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章 黃金巨龍!
天法忽然臉色一變:"先帝賜給我的踏沙珠不見了!"

"不見就不見了唄,能偷到算他的本事,難道你還奢望著能在有生之年穿過極北的大漠不成?"天戰撇撇嘴.

天法想了想,終于忍了.既然選擇了做轉職導師,就注定到死都要待在天龍皇城了.

再說……土殤之國是人去的地方嗎?

有死亡火山相隔的火神之都數千年來每年還可有人用各種各樣的方法通過,但有大漠相隔的土殤之國,除了能收到那邊以極強的土系魔法發來的微弱魔法信息,再無法以其他途徑聯系.數千年來能到達那里的,從來沒有!

西方的雷神之城,也是如此.那里的雷神禁區是所有人的禁地——除非有人能完全免疫雷電.

但這可能嗎?

能夠完全免疫某種屬性的,只有一些神級以上的強大魔獸以及一些特殊環境下的怪物.還沒有人類能做到完全免疫某種屬性這一點.否則,他就是徹徹底底的逆天.

"嗨!這位美女,我覺得紅色更適合你……"

"你好小妹妹,你其實可以更性感一點的."

"……嘖嘖,屁股真是又圓又翹啊,就是胸部平了點……"

風逍吹著口哨,沒心沒肺的肆意調戲著來來回回的宮女,把這些很少見過世面的小丫頭們說的面紅耳赤,匆匆逃開.

"女皇陛下,天龍密使風魂大人求見……"丫頭小月兒恭敬的說道.

"風魂……那個混蛋,把他給我亂棍……算了,讓他進來."水月女皇強自壓下心中的怒火,因為她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問.

"你好."風逍從小月身後探出頭來.

水月女皇現在很不好!

"風魂,朱雀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水月目光如冰,直直的看著他的眼睛.

"知道,現在全大陸的人幾乎都知道了吧."風逍撇撇嘴.

"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有關!"水月美目閃過一絲冰冷的寒意.

"和我有關?"風逍一愣,露出一臉極為誇張的表情:"偉大的水月女皇陛下,你該不會是以為我把朱雀斬殺掉了吧?"

"難道和你沒關系?"看到風逍臉上的表情,水月美目露出疑色.

"不會吧?你真的認為我有那個實力?"風逍看向水月的目光多少帶了一點看白癡的意味.

一臉的驚訝和不知所措,其實他的心里狂跳無比.

因為他感覺到一道若有若無的目光在某個地方盯著他.直覺告訴他,那是一股他絕對無法抵抗的力量.

水月公主緊緊盯著他看著半天,終于收回目光:"希望你沒有騙我.告訴我你的來意."

風逍暗道乖乖不得了,幾天不見這個小姑娘不但更加清冷了,氣勢也強烈了許多.隨即清了清嗓子:"我希望可以翻閱一下宮里的天龍大典,尋找一種叫混沌聖水的東西."

"混沌聖水?"水月默念一遍,頭也不抬的說道:"你回去吧,我會讓人幫你查閱."

"可是我想自己……"

"風哥哥,快走!"

風逍一愣,馬上閉嘴不言,掏出一封紅色信函丟給水月女皇:"這是炎帝讓我帶給你的信函……那就這樣,拜拜!"

起先想了數種調戲的手段全部沒機會施展.因為他對軒轅婉兒絕對的信任.

"婉兒,你看到了什麼?"出了禦書房,風逍連忙問道.

"黃金巨龍!就在你的腳下!只要你做什麼出格的舉動,它會馬上鑽出來誅殺你!"

黃金巨龍?龍族三大超神獸之首的黃金巨龍!

"什麼?我靠!"風逍一身冷汗.他記得以前的天龍皇帝提過他知道黃金巨龍在哪,原來竟然是在皇宮內部.

這個水月,也太狠了吧.不就調戲了她幾次麼.風逍同學忽然覺得自己好委屈,一臉的郁悶之色,最後狠狠的一咬牙,下線!

