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 云夢仙府 第15章 追問(求收藏推薦)
呂惟的計劃沒有錯,終于在老烏龜趕回了武庫之前,千月劍痕與冷心月帶著足夠的武器跑了出來.

在找了一個離武庫最遠的位置,眾人就這麼圍下來開始分贓了,由于這一次並沒能擊殺守護建築的妖怪,所以並沒有從老烏龜身上得到什麼好東西,但是武器裝備卻得到了一堆.

當然這里面的武器裝備主要是針對道兵的武器裝備,這些東西可不是一般玩家可以用的,道兵系統有著兩種的作戰方式,一種自然是呂惟他們現在用的戰斗方式,另一種則是通過法陣把法力借給主人,讓主人的實力提升到一定水平.

而這兩種戰斗方式用的最多的自然還是第一種,而這種戰斗方式就要求道兵的實力相當,而且拿著的武器最好要相同,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每一個仙府都有著專門的煉器室與武庫,為道兵提供裝備.

呂惟他們這一次拿到的東西,大部分都是這種裝備,每一套都是以百件來計算的.

呂惟他們這邊,除了無奈以外,大部分人都使用道兵,所以挑選起來也很方便,在這些東西里面,千月劍痕的劍童,拿到了一套青色的長劍,另外還順走了一把紫色的長劍來著,聽說這把現在在千月劍痕手中的紫色長劍與劍童手上的青色長劍是一批的,紫色長劍為母劍,可以提升青色長劍的威力,同時還可以修複青色長劍.

至于這套長劍的名頭,千月劍痕死活不肯說,再多問幾句,千月劍痕就把三套長劍推到了呂惟的面前,那個意思是現在除了呂惟以外,也沒有其他人用劍了,你把這些劍拿走,就不要再追問什麼了.

對于這事,呂惟也不好多說什麼,不過他心中已經有了幾分的猜測,在《純陽仙境》里面是有這麼一套以紫色為引,青色為輔的雙劍,只不過現在這套劍還在某個叫作東華上仙的家伙手中,他還沒有下凡成為呂祖.

而這套劍是也被稱為東華上仙劍,紫色的是東華上仙的純陽之氣凝聚而成,而青色的是由青松的針葉所煉,所以這套劍還有一個名字,叫作松陽劍.

呂惟猜測千月劍痕手中的這套劍應該就是松陽劍的仿制品,算得上是不錯的武器.

有著這一套劍的珠玉在前,呂惟對後面幾套劍也沒有太多的想法,白猿劍衛用的劍最好要金屬性的竹劍,這種劍整個《純陽仙境》里面也只有三種,不管哪一種都不是會出現在這種小地方的.

呂惟最後想了一下,還是為白猿劍衛選擇了一套劍,這套劍說起來也是千劍月痕推出來的四套劍里面最古怪的一套.

一開始呂惟還沒有太過于注意,但是在拿起之後,呂惟才發現這一套劍竟然全部都是絲劍.

絲劍的想法,呂惟一早就開始有了,之前他的九天流光術還有月光時,呂惟就有打算為自己煉制一套絲劍,不過由于後面事情太多,再加上呂惟又得到了一些材料,把月光凝煉成了金光絲,最後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現在有了這麼一套的絲劍,呂惟自然要好好地利用一下,要知道絲劍除了攻擊范圍遠,攻擊隱密以外,還有著最合適劍氣通過等特點,是用來陰人最好的手段.

呂惟已經打算,把這套的絲劍帶回去,讓給那些靈蛇去用,相信這些東西可以讓靈蛇一系多出一個更為強大的兵種來.

當然呂惟這一次並不止得到了絲劍這麼一種東西,他在千月劍痕他們拖出來的武器里面翻翻找找,倒也給他找到了幾件不得了的東西.

其中的一件自然是給紫煙道兵的武器,做為一種比較特殊的道兵,紫煙道兵其實是很尷尬的.

那就是紫煙道兵不能使用大部分常規武器與裝備,她能用的武器裝備必須是純煙或是純玉石制作的.

而眼前的仙府里面,正好就有著這兩類的東西,像是呂惟就為紫煙道兵找到了幾件可以用的上的東西.

像是一種叫作輕煙冠的帽子,戴上之後可以增加使用者水系,風系與霧氣一類道術的威力,另外還有可以加快修行的凝心配玉,用來對付靈藥類妖怪的絕玉刀.

不過這些東西都比不起呂惟現在手中拿著的那件東西,因為這件東西也算是後世比較有名的一件東西.

