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46章 屠城(上)
"叮!玩家XX發布公告:華夏的修羅出現在我天皇城廣場,目前正在屠殺我國玩家,大家速來支援!"

"叮……"

……

僅僅是一個國外玩家的入侵,卻逼得嚇破膽的幾個東瀛玩家花重金發布全區公告來求援,只能說是一個天大的諷刺.但身處天皇城廣場的玩家卻沒人感覺如此,只有親自領教過修羅的可怕氣勢與威壓,才會明白什麼叫心膽欲裂,不戰而逃.

數次的全區公告後,白光開始在廣場中心的複活點頻頻閃爍,一些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自信的東瀛強者氣勢洶洶自信滿滿的出現,然後,下一秒,那刺鼻的血腥味與滿地的殘肢血肉讓他們勃然變色,全身劇烈顫抖,很多人甚至臉色慘白的癱坐在地,干嘔不已.

這些志在必得而來,有著強大資本的東瀛強者最終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硬著頭皮,閉著眼睛,快步沖向修羅,同時大吼著給自己壯膽……但他們唯一的結果,便是在近身之前便被修羅隨手一劍分尸.死前的痛苦向他們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後悔.

于是,複活後的他們再也沒有勇氣去面對修羅,甚至聽到他的名字便不由自主的全身發抖.

一條條生命在以恐怖的速度被收割,沒有震撼的攻擊效果,沒有華麗的魔法對碰,只有魔神劍無情的肆意揮舞,滿地的鮮血.彙聚成一條小溪.隨著屠殺的進行,黑色劍影上漸漸露出絲絲的血紅,濺在身上的鮮血來不及被修羅裝備吸收,凝成一股股從冷硬的黑甲上滑落.

他發現他喜歡這樣真真實實收割生命的感覺,沒有使用可以葬送周圍一切生靈的禁咒,他就這麼一劍一劍,享受著血液帶來的快感,享受著殺戮帶來的美妙感覺.

這一幕幕,世界完全不知,因為沒有人有膽量駐足拍下,只有輪回的世界論壇上出現無數東瀛人在顫抖中發布的控訴.

但這一切,沒有人覺得意外.

消匿半年後,修羅忽然歸來,並且如瘋了般在華夏的天龍廣場大殺一陣,而且還是本不該出現在輪回世界的血腥殺戮,引發了華夏的恐慌和世界的顫抖.而他忽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進入了東瀛大陸,人們便已經想到了這個結果.

而且人們更加確信的是:修羅真的瘋了.

而對于華夏戰區的玩家來說,這個消息讓他們精神大振,興奮間,他們仿佛再次看到了之前讓他們心驚膽戰的血腥場面.只是這次卻沒有發生在華夏,而是東瀛.而且腦中再次出現這種畫面,他們感受到的不是恐懼,而是興奮與暢快淋漓……國恥家恨無人敢忘,他們恨極這個卑劣的民族.與修羅之前給他們帶來的怨恨與恐懼比起來,他們甚至希望修羅能夠更加凶殘,給這個卑劣的民族真正的——血的教訓,

………………

"如果修羅大哥這樣做下去,能夠完全消除昨天帶來的負面影響嗎?"

風城,楓葉幫分部,楓葉狂瀾既興奮,又有些不安的向楓葉浩然問道.

"會!"楓葉浩然肯定的回答.

"他殺了數千華夏玩家,但他如果能殘殺相同數量的東瀛玩家,就足以平息我華夏玩家的憤怒.如果他超出這個數字的三倍,他可以再次恢複當初在玩家中的地位,如果超出這個數字十倍……"

"十倍?"楓葉狂瀾瞪大眼睛,有些誇張的驚叫一聲:"大哥,你不會是開玩笑吧?"

楓葉浩然看著窗外,不知不覺間,眼角凝起淡淡的濕潤.他緩緩說道:"修羅的心死了,或許他真的像蕭天說的,封閉內心,用殺戮和鮮血來撫平傷口.而他心死的原因……小瀾,你猜不到什麼嗎?"

"我猜得到."楓葉狂瀾的聲音低了下去:"除了修羅大哥,她也好久好久沒有出現了……"

"是啊……他是龍家之人,而她也必定在龍家的保護之中.有膽量,有動機,又有能力與龍家為敵,甚至不計後果出手的人……除了東瀛,我想不出還有哪里."

