的實力明顯更強一些,相互之間的配合雖然不是那麼的好.但他們各自的實力卻彌補了這一切.

眼前的這五個玩家說起來在游戲界也算是比較有名,為首的那一位叫作明泉.這位身著獸皮,手中拿著一面玉制棋盤,脖子上掛著一個銅錢的男子,也算得上是一位老玩家,剛剛年過三十的他,已經有了十三年游戲的經驗,在以前的那些游戲里面,他習慣是做為一位獨狼而行.

有時就算是遇到了一些比較困難的任務.他也只會去找自己的朋友,一般是不會救助公會的.這麼一來任務里再的好處自然都是他占了,所以他也算是在游戲中混的很不錯的玩家.

這一次的任務也正是他所得到的,而其他的幾位玩家也都是他請來的朋友,為此他也就成為了這一次任務的主導.

在他的身後跟著的是他的道兵,這種看起來很像是書中仙的道兵是一種相當強力的法系道兵,執書門童.

這種看起來很是普通的道兵其實一點也不普通,他們手上拿著的書並不是為了好看的,他們與書中仙是同一類型的,書在他們手中就是最強的武器.

這些道兵可以學會全部屬性的道術,就算是遇到了什麼不好學習的道術,他們拿著一本書也可以使用的出來.

不過如在汝里的話,第個一並不會注意到明泉與他手下的酋幟.而會注意到這五位玩家中的唯一女性.

當然呂惟會注意到這位女性並不是因為這位女性長的漂亮或是什麼,而是因為她的身份.

如果呂惟在這里的話,一定會發現,這位女性正是後世把一手毀掉了七個大公會,兩個內測公會.並且殺掉了九帝十二王中一帝的超級強者,玉後玉娃娃.

只是從名字根本就感覺不出她的強大.但是在知道後世她的身份與戰績之後,所有人就都會明白,她是多麼強的一個人.

先不說站在她身後的九尾狐姐己,就是她的朋友也都走了不起的人,而她的師門更是西王母這樣的強者,所以她殺起人來才會那麼毫無顧及.

不過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此時的玉娃娃還沒有站到後世那樣的高度,眼下的她只不過是一位普通的玩家高手.

與玉.後相比,余下的另外三位玩家自然不會有那麼高的名聲,在後世的他們只是一些普通的高手,也許他們會有機會上高手的排行榜,但都是將帥一級的人物,離王級還差得遠了一些.

這三位分別是布衣,羽仙與玄鋒,布衣在後世並沒有太大的名頭,這自然不是他的實力問題.而是因為他的年齡,此時的他已經接近了四十歲.已經達到了職業玩家的巔峰水平.

而在巔峰水平之時,他也只能達到一位普通高手的水平,在之後他自然也就沒有多少成長的空間.

不過他的另一個,天份卻在這支隊伍里面有著不錯的發揮,對于他這麼一位老玩家來說,他的經驗相當的深厚,在開始游戲之前,他就已經做足了功課,為自己選擇了一個最合適自己的門派.儒家.

做為一個新興門派,儒家並沒有太多的攻擊型功法,但是這個門派卻掌握了文字的利用,可以說儒家的攻擊方式有些類似于言靈之類的攻擊方式.

同時這個門派也有著記錄天下事情的能力,所以對于資源的收集有一套,雖然也許戰斗力並不是很強,但卻有著一定的自保能力,並且一般人在組隊的時候,也會喜歡帶上一位儒家的玩家幫著處理一下路上遇到的雜事與解迷什麼的.

羽仙則會好一點,他是一個剛網二十歲左右的青年,開始玩游戲也只不過是一兩年的時間,他的天份算是不錯.在游戲里面也算是混到了一個高手的位置.

而他今後的成長能力還算是可以,以他的運氣,如果不出什麼意外,在玩家排行上是可以達到帥級玩家水平的.

不過羽仙的許多能力都是靠運氣得來的,如果這一次他被呂惟給打了,這後能走到什麼地方,那就不一定了.

至于最後一位玄鋒則是一位臉陰沉沉的男子,他看起來就好像是網從某個幽暗的地方走出來一樣.身上的皮膚白的有些發青.

不過如果看著他身後跟著的道兵樣子也就會明白,這位根本就是走的陰兵的路線,只不過不知道他身後的老大是東岳大帝還是哪一位.

這五位玩家此時也快到他們的任務地點了,不過這個時候明泉卻突然停了下來,把手中玉制的棋盤往地上一放,在上面扔下了一把棋子.

在點算了一下棋子的個數與黑白比例之後,明泉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的不安,"大家小心,有人來破壞我們的任務了."

"你說什麼?.羽仙大吼起來,"是誰的膽子這麼大,敢來破壞我們的任務,看我不把他冰到天山的冰塊里面,再從天山頂上把他給扔下去

"沒用的,會有人敢來破壞我們的任務,自然是有本事之人,明泉,算一下他的實力吧玉娃娃打斷了羽仙的話.

"我算不出來,只能算到我們合起來會比他強.但是分開來之後,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

"這不可能,我們的實力在游戲里排名也算是靠拼了."羽仙一臉不信地叫道.

倒是一邊的玄鋒問道,"會是什麼人,高手排行榜里的那幾個嗎?如果可以最好不要遇到那幾位殺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