當年這件東西出場之時,呂惟根本就沒有機會參加,只能在論壇里看著現場直播式的論戰,不過那個時候的呂惟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件寶物竟然會落到自己的手中.

其實說白了,呂惟手中的東西也只不過是一個玉制的花盆,不過後世卻是用來與呂祖接觸的一個關鍵物品.

在後世某位玩家是喜歡種花,才從一些渠道買到了這個花盆,不想後來竟然出現了一個任務,惹上了一位叫白牡丹的妖怪,從而引出來呂祖.

在經過了一系列的任務之後,他終于成功地派在了呂祖的門下,成為了呂祖的大弟子.

事後玩家們才發現,原來這些比較特殊的物品才是接觸到呂祖這樣強人的東西,所以在那一段時間,一些不起眼的,用不上的東西倒是賣了一個好價錢,呂惟也在這里面獲了一些利.

拿著這個花盆上看下看,呂惟心中漸漸地產生了一個疑問,這個仙府到底是誰的,怎麼會有這麼一個花盆,又會有東華上仙的松陽劍仿制品.

在呂惟考慮著這事的時候,芳語那邊也傳來了消息,湖面上的部隊終于下水了.

得知這個情況,呂惟也不敢在這里多做停留,把東西收好之後,便讓冷心月他們處理一下余下的東西,他本人則跑到了護山陣那里去了.

一到護山玉碑前,呂惟便發現不對,因為下水的人竟然分成了兩批,一前一後看起來好像還帶有一絲的敵意.

呂惟指著這些人問了一下,芳語便在一邊說道,"這兩批人好像是敵人,他們一來就打了起來,在各死了三分之一後,這才開始商量事情,最後就這樣一前一後下來了."

"他們打過?還是拼命的那一種?"呂惟驚訝地問道.

"是啊,對了我看他們的陣圖很古怪,還記錄了一些,你要不要看看?"

呂惟想了一下,立刻拿出了記錄天書與芳語的記錄天書對接,在看完了所有的記錄之後,呂惟這才說道,"芳語,去把冷心月找來,這里我幫你看著,我想有些問題我們要好好地研究一下了."

芳語有些不解地看著呂惟,最後還是出去了,不一會兒冷心月與芳語就走了回來,在她們的身後還跟著千月劍痕他們.

呂惟指了指玉碑里正在尋找湖底入口的兩批人,"他們是來搶這個仙府的,本來我以為自己有能力打敗他們,最少可以把這一批人給留在這里,但是現在我有些擔心了,這些人的來頭不小."

"你知道他們?"

"這也正是我想問你的,這些人是鬼谷與天地玄門的人."呂惟淡淡地說著,"在游戲開始的時候,有一些比較特殊的公會,他們叫作內測公會,這批人都是現實世界里面的一些大組織,數量大約在70家左右吧,他們得到了《純陽仙境》的一些安排,所有成員全部會得到一個特定的身份,也就是七十余家原本出現在曆史上,最後又消失在曆史中的門派的門人,而這個門派也就成為這些公會的名號.

而這些公會的首領也就是門派的掌門什麼的,一般來說一個門派,就算是再破落,也會在最短時間里得到一處洞府,他們完全沒理由為了一個仙府而下大力氣,更不用說現在兩個內測公會拼在一起,拼死了三分之一人還不放棄,所以我認為這個仙府有問題,我需要你解釋一下,你的地圖是從哪里來的."

聽到呂惟這麼一問,所有人的目標都轉向了冷心月,冷心月猶豫了一下,最後說道,"這個其實是我的師門任務."

"師門任務?"呂惟愣了一下,隨後問道,"你的師門是什麼,東岳大帝門下嗎?"

"你怎麼會知道?"冷心月有些好奇地問道.

"這就難怪了,原來是這樣啊,那麼你來這里是占領這里還是破壞這里呢?其實你也不用回答,哪個問題都是一樣的,現在我們考慮一下怎麼對付外面的那些人吧,他們做為內測公會,多少也是有些本事的,最少他們手上的道術研究方向已經出現了陣圖了."

呂惟一面說著,一面開始指揮起來,其實現在呂惟指揮的也就只有芳語一個人,整個護山陣其他人也只能控制護山玉碑,只有芳語可以通過特殊的手法操作護山陣的威力.

在呂惟的指揮之下,鬼谷的人終于地縛魔怪撞到了一起,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呂惟笑道,"注意了,地縛魔怪要發威了."

---------------------------------------------今天第一更,請大家多多支持我,本周雖然沒有好的推薦,但我也還算是努力,請大家把推薦與收藏都給我吧,你們的支持將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