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5章 一年……
(陳冰兒是女的很令人意外?我記得前面已經做過很多次暗示了……好吧,找了一下,在123章,第176章,第211章,第223章,第240章,很多地方有過暗示,而且某些幾乎都是明示了,我都已經盡可能隱晦的指出她不是個男的——尤其是長相,我會讓比主角更拉風的男人出現!?扯淡.我可不是什麼好人.)

這是一個冰花般的世界,冷清的氣氛,清冷的空氣,冰晶的地面,冰藍的桌椅,冰色的珊瑚,連紗帳上都點綴滿了冰瑩剔透的冰晶,在夜明珠柔和的光芒輝映下,反射著五顏六色的光芒.

風逍用手指擺弄著身前的水晶珊瑚,驚豔之于,又有些感歎.偌大一個女皇宮,居然連一個侍女都沒有.足見冰雪女皇拒人于千里之外到何種程度.整整一千年的形單影只,清冷孤寂,她都是怎麼過來了……如何換成自己,別說一千年,一個月也絕對不可能忍受的了吧.

"你是第一個進入我寢宮的男人."

冰雪兒從背後抱住他,帶著淺淺的笑輕依在他的背上.冰藍的長發垂下,遮住了她似淚似笑的絕美容顏.一千年的孤單思念與癡癡等待,如果不是那個牢牢刻在她心中的影子,如果不是早已深入靈魂的執念和癡戀,或許她,早已經完全的垮掉.

如今,冰雪女神把他送到了她面前,她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了.即使拋棄一切,失去一切,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風逍抬起的手停在空中,又悄然的放了下去.想到她癡迷到不可救藥的眼神,想到她對他說的每一個字里包含的款款深情,想到她為了不讓自己難過而甯願放棄整個冰雪之城的那一幕……他終于沒忍心推開她.

瘋了……和一個才認識不到一天的女人發展到這個地步.

如果他現在是一個人的話,他絕對會狠狠的抓抓頭皮讓自己好好冷靜冷靜.他甯願相信自己是在做夢.

自己的畫像……一千年前……水蒼穹!wαр.①⑥κXS.

想到這里,風逍又怔了一下……真的只是巧合嗎?還是自己和這個世界……和水蒼穹,有什麼特殊的聯系.

這個看似荒謬的想法很久之前就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因為已經有太多的驚奇為它做了鋪墊和證明.風逍甯願相信《輪迴》並不是一個游戲,而是不同于現實世界的另一個空間——一個法則和現實世界不相同的空間.

而義父的遺言里,到底隱藏著什麼?自己和瑤兒遭遇的種種不可理解的驚奇,又隱藏著什麼?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就這樣如同兩個久別重逢的戀人般依在那里,營造著淡淡的溫馨氣氛.

"女皇陛下!老臣冰乙求見!"

女皇宮外,一個蒼老穩重的聲音打破了了安靜.冰雪兒不舍的松開風逍,微微理了理有些凌亂的衣服,沖著他微微一笑後,婷婷若仙的向外走去.

踏出女皇寢宮的那一瞬,冰雪兒含情脈脈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似水的目光變得冰一般的凌厲,無形的威壓和冰冷的氣勢讓整個女皇宮的空氣都為之一凝.

千年的帝王之位所形成的氣勢豈同小可,在冰雪兒轉變的那一刻,風逍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窒息了一下.

女皇宮位于女皇寢宮之外,同樣是絕大多數人的禁地,平時只會招待身份極為尊貴的客人.一個全身藍袍的老臣跪在宮門口,拱手垂首,靜若冰雕,唯有花白的胡子隨著房外輕嘯的寒風微微飄動.聽到女皇的腳步聲,他的頭垂的更低了,朗聲道:"參加女皇陛下,老臣有要事相告."

"如果是關于如何隔斷極點冰川之事,那左丞相還是請回吧."

"這……"左丞相一臉肅然的表情完全的僵在那里,准備好的一大堆說辭被冰雪女皇的一句話給迫的一句也說不出.良久,才諾諾的說道:"可是女皇陛下,如今城內城外人心惶惶,謠言四起……"

"孤今天說過的話你們都當耳旁風嗎!"冰雪女皇月眉一豎,聲音陡然冷了幾分,"還是你們不信任孤的能力?"

左丞相本就被風吹得有些戰栗的身體更是劇烈的顫抖了一下,臉色也變得有些灰白,誠惶誠恐道:"老臣絕無此意,陛下我冰雪之城萬千子民的信仰,我們豈會懷疑陛下的能力……只是此事三年以來一直未有解決,城內外皆有謠言聲稱陛下已經尋過青龍聖神,但如此大范圍的酷寒即使是青龍聖神亦無能為力,唯一的辦法就是召集所有的火系魔法師……"

"傳令下去!"冰雪女皇打斷了他的話,明顯的不耐煩起來,"青龍聖神已經決定于明日出手相助我城,我城的危難最遲後日即可根除."

