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6章 破屆!盤古斧現
南宮香雪的兩片可愛唇瓣終于從熱吻中逃離出來,她心中迷亂無比,喘著粗氣,無力的倒在縫風逍的胸口,半點力氣也沒有了.

風逍邪邪一笑,右手一把擁過睫毛輕輕眨動的南宮香菱,重重的吻了上去,同時長舌毫無阻隔的長驅直入.

"唔嗯……唔……"

低微的嬌喘聲從兩人唇間漏了出來,姐妹兩人的唇舌同樣的濕潤柔軟,如帶馨香,風逍不禁如癡如醉,心中一股燥熱感開始上湧,抱著二女的雙手同時伸到前面,分別抓住兩只軟乳揉捏了起來,

"啊……唔……"

三個小丫頭身體同時一顫.被抱住激吻的南宮香菱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顫聲,無力的伏在風逍胸前的南宮香雪則發出明顯的呻吟之聲,胸前被肆虐的感覺讓她本能的羞怯和害怕,但一種奇妙的感覺卻又讓她不忍逃離.

南宮香凝更是不堪,胸前的麻癢感覺讓她口中發出無意識的呻吟,嬌嫩的玉手開始小心的抓捏自己的胸部,心中那股難耐的火焰讓她幾欲崩潰,最後終于想到了什麼,忍住羞澀從背後抱住風逍,把自己柔嫩的雙峰用力的在他背上摩擦著.

……三個少女的嬌喘聲一直持續了十幾分鍾才慢慢停歇下來.

風逍一臉愜意的半躺在沙發上,爽的骨頭都快酥軟了,事情比他想象的順利太多了.剛才不但狠狠的奪了三個少女的初吻,還把她們每個人都全身摸了個遍.

看著對面三個衣衫凌亂,臉色嬌紅,不時偷眼看他的安靜少女,風逍又差點忍不住上去肆虐一番.

這三個無知的少女,還好落在我手里,要是落在壞人手里,後果不堪設想啊……嗯,必須好好調教一番.

說起來,這方面那個北冥沖云做的倒是很君子啊.嗯……不會是個陽痿吧?

"好哥哥……剛才,你是不是在欺負我們?"南宮香雪偷偷看他一眼,怯怯的說道,手還無意識的揉了一下被捏的有些發痛的嬌乳.

"是啊,就是在欺負我的好妹妹們."風逍一臉大方的回答,然後終于沒忍住嘿嘿賊笑了兩聲.

"真的是在欺負我們呢……不過欺負的好舒服……而且有一種好奇怪的感覺."南宮香菱臉色更加紅潤,交疊的雙腿不安的扭動了一下,努力的想抹去大腿間粘粘的不適.

"那你們喜不喜歡被這樣欺負?"風逍的笑容純潔的就像晶瑩剔透的小雪花.

"不……不知道."南宮香凝用力低著頭,為自己做出的羞人動作感到害羞.不但主動親他,還搶過他揉捏香雪胸部的手按到自己腿心……怎麼會有那樣奇怪的感覺.

"你們的未婚夫這樣欺負過你們嗎?"風逍貌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未婚夫?你是說沖云哥哥嗎?他沒有,他對我們很好很好啦……才沒你那麼壞."

"哦?"風逍眉頭一挑,"你們知道未婚夫是什麼意思嗎?"

三個小丫頭明顯一呆,面面相覷,過了好一會才弱弱的說道:"媽媽說是要一直在一起的人,會陪我們,會保護我們,會帶我們吃好吃的東西……"

"嗯嗯,就是小跟班的意思."

撲通!

風逍艱難的坐穩,對三個小丫頭的無知徹底無語.他正了正臉色,很嚴肅的說道:"女孩子一輩子都只能被一個人欺負,你們被我欺負過了,就再也不能被別人欺負了,否則會變成壞孩子,明白了嗎?"

"啊……是這樣嗎?是不是就是說,我們以後只可以被你欺負?"三個少女瞪大了水靈靈的大眼睛.

"對!就是這個樣子."風逍嘿嘿笑道.

"媽媽好像也是這麼說的呢……"

"那我們以後都要被他欺負了……"

"……為什麼我會覺得有些喜歡被他欺負呢……唔,臉好紅……"

"對啦,就是這樣.以後絕對不可以讓其他人欺負的,嗯……連手都不能碰一下明白嗎?如果有人想要欺負你們的話可一定要告訴我."

三個小丫頭一臉惘然的點頭,忽然又有些興奮的喊道:"好哥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以後會保護我們?"

"當然!"

"耶!太好了!有最厲害的修羅保護我們,我們想欺負誰都可以了呢."

"嗯嗯!那我們是不是就可以隨便吃白金大餐啦……"

"越來越喜歡好哥哥了……"

看著三個純真少女的翩翩起舞,風逍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

走出"風行天下",風逍的腦海里顯現出一個模糊的影子,他用力的甩甩頭把那段記憶拋到腦海深處,默默歎了一聲氣,返回了寶寶身邊.

