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86章 天界之門(二)
蕭天,他是一個高傲的男人.有著扭斷脖子不低頭,打斷雙腿也不會下跪的傲氣.世間真正能讓他正眼相對的人或許都沒有幾個.但錚錚的傲氣之下,又掩藏著鐵一般的執著.當風逍在一次東瀛人的伏擊中救起了他的性命,這兩個原本走著完全不同軌跡的男人開始產生交集.當風逍一次又一次的以他的能力,魄力,魅力讓他心悅誠服,他對風逍的感情從感激,逐漸一步步的升華到高山仰止般仰慕.

于是,他成了他追逐,也會永遠追隨的目標.縱然為他死亦無任何猶豫與遺憾.因為,他的命本來就是他給的,而且是兩次.

從他第一眼看到風瑤,他便驚為天人,癡戀于她.當他有一天終于知道她與風逍竟不是親兄妹,而是會厮守終生的戀人.他咬著牙,沒有絲毫猶豫的斬斷情絲,甚至平時強忍著不再多看她一眼.因為他很理智,不想痛苦于這不可能有結果的單戀,不想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更不想失去和風逍之間的感情.

就是這樣一個華夏未來的守護者之一,一個在別人面前習慣了高姿態的人,在他面前卻永遠甘願做他最忠實的一只臂膀.因為,這是一個真正男人的信念與執著.

很久很久以後,有人將追星劍皇與冷面殺神並稱為聖皇手下對他幫助最大的左臂右膀.

激動的心終于緩緩的平靜,蕭天再次拿起通話器,接通外界的電話.剛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大喊起來:"龍伯伯!不但老大回來了,連瑤兒妹妹也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就在老大的家里!"

通話器的那頭久久不語,過了好一會,傳來一聲輕微的歎息聲."小天,我知道你壓力一定很大,這段時間真是苦了你了."

蕭天稍稍一愣,但馬上就明白過來.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抓著通話器喊道:"龍伯伯,我蕭天絕對不是個心理輕易崩潰的人,我說的是真的!瑤兒妹妹真的回來了……她複活了!我終于有些明白為什麼老大忽然恢複了正常.他一定是找到了將她救活的方法,然後,真的將她帶了回來!我說的是真的,我剛才親耳聽到了她和老大的聲音!雖然這更像是天方夜譚,或許誰都無法相信,但……龍伯伯,我以華夏未來守護者的名義發誓,我說說的話字字屬實!老大已經完全恢複了正常,瑤兒妹妹也已經活了過來."

蕭天認認真真的說完,靜待著龍威的反應.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消息對龍威夫婦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和龍威所背負的如山壓力比起來,自己的幾乎可以用輕如雁羽來形容.而這樣一個消息,不知可以緩解他多少的壓力.

沉默,長久的沉默.蕭天的耳朵貼近通話器,聽著里面傳來的越來越粗重的喘息聲.

"我知道了,謝謝你小天."通話器里終于傳來龍威的回應.然後,通話被掛斷.

蕭天輕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微笑,但隨之,又浮上了一抹隱憂.

老大究竟會以怎樣的態度面對龍家,畢竟,某種角度來說,他們可是說是害死瑤兒妹妹的間接凶手——龍伯伯一時心血來潮將那個天殺的汪老頭帶回來了家,而瑤兒妹妹是為了保護龍伯母而……唉!

與風瑤十幾年朝夕相伴的感情比起來,風逍與龍威夫婦的感情實在太淡.龍威夫婦也從來沒有強逼過他,而是默默的等,等他主動回家.親情在時間之下默默的升溫,卻又忽然被這突然而來的異常災難徹底的炸斷……或許,再難連接.

因為……被傷害的那個人不是別人,而是他最愛的風瑤.他為了她昏迷了半年,白了頭發,可見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重要到了一個怎樣的程度.面對讓他失去她的人——即使她已經奇跡般的回來,縱然那是他的親生父母……他也一定做不到真正原諒.或許,最大可能,就是永不再見.

"叮!你的好友'風魂’上線."

"叮!你的好友'戀風瑤夢’上線."

"叮!你的好友'冰’上線."

