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56章 婉兒的抉擇(上)
"你是誰?"

"羅……迦……"

"你想和我打架?"屠戮人間的嘴角露出冷笑.

"擋我主人者,萬死!"

"就憑你?"屠戮人間依然不屑的笑."你的肉體早已經灰飛煙滅,現在的你不過是被修羅裝備所喚醒的靈魂,就連你的武器,你的裝備也不過是魂體的形式而已.如今的你只能依附修羅裝備而存在,一旦戰死,你就會真正的,完完全全的消亡,再無出現的可能."

沒有絲毫猶豫,羅迦舉起了他手中的血劍——修羅之斷命.雖然屠戮人間一語道出了他的全部,雖然屠戮人間的身上散發著一股讓人他全無法匹敵的氣勢,但他沒有絲毫的震驚與退縮,更別說懼怕,因為他……已經沒有了感情.

"嘿,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在我面前,你不過是一只小小的螻蟻!"屠戮人間冷哼一聲,竟轉過身去,消失在那里,似乎不屑與之交手.

"修羅,你的攻擊能力雖然勝我百倍,但絕無戰勝我的可能!我等待你給我更大的驚喜."

曾經,她對那個一年之約不屑一顧,只在心中存了那麼一點幻想.如今,她心中充滿了期待.修羅強大的腳步之快,遠超她的預料.

空中飄來的嘶啞聲音淡去.目標消失,羅迦轉過身來,修羅幻下的雙瞳射出兩點腥紅的光芒,一如他的"主人"——修羅.

"主人."羅迦一臉淡漠的喊道,臉色僵硬如石,似乎永遠不會出現感情波動.

修羅看都沒看她一眼,未有動作,羅迦便化作一道赤紅色的光芒被他收回,融入到修羅裝備之中.

壓抑到極點的氣氛緩和了幾分,修羅面無表情的邁向北方.日落之前,他就可以達到東瀛大陸唯一幸免的主城——日落之城.

"你……你是羅迦?"

感受著那股與修羅相似的氣息,軒轅婉兒緊張的問道.在羅迦被修羅收回去之後,她感受到了他的靈魂,並試著與他的靈魂交流.

"我……是."

很快,一個冰冷無情的聲音給了她回答.

得到羅迦的回音,軒轅婉兒輕舒一口氣,急聲道:"你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你會再次出現?"

"我已身死,但靈魂未滅,死神以其強大的力量保全了我的靈魂.修羅之力再次融會那一刻,便是我靈魂覺醒之時."

羅迦的聲音不含絲毫的人性感情,也沒有絲毫的隱瞞.同屬同一個主人,他沒有不可告知之事.

"可是,你不是修羅嗎……為什麼你會有意識,為什麼你可以保持清醒."

緊張,希冀……羅迦的清醒讓她仿佛看到了喚醒修羅的希望,他同樣是修羅,但他卻可以理智的行動,理智的說話,理智的回答.沒有像她的"風哥哥"一樣只知道殺戮而忘卻了所有.

"因為……我已經死了."

軒轅婉兒:"……"

"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羅,必須先經過煉獄般的洗禮與世間最大的苦楚,修羅的一生都要背負無盡的痛苦與仇恨.殺戮,是修羅唯一的目標,唯有血的煉獄,方能清洗痛苦的靈魂.而我……已經死了,只剩下以死亡之力築成的靈魂,從而沒有了情感,失卻了修羅必須背負的枷鎖.也因此,我雖然失卻了修羅之心,卻完完整整的保留了修羅之力."

當年,他的父母慘死,妻子兒女被虐殺,他墮入了痛苦的深淵.在一次次的絕望後,他墮入了修羅道,成為了當時人人懼之的嗜血修羅,以殘暴和鮮血以及野獸般的咆哮發泄著心中的仇恨與痛苦……如今,他的聲音平淡的可怕,如同從死人口中發出一般.沒有了感情的他已經沒有了一絲一毫的痛苦,也因此而徹底解脫,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喚醒他的——主人.

"死亡……重鑄靈魂……不……"剛剛燃起的點點希望被無情的熄滅,軒轅婉兒痛苦的搖頭.她怎麼會允許他只剩下殘缺的靈魂而沒有了軀殼.

"你也曾經是修羅……你告訴我,有沒有辦法可以讓他醒來……有沒有辦法……無論多難也好……我不要這樣的風哥哥,我不要……"想到完全陌生的他,軒轅婉兒嬌然欲泣.心如針紮.這短短的幾天,她已經不知哭了多少次.

"有."羅迦冷聲回答.

輕泣聲猛的停止,軒轅婉兒呆了一會,似乎依然不敢相信突然而來的驚喜,好半響,她來顫抖著泣音道:"什麼辦法……是什麼辦法,你快告訴我!"

"消除他痛苦的根源,找回他失去的一切."

軒轅婉兒怔住……痛苦的根源,失去的一切……風瑤姐姐……

"可是……她已經死了,死了啊……再也回不來了……"軒轅婉兒茫然的低訴著.

羅迦沉默不語.

"死去的人又怎麼可能回來,怎麼可能複活……"

聲音嘎然而止,死一般的安靜.

