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章節目錄 第527章 不願醒來
一個月之後.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將她的每一點每一滴的音容笑貌細細品味一遍又一遍;也足夠將對她的刻骨思念化為沉沉的哀歎,一聲又一聲,在寂靜的夜里,隨寒風飄散而去.

再濃烈的酒,也澆不盡因見不到她而滋生的絕望和癡狂.半醉半醒間,眼前滿是她如陽光般明媚溫柔或水波流轉間清細哀憐的眼神.心,漸漸疼痛欲裂.思念,欲揮不散,欲斬不斷!

門被打開,露出陳冰兒冷到可怕的臉,她推門而進,冷漠的看著一身酒氣,頹廢無神的蕭天.

從見到風瑤的第一秒,他便癡戀于她,這早已不是秘密.只是,因為風逍的關系,他逼自己走出這不可能有結果的苦戀,只要每天能看她一眼,看她幸福的和自己的"老大"在一起,他滿足欣慰,而無憾.

得到她死去消息的那一刻,他痛徹心扉.

"老大……醒了麼?"蕭天半抬眼皮看她一眼,又繼續猛的灌下一口烈酒.

問這話的同時,他沒有抱絲毫得到肯定回答的奢望.連續一個多月,他天天如此,任憑蕭鷹苦勸打罵,任憑劉清兒苦苦哀求.如果說風逍是丟掉了全部的靈魂,他就如丟掉了一半的靈魂一般.一個月,他在醉生夢死中徘徊.

而風逍,則是半生半死.

陳冰兒搖頭,冰目死死的盯著他.

酒瓶再次被喝空.蕭天站起身來,長長的吸了一口氣.

"冰塊,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一個月,已經足夠了.從今天起,我還是蕭天……走吧,我們去完成老大沒有完成的……然後,等他回來."

陳冰兒點頭,轉身離去.

十分鍾後,他出現在了輪回世界.此時的他,臉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哀傷與頹廢.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神情間多了幾分堅決和淡漠.

陳冰兒已經在他不遠處等他.

"一個多月了,都還好嗎?"他失神的看著前方,喃喃自語.

"依舊."陳冰兒冷聲道.

"這段時間,你都住在老大家里對嗎?"蕭天轉身問道.

"是."陳冰兒點頭,臉上無喜無悲.

"她們都怎麼樣了?"蕭天搖頭笑笑:"會不會,哭斷腸."

陳冰兒沉默.

一切都變了.

他的家,曾經是那麼的溫暖溫馨,總是充滿讓人心醉的溫聲嬉鬧.而如今,那里的夜晚,冷的可怕,安靜的可怕.

一向柔柔弱弱的楊夕若變了.除了陳冰兒和寶寶,她拒絕所有人踏進那里一步,連楚穎穎都被她毫不留情的趕走……讓她滾……因為是她,間接的害死了風瑤.縱然楚穎穎哭的肝腸寸斷,苦苦哀求,她依然無情的將龍威夫婦堵在門外,直到他們黯然離去.

陳冰兒堅決的留在了那里.同樣的,她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到他.

"為什麼偏偏是她……"蕭天長歎一聲,心髒再次一陣抽搐.

他身邊的每一個女子都是他重要的人,需要守護的人.如果她們出事,他會憤怒,會傷心,甚至會發瘋,會走極端……但,也許一個月,也許幾個月他就可以恢複.

但惟獨風瑤……

"冰塊,我們走吧,去風城."

看到蕭天,雷帝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沖了上來.

"風……風帝大人呢!他這段時間去哪里了?"來不及打招呼,雷帝緊抓著他的衣服焦急的問道.

"老大太累,可能要休息一段時間,等他想回來時自然會回來.這段時間風城的事情可要麻煩你了.老大還讓我告訴你,如果有什麼大事的話你自己決定就可以,不需要等他."蕭天笑著說道.

雷帝稍稍放心道:"原來如此.呵呵,的確,以風帝大人的脾性,的確不太適合勞累,只要風帝大人沒事就好."

雷帝走後,接到蕭天消息的楓葉兄弟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蕭天大哥,我修羅大哥是不是出事了!"隔著很遠,楓葉狂瀾就焦急的喊道.

走到身前,楓葉浩然上下打量了一番明顯消瘦,連氣質都隱約有些變化的蕭天一會.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緩緩說道:"好久不見.我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們隱約知道,龍家似乎發生了什麼變故,難道……"

"我老大沒事……"蕭天淡然擺手,目光堅定的說道:"他只是需要休養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他輕松的笑笑:"我們可要努力了.風城,可是老大的心血啊."

