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卷 法寶型移動仙府 第4章 老猿的要求(求推薦收藏)
"山主,你來的正是時候,我要去一個地方,你敢跟來嗎?"見到呂惟不肯在白猿劍衛方面松口,跳到另一棵樹上去的老猿突然喊了一句.

呂惟等的就是這句話,他立刻應道,"有什麼不敢的,你在前面帶路."

說完他把紫煙道兵一收,就這麼跟在了老猿的身後.

不過隨著老猿的移動速度越來越快,呂惟發現自己竟然有些跟不上老猿的移動速度了.

如果只是這樣還好,呂惟還可以派出紫煙道兵在後面跟著,有時老猿去某個地方都是算好了時間點的,這個時間點一過,正好就會有著一批的野獸在附近出現,呂惟遇到了,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最後只能再往更遠的地方繞去,有時等呂惟追上不老猿時,卻又會發現老猿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等著.

這樣兩三次之後,呂惟也發現老猿在玩自己了,對于這樣的事情,呂惟又想生氣,又不敢生氣.

在後世的許多任務里面,呂惟見過更變態的任務NPC,他們以玩弄玩家為樂,不把玩家給玩到死,是絕對不會帶玩家去任務地點或是把獎勵拿出來的.

呂惟也遇到過許多這樣的事情,他深知如果自己錯過了這些NPC,那任務就算是完了,所以他每次總是強忍著,不讓自己生氣.

這樣的習慣也被呂惟帶到了現在,看著呂惟的表情,老猿臉上卻沒有一絲滿意的神情,"你這算是什麼,想生氣又不敢生氣嗎,我是那樣的人嗎?如果你不好好地改變一下你的心境,最後你是成不了大器的."

呂惟也不在意,只是笑笑,其實他也明白自己的問題,但不是他不想改,而是他沒有辦法改變,畢竟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向小心翼翼地活了二十多年,什麼都精打細算地生活著,讓他一下子把自己看成一個貴族,最後只會變成一個暴發戶的模樣.

那還不如在一點一滴的過程中改變,雖然這些改變只能通過環境與事情來進行.

看著呂惟的樣子,老猿眼中閃過了一絲恨鐵不成鋼,恨水不成冰的神情,不過最後他倒沒有說什麼.

在隨後的路程里,老猿就沒有用那種方法來刺激呂惟了,而呂惟也不緊不慢地跟在老猿的身後,也不問去哪里,會遇到什麼事情.

兩人就這麼一直向著南方走了兩天時間,按他們的速度算,他們已經走出了越王山的范圍.

這個時候,老猿才主動向呂惟提起了一些事情,"在很早很早以前,這越王山並沒有這麼小的,那個時候的越王山還是越國的領地,這里還叫作武夷山,當時山上有兩位仙人,而武夷山也還是八品的仙府,不過在那一戰之後,這兩位仙人就這麼死了,他們留下的一些道童沒有辦法守住仙府,最後仙府歸了越國,隨後仙府就由八品變成了七品,而那年我剛出生."

聽老猿說著這些事情,呂惟就好像來到了當初越王山還叫武夷山的那個年代,在那里回味著越王山以前的故事.

聽著聽著,呂惟突然聽到了一些事情,他轉頭盯著老猿說道,"你剛才說什麼來著,當初越國為了抵抗某個國家,強行抽調走了越王山所有的力量,最後把越王山從到手的六品變成了最後的一品?"

"是啊,那一戰可以說是越王山變成這樣的真正原因,幾百年過去了,我還忘不了那一戰."

"幾百年時間靈力就恢複過來了,可見當初也越王也沒有把全部的力量給抽調走吧."

"你真是這樣認為嗎?那你可就錯了,你知不知道在幾百年前,八品仙府里面有多少條靈脈嗎?我告訴你,整整五條巨型靈脈,十五條的大型靈脈,可是現在呢,整個越王山范圍,可以點出來的只有三條大型靈脈的存在,其他的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聽到這里,呂惟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的眼界還是太小了一點,被眼前的一個仙府就迷住了雙眼.

"那你這一次是去?"

"本來我是不想去的,但是看到了你,我想做為山主的你應該要知道,有一些東西的去向,你跟我來吧."

說著老猿便帶著呂惟走向了一處山谷,才一進入這個山谷,呂惟便感覺這里的靈氣變濃了許多,在他的身邊也籠罩上了一層的白霧,呂惟發現這些白霧竟然是已經半液化的靈氣.

"這里是靈脈嗎?為什麼會有這麼濃的靈氣."

