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68章 戰栗的白虎
風逍暗中默默歎息,他看著前方問道:"告訴我,小白究竟是什麼來曆?我想你一定知道."

空氣中很快便傳來微弱的回音:"風魂,現在的你已經有了知道的資格."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剛剛降生的時候,天龍大陸就有著一個不知流傳了多少年的傳說.傳說中,在我們五聖獸之上.還有著一個真正的獸中帝王,它有著能震懾萬獸的氣勢,有著讓我們五聖獸都甘願臣服的威壓,而它的強大更是無獸可及."

獸王……代表的果然是萬獸之王,地位超過所有獸類,包括五聖獸的獸中王者.

"那它為什麼是從天而降,難道它是由天所生?那每次進化時的天雷又是什麼?"風逍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獸王的出現必是應劫而生,沒有人知道它究竟來自何方,由何而生.它的每一次成長必定引來上天的誅滅神雷,而這一道道天雷是對它的考驗,如果無法扛過這些天雷,它便沒有成為獸王的資格."

"幫小白渡過一次次雷劫的是不是你?"風逍忽然問道.當初小白能力極其微弱,縱然有著白虎的些許雷之力也絕對不可能抵抗那有著可怖破壞力的天雷.但事實卻是小白每次都毫發無傷,整個進化過程沒有受到絲毫的干擾.那從天而降的天雷唯一的作用便是為小白的進化過程平添幾分別樣的震撼效果.

"沒錯.在它決定離開去尋找它的主人時,它的能力微弱到幾乎難以自保.為了助它扛過雷劫,我對它施展了千年才可以使用一次的白虎之祝福,可以讓它在半年的時間內免疫所有的雷系攻擊."

果然如此.風逍心下釋然.小白在騎乘狀態下可以發動攻擊,卻不會受到傷害,所以他一直都沒有機會察覺到小白也如他一般,絲毫不懼雷電系的攻擊.如今雖然半年時間已過,但它現在卻是傳承著白虎之力的獸王,更不會懼怕雷系的攻擊.

"但沒想到,它的成長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半年之內便達到了超神級別.不愧是偉大的獸王."

"獸王的主人,便是同樣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天龍聖王!也只有天龍聖王才配做獸王的主人,同樣也只有獸王才配做天龍聖王的坐騎.

"天龍聖王?我?"看了一眼身邊的小白,風逍一臉的不解.從之前白虎的第一次提起,他就疑惑著這個稱號.而自己在這個世界所扮演的角色也越來越撲朔迷離.

"那天龍聖王又是什麼?"

"天龍聖王——天龍大陸所有人類的真正帝王,地位超過天龍女神的最高存在.因為他真正有著拯救和駕馭整個天龍大陸的能力.傳說,縱然是天龍女神,也只是天龍聖王的仆人而已."

風逍仰頭看了看天龍,又低頭瞥了幾眼黑洞洞的腳下.縱然他此時的心性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修羅之心的影響,變得更加冷靜孤傲,甚至嗜血,但他依然覺得腦中有些許的混亂.

天龍聖王,這樣的身份,他沒有絲毫承受的准備,也沒有因此感覺到絲毫的榮耀感和欣喜感,唯一的感覺,就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還有幾抹茫然.

"我的時間到了……我的孩子,偉大的獸王,還有未來的天龍聖王,用你們的強大……去拯救這片即將面臨魔族入侵的大陸吧……"

白虎的聲音已經微弱到幾乎無法聽清,風逍精神一凝,大聲說道:"白虎,你放心去吧,我的心雖然有些倦了,但我絕對會在魔君出現那一天將他誅殺.這算是我對你的承諾.而你白虎的名字,也會永遠留在天龍大陸."

"呵…呵…呵…呵……"

溫和的笑意傳入心中,白虎最後的聲音舒緩的響起:"數億年了,我終于可以安然的離去……靈魂消散于天地的感覺原來是如此的美妙,我甚至可以感應到許多之前感應不到的東西……等等!這股力量是……"

原本平和的聲音驟然間變得驚詫萬分,風逍心中一凜,連忙問道:"白虎,你發現了什麼?"

能讓白虎如此驚慌失措,它的靈魂在即將完全散去的那一刻究竟發現了什麼!

"難怪會出現傳說中的獸王與天龍聖王……原來天龍真正的災難不是魔君……而是……"

聲音越來越低,直到完全消失不見.風逍眉頭緊皺的浮于那里,"真正的災難不是魔君",這句話他聽的清清楚楚.

不是魔君……那會是誰?難道天龍大陸的某個角落還潛藏著一個比魔君更強大,更殘忍,會給天龍大陸帶來真正災難的人?

"嗚吼!!"

