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94章 瑤池仙子
光芒再次耀起,而且越來越強烈,強烈到風逍不敢去直視,但很快,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因為瑤池的池水水面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下降著,仿佛在被抽水機快速抽|離一般.

昆侖鏡畢竟是聖器啊!修複聖器所需要的能量無疑是極其龐大的,縱然是凝結著死去天神之神力的瑤池聖水也絕不可能簡單的修複.

水位快速的下降,強橫的能量瘋狂的湧向昆侖鏡,風逍耐著性子,手臂不斷下沉,讓昆侖鏡始終保持在水面以下.

又過了三十秒,當風逍等不下去想要收回的時候,那來自昆侖鏡的白光忽然消失不見,而他的右手卻蒙上了一層柔和的白色光芒,瑤池的水位也停止了下降,恢複了明鏡般的平靜.

僅僅不到一分鍾的時間,被摧毀的昆侖鏡被完美的修複,而偌大的瑤池水位下降了半米之多.

風逍將手從水面抬起,看向手中的昆侖.此時的昆侖鏡鏡體白璧無瑕,鏡面再無瑕疵,沒有遺留絲毫被摧毀過的痕跡,完美的映出了自己的臉.

只是,當前的他沒有試驗它"穿梭時空"神奇能力的機會,他迅速收回昆侖鏡,然後喚出煉妖壺,壺口對准瑤池……意念微動間,那清澈晶瑩的池水凝成一股粗壯水柱湧入煉妖壺之中.

煉妖壺可以做到完美的儲存液體,每一種液體都會被儲存在一個臨時形成的儲水空間,不同的液體絕對不會被混到一起.

煉妖壺的納物之力何其龐大,瑤池水位下降的速度很快,池水在幾秒的時間里便已經消失大半.為了保險起見,風逍已經決定將這里所有的瑤池聖水都帶走,縱然被天界追查到然後追殺他也認了——更何況,在被封印的天界里他們根本沒有下凡的能力.

這就是所謂有恃無恐.

水位下降,再下降,在繼續下降了三米之後,瑤池終于見底,風逍有些漫不經心的看了瑤池底部一眼,忽然猛地一怔,瞪大眼睛呆在那里.

一秒之後,煉妖壺將瑤池聖水全部吸收完畢,失卻所有池水的瑤池也完全展現在風逍眼前.

瑤池之底鋪滿了碧綠的荷葉,層疊之下鋪成一張厚厚軟軟的葉床.軒轅婉兒曾經和他說過,瑤池聖水可以保護任何的生機與生靈,任何物品,生靈浸入瑤池聖水之中都可以保持永久的不老不滅……包括這些已經不知存在了多久的荷葉.而,吸引風逍目光的自然不是荷葉,而是以荷葉為床,靜靜躺在那里的……人.那是一個有著那是一個有著極美輪廓線條和冰肌玉膚,明豔到讓人不敢逼視的女子.

風逍毫不遲疑的跳下瑤池,踏著荷葉走到了她的身邊.

近看之下,縱然早已看慣各種絕代妖嬈的風逍依然覺得眼前猛的一亮.

這是一個沉睡中的仙子,在碧綠荷葉的襯托之下呈現著一種虛幻的美感.濃黑如墨地秀發只用一枝白玉簪挽住.襯得臉色晶瑩,膚光如雪.秀麗如彎月的長睫下美目輕閉.整張臉美得讓人屏息.

月牙白色的輕紗長裙輕覆著她修長優美.纖濃合度地嬌軀,淹沒了她的玉足.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其他飾物.卻比任何天姿國色都要好看上百千倍,那是一種超乎眾生高高在上地仙姿美態,睡姿優雅的有若由天界下凡來地美麗女神——不,她本就是屬于天界的女神.看到她,風逍竟不由自主的想到皎潔的明月.清傲幽冷,慧質蘭心,雅逸不可方物.

這也是他天界見到的第一個人……或許也會是唯一個人.

"這就是仙女嗎?和我家瑤兒一樣的仙女."風逍蹲在她身側,喃喃自語,猜測著這個女人的身份,更想知道她為什麼竟會在瑤池之底.

而她全身上下最醒目的物事是掛在她胸前的那顆血色圓珠.圓珠有拳頭般大小,呈現一種深邃的紅,珠體無光無澤.風逍看到它的第一眼時想到的不是紅色,而是血色!而且是濃到極點的血色,是那種大量的血液風干後凝成的那種可怕顏色.

被放入瑤池之中,自然是為了讓她永遠不老不滅……難道她已經死了,而她的親人不忍心讓她消失嗎?

沉睡中的仙子有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在這個渺無人跡的空曠之中,更是讓人生出永遠陪著她,不忍離開的憐惜.

