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95章 泣月
"你叫什麼名字?"適應了那再次來臨的極速後,風逍有些怪異的看著這個一直抱著他的手臂不願意放開的仙子.細看之下,更覺得驚豔耀目.拋開完美無瑕的仙顏不說,僅僅是那股讓人迷離心醉的仙子氣質就絕非凡間女子所能擁有的.

去了趟天界……居然帶了個仙女回來,這……如做夢一般不真實.

而且這個仙子的神智明顯有些……不太正常.

莫非自己的魅力已經達到讓天仙都變成花癡的無上境界了?風逍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這才有些驚愕的發現自己臉上的修羅幻已經不見,不止修羅幻,身上的所有裝備都已經消失不見,他此時穿的正是他在進入《輪回》之前穿的那身休閑衣.

看來,果然不再是輪回世界.

"名字?"被問到名字,小仙女的臉上居然露出了茫然,星目也變得迷茫起來,讓風逍懷疑她是不是沉睡了太久,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

"我叫……泣月!"她抱著風逍的手臂,將螓首枕在他的身上,如夢囈一般喃喃說道.

她忘記了全部,忘記了自己的名字,她的世界是一片完全的空白……唯有的,便是身邊這個男子.他的出現,填滿了她的全世界.

而在迷茫之中,她無意識的想到了這個名字,並脫口而出.

"泣月?"

這是一個唯美,又有些淒傷的名字,但品味之下,這個名字竟與她氣質中那惹人憐的淡淡淒婉與哀傷如此的相配.

"這是個很適合你的名字.不過……我以後還是叫你小仙女好不好?"

仙女啊仙女,自己居然從天上拐下來一個真正的仙女,這得羨煞多少男人,怎能不多叫叫滿足一下自己那點成就感與虛榮心.

"小仙女……我喜歡你叫我小仙女,你叫我什麼我都願意聽."泣月如一個慵懶的小貓般依在他的身上,聲音嬌膩可人,蕩人心魄.

這個小仙女……簡直比冰雪兒還要癡,甚至猶有過之.

想到冰雪兒,風逍心里一動,看著她的眼睛說道:"小仙女,你以前見過我嗎?"

泣月眨了眨美麗的雙眼,搖了搖頭,

風逍頭一暈……冰雪兒對他的癡戀尚有緣由,而這個小仙女見都沒見過他,就這麼沒有理由的癡纏著他.而且無論她的眼神,還是神態中流露出的楚楚迷戀他都太熟悉,絕對不是強行裝出來的.

而且還主動與她接觸的如此親密.

"那你為什麼想要跟著我."風逍終于問出心中最大的疑惑,他雖然很享受這種極其微妙的感覺,但絕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下去.

"因為……我想跟著你,永遠跟著你."

這算什麼理由!?

"……你就不怕我是壞人?"

"不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在輩子都要一直跟著你……你,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想趕我走?"一直流露出淒婉氣質的仙女此刻忽然變得驚慌起來,抱緊他的雙手也下意識的收緊雙眸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不知何時已經蒙上一層水潤.

風逍連忙搖頭,微笑著安慰道:"我怎麼會趕你這個小仙女走呢.好吧,以後你就留在我身邊吧."

廢話,自動送上門來的仙女傻子才會想到要趕走.

依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那麼,原因只能歸結為……自己的相貌果然已經達到了驚天地泣鬼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驚世駭俗撼天動地震古爍今超凡入聖石破天驚讓清冷仙女看一眼都瞬間變花癡的無上境界.

泣月一臉的擔憂頓去,臉上露出很美很美的笑,露出宛如兩行潔白碎玉的皓齒."只要你能讓我永遠跟著你,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做什麼都可以?風逍呼吸一滯,目光不自禁的掃過她薄薄白紗下那曼妙無比的曲線,被她抱緊的手臂上那美妙的觸感也似乎變得更加明顯,甚至讓他感覺到了那對圓潤雙峰的絕美形狀.

無心的一句話讓不是很純潔的他明顯想到了歪處,心猿意馬間,他輕輕的咽了口口水.仙子的無心誘惑,凡人怎能抵擋.光是那種褻瀆與征服的本能欲望就足以輕易讓一個心境堅韌的男人失控.

