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62章 修羅與殺神的對決(下)
白起的生命在暴風箭中快速掉落著,卻無法擺脫暴風的鎖定.于是,他身體一閃,以"殺神降臨"出現在了風逍的上空.但他卻沒有趁機發動攻擊,他如何看不出,已經知道他可以瞬身的風逍是在刻意的逼他使出這招.

果然,在白起消失那一瞬,暴風箭便已經停止.右手的修羅逆開始閃動紅光……忽然,風逍臉上那抹淡笑不見了,而是換上了一臉錯愕,因為白起的身下居然……沒有影子!

他原本想在白起出現那一刻以真•定影將他定身,然後以暴風箭攻擊,匆忙之間並無太多的考慮時間,從而忽視了這個特殊的空間.

這是個深埋地下的空間,自然不可能有陽光的存在.但卻奇異的光明如白晝,仿佛這里存在的一切物質都能發出最自然的光.也因此,無處不在和太過均勻的發光點讓這里沒有了影子的存在.

風逍那一瞬間的失神,被在空中冷眼下落的白起捕捉到,他眉頭一皺,手中凌空猛揮,那原本十幾米的劍芒竟快速收縮,只剩半米左右.那那股屬于殺神的威壓卻提升數倍.能量,也隨著劍芒的壓縮而被壓縮到了極致.

一聲勁響,風逍被這霸道絕倫的一擊轟飛出去,落到了數十米遠的地面上,生命也下降了近五分之一.如非軒轅聖炎在身與蓋亞守護神的傷害抵消,這一擊足以將他的血槽打空.

身體好像被迎面重重的切斷,痛徹心扉.在修羅真的保護下,他的身體沒有被擊傷,甚至連生命都在他站起的那一刻恢複全滿,但他依然感受到了深深的挫敗感.如果這是屬于現實世界的真正戰斗,自己已然喪命.

"你分心了."白起右手握劍,劍尖斜指地面.他的生命同樣在快速恢複著.當然,這個"快速"遠不能和擁有不老源泉崆峒印的風逍相比.

風逍站直身體,他沒有狡辯的必要和理由.手中的劍再次切換為修羅魔神劍,雙眉一收,三種輕靈的力量罩住身體,然後驟然前沖.

絕靈之風,絕影,靈動之風.

速度,超過了聲音的兩倍,再加上時間指輪的效果,白起的眼睛已經完全捕捉不到風逍移動的軌跡,仿佛他已經化作一陣無形的風.唯一可以感受到的只有那蒼勁的風勢.

哧!

哧!

哧!

兩秒,白起被迅疾如風的風逍連刺三招"火神斬",帶走了一千多萬的生命.

白起絲毫未顯得慌亂.眼睛已經捕捉不到他的蹤跡,他干脆閉上了眼睛去捕捉風聲.就在他的身體再次被修羅魔神劍刺傷那一刻,他的雙眼猛的睜開,血光乍射,手中冷魂劍凶光驟閃,竟瞬間射出一道長達百米的血色劍芒.

白起動了,他的身體開始原地旋轉,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竟快到猶如一極速旋轉的龍卷風.那長到難以置信的血劍也隨著他身體的旋轉華麗的舞動,轉瞬間竟仿佛化作萬千,在白起的舞動中切割著周圍的一切.

一劍……兩劍……身體被切割的痛感幾乎淹沒了風逍的意識.眼前,周圍,甚至天上腳下,全是那似乎無所不知的恐怖紅光.他的雙手費力的張開,終于在下一次切割來臨之前施展了"守護神之天盾",一張與風逍身體等高的盾牌在風逍身體表面顯現,然後沒入他的身體之中.

90%的傷害被"守護神之天盾"抵消,修羅真的壓力大減.風逍輕舒一口氣,竭力抵擋著那漩渦般的撕扯力,終于在忍受了五次切割後脫離除了攻擊范圍.

好可怕的殺神之血舞,這一招在戰場上不知能瞬間切爛多少人的身體,造就多大的一片尸山血海.

"殺神之血舞"停止,風逍的生命也已經恢複全滿.在紅光驟消那一刹那,五道血腥的風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射向他.

白起的技能緊接而至,收招與發招之間的時間間隔——幾乎為零!

這個技能,風逍似曾相識,又似乎與他所知道的不同.

黃泉之怒吼——難道竟是恨天的追蹤技能"黃泉冥吼"的進階版!?

雖然依然是五道,但速度卻明顯快了很多,就連那血腥的味道都似乎變得更加濃重.風逍的加速狀態未消失,很輕易的便避開繞過,然後沖向遠處的白起.

然後,又是五道同樣的血風從他身前傳來.

風逍終于大吃一驚,動作也停滯了一下.

隱約的,他看到了百米之外的遠處白起紋絲不動,身體傾斜,手中的劍也斜指地面,仿佛在持續著技能.

不但速度變得極快,而且可以接連釋放兩次.

