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47章 屠城(中)
修羅嗜殺,更何況帶著仇恨情緒的修羅.他要的不是戰斗,而是在最短時間內,以最快的方式將眼前的生靈置于死地.

于是,"萬劫"再次在修羅身上展現逆天血芒,血芒之中,魔神劍以一招"水神破"無情揮舞,斬向被氣勢壓迫,幾乎無法行動的兩人,兩個華麗的冰花在他們的胸口位置炸開……

-234900000,-235000000!

暴擊加破擊,觸發的是足以將他們秒殺數次的傷害.

東瀛大陸的神級高手加起來只有五人,如今一人被風逍以卑鄙的方法逼死,兩人被修羅直接秒殺.天皇城的皇宮在得到訊息的那一刻徹底動蕩.

沒有向地上的兩具尸體看一眼,修羅看向前方的目光轉過,鎖定左側三十米之外,一個新的目標.

她剛剛出現,然後親眼看他把兩個有著神級實力的人秒殺.

拖著帶血的魔神劍,修羅邁著如死神催命的腳步走向她.她沒有恐懼,依然如癡呆般看著那雙眼睛.她終于又再次見到了他,但卻沒有一點久別重逢的喜悅,因為他的目光是那樣的陌生與無情.曾經,她無數次幻想過與他重逢時的情形,卻絕沒有想過會是此情此境.

他已經不再是原來的他了,難道真如傳言所說,他瘋了嗎……

修羅一個瞬身閃至她面前,手中的魔神劍沒有絲毫猶豫的刺向她.

那一刻,血櫻心痛的幾乎無法呼吸.

那樣的氣勢壓迫與攻擊速度,她無法避過,而秒殺神級的恐怖攻擊能力,她更不可能抗下.而她更不想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他的劍下.

一朵淒美的櫻花在她背後綻放,然後在紅光中凋零.修羅的攻擊擊打在血櫻身體周圍的紅光之上,卻再也無法前進半分.

天櫻泣血銷神術,這個有著殘酷懲罰的禁忌技能她至今為止一共使用了三次,而這三次全部是在他面前使用.第一次,為了打敗他,第二次,為了向他證明自己,而這一次……她不想接受被他無情擊殺的事實.

修羅的目光沒有絲毫的掙紮和痛惜,一擊無效後,動作稍有停滯,然後再次揮劍斬向她……

血櫻越來越知道,他還是他,但卻不再是以前的他.

血櫻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任由他毫不留情的攻擊自己.注視修羅幻上映出的兩點血紅,她猛地向前,在他再次發起攻擊之前將他緊緊抱住.

修羅的動作再次停頓了一下,但他沒有掙紮,臉色依然冰冷.雖被抱緊,但並不影響他的攻擊,魔神劍一劍一劍無情的擊打在她的身側,後背……血櫻螓首依在他胸口,感受著那似熟悉似陌生的溫暖——雖然,他的身體如今一片冰冷.

"還記得嗎……當初在那個漆黑的地方,我中了'攝魄之暗云’身不由己的攻擊你,而你就是這樣抱住我,一邊承受著我的攻擊,一邊像安慰小孩子一樣哄著我,讓我醒來……也許在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完全淪陷,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刻的你."

她感受不到他的攻擊,摟著他的雙臂越來越緊,唯恐他掙脫.

"我知道我不可能完全走入你的內心,但你當初為什麼要那麼對我……你改變了我的一切,知道嗎!"

伏在他胸前,她嚶嚶而泣,似乎想把這半年以來的委屈,忐忑,思念,一起宣泄出來.

半分鍾後,她再次留戀的看了他一會,施展一個天櫻定身技暫時將修羅的移動速度降為零,然後閉目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修羅僅用三秒就從縛身術中脫離,但加持天櫻泣血銷神術的血櫻移動速度奇快無比,早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嗚嗚~~風哥哥,你讓好多好多人為你傷心……求你醒來好不好……婉兒求你了."

沒有試圖去尋找丟失的目標,修羅手提魔神,走向了北方的鬧市區.

這里是天皇城最繁華的商業街,幾乎所有的店鋪都集中在這附近,其人流量可想而知.一個東瀛玩家剛從道具店出來,隨意側首一瞥,忽然看到遠處的街口轉角,他全身猛的一顫,失聲驚叫道:"修……"

"羅"字未出,修羅的身影已經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出現在他身前,漆黑長劍貫胸而過……東瀛玩家睜大驚恐的雙眼,未來得及發出慘叫聲便重重的倒了下去.

修羅的到來讓這里接連響起驚慌的尖叫聲,擁擠的街道徹底混亂起來.修羅的嘴角忽然露出令人膽寒的陰森,因為這里……有很多人.他舉起手中的利刃,踏著死神的腳步,一劍一劍如割草芥,商業街人群密集,他隨手揮劍,便有數朵血花綻放,只要是被他鎖定的人,無論是試圖反抗,還是試圖逃走,都逃不過慘死的命運.