泣月或許是一個花癡,但她絕對不是一個白癡.風逍的驚豔迷離,甚至帶點淫邪的目光,還有不經意間的動作都被她收入眼底.她眨了眨眼,臉上忽然露出紅暈,眼瞳中一片醺醺然的迷離之態.她輕吸一口氣,終于鼓起勇氣做了那個讓自己心跳加快的決定.她松開風逍的手臂,然後撲到他的身前,用那雙白玉般的藕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你喜歡我嗎……喜歡我的身體嗎?"她看著他的眼睛,雙眸蒙著羞怯的媚態.

"……喜歡."正處于神魂蕩漾狀態的風逍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

"那你抱緊我,像我剛看見你時那樣……親我."

風逍的動作僵了一下,慢慢的伸出手臂,環住她的柳腰.從柔柔羞怯,忽然轉變的如此主動,帶給他一種難以描述的心理沖擊和不真實感.

泣月輕輕闔上雙眼,胸口微微起伏.喃喃道:"一輩子……永遠都不可以離開我……"

被他抱住的身體有些莫名的嬌軟,紅著粉臉,她的櫻桃小口微微張開,踮起腳尖貼向風逍的嘴唇,一陣似蘭芳香飄入他的鼻中,

仙女的初吻就這麼主動的送給了一個男子,一個她今生今世不會離開的男人.

她的吻很軟,很暖,又很生澀,卻一點一點的將風逍的欲望點燃,他開始貪婪地吸吮著她如花瓣一般嬌嫩的雙唇,觸感柔軟而又滑膩,他熟練的挑開那緊閉的玉齒,尋著那嬌怯的丁香小舌頭輕輕一吸,幾絲清淡甜美的香津,點點滴滴,沁入心脾.

泣月鼻中輕"嗚"了一聲,細巧的脖子高高仰起,熱烈的回應著,鼻息里噴出地火熱氣息打在風逍臉上,嬌軀越發變得滾燙,漸漸忘記了少女的羞澀,嬌柔的手臂緊緊抱住他的身體,迷醉在這陌生的歡愉里.

風逍本就不是一個矜持的男人,更不會不懂那朦朦目光中的含義.

手上略略帶了些勁道,順著泣月柔軟的腰肢緩緩滑下,剛好握住了她圓潤的臀|瓣.弄得泣月"呀"地一聲嬌呼.細巧眉兒緊張的顰了起來,嬌|喘籲籲,蓮香輕吐,帶著淡淡的芝蘭芬芳.

她的臉上浮起淡淡的粉紅,媚眼兒如絲,似開似闔,濃濃的春意在體內彌漫開來.感覺那又作怪的大手在自己小臀上輕輕揉捏,那火熱的感覺透過肌膚傳入體內,全身上下便如同著了火般的燃燒,盈盈僅堪一握地纖腰不自覺地輕輕扭動,鼻中發出無意識的嗚聲,似是掙紮,更似是在挑逗,直勾的風逍欲火如潮.

既然是自己送上門來,那就要有當小白兔的覺悟.風逍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剛想有進一步的動作,忽的耳邊傳來輕微的"簌簌"聲,隨之眼前一花,泣月那身月牙色長裙竟從她身體上滑落,堆在她的腳下.

泣月急促地喘著氣,怯懼地舉手遮掩胸前,柳眉含羞,更顯楚楚動人.風逍一一入眼,不由得心魂恍惚,

那嬌嫩絕美的膧體上此刻再也不著一縷,月暈似的柔光沿著肩頭雪膚來回流淌,勾勒出鎖骨兩條出潤澤無比的半弧,一對藕臂猶如月痕般溫存,交疊在一起嫩得幾乎滴出水來,堆雪般的玉|峰半遮半露,再加上纖細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更加融彙成了人為之迷醉為之瘋狂的無限春光.挑戰著風逍在她面前本就存剩無幾的意志和定力.

"要了我,好不好?"柔柔膩膩,又帶著明顯羞怯的聲音竟仿佛是在哀求,哀求著眼前的他要了她的貞潔.

作為一個善解人意的正人君子,面對一個主動在他面前脫得一絲不掛的仙女,他堅決的……撲向了她.

于是……隨著一聲痛楚而愉悅的仙子呻吟,黃色的空間多了點點猩紅刺目的花片.

………………………………………………………………………………………………

(這個仙女MM的身份有能猜到的麼?她是個相當重要的人物,她的出現決定了主角的生死和全書的結尾.至于她為什麼對主角這麼熱情呢……誰猜到誰是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