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 云夢仙府 第17章 背後陰人(求推薦收藏)
在呂惟他們商量決定幫著地縛魔怪在背後陰這兩個勢力的時候,鬼谷與天地玄門兩大勢力也商量出一些方法來.

這兩個勢力自然是不會聯手出擊的,他們最後商定的結果是,由鬼谷先行出手,天地玄門在一邊等著,如果鬼谷不行了,天地玄門再上.

當然不管是誰打敗了敵人,都有著優先選擇通道的權利,而沒能擊敗地縛魔怪的勢力必須在湖邊等上一個小時後再進入.

在這樣的條件之下,不管是哪個勢力攻打地縛魔怪都會把自己最強大的戰斗力給拿出來.

鬼谷這邊在占下了先機後,並沒有急著沖入湖底,他們在湖邊轉了一圈,找了一些東西之後才進入湖中.

看著鬼谷部隊小心翼翼的舉動,呂惟也開始考慮起後世所知道的一些資料來,在呂惟重生的那個年代,後世的這些內測公會數量已經由原本的七十余家,變成了九十余家,不過大部分的公會都已經換過了名頭與主人,許多公會在一次次的公會戰之中,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里.

像是眼前的鬼谷與天地玄門也正是這樣的公會,呂惟也有些記不清這兩個公會為什麼會沒落了,同樣也不記得,這兩個公會的研究與發展方向.

就算是之前偷聽到了這兩個公會首領的對話,但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呂惟還要認真考慮.

所以現在鬼谷的人想要對付地縛魔怪,也正是呂惟觀察他們的最好時機.

在進入了湖底之後,鬼谷的那位首領拿出了幾件東西,同時跟在他身邊九位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子也拿出了一張陣圖.

拿出陣圖之後,九名女子就此站到了陣圖之中,不過她們並沒有放出自己的道兵或是化身什麼的.

倒是鬼谷的首領正在組合著手中的幾件東西,不一會兒,九個小的木質蓮台便出現在鬼谷首領的手中.

這些木質的蓮台只有手掌大小,材料也是木質的,但是呂惟一見便叫了起來,"蓮心炮,他們竟然研究出了這個?"

"蓮心炮,這是什麼,很有名嗎?"

"也不算很有名吧,其實也就是機關法器的一種,當然現在可能也就只有鬼谷有這種機關法器,這種東西其實以後的仙府都會發展的,只要建有二品以上的機關殿就可以進行研究,不過一開始的研究方向都是原地固定型,或者是裝在船只上面的,像這種可以隨身帶著的機關法器還真是少見."

"會不會是他只帶著材料,自己在這里組裝的?"

"不太可能,如果他有這樣的本事,他早就把這里打下來了,要知道原地固定型的機關法器就好像守城用的炮塔一樣,固定下去之後,直接吸取靈脈的力量,放出這種雷法,不要說這麼一個地縛魔怪了,就算是多來幾個,也可以輕松打掉."

在呂惟解釋的時候,鬼谷首領也把九朵木質的蓮心炮交給了九位少女,隨後他便退到了一邊.

九位少女都算是操作型的人物,她們能跟在鬼谷首領身邊,靠的並不是她們長的一模一樣的美色,而是她們本身的實力.

鬼谷首領把蓮心炮交到她們手中之後,她們便迅速地自己全身的法力凝聚到蓮心炮里,不一會兒,九朵蓮心炮便已變成了她們身上衣服的顏色.

同時她們所站的陣圖也發揮了作用,陣圖把她們九個全部籠罩起來,接著在她們的身邊就出現了無數朵大大小小顏色各異的蓮花.

"喂,萬事通,這個又是什麼陣圖?"看著玉碑里面的異像,風鈴隨口地問道.

"萬事通?你不要這樣損我了,我哪有這樣的本事,這個陣圖我還真不知道,本來游戲里面與紫宵宮有關的門派都可以使用蓮花,不過後面變成了七位聖人門下才能使用,唯一的區別只不過是顏色的區別,這里顏色這麼亂,你讓我怎麼知道這是什麼陣圖."

"我只不過是問一下陣圖,你說那麼多做什麼."風鈴白了呂惟一眼道.

"你問的我沒有辦法回答啊."

"沒辦法回答就直接說不知道好了,和我解釋什麼,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風鈴又看了呂惟一眼.

對于風鈴的想法,呂惟只能搖頭敗退,而此時那邊的戰場上也發生了變化,大量的蓮花出現,很自然地引起了地縛魔怪的注意,不過地縛魔怪的攻擊方式已經被鬼谷的人給發現了,他派出來吸引人進入他攻擊范圍的小魚,直接就被這些蓮花給秒了.

