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6章 無法理解的轉變
(這章事先給很多人看過,很多男童鞋說接受不了,女童鞋則都說再正常不過……男童鞋還是慎之為好;)

感受到主人膨脹到極點的憤怒,寒冰雪雁急急落下,巨大的身體護在冰雪女皇身後,小白也來到風逍身後,虎目眈眈的凝視著對方.

"好吧……我向你道歉好不好?我真的沒什麼別的意思!"

回答他的只有五支呼嘯飛來的強力冰箭!

風逍一個矮身,險險的躲過,軒轅劍已經出現在手中.不明不白的被人如此恨上,他的心里已經開始火了起來.

陳冰冷冷的看著臉色陰沉的嚇人的冰雪女皇以及臉色同樣有些陰沉的風逍,雖然心中詫異,但依然沉默不語.有了天絕護身,他絲毫不擔心風逍的安全.

"好吧,就算你要殺我,也總要有個理由吧!"聲音雖然依然客氣,但已經帶上了一絲冷硬.

"你該死!"

隨著冰冷的聲音,六支冰箭呈雪花狀向他襲來,將他所有躲避的方向徹底鎖死.風逍干脆不再避讓,直直的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砰!砰!

風逍連退六步,隨即翻身直沖,攻向冰雪女皇.

砰!

風逍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一座忽然從地面上冒出來的冰牆上.緊接著,一支粗大的冰箭詭異的透過冰牆擊打在他的身體上,將他擊飛數米遠.

冰雪女皇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怒火吞沒,甚至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攻擊沒有給對方造成絲毫的傷害,只知道瘋狂的攻擊,只想用盡一切手段將他碎尸萬段!

冰晶!冰爆!冰封天下!冰羽刺……所有可以使用的強大的技能被她接連不斷的轟擊在風逍身上,將他的身體凍結,擊飛……凍結.擊飛……

這個女人……瘋了嗎!wαр.①⑥κXS.

風逍從地上爬起,拍掉身上殘留的雪花,心火已經開始蹭蹭往上竄.除了蕭瞳影那個魔鬼外,他還從來沒有被一個女人這麼虐過.但他不得不承認的是,在冰雪女皇強大的實力面前,自己的實力只能用弱小的可憐來形容,即使不懼怕任何的攻擊和傷害,他也無法靠近她的身體半分.

"偉大的冰雪女神,請用你的冰冷覆蓋這片廣闊的天地……"

冰冷的低吟從冰雪女皇口中徐徐溢出,此時的她雙眼緊閉,雙手交叉護在胸前,冰藍色的長發隨著微微的寒風肆意飄動,如女神般美的讓人不忍瞬目.一團冰藍色的光芒已經開始在她的胸前閃動.

"這是……水系的禁咒'冰翻雪變’!風哥哥,快阻止她,一旦她施展成功,十天之內都將無法使用魔法!"軒轅婉兒焦急的呼喊著.

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她變得如此的憤怒和不顧一切?軒轅婉兒帶著疑惑,靈魂之力悄然潛入了她的意識深處.

啊……怎麼會是這樣……原來竟然是這樣!

風逍心里駭然.十天……代表著至少十天之內她不能施展"冰雪女神的庇護",也就徹底斷絕了柔柔生還的希望.

這個女人……真的瘋了嗎!不就抓了一下手麼!

"小白!快震暈她!"

"風哥哥,快取下你的修羅幻!快啊!"

取下修羅幻?風逍一愣,但他從不懷疑軒轅婉兒的話,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將修羅幻收回,露出了因焦急而稍顯蒼白的臉.

寒冰雪雁的眼睛忽然發出奇異的光芒,巨大的翅膀開始劇烈的扇動起來,鳴叫聲響亮的響起,似要劃破天地.

感受到寒冰雪雁不同尋常的暴躁,低吟中的冰雪女皇微微睜開了眼睛,忽然……她臉上冷潔的神情完全的凝固,冰藍色的魅眼綻放出令人失魂喪魄的神采……

是……夢嗎?

還是他……真的出現了……

詠唱中止了.冰雪女皇呆呆的凝望著他,就這麼凝望著,仿佛天地間只剩下了這張只在夢中出現的臉龐.終于……她的腳步動了,一點一點的移向那個夢幻般的身影,每走一步,眼中就會滑落一滴晶瑩,落到地上時,已經化作世上最純淨的冰晶.