白起此時保持著五秒的技能持續時間,五秒內除非受到攻擊,否則將無法行動.而只有攻擊到他才能讓黃泉之怒吼消失,否則30秒內將會沒有停歇的追擊目標,

十道血風如十道猙獰的血色蛟龍震蕩著空間,隱隱發出刺耳的吼聲,封鎖了風逍的前後.但有著四個強大加速技能在身的他速度比這幾道血風還要快上幾分,連空間門都不需要使用,他已經繞過了十道血風的包圍,如閃電般沖向白起.

百米的距離,足夠白起判斷風逍沖到他身前的時間.在風逍的判定中此時定然不能行動的白起竟然猛的揮舞出蓄勢待發的"殺神咒怨斬",掃向前方.

完全的措手不及,風逍還未從駭然中清醒過來,凜然的殺氣已經迎面而至.但他前沖的速度實在太快,白起無法看清,他的攻擊沒有正中他的身體,而是重重的轟擊在風逍左臂上,將他砸飛近百米.在他倒飛的過程中,十道血風無一遺漏,全部轟擊在他的身體上,讓他體驗了一番猶如被十把陰寒的利劍一把接一把插入身體的感覺.

如非"守護神之天盾"護身,此時的他已經被擊殺.站起身來,他看著正在向他走近的黑影.

殺戮之神,他的強大,他的殺意氣勢,他的詭異莫測,他的冷靜,都擔的起"神"之稱號.

砰!

一道裂痕從風逍的左肩沿著他手臂的中心線一直蔓延到他的左手中指處.修羅真的左臂與右手的修羅逆完全的裂開,露出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從左肩一直延伸到左手.鮮血沿著傷痕慢慢流下,滴落在地面上,寂靜無聲的空間中響起清晰地滴血聲.

風逍倒吸冷氣,左臂劇烈的顫抖著.

"叮!你的裝備'修羅之逆鱗’被中度破碎,全附加屬性下降30%,技能'無命之手’效果下降30%."

"叮!你的裝備'修羅之真姿’被輕微破壞,全屬性下降15%,全技能效果下降10%."

土黃色的光芒在風逍的身體閃動了一下,源源不斷的生命之源從崆峒印注入風逍身體,讓他左臂那道長長的傷口在兩秒內便快速愈合,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而被破碎的修羅裝備卻是它無法修複的.

"你太相信自己的判斷了,這是大忌."

依然是那仿佛永遠不會變化的冷漠表情.但在如此的攻擊之下,此時的風逍看上去卻仿佛毫發無傷,這讓他眉頭有一瞬的聳動.

"呵……嘿嘿."

風逍擦了擦嘴角,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中帶著絲絲陰沉的味道.

他抬起自己的左手,死死的盯著白起:冷著臉說道:"它的名字叫修羅之逆鱗,已經陪伴了我將近一年.在這個世界,它賦予了我強大的攻擊能力,憑借它,我戰勝了很多實力遠遠超過我的敵人,而且在很多危急時刻為我化險為夷."

白起冷眼漠視著他.

左臂繼續抬起,露出那道被切裂的溝壑."它叫修羅之真姿,也是我這身修羅裝備中最強大的部分.雖然它只陪伴了我幾天,但這幾天的時間里,它陪著我血屠了近百萬的生命,為了擋下了無數的鮮血."

風逍的目光越來越陰沉:"它們都是我的伙伴,在飲了無數鮮血後,它們甚至有了進化成超神器的跡象.如今……你竟然將它們破壞了."

"所以,我生氣了."

白起平靜的臉上稍有動容,因為他分明感受到,來自風逍的那股戰意開始慢慢的轉化成越來越強的殺氣.

為了兩件裝備而如此,白起無法理解.

失去了風瑤,嘗盡了痛苦,在深淵與鮮血的洗禮之後他幡然醒悟,一直以來,自己的追求都是錯的.失去了瑤兒,他縱然是天下第一,縱然得到全世界又能如何.

化身修羅之後,他悟了,心懈了.但他身邊重要的一切,愛人,朋友,伙伴,甚至連他身上一直陪伴他的修羅裝備,都成為他不能碰觸的逆鱗.

他緩緩放下手臂,手中已經換上了閃著淡金色的軒轅."在這之前,我一直不敢向你正面攻擊,因為我怕疼,怕受傷.我終究只是個人類,不是你們這種連感知能力都超然存在的神.而我最大的擔心,就是怕你損傷我的伙伴,因為你這種神一般的存在,想破壞它們並非難事."

"不過,你一次又一次讓我的計算落空,你的實戰經驗果然不是我所能比的.它們還是被你破壞了.雖然是可以修複的小傷,但已經足夠讓我憤怒.它們賦予我力量,我卻沒有保護好它們,我也……沒有顧忌的資格了!"

舉起軒轅,他直直的迎向二十米之外的白起.

(第一次還算正式的宣傳一本書,結果兩次的直通車居然一個都沒顯示,杯具到家了.這次補上,再不顯示我死給你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