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9章 神罰!秒殺三千!
"那是……狂刀哥哥……"

"為什麼他會在里面……啊,他們要去圍攻修羅!"

"怎麼會這個樣子……嗚……啊,沖云哥哥,你快讓他回來啊!"

南宮三姐妹著急的快要哭了出來,用力的向泣血無銘喊著.{,首.發}

讓她們奇怪的是,一直對她們百依百順的泣血無銘這次卻仿佛沒聽到她們在說什麼,眼光閃爍不定.

"……沖云哥哥,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讓狂刀哥哥去的!"南宮香菱忽然發出很憤怒的聲音,同時也提醒了她的兩個姐妹.

"哼!除了他還能有誰."嘯月聲音里滿是不屑,目光依然看著速度驚世駭俗的風逍,心里熱血沸騰.

"你為什麼要派那麼多人去對付他!"

"修羅哪里對不起你了!"

"快把他們都叫回來啊!"

泣血無銘臉上露出尷尬.有了三個比仙子還要美上三分的未婚妻,一直是他最大的驕傲和炫耀的資本,從不會做讓她們不高興的事情,更不能讓她們對他產生不好的印象……

可是這次面對誘惑大到無法抵擋的建城令牌……

泣血無銘終于咬了咬牙,沒有理會.

"你……"

"沖云哥哥,你再不把他們叫回來我們就再也不理你了!"南宮香雪憤怒的喊道.

泣血無銘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目光閃爍不定的轉過頭來:"為了一個修羅,你們居然說要不理我?"

"誰讓你那麼壞!修羅本來就在被人欺負你不但不幫忙反而趁火打劫,你和那些壞蛋是一樣的!"南宮香凝滿臉怒氣,南宮香菱和南宮香雪一樣以晶瑩的美目怒視著他.

"你們……"

一股強烈的挫敗和怨恨從泣血無銘心里湧起,他看向修羅的眼神完全變了,從貪婪中帶著震撼和絲絲向往,變成了猙獰.

嘯月敏銳的捕捉到他目光的變化,嘴角露出譏諷.

"走!我們不理他了!"

"一定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修羅!"

"大壞蛋!都是大壞蛋!"

三個同樣飄渺動人的影子慢慢消失在原地,回到了天龍皇城.然後憤憤不平的去了——風行天下酒樓吃黃金大餐——而且還是免費的,所有的消費都記在修羅帳上.

以食物來發泄心里的不滿,她們很喜歡這種發泄方式.

"地滅波!"

周圍十幾個人被轟飛,風逍的絕影效果終于消失,速度降到了人們的可接受范圍.

周圍的人群再次一擁而上,縮在人群後的風土魔法師紛紛開始向目標丟出魔法,卻忽然覺得眼前人影一閃,一片冰花迎向了他.

風逍和小白的影子在人群中如瞬移般晃動著,雖然躲過了絕大多數的攻擊,但和他處在組隊狀態的風瑤和寶寶依然看在他的生命在很快的下降,即使忽然上升了一些,又會馬上損失更多.

"寶寶……生氣了!!"

"真的生氣了!!"

聖色的魔槍出現在嬌嫩的手中,寶寶沒有發動攻擊,反而將魔槍抱在懷中,同時身後忽然展開兩只聖潔而巨大的羽翼.

聖光繚繞中,嬌小的身軀慢慢的漂浮到空中,在十米的高度,被屏障給阻擋下來.但寶寶臉上沒有露出驚訝和不高興,反而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寶寶,你在做什麼?"風瑤著急的呼喊著.無數人同時發現寶寶的舉動,發出驚豔和贊歎的聲音.

羽翼……白光……還有面罩下方形狀完美的櫻唇和精致到不敢相信的玉肌……這究竟是怎樣一個少女.

沒有人去打攪她,或者沒有人忍心去傷害她,甚至連一直喧鬧的人群也慢慢的寂靜下來,仿佛害怕打攪到這夢幻般的意境.

呯……

一聲輕聲,空中突兀的出現無數黃色裂痕,隨著裂痕的不斷消失,白色的光芒緩緩穿過屏障,繼續升至空中.

竟然……擊破了封岳結界!

風逍一直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只要出了結界,里面就沒有人可以攻擊到她.

只是,寶寶到底要做什麼.

微微走神,身上又中了幾個風系魔法,生命險些見底,服下最後的靈木丹,風逍咬緊牙關,死不後退,只想殺更多的人.

如果要逃,他早就可以使用無界之針逃走,但他已經沒打算今天可以活著出去.

傷害自己兄弟的敵人……不死不休!

寶寶的身體升到30米的高度才停下,就那麼漂浮在空中.