,

左丞相的表情完全凝固,直到冰雪女皇帶著一身清冷步入寢宮後才清醒過來,帶著一臉的驚喜和愧疚恭敬退下.

冰雪之城只要一遇到大事,往往都是冰雪女皇以自己的能力和魄力獨自解決,而自己這群老臣,都像是一群吃干飯的……腳步匆匆的左丞相搖頭歎道,臉上的敬畏之色愈加濃重.他深知冰雪女皇請出青龍的代價是什麼,所以他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盡一切可能的方法來保護她的安全——雖然冰雪之城想加害冰雪女皇的人或許根本不存在.

冰雪之城絕對不能沒有冰雪女皇,否則,必定引發巨大的恐慌和混亂,她在冰雪之城子民中的地位,已經堪比至高無上的青龍.想到這里,左丞相覺得自己肩上的壓力又大了幾分.

"都說女人善變,我算是見識到了."看著堅冰在瞬間完全融化的冰雪兒,風逍愣是恍惚了兩秒才適應過來.

"帶我離開好不好……去哪里都可以……"冰雪兒再次抱住了他.找到夢中歸宿的她,一刻都不想離開這個帶給她奇異溫暖的身體.只有在他身邊,她才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是溫暖的.

風逍暗中咽了咽口水.帶著冰雪女皇,多麼誘人的想法……光是她那只神獸寒冰雪雁,就足以輕易整死如今的任何一個幫派.那可是真正的神獸,而不是玩家所擁有的退化至寵物級別能力大降的神獸寵物.

但這個誘人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法而已.剛剛無所事事的那一段空隙,軒轅婉兒將那個穿藍袍長大胡子的左丞相心思挖了個干乾淨淨,連他老婆是頭大母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同樣,他也深知了冰雪兒在整個冰雪之城的地位.如果帶她離開,四主城之一的冰城必亂.自己也會成為千古罪人.

風逍拍拍她的後背,很無情的撇下一句:"不可以……"

冰雪兒身體一顫,抱著他的手用力的緊了緊.

"冰雪之城需要你……"

"不……一千年了,夠了,真的夠了,從今往後,我真的只想為你一個人而活.只要你不丟下我,去哪里都可以……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冰晶般的淚滴混著悲傷的氣息緩緩落下,水色光芒竟如一根根的鋼針直刺風逍的內心.

一股無言的愧疚將他內心填滿,讓一個只在自己面前才會溫柔的女子流淚,這種愧疚強烈到讓他自己驚訝.他輕柔的拭去她臉上的淚滴,緩緩說道:"冰雪兒,好好聽我說,我雖然不會帶你走,但我並沒有說會離開你啊……"

冰雪兒的美目一迷,神色微微怔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一個幾乎讓她想要雀躍的情景,滿臉的悲傷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聲音里滿是欣喜的顫抖:"你會……留下來陪我?"

風逍頭一暈,看著那渴望到極點的目光,好半天才輕輕說道:"冰雪之城命運與你緊緊相連,除非你可以找到合適的繼承人,否則你一但離開,整個冰雪之城都將陷入不安和混亂,所引發的後果更是不可想象,而我……和你都會成為冰雪之城曆史上的罪人,你喜歡你的男人背負這樣的罵名嗎?"

冰雪兒搖了搖頭.千年帝王的睿智,她怎麼想不到這些,只是在她的思想里,這些和她的男人一比……或許什麼都不算.積蓄了一千年的感情忽然迸發出來會有多麼的強烈,她做了完美的詮釋.

離開自己的男人,現在的她死都不想,而讓自己的男人背負汙名,她更不想.如果可以,她希望一切的罪過都可以落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冰雪兒,給我們時間.或許一年,或許幾年,等你交代好一切,准備好一切,選好下一任皇位繼承人,並讓冰雪之城慢慢的去學會適應沒有你的日子……到時候,我再帶你走好不好."

風逍在給冰雪兒時間,又何嘗不是在給自己時間.短暫的相逢,自己需要時間來疏理和接受這段突然而來的感情.

"嗯……"冰雪兒乖巧的沒有再說什麼,努力的放緩自己的身心,將自己身體的重量完全的壓在身前男人的身上,良久,才如同夢囈般的喃喃道:"一年的時間……只要一年就夠了……"

一年的時間……為了能盡快無牽無掛的和他在一起,自己會付出所有的努力.

(晚上12點之前還有一章,哥今天有點抽風,所以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