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96章 世斗會——暗戰!
輪回世界,未知空間的神秘宮殿,一直在閉目靜思的琉璃仙子忽然全身輕微顫抖了一下,呼吸也稍稍變得有些紊亂.

雖然這只是極其微小的反應,但依然被身邊的白衣女子所發覺,她奇怪的問道:"主人,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她所知道的主人是真正凌駕眾生的神女,平時都是靜若幽潭,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她有這樣的反應.

琉璃仙子搖搖頭,"沒事."

天界之門是由她的根源之力所築成的連接天界與其他空間的通道,也因此,通道中的一切她都看到的清清楚楚.每一部分的場景,每一絲的聲音都會清晰的映現在她的心中,比之用眼睛去凝視用耳朵去傾聽還要清晰.而且除非天界之門關閉,否則她縱然想不看,不聽都不能.

而那兩個人居然……

他們的動作越來越狂野放浪,姿勢不斷變換了一個又一個,畫面越來越不堪入目,再加上男人越來越粗重的喘息與女人越來越放浪的尖叫呻吟,肉體劇烈碰撞的聲音……琉璃仙子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起來,鏡湖般的心境被攪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主人……你真的沒事嗎?"白衣女子睜大了眼睛問道,因為她發現主人如雪一般的皮膚上竟出現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粉色,身體也一直輕微著輕微的顫抖.

"我沒事."她聲音平淡的回道.

"主人,你是不是在擔心那個偷走魔君之魂的人?"白衣女子說道.

注意力被稍稍分散,琉璃仙子久久無言,然後輕歎一聲:"他是我在這個世界唯一無法掌控的人,也是我最大的失誤."

白衣女子連忙安慰道:"主人,不用自責.雖然主人你是世界上最厲害的人,但天地間萬物相生相克,再強大的人也會有能克制自己的東西,主人真的不必為自己那一點小小的疏忽而自責的.而且,主人雖然找不到那個人,但他也一定不敢出現的.否則主人一下子就可以發覺並消滅它."

琉璃仙子輕輕搖頭:"我可以重傷他,卻永遠殺不死……他上次偷走魔君之魂時被我打的重傷逃離,此時應該在一個神秘的地方恢複著,等他出現的那天,必然會在這個世界的各個角落興風作浪……這件事情,只能交給他了,如果他有了將他擊敗的能力,便是他知曉這一切因果輪回的時候."

白衣女子輕輕點頭,目光卻依然好奇的觀察著她依然沒有消失的怪異反應.

"你先出去吧."琉璃平靜的說道.

"是."白衣女子乖巧的應了一聲,轉身飄然而去.雖然她很好奇,但她從來不會違背主人的命令.

半晌之後,琉璃仙子全身竟劇烈的顫抖起來,因為一幕更加不堪入目的畫面出現在她的心海——天界公認最美麗的仙女竟以羞恥的姿勢跪俯在一個男人胯間,做著羞恥不堪的事.她未經曆過這種"欲",未見過這種"欲",甚至不知道這種"欲",這種視覺與聽覺的雙重沖擊對她來說實在太大.

這一刻,這個絕代神女竟有了從未有過的罵人沖動.

持續的畫面與聲音她擺脫不掉,也無法擺脫.她想要排斥,卻又被莫名的吸引想要看的更多,更加清晰.

這是聖典中記載的魔障嗎……她咬著玉唇想到.

…………………………………………………………………………………………………

天界之門內,單一的黃色空間.

被泣月服侍著穿好衣服的風逍枕著她的大腿躺在那里,全身舒爽的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泣月溫柔的用她的玉手撥弄著他的頭發,雖然身體上還殘留著過于瘋狂後的撕裂之痛,但她的臉上卻沒有了之前的嬌怯,反而盈|滿了幸福和滿足.

這樣子,他就不會離開自己,自己就可以很自然的跟在他身邊.

"我們……是不是有點太快了."風逍半睜開眼睛,有著"靦腆"的說道.

怎一個快字了得,直到現在他都有些懷疑之前是不是一場荒謬的夢.

人家一夜情之前還會聊聊天喝喝茶什麼的,他們之間卻只知道了名字……哦,泣月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兩人就這麼進行了身體上的密切交流.而長時間的交流磨滅了他們之間的生疏感,此時的他們親密的如此自然.

"怎麼會呢."泣月柔和一笑,忍不住垂下螓首,在他臉上輕吻一下:"我本來就只會屬于你."