"複活……複活……複活…………"

如癡如夢,軒轅婉兒竟失神般的低聲重複著這兩個字,仿佛她想到了什麼.

"不……不能……"她再次痛苦的搖頭:"我不能這麼做,否則,誰來拯救天界……承受五萬年的輪回之苦,我怎能……"

"可是,風哥哥……"

"風哥哥……"

"嗚哇~~~"

茫茫意識海中,她瑟縮著身體,頭埋膝間,哭泣的無力,無助.痛苦萬分的抉擇讓她心疼的幾乎無法呼吸.

一方是整個天界,那里有她的媽媽,有她的伙伴,有無數喜歡她的仙叔仙姨,一邊是她的風哥哥與風瑤姐姐,這原本應簡單至極的選擇竟讓她痛的如萬箭穿心.

………………

夕陽西下,現實世界的時間已經是近黃昏,這幾個小時之間,修羅一路染血,收割著每一個出現他視線中的生靈.軒轅婉兒對此似乎已經麻木,哭累了的她沉沉的睡去,睡夢中的她眼角不斷滑落晶瑩的水珠.

眼前,是日落之城.

當修羅出現在城門前千米之外的時候,漫山遍野的城衛與各種各樣的東瀛高手已經在那里等他.

修羅已經無限的踐踏了他們所能承受的底線,再不盡全力抗爭,東瀛必完全毀于修羅之手.

與天龍大陸遭遇的魔君之難相比,東瀛大陸正在遭遇的災難要遠比當年的大陸淒慘千百倍.魔族雖強,魔兵雖眾,但並非不可抵擋.而修羅,他就仿佛一把鋒利無比的血劍,蹂躪著東瀛已經千瘡百孔的病軀,連最強的守護壁障天照大神都被他切做兩半,還有什麼可以阻擋他的腳步.

所有的阻擊,所有的掙紮,反抗在他恐怖的實力面前就好比一張一捅就破的白紙.真正的橫行無忌.

一聲令下,人群猝動,無數各種攻擊性道具被他們投擲向修羅,為了盡可能的阻擋他,有了皇城與日出之城前車之鑒的日落之城不惜拿出了自己的全部,這些攻擊性道具各個強大無比,其中不乏禁咒級別的攻擊卷軸,甚至還有一些上古流傳下來的極珍貴道具.

一時間修羅的周圍電閃雷鳴,大地崩塌,天撕空裂,各種高級攻擊道具的疊加之下,造成的是接連數個不亞于核彈爆炸的恐怖威力.空間被彌漫的沙塵所籠罩,交疊的聲音幾乎震聾人們的雙耳.

掏空一切的手筆,卻沒有人覺得誇張,因為他是修羅,

漫天沙塵淹沒了視線,震耳轟鳴淹沒了聽覺.一次又一次的爆炸,一次又一次的各種破空之聲後,混亂至極的聲音終于開始平息額下來,前方依然灰蒙蒙一片,剛才一輪可怕的攻擊絕對足以輕易炸平一座高山.

城衛終于小舒了一口氣,他們清晰的看到了剛才那波可怕的攻擊扭曲了空氣,毀滅了大地,也完全吞沒了修羅的身體.這樣的威力,足以摧毀一切,縱然是修羅也絕對不可能抵擋……吧……

他們拼命的安危著自己,拼命的去想修羅已經葬身其中,但那股讓他們幾乎窒息的壓抑感又是什麼……是因為那股未完全消散的龐大力量,還是……

踏……踏……,

混亂的氣氛中,一個人的腳步聲本應被完全的淹沒,不被任何人所注意,但在場的每個人都清晰的聽到了同一個沉重的腳步聲,那個腳步聲仿佛是從心底響起,步步踩在他們的心上,讓他們的心跳加快,再加快.

沙塵越來越淡,忽然間,霧蒙蒙的前方忽然出現一個越來越近的漆黑身影.淡漠的表情,死沉的氣息,均勻無比的步伐,仿佛剛才那足以湮滅一切的恐怖攻擊不過是一場幻境,沒有對他造成哪怕一絲的傷害.

城衛齊齊倒吸一口冷氣,一股陰森的寒意竄上全身.

他們仿佛見到了真正的魔鬼.

城衛首領猛一咬牙:"上!"

城衛守護家園的雄心此時已經被恐懼和震撼驅散了大半,根本沒有士氣可言,但盡管如此,近萬人的大聲呼喊也足以用"震天"來形容.但很快,淒厲無比的慘叫輕而易舉的壓過了隊伍的高喊……

人數再多,也無法對修羅造成一絲一毫的威脅.他們很快就會明白,他們不是在阻擊,而是在去送死.

短短的幾天,修羅的手上已經沾染了多少的鮮血,他們想象不到,因為那是一個讓他們戰栗,讓他們絕不相信的數字.

一個人的屠城,東瀛曆史上從未有過,如今卻接連遭遇了一波又一波.

誰可以戰勝這個惡魔,拯救東瀛大陸……

至高無上的天照大神?他死了,死在修羅劍下.

傳說中的唯一聖獸八歧大蛇?它是善是惡?又身在哪里?又是否真的有驅走修羅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