同時這里的蓮花也正一步步向著怪魚那邊壓去,壓縮著地縛魔怪可移動的范圍,如果對上其他的魚怪,這招也許是最好用的,但是地縛魔怪是不能移動的,這樣的壓力對于地縛魔怪來說一點用處沒有.

地縛魔怪的四只眼睛直接透過了蓮花之陣,看到了戰陣里面的九位少女,同時他也看到了少女手上各自拿著的小型蓮花.

此時少女手中的小型蓮花機關已經准備好了所需要的能源,只要她們一接近地縛魔怪,這些蓮花炮就可以發威.

就在九位少女接近了地縛魔怪之時,地縛魔怪的四只眼睛同時閃過了一道光芒,接著戰陣中的九位少女同時失神,原本受她們控制的蓮花炮就此走火,直接在九位少女手中炸開,在九團火光之中,九位少女就這麼消失在了眼前,是時她們原本布下的陣圖也緩緩地向著地縛魔怪那邊飛去.

正當一旁觀戰的眾人以為,地縛魔怪已經打掉了鬼谷這邊的攻勢時,鬼谷首領高傲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水下光梭,全力攻擊."

在鬼谷首領的命令之下,附近突然傳來了三道白光,這三道白光無視水里的折射,無視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直接命中之前九位少女所用的陣圖之上.

接著這個陣圖瞬間炸開,化成了無數的蓮花,纏到了地縛魔怪的身上,接著一種金色的光芒開始慢慢地消融著地縛魔怪身上的一些東西.

在仙府里面看著這一切的呂惟想了一下,立刻說道,"看來鬼谷他們的能力還是很強的."

"你看出了什麼嗎?"

"一點點,看來在之前的戰斗里面,鬼谷的人就已經看出了地縛魔怪的力量來自于陰氣,這種陰氣的能力,是可以用光系的力量化解的,而為了定下一個坐標,鬼谷的人竟然讓九個少女以自己為坐標,並用一個陣圖做為引導,這才放出了這一擊."

"你不要再說了,原本我還看明白了一些,你這麼一說我都有些亂了."一邊的風鈴大聲地叫著.

對于風鈴越來越古怪的情緒,呂惟不由地往邊上閃了一閃,這才再次解釋起來.

也不管呂惟的解釋如何,被三道白光攻擊的地縛魔怪身體直接變小了一半,同時被他用上了的陣圖也全部都炸了出來.

此時的鬼谷也拿出了自己最大的本事,他們可以用的陣圖,真正屬于鬼谷的陣圖完全就是立體的,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正在緩緩向前移動的機械車,機械與陣圖的部分融合的相當的完美,在每一個關鍵點上,都有著一位玩家或是一組道兵在控制著.

整個機關陣圖很完美地把所有人的力量全部融合到了一起,呂惟估算過去,就這麼機關戰陣,再加上里面的玩家道兵的法力,就足夠把鬼谷的部隊實力推到無限接近于築基期的實力.

而在陣圖最上三的三個光點,那正是之前放出水下光梭的來源,以呂惟後世的經驗,他也有些看不准這三個光點里面的力量來源是什麼,只是感覺到之前三個光點是分開來用的,如果三個光點里面的力量合起來用,也許威力會變大幾倍也說不定.

這給呂惟一個想法,他沒有再去看戰場那邊,而是把右手一伸,九天流光術的月光,星光與陽光便集中到了呂惟的手中.

這三道光在呂惟的手中各自表現出了不一樣的情況,月光就如同絲線一般,在呂惟的手掌附近來回穿梭,星光則在呂惟手心里一伸一縮地跳動著,好像隨時都要炸開一樣,至于呂惟層次最低的日光,則附在了呂惟的手掌上,把他整個手掌給染成了金紅色.

這三道光在呂惟的手中不停地流動著,而呂惟的神情也越來越嚴肅,冷心月他們很快便發現了呂惟的情況不對,他們想要上前去叫醒呂惟,但卻被風鈴給攔了下來.

"他的道術遇到了突破的機遇,現在不要去打擾他們,反正那些人還沒有辦法打進來,我們還有時間在這里等著."

好奇地看了風鈴一眼,冷心月眼中閃過了一絲古怪的神情,而芳語則在一旁調笑著,"怎麼,你看上了這個自大的小子了,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今天第一更,周四了,我還在努力之中,本周收藏長的很慢,我很著急啊,請大家把推薦都給我,能收藏的幫著收藏一下吧,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