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0章 冰雪之城的危機
展開地圖.他們所處的位置是冰雪皇城西的一個複活點,離皇城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的路程,往西走,則是將冰雪之城完全獨立的極點冰川.風逍暗暗目測了一下距離,即使以小白如今的移動速度,達到那里也需要三個小時,從邊緣到中心,又需要三個多小時.

"走吧,我們先去冰雪之城看看,里面應該有禦寒的東西,不然這里的居民就算是再怎麼習慣寒冷也不可能在這種溫度下撐太久."

這里的溫度,起碼到了零下三十度.即使是陳冰,也忍不住瑟瑟發抖,如果是普通人,估計會被凍的連話都說不出來.合上地圖,風逍喚出小白,然後一把將陳冰拉了上去.

主人之外的男人沾身,小白本能的想要暴怒,忽然一股它不討厭的氣息讓它平靜下來,任由陳冰坐到了它的背上,飛行前甚至還轉過虎目看了他一眼.

第一次禦虎而行,陳冰猶如堅冰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波動,只是微微咬牙抵禦著這里的酷寒,雖然寒入骨髓,但他莫名的喜歡這種感覺.

同一時間,冰雪皇城的皇宮大殿.

富麗堂皇的大殿一片肅然,數顆巨大的夜明珠鑲嵌在兩邊雕刻著細致圖文的玉柱上,冰晶般的地面將整個大殿反射的一片明亮,華麗中透著冰冷的美感.兩排身著厚厚皮裝的文武大臣分列兩側,垂首敬畏的面對著大殿中央的女子.

晶瑩中點綴著點點金色的奢華座椅上,端坐著一個身穿白色絨衣的女子,她的頭上戴著象征冰雪之城最高權力的冰晶色皇冠,皇冠下是一張美絕天下的臉,猶如天山雪蓮般高貴冷潔.雪白的皮膚在冰藍色長頭發的輝映下,透著冰雪一般的瑩白.

良久,冰藍色的眼睛緩緩的睜開,絕美的光芒讓整個大殿都仿佛為之亮了一下.只是她的表情太冷太冷,冷到仿佛已經凍結了一切的情感,冷到仿佛萬年不融的玄冰.

見冰冷威嚴的冰雪女皇終于有了反應,眾臣重重舒了一口氣,然後他們得到的卻只有四個字:

"孤不允許!"

"可是女皇陛下,如果溫度再這樣降下去,我城……"一個老臣誠惶誠恐的站了出來,硬著頭皮對上了她威嚴的目光.

"哼!"冰雪女皇冷哼一聲打斷他的話:"青龍之威豈是人類可觸犯的,萬一犯其龍威,你們此舉就是在自尋絕路."

"可是女皇陛下,萬千子民生活于此酷寒之下已有三載,痛苦不堪,每年凍死者不計其數,長此以往,必生內亂啊."老臣豈會不知觸犯青龍可能引來亡國之災,但他們已經沒有了退路了.

冰雪之城靠近極點冰川,氣候冷冽,長年覆蓋冰雪,這里的子民數萬年來也逐漸的習慣了這里的冰冷.但三年前不知何故,青龍所沉睡的極點冰川忽然變得更加冷徹,同時也導致整個冰雪之城溫度驟降,甚至已經瀕臨這些習慣寒冷之人可承受的界限.更可怕的是,溫度下降的趨勢依然在持續,如此下去,整個冰雪之城都將陷入絕境.

"孤豈會漠視孤之子民遭此劫難,孤自由辦法,眾位莫要忘記孤之本源神力."冰雪女皇冰藍色目光淡淡的掃了下面一眼.

老臣聞言一愣,隨即臉色大變,一臉惶恐的跪下,其他大臣的反應如出一轍,竟紛紛跪倒在地.

"女皇陛下!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全城上下可以忍受冰冷,但絕對不能沒有陛下你啊!!"群臣臉上寫滿了驚恐,他們清楚的知道冰雪女皇說的那句話的含義.

"不必再說了!"冰雪女皇秀眉微鎖,冰冷的聲音里平添幾分帝皇的威壓:"孤心已決,而且孤絕對平安無事!"

沒有見到那個人之前,自己怎麼可以死!

"這……"老臣忽然抬起頭,驚聲說道:"莫非陛下已經達到法神之境?"

"沒錯!"冰雪女皇站起身來,"如此,孤之神力雖會完全散去,但絕無性命之威,你們可以放心了,都退下吧."

"是!"群臣全部松了一口氣,一臉的沉重和擔憂完(1&6&K&x*s電腦站 .1&6&K^X*S.c&om)

全被欣喜代替,如果冰雪女皇使用了那個帝王才能使用的方法,那還有什麼可擔憂的呢.