禦書房,一個金黃色的人影由模糊到清晰,直至現出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形.身高兩米,雄目含威,全身被一層淡淡的金光環繞,頭發,眉毛更無一不是金色.

"黃伯伯!"在這個威嚴和藹的黃伯伯面前,水月完全放下了冰冷和威嚴的偽裝,雀躍著跑到他跟前.

黃伯伯卻沒有像以前那樣露出一臉的疼愛,反而眉頭緊鎖,似乎在想著什麼難解的事情.

"你怎麼了黃伯伯?"水月察覺到了他的異樣,好奇的問道.

"那個人,我看不透!"他輕輕歎了一口氣.

水月女皇驚訝的抬頭,能讓他說出這種話的人……

"我的靈魂力量無法侵入他的身體半分……而且,從他外放的氣機來看,雖然他的能力很弱,但身體里似乎隱藏著四道強大和神秘的力量,強大到足以讓我顫抖的力量!"黃金巨龍說完,陷入了沉思.

水月女皇驚駭.眼前的黃伯伯是除了五聖獸之外的至高存在,卻對那個人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父皇的猜測,全部都是真的嗎?這個叫風魂的,真的會達到令人震撼的高度?

風逍躺在床上,默默的沉思著……

雙頭幻瞳幽冥狼,光明聖龍,黑暗魔龍,黃金巨龍,金翼鳳凰,夢幻七彩蝶,十大超神獸一只湮滅,兩只隱匿不出,一只保護著天龍皇宮,兩只化為寵物,剩余的四只,會以什麼方式登場呢?

真是期待啊.

……

一個星期悄然而過.七天,足以發生很多事情.

四塊建幫令牌相繼被拍出,而且隨著幫派排行榜位置的不斷減少,競爭也越來越激烈.最後一塊建幫令牌,更是拍出一個令人咋舌的價格——1200萬金幣!

百多件黃金裝備也被瘋狂競拍,搶購一空.

在整個《輪回》都排的上號的靈器和仙器,其競爭激烈程度,更是令人發指.

這其中瘋子一共賺了多少錢風逍已經不怎麼關心了,重要的是,如此驚人的大手筆,讓他和"風行天下"的名聲如日中天,再無人可撼動.幾乎人人都知瘋子之名,人人都想巴結瘋子,每天都會有無數的人前去寄售或寄拍各種物品及裝備,即使權勢滔天的大幫派老大在他面前也是一臉的謙和,誰都不願得罪他.因為好的裝備是幫派強大的重要因素,萬一哪天開罪到他,想買到高級裝備就有些困難了.

不得不說,瘋子開出的寄售或寄拍的委托金很高,但每天依然門庭若市.因為"風行天下"無論名聲,威望,實力,位置無一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如果不是因為店面實在不怎麼大,再加上瘋子對數量和質量有著嚴格的控制,否則估計其他的商店和拍賣行都不用活了.

有了"風行天下"實力和聲望的保證,"風行天下"酒樓想不火爆都難,上中下三層幾乎日日爆滿,每天的盈利額以驚人的速度增長著.尤其是第三層,為了爭奪有限的豪華套房曾經數次差點激發幫派大戰.這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自然是劉清兒這個視廚藝如生命的京華第一女廚神.

無數有著強大情報網的人都想盡辦法去調查這個瘋子的來曆,無一例外,他們得出的結果只有一個:這個人仿佛是憑空冒出來的.

的確,沒有人可以查到他的來曆.因為他是一個從地獄歸來的人,曾經的他,已經死了,徹徹底底的死了.

更沒有人可以想到,除了瘋子,"風行天下"的輝煌僅僅是靠一個人撐起的!

如今的瘋子,每天都如同一個機器般瘋狂的運作著,策劃著更大的發展空間.他需要錢,需要很多很多錢,然後他就可以以他的手段來發泄心中深埋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