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4章 惜若
看著兩人驚訝和探究的神情,風逍歎聲說道:"他的攻擊能力無法估量,生命能力深不見底,防禦能力深不可測,速度更是超乎我的想象……在他面前,我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最後還是依靠逆天轉軸才把他嚇退,同時約好了一年後再戰."

震撼!

風瑤的表情完全僵住,一臉擔心的看著他.陳冰一言不發,表情劇烈的波動著.

風瑤忽然展顏一笑,抱住了他的手臂:"我相信哥哥一定可以打敗他的,因為我的哥哥才是世界上最最厲害的."

"嗯,我一定會!所以,我必須變強!"看著風瑤眼中的信任和鼓勵,他的眼神更加堅定.他的直覺告訴自己,他必須勝,否則,他必定會墮入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

他隱約覺得,屠戮人間所說的屠盡肮髒世界,並不是簡單的指輪回世界,因為它說那句話時不經意間散發出來的殺意和恨意……太強太強!

"明天,我必須出發去極點冰川,那里,是全大陸最冷的地方,據說中心的溫度甚至達到了可以凍結世間一切的絕對零度……呼,小冰,這段時間,你和瑤兒還有寶寶一起練級吧."風逍看著陳冰說道.

極點冰川……最冷……絕對零度……

"帶我去!"陳冰抬起頭來目光灼灼的看著他,眼神中的堅定讓風逍心里一動.

冷到骨子里的冷漠,漠視一切的高傲,不顧一切的執著!這就是陳冰.當他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就代表絕對沒有挽回的余地……

"好!"風逍對上了他的目光:"那里,全部都是冰,而且有著超神級能力都無法靠近的冰冷,能不能找到屬于你的契機,就全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小冰,創造奇跡給我們看,讓全世界都知道水系魔法師不弱于任何職業!"

陳冰用力的點頭,眼神愈加的堅定.

今天,他又和父親比試了一次,結果,慘敗.

所以,他只能叫陳冰!

一個與外界隔絕的陰暗空間……

"慢!太慢了,即使我站立著不動,你的劍也永遠別想攻擊到我!"

星光閃閃的追星劍影中,炎無際的身影肆意的穿梭其中,卻始終沒有被劍沾上一星半點.

"追星不能說是世上最強的劍,但絕對是世界上最快的劍.小子,試著把追星融合到自己的心里,只有做到人劍同心,才能真正打破這個世界的規則,突破出手速度的極限!"

"打破系統的規則,突破出手速度的極限……"蕭天臉色平淡,一次又一次的擊出樸實無華的普通攻擊.他需要的,不是用手擊出,而是用心擊出……

打破系統的規則,談何容易……

攻擊速度分為極慢,很慢,慢,普通,快,很快,極快……

極慢:3秒以上出手一次,極少出現,只存于一些特殊的怪物身上.

很慢:2秒左右出手一次,玩家一般不會出現,只存在于一些重甲類的特殊怪物身上.

慢:1.5秒左右出手一次,擅長大范圍攻擊的槍戰士,使用重型高攻鈍器做武器的盾衛一般是這個出手速度.

普通:1秒左右出手一次,一般的雙手劍,弓箭的出手速度.

快:0.7-0.8秒左右出手一次,兩秒可出手三次,單手劍,以及一些特殊雙手劍,弓箭的出手速度.

很快:0.5秒左右出手一次,一般表現在刺客的短刃上.

極快:小于0.3秒出手一次,一秒至少可以出手三次以上,極少出現.

蕭天緩緩閉上眼睛,默默的感受著自己的內心和追星融為一體,這種在輪回世界追求劍道的絕妙感覺,和現實生活中一模一樣……甚至,更讓他熱血沸騰.

風逍,風瑤,陳冰一起返回風樓.聽到外面的響動,楊夕若迅速出來迎接,著急的抓著他的手臂:"風大哥,怎麼樣了?"

"放心吧,這個世界上還有我做不到的事情麼?"風逍一臉輕松寫意的揚了揚頭發.

"哥哥已經找到了救回柔柔的方法,一定可以很快成功的,可不許再難過了."風瑤輕聲安慰著,她明白夕若和柔柔的感情,她們之間,早已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姐妹.這樣的打擊對心靈本就脆弱的夕若無疑是巨大的.

"嗯!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風大哥一定可以的."看到風逍和風瑤眼中的輕松和自信,楊夕若心中的陰影散去了好多,差點忍不住流出欣喜的眼淚.

看著金光罩體,依然滿臉的嬌憨可愛,卻沒有絲毫生命氣息的水柔柔,四人的心中泛起同樣的痛惜,這個本應被上天眷顧的女孩,怎麼可以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對待.