風逍沒有說話,內心幽幽一歎:你是這麼理所當然的認為,而我卻茫然的如同做了一場夢.你是仙女,我是凡人,難道仙女的心理世界真的是我們凡人所不能理解的嗎?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泣月輕聲問道,臉上露出一抹紅暈.

"我叫……風逍."

"風逍……"泣月輕輕重複了兩遍,展眉莞爾:"好奇怪,又好讓人喜歡的名字."聲音一緩,她低著頭,緊張而期盼的柔聲道:"我以後可以叫你夫君嗎?"

夫君?風逍心里一酥,連忙說道:"這個稱呼好像不是很合適,小仙女以後可以叫我……"他想了一想,很快眼前一亮,嘴角露出一絲淫笑:"叫我好哥哥好了."

夫君的稱號讓風逍忽然想到,莫非她陷入沉睡的時候,當時妻子對丈夫是使用的這種稱呼——那她究竟昏睡了多久.

"嗯,那我以後就叫你好哥哥."

好哥哥,多麼美好而又讓人享受的稱號,尤其是在叫|床的時候,絕對可以將某種效果大幅度提升.而仙子的叫|床聲……剛剛親耳體驗過的風逍全身又有些燥熱起來,那是一種讓他骨頭都快要融化的絕妙天音,更是一種欲火的強烈助燃劑.

這個稱呼讓風逍不由的想到了南宮香雪,南宮香菱,南宮香凝三個小丫頭,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她們甜膩膩的叫"好哥哥"了,不知道她們有沒有忘記自己.而有南宮嘯月在,北冥的廢物應該不敢對她們怎麼樣,她們應該也沒有嫁人吧.只是……不知道這個三個比白紙還要白上三分的少女會不會又被哪個和自己一樣的壞人用最簡單的仿佛給拐走.

南宮……北冥……

黃色的空間永遠是那麼的安靜.而風逍卻不知道,此時輪回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因為一個世界系統提示音而瘋狂的沸騰著.

今天是2210年6月29號,後天便是《輪回》問世整整一年的日子.這天下午,一個響徹全輪回世界的提示音從天空灑下,所引起的轟動幾乎要將整個輪回世界都完全顛覆.

"……全世界公告,全世界玩家請注意,輪回世界開放一年之期即將到達,後天將在北之洋神秘島嶼召開第一次'世界武斗大會’,每個戰區都可以參加,每個戰區最多只能有兩位玩家參加.比賽開始時間為後天上午九點,比賽時間持續一天,比賽開始後沒有玩家到場的戰區視為棄權……比賽當天,世界所有的可視媒體都將對比賽過程進行全程直播……"

提示音還未響到一半,世界便已經炸開了鍋.世界武斗大會,多麼激動人心的字眼,這是一個真正的強者盛會,而且在《輪回》已經成為人類第二世界的現在,這是一個可以讓人一夕之間真正揚名世界的舞台.它的召開早已在無數玩家的預料和期待之中.

但讓玩家萬分疑惑的是,比賽居然是在後天舉行,時間竟然是如此的倉促,難道竟不留給准備和決出參賽名額的時間?每個國家只能有兩個人參加,這個數字在華夏戰區必定讓無數有實力的玩家掙破頭,誰不想在這樣一個舞台上展露風姿,誰不想在全世界面前揚名天下.

但,即使每個國家只允許有兩人參加,到時候的參賽人數也必定有數百人之多,而強者的每一場比賽或許都會是持久漫長的,這麼多的玩家又怎麼可能在一天之內比賽完畢.就連當初華夏內部的武斗大會都持續了十天之久.

拋開這些,如何報名參加比賽?究竟具備怎樣的資格才能入選這僅有的兩個名額.

很快,那個悅耳的提示音便給了他們答案.

"……每個國家的參賽名額由國家元首選擇指定,或者在國家元首的許可下競爭決定……"

議論聲頓時雜亂起來,因為這短短的一句話澆滅了無數玩家的希望之火,也引發了大范圍的抱怨與抗議.國家元首指定?這算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比賽使用過這種選拔方式.這種方式公平性何在?為了國家的榮譽,國家元首自然會想選擇最強的玩家,但日理萬機的他們又會知道幾個玩家?更別說了解他們的實力.這不明擺著讓他們選擇身邊認識的人——變相的"內定".

然後接下來的提示音讓整個輪回世界徹底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