楓葉浩然笑著說道:"這個自然.我們軒轅世家上下對軒轅聖主絕對會惟命是從.他的一切,都是我們必須拼死守護的."

"這一個月,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蕭天問道.

楓葉浩然搖頭說道:"大事沒有.修羅的無故失蹤人們都已經司空見慣,也沒有因此而過分議論什麼.倒是風城的各方面發展都比預想的要好的太多,發展節奏很快,越來越多的玩家湧入這里……哦,或許唯一算的上大事的——三大幫派所建的天極城完工,而且剛好就是昨天."

蕭天重重一歎:"老大當初刻意賣給他們一塊建城令牌,原本是一很毒的手段,沒想到如今竟然……老大不在,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阻止."

"我們去城里轉轉,然後擬一下接下來的發展方向."

"我去一趟冰城."陳冰兒冷淡的丟下一句話,獨自轉身離去.

………………

充斥著淡淡清涼,淡淡馨香,濃濃壓抑的房間.

"風大哥,該吃午飯了."

楊夕若端著餐盤微笑著走了進來,將它輕放在床邊的桌子上.

他已經安靜的躺在那里整整一個月,全身紋絲不動,沒有焦距的灰暗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除了體表的淡淡溫度與鼻間的輕微呼吸,他和一具尸體沒有絲毫的區別.

飲下一口肉粥,楊夕若輕柔的分開他的嘴唇,覆上自己的香唇,一點一點的喂到他口中……

"燙嗎?"她傻傻的問了一聲,用纖指小心的抹去他嘴角的水痕.如同在照顧一個未及滿月的嬰兒.

耳邊忽然響起門鈴聲.楊夕若心里一緊,輕吻了風逍一下,迅速起身,來到房門前.通過貓眼,她看到是寶寶後,才放下心來.

混沌亂影陣需要風逍每個月補給一次混沌之力才能維持.在他半生半死狀態一個月後,混沌亂影陣終于消散.

不知何時,周圍或明或暗的多了無數雙眼睛.她知道這些都是來保護他們的人.但她依然不敢放松警惕.她已經再也經不起絲毫的打擊.

門被打開,寶寶雙手提著兩個好大的袋子走了進來.楊夕若沒有向門外看一眼,便將門關上.

"好重……"

寶寶將手中的東西放到地上,甚至沒來得及和夕若打招呼,她已經快速跑開,沖向了那個房間.

每天,寶寶都會來這里一次.每次都會帶很多東西.而每次帶的東西都夠他們用上很多天.

所以,這麼長時間以來,幾個女孩都沒有出過門,每天陪在他身邊,不斷的和他說話,期望有一天可以將他喚醒.她恨寶寶之外的龍家所有人,卻從不會拒絕他們的東西.

"……哥哥,寶寶又來看你了."寶寶抓著他比自己大好多的手,眼眶中淚光閃動.每次,她都會對自己說不要哭,但每次看到他的第一眼,她都會忍不住想要抱著他大哭一場.

她好想留在這里,一直陪著他.但……如果她留在這里,媽媽便會孤單一人.如今的她日漸憔悴,根本離不開她.

"哥哥……媽媽今天上午又哭了.她真的好傷心好傷心.哥哥,你快醒來,只有你才可以讓媽媽不難過."

"哥哥,你回答寶寶好不好,"

"哥哥,瑤兒姐姐不在了……可哥哥還有寶寶,還有好多漂亮姐姐,我們會永遠陪著哥哥的……"

"哥哥,你再不理寶寶,寶寶真的要哭了哦……"

身後響起腳步聲.寶寶仰起不知何時已經掛滿淚痕的小臉,壓抑著哭泣說道:"若若姐姐,哥哥他還是不理我……"

夕若拉著她在床邊坐下,笑著說道:"放心好了.風大哥他會很快醒過來的.他又怎麼能舍得丟下寶寶不管呢."

"來,寶寶,陪你的風大哥一起吃午飯."

寶寶剛想答應,又輕輕的搖頭:"我要回去了……我不可以呆太久讓媽媽等的.媽媽雖然不說,但我知道,每次來這里,她都會好難過,而且待的越久會越難過."

楊夕若臉上的笑意僵硬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輕笑著說道:"那,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