不管多難,一定,一定要把她救回來.然後好好疼她……風逍抓著她的手,默默的對自己說著.

他每天在輪回世界生活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了現實世界的時間.而這個為了陪他而放棄公主的身份,每天一臉羞怯的叫著"少爺"的水柔柔,早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占據了他的內心,成為了他必須疼愛和守護的女孩.

十天,他必須在十天之內取回千年玄冰,然後才有救活她的希望.

對于那個傳說中無人可接近的禁地,風逍充滿了好奇和……信心!

只要有它,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陪風瑤和小冰重新找到了一個適合練級的地方,風逍一改前段時間的悠閑和懈怠,一臉凶狠的帶著兩只寵物沖了上去,仿佛要發泄心中積壓憤恨.小冰沒有選擇上前幫忙,輕閉雙眼站在那里,努力思索著自己的人生.

媽媽,你恨他嗎……我到底該怎麼做……

一天的時間悄然而過,隨著風瑤不舍的下線,風逍也開始意興闌珊起來,拉著小冰一起退出了游戲.

"風大哥,你出來了."楊夕若已經准備好了晚餐.自從她完全康複後,她就擔起了風瑤之前的角色,仿佛一個小妻子般照顧著風逍的一切,打理著家里的上上下下.

"若若,怎麼還在難過."看著她依然一臉的淒然,風逍心疼的抱住她.她的心太過柔軟,太過善良.雖然她已經努力的想保持樂觀和堅強,但那股難過和自責依然清晰的掛在臉上,折磨著她的內心.

"風大哥,我……"

"放心好了,我們的柔柔一定會乖乖的回來的."風逍捏捏她微微泛酸的精巧瑤鼻,忽然一把橫搖抱起了她.

"啊……風大哥,還沒吃晚飯……"楊夕若滿心的酸澀被不知所措代替,兩只玉臂下意識的抱緊了他的脖子.

"晚飯過會再說,我要先吃掉我的若若."風逍微微一笑,徑直將她抱回房間,輕柔的放在軟軟的床上.

楊夕若身體一顫,仿佛意識到了什麼.頓時,無數無法言喻的情感湧向自己的內心,讓她忽然又想哭,又想笑.

"風大哥,你願意……要我了嗎?"看到他宛若深潭的幽黑瞳孔,楊夕若聲音癡癡的如同夢囈.

聞著她芬芳馥郁的淡淡體香,風逍微微的迷醉,柔聲道:"若若,把自己交給我好不好."

"我早已經完全屬于風大哥,永遠都是."

雖然等這一天已經好久好久,但她依然覺得幸福來的太快,快的讓她措手不及.她慢慢的閉上眼睛,嘴角沒來由的滑下一滴眼淚,只是這滴眼淚里再也沒有了悲傷的成分,而是融化了深情和幸福.

風逍的心理揮去了一絲的沉重.柔柔已經讓他的心都快痛碎,他又怎麼忍心再看到夕若的悲傷.看上她臉上淡淡的紅暈和幸福,他終于微微松了一口氣,點點心火也開始燃燒起來.

"若若,自己脫衣服."看著她眯著媚眼,一副任君品嘗的模樣,風逍嘴角露出壞笑.

"啊……"楊夕若張開蒙著一層濕潤的霧氣的明亮雙眼,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臉兒也變得嬌紅似火.

"把衣服脫下來,誘惑我."風逍大手伸出,挑逗的撫在那高高挺起的軟乳上,細嫩,柔滑如玉潤般的完美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的摩挲把玩,

"我……我……"

被肆虐的酥胸讓她身體不安的扭動起來,看著他眼中的蕩人心神的溫柔和點點的欲望,楊夕若終于咬緊貝齒,羞不可抑的嬌喘一聲,顫抖著雙手開始解開衣服上的扣子……

在風逍炙熱的嚇人的目光中,她的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在床上,白嫩迷人的雪潤胴體漸漸裸露,一股難言的酥麻感如電流感傳遍她的全身,未停止過被揉弄的碩乳不知不覺腫脹疼痛起來,兩枚粉嫩的乳蕾更是紅豔奪目.

此時她的全身上下只剩下淡藍色的罩杯和底褲.風逍暗贊一聲"好美",插在胸罩里的右手往下一拉,將它卡在雙乳之下,兩只雪白巨大的豪乳也彈跳出來,晃動著魅惑絢麗的乳波.

"風大哥……"感覺到胸前微冷,楊夕若下意識的護住胸部,眼中閃爍著楚楚動人的羞光……這種自然的羞怯卻仿佛是最強烈的催情藥,將風逍的欲火徹底點燃.

(大家都知道,火星是個非常純潔的人,比小雪花還要純潔.寫這種情節還真是有點……嗯,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