"修羅哥哥,你遲到了哦,剛剛明明告訴我是三十分鍾."寶寶明亮亮的大眼睛里帶著笑意,卻沒有半點生氣的意味.

偶遇南宮三姐妹的時候,風逍密語寶寶請了三十分鍾的假,現在似乎真的有些遲到了.

風逍一把抱起寶寶柔軟的身體,嘻嘻笑道:"是修羅哥哥的錯,讓我的小寶寶等了那麼長時間,寶寶怎麼罰我都行."

"那我罰修羅哥哥一直抱著我……"寶寶一臉歡笑的摟著風逍的脖子.

"這不是對我的懲罰,而是對我的獎勵呢……"

一股刺痛從腦海中傳來,風逍臉上的笑意完全凝固.身體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婉兒,你怎麼了……你怎麼了?"風逍驚駭莫名.他第一次感覺到意識海中的軒轅劍發出如此劇烈的顫抖.

"……好恐怖,好強大的力量,一股能讓我恐懼的力量,而且是好邪惡的力量……風哥哥,有危險,會有危險."軒轅婉兒的聲音充滿了顫抖和不安.

風逍心里一沉,抱著寶寶的手臂不由得緊了緊.

同一時間,天龍大陸界外的屏障邊緣.

"這就是生育我的華夏國所在的區域嗎?"

一個矮小的身體從頭到尾被包裹在漆黑的鎧甲當中,全身上下只露出兩只閃著幽光的眼睛.晦澀嘶啞的聲音帶著寒意慢慢的說出,嘴角勾起陰森的獰笑.

漆黑的雙手一招,一杆樸實無華的巨大斧頭出現在他的手中,伴著陰冷的笑意,他把斧頭高舉過頂,用力的劈向國界的壁障.

"破吧!"

滋!砰!轟……

隨著大地劇烈的顫抖,保護各個大陸,原本絕不可能被擊破的國界壁障,居然被斧頭劈開了一個直徑五米的巨大缺口.

天龍大陸整個的晃動了一下.無數的玩家和NPC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疑惑的看向天空.

"難道游戲里也會有地震?"

張天師的大腦一陣劇烈的疼痛,他顫抖的拿出一張金色的符紙,頓時嚇的魂飛魄散——金色的符紙上居然裂開了無數細小的裂痕.

張天師顫抖著身體施展渺空之術,以最快的速度瞬移到了禦書房,此時水月女皇正滿臉的驚訝,顯然也在為剛才的震動疑惑不已.

"張天師,何事如此慌張."水月女皇轉過身來,看到張天師臉上的表情,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即使當初朱雀湮滅,他也沒有露出如此驚駭的表情.

"國界……被破了!"張天師艱難的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水月女皇臉色劇變,莫名的恐懼讓她手足冰涼.

破掉本不可能被摧毀的國界,這需要多麼大的力量!那可是連聖獸都無法做到的.

"快!傳令下去,全城戒備!張天師,你馬上去查證那個人的位置!"水月女皇逼迫自己迅速恢複冷靜,同時迅速奔出禦書房.

看著眼前正緩慢愈合的國界缺口,黑影不屑的冷笑一聲,漂浮的身體飛進了華夏國戰區內部.

"叮!世界公告,全世界玩家請注意:梵蒂岡區玩家'屠戮人間’成功進入華夏戰區,在此期間PK華夏國玩家不增加罪惡值.作為《輪迴》第一個達到他國大陸的玩家,系統獎勵聲望3000,金幣50000."

世界震驚!

那個叫"屠戮人間"的人,究竟是以什麼樣子的方法到達了他人的國界.

"這種力量……這種力量……盤古斧!是盤古斧!而且是完全狀態的盤古斧啊!怎麼會這樣……盤古斧不是已經丟失了嗎?怎麼會在這里出現……"

"難怪他可以破開國界……盤古斧具有穿梭太虛之力,一切的空間壁障在它面前都是無效的."

軒轅婉兒的聲音里滿是驚慌和不敢置信.在她的認知里,盤古斧是絕對絕對不可能在這個世界出現的……但眼前的事實,卻讓她茫然失措.一股越來越大的陰影開始在心底滋生.

盤古斧?

忽然,一股讓全身發冷的感覺從心底傳來,風逍心里一顫,迅速放下寶寶,一臉鄭重的說道:"寶寶,快走,馬上回城?"

寶寶從他的臉上意識到了什麼,用力的搖頭:"修羅哥哥,是不是有危險……我不走,我要留下來保護你."

遠方,黑影嘴角露出獰笑:"沒錯,終于找到了軒轅劍的力量所在,嘿嘿……"

"穿梭太虛!"

黑色的身影完全消失,仿佛化作了空氣一般,不留一絲痕跡.

風逍剛要唬起臉把寶寶嚇走,忽然一股陰冷到極點的氣息將他全身籠罩,讓他的呼吸都變得極為艱難起來.身前不遠處,一個手握巨大斧頭的漆黑身影顯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