風瑤的雙手緊緊抓著衣角,她不知道寶寶想做什麼,但她隱隱的有些期待.這個一直帶給她驚訝的小女孩,會不會真的能幫哥哥擺脫眼前的困境.

嘩——

人群徹底喧鬧起來,就連結界內原本瘋狂攻擊的玩家,也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風逍,也愕然的抬頭看向了空中.

寶寶……

難道她要……

風逍嘴角忽然露出輕松的笑意,心里的暴躁開始逐漸的平複下來,眼光柔柔的看著空中的寶寶,仿佛在看自己的小天使.而一直觀察著周圍的眼角余光,則充滿了憤怒和絲絲……憐憫.

聖潔的光芒讓所有人幾乎不敢直視,寶寶的背後,十二翼天使的影像慢慢浮現,六對翅膀華麗的張開,雖然看不清她的樣貌,但聖潔的氣息讓所有人窒息.

"吾乃罪與罰之使者沙莉葉,汝等之罪孽已經觸碰吾之底線,接受來自天堂的神罰吧……"

天使的沉吟飄蕩在空中,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十三枚光點出現在空中,劃著白色的軌跡,慢慢的變大……變大……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十三枚炮彈籠罩了整個封岳結界,每一枚都激起震撼的轟鳴和光明的爆炸……

封岳結界外圍觀的人群全部呆如木雞,因為隨著炮彈的不斷落下,整個結界內部已經完全被光明所充斥,再也看不到一絲的人影.唯一能感受到了,只有不斷的爆炸聲和隱約的慘叫聲以及叮叮當當的物品掉落聲.

耀眼的光芒持續了五秒才慢慢散去,當所有人從驚愕中回過神來時,卻變得更加的驚詫,無數人用力的揉著自己的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原本的結界內部,只剩下了兩個人……

其他的三千多人,全部倒在了地上——堆積的尸體沒有一個選擇回城,仿佛他們也不願相信眼前的情景,又或是他們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中清醒過來.

幽綠的草地已經變得坑坑窪窪,殘留的絲絲光明力量依然在頻頻閃動著.

居然連場景都破壞了!!

這……

這是那個小女孩干的嗎!!

"嘻嘻,你們這些欺負修羅哥哥的大壞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打倒了那些圍攻風逍的人,寶寶的臉上掛滿了開心的笑意,身體開始慢慢的從空中降下.

人群顫抖了,眼前的一切,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可以想象的范圍,看向寶寶的目光更是發生劇變……原來最最可怕的不是修羅,而是修羅身邊的這個看起來純潔可愛至極的魔炮少女.

剛才的神罰.天泣之彈的震撼深深的刻在每個人的心底,因為只一招,秒殺了三千多人!同時,隨著結界內天煞幫的全體覆滅,封岳結界終于解除.

魔狼二號艱難的清醒過來,眼中的震撼和怨毒讓他幾欲瘋狂——魔狼幫此戰,不但毫無所獲,反而在修羅手中折損二百多人,剩余的八百人又在這個小女孩驚天的一擊中全軍覆沒……一千多人等級下降,同時裝備掉落無數……

巨大的損失,從未有過的挫敗!

天煞暗影則是全是顫抖……完了,這次回去,不知又會受到什麼懲罰.

血域無情同樣滿眼血色,嘴里怨毒的默念了幾句.

泣血無銘看了空中緩緩降下的寶寶一眼,長歎一聲,後悔的腸子都青了.用力的甩一下手臂,選擇了回城,准備去討好南宮三姐妹,至少也要消去今天的不良影響.

"哥哥……寶寶,好厲害."

風瑤帶著一臉驚喜和輕松走到風逍身邊,看向寶寶的眼神滿是驚歎和驚訝.

"修羅哥哥,我很厲害吧……"寶寶張開雙臂,想要風逍抱住她正在下落的身體.

"我的寶寶當然是……"

兩道尖利的冷光在風逍眼角一眼而過……他的心猛地一顫.

不!

泣血無情緩緩的放下弓箭,眼中閃過陰狠……魔狼二號賭對了,太過強大的技能必然有些嚴格的限制和嚴重的懲罰!

寶寶受到的懲罰是:五小時內全屬性降為1!

看著生命被清空,身體直直從空中墜下的寶寶,風逍感覺自己的心仿佛碎成一片片的.

一股從未有過的殺意和戾氣在心底瘋狂的滋生起來……

黃金海灘……

正躺在沙灘上舒爽的骨頭都快酥掉的天修忽然猛的坐了起來,眼中散射著驚訝……還有恐懼!

這是……修羅的殺戮之心!

不……還需要再強一些,再強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