雖然那樣做尊貴的冰雪女皇會散去所有的神力,但只要有我們這些老骨頭在,誰都別想傷害到她一絲一毫.但話又說回來,美麗,高貴,威嚴,偉大,受所有冰雪之城子民敬仰和愛戴的冰雪女皇,又怎麼可能會有人去傷害她.

"這就是冰雪之城?果然不負冰雪之名啊!"看著這座被雪花覆蓋的城市,風逍一臉的贊歎,目不暇接的看著眼前的純潔美景.這種純粹的白色,是現實中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沒有天龍皇城的奢華,沒有火神之都的樸素,這個城市,華麗與潔然中透著明顯的蕭條.沒有太高的建築物,也沒有太顯眼的建築物,所到之處都是空蕩蕩的,偶爾有幾個NPC行人經過也是全身被厚重的衣服捂得嚴嚴實實,腳步匆匆.

"……三年前,這里的溫度開始急劇下降,現在已經降到了一個相對可怕的程度,再這樣下去,這里必將無法再適宜人類的生存.如今的冰雪之城,人心惶惶,各種謠言四起,物價飛漲,如果不是因為有極點冰川相隔,相信大部分的人已經開始移民了."

腦中傳來軒轅婉兒得來的信息,風逍一言不發,不急不慢的在街道上走著.

自己不管走到哪里,似乎都會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就像21世紀的第一瘟神——柯南走到哪里哪里就會死人一般,他已經開始慢慢習慣了.

寒風中轉悠了半個多小時,終于找到了目的地,風逍沉吟一下,拉著陳冰走了進去.

這里的商業街不但蕭條,而且全部店門緊閉,和天龍皇城門庭若市的場景完全是兩個極端.踏進門的瞬間,一股熱氣撲面而來,店內無數的火爐將整個空間烘烤的如同暖春.

看到有人進來,裹在厚厚棉襖里的老頭艱難的探出頭來,沒精打采的說道:"最近出門逛店的已經很少了,唔,你們要點什麼?這里各種禦寒的衣服都有……嗯?"

老頭詫異起來,因為眼前這兩個人居然穿的極為單薄,這在寒冷至極的冰雪之城是不可思議的.

"莫非他們和高貴的冰雪女皇一樣是稀少的水系魔法師?"老頭不禁暗暗想到,看向他們的眼光變得有些羨慕和恭敬起來.

風逍的目光掃向店里的各種物品:

棉衣:防禦+10,寒冷抗性+5%,移動速度-5,反應-10,價格300金幣;

精致棉衣:防禦+15,寒冷抗性+8%,移動速度-5,反應-10,價格1000金幣;

狐裘衣:防禦+50,寒冷抗性+10%,移動速度-5,反應-10,價格5000金幣;

冰雪羽衣:防禦+50,寒冷抗性+15%,移動速度-2,反應-5,價格20000金幣;

"為什麼這些禦寒的衣服這麼貴!"風逍皺了皺眉頭,一個破棉衣就要300金幣,後面的價格更是離譜,估計整個華夏都沒幾個人消受的起……簡直是黑店啊!

"小老兒也沒有辦法,如此惡劣的天氣這些本來賣不出去的衣物頻頻斷貨,城內的個個商店全部抬價,今年的價格,已經抬到了三年前的十倍."老頭子搖了搖頭,一臉的歎息之色.

"算了,來兩件冰雪羽衣."

交易完畢,熱心的老頭還沒忘記提醒一句:"最近一定要少出門啊,過段時間等尊貴的冰雪女皇想出應對之策,那時……"

冰雪羽衣由雪鳥身上的羽毛織成,華麗而不顯得厚重,穿戴後直接從上身護到腳底.這類禦寒的特殊衣服可以與普通的裝備屬性疊加,只需直接披在外面即可,

陳冰一臉僵硬的換上冰雪羽衣,不太自然臉色終于緩和過來.

"走吧,這里也沒什麼好轉的了."把從藥店買來的5打超級回複藥草放入背後,風逍把陳冰拉上小白,疾馳而去,目標直指極點冰川.

一路的景色為清一色的雪白,天上偶爾還會掉落幾顆零星的雪花.同樣一身雪白的小白在冰雪的照應下只能隱約看到數道縱橫交錯的紫灰色條紋,唯有一身深色裝備的風逍顯得格外顯眼刺目.

虎背上的兩人都沒有說話,分別想著自己的心事.

一塊千年玄冰可以保住柔柔半年……不夠!自己的底線是,三塊!

雖然他決心半年之內踏遍大陸也要找個那個可以使用"天使之淚"的人,但他更知道有決心不代表成功.天龍大陸何其之大,更何況那個人是否存在還是未知.但無論如何,柔柔是一定一定不許有意外.

風逍與小白疊加後的移動速度達到了150,絢麗的白影如同風一般從雪地上掠過,留下一路淺淺的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