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63章 勝敗,瞬獄修羅劫!
白起身體周圍的十幾米范圍都屬于他的近身范圍,他察覺到了風逍的意圖,握劍揮灑,猛的劃出一個巨大的圓弧,龐大的能力讓整個空間都劇烈動蕩一下.這招若是擊實,必被強橫的力量擊飛.

風逍果然沒有絲毫回避的動作,仿佛沒有看到白起的攻擊一般,陰沉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白起.在血光攻擊到他身上前的那一瞬,他的身上閃過了一道黃光.

大地之魂!

一聲悶響,風逍悶哼了一聲,動作稍有停滯,卻絲毫沒有後退.在白起再次舉劍的空隙,他已經沖至白起身前,手中軒轅金芒暴起.

白起舉劍的雙手停在空中,眉毛劇烈跳動了一下,因為他竟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完全凝固了.

只要給了風逍近身的機會,君臨天下幾乎是必中的技能,至少從他得到軒轅到現在為止還從未失手過.因為招式發動時那一秒的"震懾"效果斷絕了任意敵人躲避逃離的機會.

轟!

金劍劈下,響起了那熟悉的不可思議的轟鳴聲.

—39978450!

砰!

以白起的生命力,君臨天下依然沒有斬斷他的身體,但他上身那漆黑的鎧甲卻在一聲脆響中發生龜裂,碎開無數不規則的裂痕,鮮血從縫隙中不斷溢出.

但白起終究是白起,他依然冷靜的可怕.沒有一絲停頓的,他揮舞起手中的劍,一記"殺神咒怨斬"切在他胸前.

風逍的身體顫動了一下,但依然沒有退後,手中的軒轅化杖,杖身上忽然亮起交替的綠芒與藍芒,直至融合成藍綠色的光芒.

"暴風星破陣!!"

"等離子風暴"與"星辰破碎陣"所融合成的中級禁咒"暴風星破陣",

超大范圍的暴風夾雜著寒冷至極的碎冰瞬間籠罩了整個空間,讓這個雷神禁區地下的未知空間變成了風與冰的地獄,風越來越冷,越來越多如星辰般的碎冰竟將這颶風染成了藍色,制造出了比普通龍卷颶風更恐怖的極冷藍色龍卷風.

在越來越大的撕扯力中,白起苦苦支撐了五秒,被凍得僵硬的身體終于被卷向天空,在颶風的中心快速的旋轉著,身影很快便被藍色的冰所遮掩,仿佛消失在這藍色龍卷風中一般.

中級禁咒所能持續的時間一般要遠超低級禁咒."暴風星破陣"持續了近二十多秒才慢慢散去.白起那漆黑的身影也從空中被拋下.

被持續了近二十秒的暴風卷的太高,高的只能隱約看到上空隱約一點黑點.而此時的他非自行跳躍狀態,在空中完全無法借力,也無法攻擊,只能這麼一直墜落到地面.

軒轅聖炎的效果時間還有最後五秒鍾.風逍望著他落下的軌跡,修羅魔神劍高高舉起,同時揮起左手,將未干的血液灑到了修羅魔神劍上:血液粘附那一刻,刺目的紅光將劍身完全的包圍.

"修羅禁技——瞬獄修羅劫!!"

隨著風逍的一聲輕喝,修羅魔神劍上紅光如爆炸一般劇烈膨脹,並瞬間化作血色,伴隨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血光的顏色越來越深邃,最後竟變成赤黑色.

三秒的蓄力時間完成,風逍的血槽也在蓄力完成那一刻瞬間下降至幾乎空白.他面色猙獰,雙目更是閃爍著妖異的血紅色.此時,白起的身體也終于降落至他頭頂五米左右的位置.風逍握劍的雙手猛地揮動,劍身的血光驟然爆裂,發出讓空間顫抖的爆炸之聲.

"沸騰吧,血的海洋."

嘭!

嘭!

嘭!

………

風逍周圍十米的空間內,憑空炸開無數朵血花,仿若煙火華麗綻放.只是這煙花的顏色卻是可怖的血色.而每一朵血花的綻放都伴隨著一道從上空劈下的赤色天雷轟擊在血花的位置.那一道道出現在這個神秘空間的天雷不知從何而來,仿佛是穿越了地面,從遙遠的天空劈下.

血花的海洋淹沒了風逍,也淹沒了還未接觸到地面的殺神白起.他胸口的位置,同樣爆開了一朵鮮豔的血花,緊隨而至的是一道從天而降轟擊在他身上的天雷.

華麗,震撼,恐怖.那沉悶的爆炸聲傳入耳中會讓人本能的想到一個活生生的身體被炸得血肉紛飛的恐怖場景.那濃重的血腥味更加增添了幾分恐怖.