"所以,如果修羅既然沒有了心卻依然銘記這份怨恨,那麼……"

"東瀛,極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巨大的——修羅場!"

………………

黑色被染成血色,修羅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血影漸漸代替了黑影.濃郁的血腥之氣飄蕩在整個廣場之中,沒有人知道,這血腥之氣,是地上的鮮血散發的還是那血色的身影上散發的.

而此時的修羅,面色平靜的令人心顫,在移動的過程中偶爾還會露出莫名其妙的笑聲,修羅感到自己很久很久沒有體會到這種美妙的滋味了.

視線中的人越來越少,曾經聚集在天皇城廣場的眾多玩家大半死在修羅的劍下,一小半奪路逃離.而這期間被修羅斬殺的各種侍衛不計其數,來多少便被秒殺多少,似是在譏諷天皇城的無能.光滑的大理石地面被染成紅色,血淋淋的控訴著修羅的殘暴與罪惡,幾個幸存,或者說沒來得及被修羅殺死的東瀛玩家癱軟在地上,瑟縮著拼命爬行想要逃離修羅的視線,完全被恐懼抽空力氣的身體無論如何也無法站起.

五個臉色花白的老頭出現在了修羅身後,其中一個強自鎮定,恨聲問道:"你究竟是誰!"

他們是東瀛大陸的五個轉職導師,他們恐懼的預感到——東瀛大陸即將面臨一場大劫.

修羅從來不會和要殺的人浪費一個字,唯一回答他們的.是一道黑紅色的劍弧……

"叮!世界公告,全世界玩家請注意,東瀛戰區五轉職導師被來自華夏戰區的修羅擊殺,兩周後將生成新的轉職導師."

提示音的發布沒有問過修羅的意願,而且,提示音中的稱謂為修羅,而不是"風魂".因為他不再是"風魂",而是修羅,來自華夏的修羅.

對于還活著的東瀛玩家,悲痛感撲面而來……但是,他們依然沒有人敢回到那已經變成可怕煉獄的天皇城廣場.如果修羅依然是之前的修羅,他們會憤恨填膺,不需要猶豫的齊齊去找修羅拼命,但在真正的鮮血與恐懼面前,他們膽怯了.而天龍大陸則在提示音落下那一刻傳出一陣興奮的大吼.

但東瀛的玩家注定不能沉默,否則他們會真正的淪為世界的笑柄.因為對方僅僅是一個人——一個來自華夏的玩家.

東瀛第一大幫會——口山組的口山正男帶著五千人,在修羅離開天皇城廣場之前浩浩蕩蕩的沖了過去……半個小時後,人們在期待中等來了口山組在恐懼中脫逃的一些玩家如瘋狗般擇路逃來,他們終于認識到,修羅的強大,或許已經不是他們玩家所能對抗的.

暢快淋漓的斬殺了送上門來的數千人,修羅徹底變成了血修羅,身上,劍上無一處不是血的顏色.全身的修羅裝備只能一點一點的吸收,然後轉化成屬于自己的血腥力量.他猶如一只來自地獄,只為殺戮,只為鮮血而生的惡鬼.沒有人能阻止他殺戮的腳步.

視線中已經沒有了目標,他獨自一人站在斷臂殘肢堆中,茫然四顧.

邁開腳步,他向北前行,走向最熱鬧的商業街與NPC居民區,那里將是宮城的方向.他剛邁開三步,兩個紫衣紫帽,目光如刀的老者忽然出現在他身前,那遍地的狼籍只讓他們皺了皺眉毛便迅速移開目光,看向修羅時,他們目光中的殺意與慎重同時散發.

天皇城終于派出了僅有的兩個神級護衛,或者說是供奉.之前,他們曾是威震東瀛大陸的三兄弟,但上次卻被修羅以滅世卷軸為要挾硬生生的逼死了一個.

兩人對望一眼,互相點頭,身體分別向左右方向沖去,他們的速度與暗殺技,東瀛大陸幾乎無人能及.然後就在他們腳底剛剛離地那一刻,一股強大到恐怖的氣勢伴著一聲沉悶的低吼向他們壓來.兩人頓時如被重錘擊中,體內五髒六腑氣血翻騰,全身如被巨石壓住,再也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