不自禁的,風逍伸出手來,輕柔的為她理了一下微亂的頭發,手收回那一刻不經意的碰了一下她的玉顏.她的肌膚嫩如凝蜜,柔似雪絨,明明手上感覺得到滑|嫩的觸感,卻彷佛入手即融一般,誘人之極.風逍的手頓時停住,心神蕩漾間竟就這麼貪婪的在她臉上撫摸起來.

"能在這種情形下相遇,也算是一種奇怪的緣分……只是,為了救回我的婉兒,我只能帶走這里所有的瑤池聖水,抱歉了."

她需要瑤池聖水來保護身體,他知道自己的這次前來,或許會讓這個仙子真正的香消玉殞.

時間已經過去大約兩分鍾,那黃色的光門依然在他來時的地方閃動著.風逍有些不舍的收回手,最後的看了這個真正的仙子一眼……最終,他沒有控制中自己那莫名的沖動,俯下身體,鬼使神差般的輕輕的吻在她櫻紅的香唇上.

睡美人最能給人以輕吻的沖動.

然而,就在他碰觸到她嘴唇那一刻,睡仙子那薄如蟬翼的長睫輕微的顫動了幾下,那雙已經不知閉合了多久的美目緩緩的睜開,射出醉人的光芒,看向眼前的世界……看向眼前正在侵犯她的男子,夢幻迷離的美眸里清晰映上了風逍的臉龐,原本暗淡的目光竟瞬間亮燦了幾分.

對上那對剛剛睜開的明眸,風逍雙眼猛的一睜,完全的愣在那里,兩人就這麼雙唇對雙唇,姿勢怪異的對視著,原本蜻蜓點水的"吻別"也被延長到五秒之久.等風逍終于反應過來時,他如觸電般起身,卻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更不敢去碰觸她的目光.

任他臉皮再厚,在這種被抓了個現行情況下無法做到坦然的面對她的注視.更何況,他侵犯的還是一個真正的仙子.

唉,這次可溴大了……

要不要馬上跑路呢……

但,好一會,他都沒有得到仙子的回音,他疑惑的低首,對上了她的星眸.此時的她已經坐起,螓首輕抬,怔怔的看著他,那如夢如幻的星眸秋波中.流露出的竟似不是羞惱,而是少女芳心欲動的嬌怯,這種眼神,他真的太熟悉.

隨著她的坐起,那墨染般秀發垂于肩上,竟釋放者動人無比的風姿,那是一種真淳樸素的天然.襯的她人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詫異她天生麗質的竟然可以達到這種境界.或許,這樣的仙姿真的只會出現在真正的仙子身上.

風逍的目光因驚豔而有了片刻的迷離,她雖然美的驚心動魄,但時間已經不允許他過多的欣賞.他猶豫了一下,強忍著轉過頭去,沒良心的丟下一句:"對不起……我們或許還有再次見面的機會,到時候任你責罰.",然後踏著荷葉想要跳出瑤池.

"你去哪里?"楚楚動人的柔弱聲音從身後傳來,讓風逍的動作停滯.他沒有回頭,輕輕說了一句:"我不是這里的人,我要回到我來時的地方去了,那里是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說完,他踩著荷葉池石,出了瑤池,心急如焚的走向天界之門.

"帶我走……"身後香風彌漫,隨後風逍的手臂被一雙玉臂緊緊的抱住.

風逍在錯愕中半轉過身體,迎上了她楚楚的雙目.她依然如之前那般看著自己,目光中滿是他看不懂的迷戀.

"可是,我去的是一個很遠的地方,去了,或許就再也回不來."沒有忍心掙脫她的手臂,風逍耐心的說道,鼻子下意識的挺動了幾下,呼吸著來自仙女的醉人香風.

"帶我走,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跟著你."她的手臂慢慢收緊,讓自己更加的貼緊他的身體.

"可是……"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黃色光門忽然閃動了一下,風逍大吃一驚,因為這明顯是天界之門要消失的跡象.他不再遲疑,猛的睜開她的糾纏向前沖向.

"不……不要丟下我……"

那是一聲讓人心疼,連靈魂都跟著動蕩的嬌弱呼喊,他的腳步在即將踏進門里那一刻也因此頓了一下,然後被一雙玉臂從背後緊緊抱緊,再抱緊.

"不要離開我……去那里都好,只要你不丟下我……"她伏在他背後,發出令人心碎的呢喃.

風逍的頭暈了一下……天界的仙子難道都是花癡嗎?

光門的光芒再次暗淡幾分,風逍的心里猛地一跳,再也來不及多想,連忙懾定心神,一手環起她的纖腰,帶著他沖進天界之門.

風逍剛剛踏入不到兩秒,閃爍的光門終于完全的消失.

這里,又是黃色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