一向熱鬧安和的商業街如遭惡魔來襲,.在驚恐中變得混亂不堪.這不是怪物攻城,更不是幫派報複,而是真正的血的恐懼.

在修羅的劍下死亡,絕非是在輪回世界無痛苦,只會讓人覺得不甘與怨恨的正常死亡,而是真真正正的完全失去意識,一如真正死亡一般,甚至死前,他們還會親眼目睹自己被分尸的可怕情景,還要忍受那比死亡還要可怕百倍的痛苦.

而半個小時後,當他們終于從修羅制造的死亡深淵之中複活,他們會驚恐的發現,除了心里印上那或許一生都揮之不去的恐懼……連等級,都會下降兩級,甚至五級,十級……甚至,直接降回零級,一年的心血付諸東流.

一劍……一劍……一劍……

收割人類性命的感覺絕不好受,即使是最殘忍的殺人犯在殺人的那一刻內心也會產生來自靈魂的戰栗與恐慌,而真正能把殺人當成樂趣的,要麼是瘋子,要麼是……修羅.

剛剛吸盡鮮血回歸本色的魔神劍在幾分鍾內便再次蒙上厚厚的血色,如同在血水中長久浸泡過一般,修羅面無表情的追上一個又一個沒命般逃跑的人,如殘忍的惡魔般切斷他們的身體,收走他們的生命.

道具店,一個年過半百的男人瑟縮在牆壁角落里,外面那如世界末日般的混亂與令人驚悚的慘叫讓他瑟瑟發抖,抱頭蹲在那里,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生平第一次,過慣安逸生活的他遭遇這樣可怕的情形……真的是惡魔來臨了嗎?天皇在哪里?城衛軍在哪里?

忽然間,一個沉重的腳步聲逼近,每邁進一步,他的心髒便會不受控制的狂跳一下,他驚駭欲絕,用盡最後的勇氣抬起頭來……生命的最後一秒,他看到一道帶血的劍光.

"叮!東瀛戰區公告……天皇城道具店老板被來自華夏戰區的修羅斬殺,在天皇城主指定下一個道具店老板前所有玩家將無法在天皇城道具店購買道具."

拖著瀝血的魔神劍,他再次走向下一個目標,所有有生命的人,都是他的目標……

………………

"叮!東瀛戰區公告……天皇城藥店老板被來自華夏戰區的修羅斬殺……"

"叮!東瀛戰區公告……天皇城武器店老板被來自華夏戰區的修羅斬殺……"

""叮……倉庫老板被來自華夏戰區的修羅斬殺……""

"叮……天皇城鑒定鋪老板被來自華夏戰區的修羅斬殺,"

………………

整整半個小時,沒有絲毫停留的屠戮,曾經人滿為患的商業街此時已經被觸目驚心的尸堆鋪滿,鮮紅的血液染遍地面與建築,無數的血紅溪流涓涓流動……

商業街已經再也沒有了活人,將裁縫店里那個已經完全被鮮血嚇傻的女人殺死後,他走出安靜的可怕的裁縫店,沉默著向北.

再向前,便是天皇城的中心居民區,也是最豪華尊貴的一塊區域,那里居住的一般是東瀛最有錢的玩家以及NPC.

但這里依然看不到一個人影,那一座座豪華的閣樓,庭院都大門緊閉,曾經熱鬧非凡,充滿各種歡聲笑語與爭執吵鬧的街道如今死氣沉沉,仿佛所有的人都在這一天同時死去一般.

修羅,讓天皇城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如巨石般壓在每個人的心里.從他開始屠戮腳步那一刻起,已經幾乎沒有玩家敢在天皇城停留,紛紛以最快的速度——或逃出城外,或下線暫避,或鑽進自己的住宅閉門不出.

這一切,都僅僅是因為一個人.

而對于NPC來說,他們的最好選擇,便是躲回家中,祈禱著這個從天而降的惡魔快點離開,祈禱著天皇城能盡快除掉這個惡魔.因為沒有主人的命令,沒有人可以隨便進入他人的住宅.

但這個規則在修羅面前,形同虛設.

循著生人的氣息,他來到一個巨大庭院的門前,魔神劍揮動,輕而易舉的摧毀了那扇緊閉的大門,一個中年男人的驚呼聲從庭院中央的大廳傳來……幾秒後,唳慘的叫聲為周圍的死寂染上了恐怖的色彩,周圍無數顆心髒因這聲慘叫而劇烈的跳動起來,他們清晰的聽到了死神來臨的腳步……

慘叫聲如連鎖反應般,開始接連不斷……

絕望之下,必逼生憤怒與反抗.但這句話在修羅面前——並不成立,他的氣勢,只會讓人感到發自內心的戰栗.

屠城,而且是一個人的屠城.縱觀世界曆史,從未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