白起的身體被霹落到了地上,風逍高舉的修羅魔神劍也在同一時間收回.他的身體迅速後撤,脫離到了白起三十米之外的距離,冷眼看著前方.

血花不再綻放,赤雷不再擊下,血的海洋終于變淡,直至如空氣般完全散去.唯一沒有消失的是染遍白起全身的鮮血.他原本就已經被嚴重破碎的漆黑鎧甲此時已經變成黑紅色.他緩緩站起身來,臉上看不出絲毫痛苦的扭曲,目光也依然是那樣的沉穩,凜然殺氣猶若實質.

但他靜立的身體有了輕微的搖晃.雖然幅度極小,但已經彰顯出他受了極重的創傷.

一秒……兩秒……三秒……

三秒鍾,風逍的生命恢複全滿.

而白起……修羅的可怕效果之一——肢體創傷,能讓受傷的敵人如現實世界受傷那般不斷損失生命與戰力,白起此時全身大小傷口無數,縱然他是強大的殺神,此時生命回複的速度也遠遠不及流失的速度.

瞬獄修羅劫,以修羅之血與修羅99%的生命所施展的修羅禁技,能讓血之海洋中的所有敵人損失等同于修羅十倍生命力的傷害,並無視任意防禦方式,而且會對心境不堅的人造成如修羅之眼那般"無盡的恐懼"狀態.這似乎是"修羅斷己弑魂擊"的終極強化版,但無疑比之要殘酷可怕千百倍.

有軒轅聖炎在身,生命力翻倍的風逍有著近六百萬的生命力,也就意味著白起在血海中被吞噬了近六千萬的生命.

神秘的空間落針可聞,只有間或響起的滴水聲.

確切的說,那是白起的血液沿著手臂,到劍身,再沿著劍尖滴落到地面上的聲音.

"我輸了."

寂靜的空間,響起了白起帶著解脫與濃濃歎息的聲音.

風逍明顯的愣了一下.

讓白起主動認輸,無疑要比打敗他甚至殺死他困難的多,或者說他本不可能主動認輸,因為那是殺神被擰斷脖子也不會低頭的驕傲.

"為什麼?"風逍不解的問了一句.雖然白起已受重傷,但絕沒有失去再戰之力.而且他的生命也只下降了不到一半.

白起淡漠的搖搖頭,"你的強大遠遠超過了我的預想.就連你之前的幾次受挫,也僅僅是因為不想受傷而自縛了手腳而已.從一開始,你就有著完勝我的把握.甚至,你挑戰我之前連受傷的打算都沒有."

風逍沒有說話,更沒有否認.

白起輕歎一聲:"我敗了,敗的心服口服.你所站的高度,我只能仰視."

能讓殺神認輸,只能說明對手的實力已經到了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戰勝的高度.否則,縱有一線希望,他也不會俯首.

風逍依然沒有說話,因為白起的判斷一點都沒有錯.與白起交戰之前,他就想過要以自己的速度和強大的攻擊能力毫發無傷的擊敗白起.即使不能,也絕對不會落敗.因為,他沒有敗的理由.

"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讓你有了必勝我的把握."

風逍收回修羅魔神劍,伸出右手,手心亮起一團青光,青光逐漸凝光成實,化成一個巴掌大小的青藍色圓環形印."有它在,我不會敗."

沒有崆峒印,他即使有"守護神之天盾"加身也扛不住白起幾次攻擊.沒有崆峒印,他使用瞬獄修羅劫完全是找死,更別說是"萬劫".

白起的目光在崆峒印上停留了兩秒,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原來是號稱不老源泉的聖器崆峒印,也難怪你似乎有著無盡的生命力,在我的數次攻擊之下依然毫發無傷.敗在聖器手中,我白起輸的並不冤."

曾去過天界的白起又怎麼可能不識名震三界的東方上古十大神器.

風逍將崆峒印收回,淡然說道:"如果沒有崆峒印在,以我本身的實力絕難是你的對手,縱然可以戰勝,也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白起搖頭:"不!機緣也是實力的一種.崆峒印肯認你為主,必然是因為你有成為它主人的資格."

白起的雙眼睜開,看向風逍空空的右手,緩緩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上古神器中的最強力量軒轅也已經認你為主.雖然它的力量似乎被束縛住了,但它的皇者之氣依然.我不會看錯."

"沒錯."風逍手中金芒一閃,喚出了軒轅.

"果然如此.但自這十件聖器出世以來,從未有兩件認同一個主人的情形,看來,你絕非凡人."

沒出現過兩件上古神器認同一主人的情形麼?而自己如今卻是被軒轅劍,煉妖壺,崆峒印三件同時認主……這又意味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