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8章 挫敗(下)
(屠戮人間這個人吧,她的身份我本來是要在書的末尾才揭示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因為我不希望有人討厭這個人,至少我是很喜歡的,她的出現只是為了我私人心中的一點缺憾.今天晚上我會碼一章關于她的番外,里面會揭示一切,並有極大的劇透.相信她的身份會讓你們大吃一驚.)

(對了.不知同學們還記不記得那個曇花一現紫瞳少女.)

正文:

"結束吧,我會先把你殺回到零級,然後屠遍這片肮髒的大陸."屠戮人間喃喃的念著,盤古斧再次閃起無色的光芒.

"是你逼我的……"看著身前矮小的身影,風逍反而不緊張了,他仰望了一下天空,暗歎一聲,緩緩的從背包里喚出三張卷軸.

咔嚓!

咔嚓!

咔嚓!

戰神,滅世,天絕三張卷軸同時現世,力量相通,逆天的力量讓上天都恐懼不已,在它們被從背包里被一起召喚出那一刻,三道巨大的天雷同時轟擊而下,想要湮滅這三張卷軸.

+1000000,+1000000,+1000000

風逍任由天雷轟擊在自己身上,仿若毫無所覺,眼睛緊緊的盯著他,只要他再往前一步,他就立即捏碎其中的一張卷軸.

屠戮人間的腳步停了下來,他清晰的看到了三張卷軸的屬性,散發著陰冷紫光的雙眼終于流露出錯愕,他明白對方只有隨便使用其中的一張卷軸,形勢就會完全逆轉,半分勝算的人就會變成自己.

"不愧是有著逆天之名的卷軸,果然強大至極."屠戮人間收回了盤古斧,現在的主動權已經全部掌握在了對方的手里,每一張,都是足以要他命的卷軸.

"可惜啊,軒轅劍的傳承者,卻只能依靠強大的道具來取勝."屠戮人間嘴角露出譏諷,目光中的不屑之色更加濃重.

"你說什麼都沒用!只要我用了這張滅世卷軸,你的全屬性就會變成1,三天之內,你絕對會被無數仇恨你的人殺回零級."風逍無視他的嘲諷,冷冷的說道.

屠戮人間沒有反駁,更沒有說"如果我想逃走沒有人攔得住"這樣的話,淡淡說道:"說出你的條件."

風逍攥緊拳頭,聲音前所未有的低沉:"一年!一年的時間里,不許你再踏入華夏區半步,一年之後,我會用自己的真正力量對你發起挑戰!決不借助于我手上的這些卷軸."

"好!我答應你的條件."屠戮人間沒有絲毫的猶豫,緩緩的轉過身去:"拜你所賜,這個肮髒的世界可以再得到一年的苟延殘喘——我期待著一年後的屠戮盛宴."

聲音慢慢的變淡,黑影完全消失在了風逍面前,同時耳邊響起震耳欲聾的系統提示音.

"叮!世界公告:梵蒂國區玩家'屠戮人間’從華夏戰區返回……"

響亮的系統提示音讓微微混亂的華夏戰區重新平靜下來,無數對自己實力有信心想找出闖入者的玩家則露出惋惜的表情.這就是所謂的不知者無畏.

全身被冷汗浸濕的風逍面無表情的收回三張卷軸,重重的癱坐在地上.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的力量已經達了世界的頂峰,強大的生命力,強悍的攻擊能力,變幻莫測的技能——如果沒有遇到他,他一直都以為自己已經是世界上最強的玩家,再也不可能有人達到自己的高度.

今天他才知道他錯了,錯的很離譜.在真正強大的敵人面前,他就仿佛一個小孩子般,能做到的只有逃跑,甚至連逃跑都不能,最終還是要靠三件強大無比的道具來保住性命.

慘敗!

,

前所未有的挫敗感盤踞在他的心里.

"風哥哥……"感受到風逍低落的心境,軒轅婉兒努力的想安慰他,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婉兒,同樣是玩家,同樣是上古神器,為什麼我和他會差那麼遠."風逍把頭埋在雙膝之間,雙手用力的抓著地面,聲音里滿是落寞.

"不!風哥哥,你輸在等級和裝備上,那個人的等級已經達到了100級,而且被下了三道封印的軒轅劍,又怎麼可能是完全形態的盤古斧的對手——所以風哥哥要努力.只要將軒轅劍的封印全部解開,你一定可以打敗那個人的."

"100級麼……"風逍再次歎息.他一直都以為自己絕對是世界上等級最高的玩家,沒想到……他的等級在真正的強人面前,只是個笑話.

的確,以對方那恐怖的實力,殺仙獸,甚至神獸練級都完全足矣.

……

遙遠的上空……

兩個飄渺若仙的女子靜靜的漂浮在空中,俯瞰著一臉失落和不甘的男人.

"主人……我感覺到他,好失落."白衣女子輕輕搖了搖頭,甩掉心中莫名的疼惜.