小白這聲大吼讓整個空間都顫動了數秒,甚至讓人懷疑周圍的地面或牆壁都因此而出現了無數裂痕.小白的獸王之力覺醒後,原本的獸王技效果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獸王咆哮"在超大范圍強制震暈的同時增加了攻擊判定,讓這個原來就有著極強效果的輔助獸王技變成了更加恐怖的超大范圍攻擊技能.

小白以這聲震撼的咆哮發泄出了自己所有的不舍,感激與悲傷,當悲傷的情緒散去,空間恢複平靜,它翹首傲視前方,再也沒有一絲多余的情緒,回歸它凌然不可觸犯的獸王本色.

風逍在小白身上拍了幾下,以作安慰,然後將它收回至坐騎空間,讓他有些遺憾的是,小白雖然進化至聖級,但卻依然不能化作人類的形態.因為它是獸中的帝王,永遠只能保持著獸的形態,獸的尊嚴.

"婉兒,你知不知道白虎最後究竟發生了什麼?"風逍沉眉問道.白虎最後那一刻的震驚讓他無法不去關心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因為我不能試圖去侵入它的靈魂.它的靈魂太虛弱,我一旦侵入,很有可能讓它馬上消散."軒轅婉兒小聲說道.

風逍皺眉思索一會,搖搖頭道:"沒關系,如果白虎口中的那個人真的存在,那總有一天他會自己冒出來."

雖然如此,白虎最後的那幾句話依然如一根刺般卡在他的心里.他很討厭這種感覺.

飛身飄離,落到了沒有被摧毀的一處地面.風逍伸出右手,喚出了被封印的女媧石.在女媧石出現在掌心的那一刻,他原本平靜冷峻的神色頃刻間變幻,幾乎全身的每一寸皮膚都在輕微的顫抖.

深吸一口氣,風逍輕輕撫摸著這塊有著暗淡七彩的不規則石頭,動作輕微,如棉如絮,仿佛在撫摸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因為……它可以救回風瑤的生命.終于,許久之後,一滴略帶金色的血液從風逍的指尖溢出,滴落到女媧石上,女媧石頓時大放七彩,風逍也跟著屏住了呼吸.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被七彩包圍的女媧石,唯恐出現絲毫的意外.

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色彩均勻的築成一個小小的圓環,如一個小結界般罩住了中心的女媧石.逐漸的,七彩霞光開始釋放,一種奇異的力量也傳播開來,蔓延四方,風逍知道,那是一種叫"複生"的神奇力量,是超越"生命"之力的特殊存在.它不屬于自然之力,也不屬于秩序之力,而是一種真正為世間所不容許的逆天存在.

七彩結界無聲無息的爆炸,如星辰幻滅一般絕美而又令人惋惜.風逍壓抑著激動,看向手心完全重生的七彩神石.原本暗淡的石頭此時已經遍布明亮的七彩,並隱隱散發著朦朧的彩光.

依然是拳頭大小,重量極輕,如一空心的泡沫.但風逍卻感到手中如重千鈞.

女媧石:品級不明.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人類之母女媧捏土造人,煉石補天,並幫人族收伏許多妖魔,自古為神州人民景仰.後女媧之愛女病故身死,為救回愛女,女媧將自己萬年修為貫注于一顆昔日補天所余的五彩玉石上,自此該靈石就具有特別之力.

效果:死亡後立即自動複活,狀態全滿,無任何損失,複活後三秒內被女媧石的七彩結界籠罩,完全抵禦任意攻擊.每天可自動生效30次.

風逍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劇烈起來——不是因為女媧石的逆天屬性,而是他終于真正擁有了完全形態的女媧石,真正有了將他的瑤兒喚醒的能力.

"婉兒,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告訴我!"

只要將女媧石帶回現實世界,一定可以發揮十大上古神器傳說中屬于它的逆天能力,軒轅劍,煉妖壺,神農鼎……都已經做了鐵一般的證明.只是,女媧石的複生效果需要以"失卻之陣"催動,就如同軒轅劍的"誅神之陣'需要"九天之陣"驅動一樣.逆天的能力又豈是簡簡單單可以施展的.

失卻之陣需要以萬血靈珠為引,以伏羲琴,神農鼎,崆峒印,昆侖鏡,女媧石築成.如今伏羲不知去向,昆侖被毀,萬血靈珠更是不知身在何處.那婉兒所說的方法究竟是什麼.

長久的沉默,風逍滿臉的期待化作不安,甚至聽到了自己急促的喘息聲,手心不斷的滲出冷汗.內心也開始逐漸被越來越大的惶恐代替.軒轅婉兒的沉默讓他恐懼,恐懼當初軒轅婉兒的話只是為了喚醒他的意識而編造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