她好想哭,又好想笑,她緩緩的伸出冰玉般的纖手想要碰觸眼前的夢幻,動作緩慢而輕盈,好怕這又是一場夢,不小心,就會碰散.

冰冷和憤怒完全被溫暖和眼淚代替,那似喜似悲,似笑似淚的神情將她身上的堅冰完全的融化.巨大的轉變讓風逍瞪大了眼睛,連小白的眼睛都睜得圓圓的.唯有陳冰微微愕然後便恢複了正常.因為無數次的事實告訴他,無論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老大身上都不需要奇怪.

晶瑩剔透的玉手終于撫上了他的臉,冰冷的感覺中,似乎隱約帶上了一絲的溫暖.

風逍的表情因眼前極具沖擊力的變化而變得完全凝固,心里甚至沒升起半點躲開的意識.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情況!

難道女人都喜歡這樣占男人便宜?

"是你嗎?真的是你嗎?"冰雪女皇的小手無意識的滑動著,仿佛在愛撫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聲音更是柔和的像飄渺的風.

風逍錯愕的表情完全凝結在臉上——這問題問的,太有水平了!

"風哥哥,你相信一見鍾情嗎?"軒轅婉兒聲音楚楚的問道.

感受著那仿佛要將他融化的目光和臉上傳來的水玉觸感,風逍努力的集中精神:"有一點吧……莫非是她對我一見鍾情?"

唉,真是難辦啊,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連最高貴冰冷的冰雪女皇都一見面就倒貼.

"一千年前,在她六歲的時候,她的父親給了她一張畫像.她的父親說:只有這張畫上的男子才有資格做你的男人……帶著不解和好奇,她展開了那張畫……于是,從那一刻起,六歲的她不可自拔的愛上了畫中的那個男人——那個其實還沒有出生的人!"

"擁有寒冰之體的女子,身與心都是冰冷的,但對待感情,卻是驚天動地的熱烈.一旦愛上一個男人,心就會為他永遠的冰封,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人半分.為了愛的人,她可以放棄一切,拋棄一切,縱然身死魂滅,也永不變心."

"寒冰之體的女子真正的冰清玉潔,視貞潔如生命,身上的每一寸都不允許愛人之外的人碰觸,否則,要麼把對方殺死,要麼……自己死……這就是她剛才准備和你不死不休的原因."看著那對如癡如醉的眼神,軒轅婉兒的心里裝滿了不解,聲音了帶上了些許的迷茫.

一段看似荒謬至極甚至可能永遠不會有結果的單相思,居然把一個冰雪一般的女子禍害成這樣……這就是所謂的癡情嗎……

"你……你是說,畫像中的那個人……就是我?"風逍暗中掐了自己一下,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是的!"

風逍狂暈……這都什麼跟什麼!

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恨上,然後莫名其妙的被人愛上,而且還是同一個人!

風逍疑惑的看了看被映的雪白的天空,懷疑是不是哪位神仙在和自己開玩笑.

"婉兒,你確定那個畫像里的人是我?應該是個和我長的有些相像的人吧……一千年前我還指不定在哪呢."臉上的纖手依然在留戀的滑動,幽藍的目光依然一瞬不瞬的停留在他的臉上——絕美的風景讓他留戀,只是這一切,太荒謬了!

與現實幾乎完全不相干的《輪迴》世界……一千年前……我擦!是我瘋了還是全世界都瘋了.

"是你……和你一模一樣,頭發,眉毛,眼睛,鼻子,雙眉間淺淺的黑痣……連臉上的神情都是一模一樣的,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張畫像會在一千年前出現,但是那個人,真的是你!"軒轅婉兒的聲音沒有一絲的猶豫.從那張畫清晰出現在她腦海那一刻,她就完完全全的確信了畫中的人就是他……

"而且,那張畫像似乎是祖上傳下,並指定交給水家第一個擁有寒冰之體的女子……而那個傳下畫像的祖先,叫水蒼穹!"

"水蒼穹!?"風逍心里一動.這個當年惡戰魔君的七神中唯一活下來的水神,是他一直在找的人,因為他的身上,最有可能隱藏著水系魔法孱弱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