"從未失敗過的男人卻遭遇了如此徹徹底底的挫敗,一時的失落是必然的.這會成為他的陰影,也會成為他必須變強的動力."黃衣女子的聲音輕柔的像風,美妙的像風.飄渺的聲音仿佛能直擊人的靈魂深處,讓人為之意醉神迷.妖嬈的身段輕覆黃色宮裳,上面隱有七彩流光閃動.掛滿細密珠簾的七彩晶冠遮住了她的臉,讓人無法一睹仙容.

"這也是……你剛才不出手助他的原因嗎?"白衣女子輕輕問道.她的聲音同樣飄渺的如同來自四面八方.

"他……不需要我的幫助.他是個聰明到極點的人,即使徹底落敗,頭腦依然是那麼的清醒……他看的出來,那個人並不是真心的想要殺戮,否則,逆天卷軸又豈能阻止."黃衣女子輕輕搖頭,晶瑩七彩的珠簾隨之微微晃動,交織著絢麗的彩光.

白衣女子點點頭,似有所悟,隨即又好奇的問道:"那軒轅劍與盤古斧,究竟哪個更強."

"它們擁有同等強大的攻擊能力,擁有同等強大的三個絕招,而盤古斧更是擁有穿梭太虛之力,所以,盤古斧要更強一些."黃衣女子輕輕答道.

"哦?"白衣女子微微疑惑:"那為什麼十大上古神器排行上,軒轅劍的位置要在盤古斧之前?"

上古十大神器,東皇第一,軒轅第二,盤古第三.

"因為軒轅劍有一招只存在于傳說中的虛無神聖技——碎星.據說此技可以吞天噬地,毀滅星辰,也因為這個傳說,軒轅劍的排位要在盤古斧之上,同時被冠以最強力量的名號."

"希望他,可以領悟這個只存于傳說中的技能."黃衣女子輕輕一歎,和白衣女子一起踏云而行,身影緩緩消失于天際.

來到他施展"開天辟地"的位置,風逍再次為屠戮人間的強大所震撼.

整整一千多米長,三百多米寬的范圍,全部被徹底摧毀,所有的怪物,土地,植物都化成了虛無,只留下這個龐大的深坑.

深不見底!

這,就是盤古斧的威力麼?風逍歎息一聲,拳頭握的更緊了.

東方血皇,殺人無血;西方魔皇,屠戮人間.難道,他會是我的宿敵嗎?

觀察著同一情景的,還有張天師和水月女皇.

影像消失,施展完"天罡門"禁忌技能的張天師臉色變得灰白無比,幾乎站立不穩.接下來的三天,他都將無法使用絲毫道法.

"此人竟強大至厮,更讓我驚訝的是風魂居然把那個人擊退,以他的實力,究竟是用的什麼方法呢?"恢複平靜的水月女皇皺眉思索起來.

"這個風魂,實在是太不簡單了."全身虛弱的張天師努力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

返回了風樓,滿臉惴惴不安的寶寶露出讓人失魂落魄的欣笑,重重的撲到風逍的懷里.

"我就知道修羅哥哥是最厲害的,一定不會有事情."寶寶貪婪的享受著從他身上傳來的溫暖,跳動的內心終于平靜下來.

風逍一把將她抱起,輕吻著她的嫩臉說道:"那是當然啦,早就說過不會有危險的,所以寶寶以後一定不許再像之前那麼不聽話了."

想到之前她以小小的身軀擋在自己身前的情景,風逍心中的暴躁完全被溫暖代替,目光也變得無比的柔和.這個禍國殃民的小精靈,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了他的命.

送寶寶下線後,那股剛壓下去的暴躁感又竄了上來,讓他頗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覺,極欲找一個發泄口.

"少爺,你怎麼了?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嗎?"察覺到他的眉毛不自覺的擠在一起,水柔柔一臉的擔心.

風逍心里一暖,搖搖頭說道:"沒事的,稍微有些心煩意亂."

"嗯!少爺不許把眉毛擠在一起,我喜歡看少爺開心的樣子."水柔柔向他溫柔一笑,輕柔的為他揉捏著肩膀.

風逍心里一蕩,沒想到這個怯怯若若的小丫頭也有這麼嫵媚的一面.

有前途啊!

轉頭看向水柔柔微微紅潤的嫩頰,風逍的眼睛忽然恍惚了一下,竟仿佛看了他的柔柔在慢慢的離他遠去……他連忙用力搖頭甩去這種莫名其妙的錯覺,和她躲躲閃閃的羞怯目光對視著.

"柔柔,你還沒有主動親過我呢."風逍站起身來,把身體貼近她.

"啊……我,我……"水柔柔一時不知所措,吹彈可破的小臉變得通紅,看著帶著一絲寵溺的笑意,慢慢向她靠近的臉,她終于鼓起勇氣,緊閉雙眼,如蜻蜓點水般飛快的在他的嘴唇上點了一下,然後捂著發燙的臉跑開了.

水嫩的感覺一閃即逝,風逍留戀的感受著唇上的余香,一臉好笑的看著柔柔跑向後院的身體……眼前的情景又忽然恍惚了一下,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柔柔的影子,而且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是我太累了嗎?"風逍閉上眼睛,努力拋掉心頭莫名的不安,但心里的暴躁卻越來越劇烈起來.

想殺人!

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那就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