雖然已經知道風瑤回來了,但聽到久違的"戀風瑤夢"的名字,蕭天的身體依然明顯的僵硬了一下.還有什麼能比這最直接,最真實的提示音更讓人相信.或許此時此刻,他才完完全全的確信,風瑤真的已經死而複生.

他連忙拿起剛剛放下不久的通話器,.迫不及待的接通風逍的電話:"老大,你現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通話器那頭,風逍愣了一小會才接起蕭天的通話.因為他剛一上線,就接到一個讓他云里霧里的提示音:"……你的水系抗性提升至100%,冰凍效果免疫,寒冷抗性提升至100%."

又是一種元素的各種抗性達到了普通人類原本不可能達到的極限狀態,只是這次來的似乎有些莫名其妙——難道,和冰兒有關嗎?風逍默然想到.

他拿起通話器,回道:"小天,我們兄弟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好好聚聚了,但我這幾天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想被分心,所以,等這件事情過後,我會馬上去找你."

蕭天稍一疑惑,因為他聽出了風逍聲音中那明顯的凝重與堅決,他點頭回道:"嗯,我相信不管多難的事情老大都可以很快的完成.畢竟,瑤兒妹妹都可以死而複生,世界上還有什麼是真正不可能的.但,老大,為了瑤兒妹妹和所有關心你的人,一定要小心,不能出事.還有……"蕭天的聲音變得凝重起來:"一定一定要早點回來?"

"哦?難道過幾天會有什麼大事發生?"風逍問道.

"三天之後就是世界武斗大會.這次比賽所代表的真正意義……老大,你應該知道的比我還要清楚."

風逍明顯的呆了一下,這麼長時間以來,他煩亂的內心又豈會給世界武斗大會留下空間,甚至幾乎已經將它遺忘.此時聽蕭天說起,他才驚覺,《輪迴》開始到現在,已經接近一年的時間了.

武斗大會,關系著華夏的半個未來和未來的世界格局.只要是一個知道這其中內幕的華夏人,就絕對不會允許這場比賽失敗.而對風逍而說,這場比賽還關系到他和龍威的一個協議.

"放心吧,不管那件事情我有沒有完成,我都一定會在那天趕回來.告訴我,怎麼才能參加比賽."風逍說道.

得到了風逍的肯定回答,蕭天心頭的那座大山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那久違的放松感讓他舒適的幾乎要飄起來.風逍出戰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華夏絕對不可能敗!因為——他是以一人之力癱瘓整個東瀛大陸的可怕修羅!

修羅的血腥屠戮只有可憐的東瀛人真正體驗過,而且也絕無可能有相關的錄像傳播出去——因為敢在修羅身邊停留的人都死了.所以,世界上的無數玩家相信修羅的強大,但絕對不會想到他強大到何種程度,更不會相信他一人毀了一個東瀛.即使是在國際論壇上,面對東瀛玩家的控訴,他們有的最多的是諷刺,嘲笑,嗤之以鼻,或者憐憫,沒有幾人據此去分析修羅的可怕程度.

但蕭天,他知道的清清楚楚.試問,這樣的修羅玩家之中誰人能敵.

"世界武斗大會每個國家都可以參加,當然也可以棄權.為公平起見,無論國家大小,人口多少,都只能最多有兩個人參加.參加比賽的方式是在比賽開始的當天使用比賽傳送徽章傳送到比賽會場.這樣的徽章我和冰兒各有一枚.老大,比賽那天一定要回來,然後我會把我的徽章交給你."

"不用了,冰兒已經把她的給我了."風城皇宮,風逍接過陳冰兒放到他手中的一枚圓形徽章.傳送徽章呈現一種趨向于金色的淺黃色,上面除了比賽的時間,再無任何紋路,大小和華夏武斗大會時所用的傳送徽章幾乎一模一樣.

"冰塊在你身邊?哈哈,這樣也好,雖然我最多只能是個陪襯,但終于又能和老大並肩作戰一次了,哈哈哈哈."蕭天開心的大笑起來.

原本他以為在風逍的光環之下,他只不過是做一片可有可無的綠葉.此時的他絕對沒有想到,短短一天的世界武斗大會,他找到了自己屬于自己的劍道,並名揚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