"當然不是,如果只是靈脈,我用得著帶你來嗎?你自己小心一點,這里會有點危險."

"危險?"呂惟的話音才落下,附近就傳秋了幾道劍氣,五位拿著青銅劍,身上套著青銅甲的僵尸從白霧中就這麼沖了出來.

看到這些僵尸,老猿冷哼一聲,"都是你們這些家伙,如果不是你們,她也不會離開的."

老猿才說完,他右手的一根白色毛發就變成了利劍,瞬間把這五位僵尸給切成了碎片.

呂惟還在吃驚老猿的劍術,地上的僵尸碎片竟然慢慢地向著一個方向移動,看樣子是准備重新組合起來.

"不要在那里看了,這里有三千這樣的甲衛,他們受到了一些影響,是永遠殺不死的,如果你跟丟了,我可沒有空再出來把你帶進去."

呂惟一聽,這才緊張起來,緊緊地跟在了老猿的身後,越往山谷里面走,呂惟就發現這個山谷里面有著越來越多的秘密.

像是之前的那種普通僵尸甲衛,只不過是山谷里面最為普通的士兵,他們的實力大約是練氣期前後的水平.

到了山谷的中部,就會出現一種由五個僵尸肉塊所組成的肉山怪物,他們一次倒是只出現一只,但他們的實力卻都在心動期的實力.

再往後就是更強的僵尸了,這些僵尸也是一個個地出現的,但他們卻沒有組合成肉山什麼的,反而是身上套著青銅的盔甲,根據老猿的說法,到了這里的僵尸,生前都是百人隊長級別的人物,在整個山谷里面也只有三十人,他們的實力都在築基期水平.

這些青銅甲尸之後,則是這個山谷里面最強的一些人,三千甲衛的指揮官,這樣的人當然不多,只有三位這樣的僵尸,而他們的實力也達到了孕丹期水平,還差一點就可以成就尸丹了.

而這三位僵尸,就算是老猿也沒有辦法對付,畢竟老猿只有一個人,沒有辦法獨自應對三位僵尸的同時攻擊,而這三個僵尸又喜歡聯手戰斗,就算是老猿在劍術上超出他們太多,但也沒有辦法走到最後面去.

看著守著自己地盤的三位持劍僵尸,呂惟問道,"老猿,這後面是什麼,是越王的陵墓嗎?"

"越王的陵墓我帶你來做什麼,這後面是越王山另一部分的仙府."

"你說什麼?"

"我說在這後面是越王山另一部分的仙府,是當初越王強行分割出去的一部分,答應我,只要你得到了這些,就不要再讓我的孩子們學劍了."

呂惟看了老猿一眼,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才好,眼前另一部分的仙府對于呂惟來說自然是很有吸引力,但讓白猿學劍卻是呂惟的長期計劃,在知道了劍仙是整個游戲重點之後,呂惟是不可能放過這唯一的機會的.

看著呂惟並沒有直接答應下來,老猿也有些不滿了,"你還想要什麼,我已經把心中最大的秘密告訴你了,你為什麼還不答應下來."

"你只習劍術,看不到大道,也見不到天道運轉,自然不會明白我的打算,我需要一個種族,可以修習劍術,並且為我領悟劍道."

老猿一聽重重地搖著頭,"我不可能領悟劍道,我的子孫里面可能會有領悟劍道的,但是為了這麼一個機會,卻讓我的子孫走上不歸路,這可不行."

"那你有什麼想法沒有."呂惟感覺自己在這一次的對話之中占據了主動權,便主動提出了要求.

不想老猿卻搖搖頭,好像放棄了與呂惟交談的樣子,只是把目光轉向了遠處,"我最後說一個方法吧,如果不行,我轉頭就走,這里你就自己想辦法出去吧."

呂惟知道不能把老猿給逼太急了,萬一靈猴一族真的從越王山跑了,那呂惟可就再也找不到新的種族來成為劍仙了,這樣呂惟以前的努力和以後的計劃可就全完了.

此時的呂惟也只能選擇妥協,看一看老猿的想法,不過當老猿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之後,呂惟直接就叫道,"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相信你也知道,她的劍術天份要遠遠地超過了我,只要她肯幫你,你最後還是有機會的."

"那好吧,告訴我她的位置,另外我還需要眼前的這個仙府的情況,做好這一切之後,你的子孫將不再習劍."

---------------------------------------------

正在努力地更新啊,請大家多多支持,有推薦的給些推薦,能收藏的幫著收藏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