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章 獸王召喚技之朱雀
"這怎麼可能!"

"貧道也不願意相信,但事實確是如此.這張天機符是是我天罡道門流傳下來的唯一一張超神級符紙,它與天龍大陸上所有的聖獸,超神獸,神獸,仙獸的氣機相連,絕對不會出錯."

"而且……而且天機符上沒有絲毫新的聖獸誕生的痕跡,所以……朱雀是徹底消亡了,再也沒可能出現."張天師的臉上掛滿了惶恐.

水月女皇無力的坐下,在這個大陸即將面臨浩劫的非常時期,少了一只守護聖獸意味著什麼她比誰都清楚.

這是大陸上任何人都無法接受,也承擔不起的損失.

她心里隱隱覺得此事和她欲將之挫骨揚灰的風魂有關,因為他在尋找朱雀.

"難道是他斬殺了朱雀……不,絕無可能!究竟是不是和他有關,如果是,那他到底做了什麼?"

在張天師收回天機符的那一刻,死寂的灰焰忽然閃爍了幾點不易察覺的火花.

炎帝清晰的感覺到溫度在下降,而且下降的速度快的驚人,死亡火山的顏色也在不斷的變淡.他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終于一咬牙,拿出了上古流傳下來的一張空間傳送卷軸,有了這張卷軸,他可以施展一次空間系的中級禁咒:任意空間門!

冒著被瞬殺的危險,他捏碎了那張卷軸,瞬移到了死亡火山的中心.

事實令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為這里的溫度,居然已經降到了他的承受范圍之內.

這里,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手持軒轅的風魂,一個是他未見過的女子.

"朱雀聖神呢!?"

炎帝沒心思和他打招呼,更沒有心思去欣賞那個美得不像話的仙女,他的聲音,充滿了顫抖和冰冷.

看著突然出現的炎帝,風逍輕歎了一聲:"死了!"

雖然已經隱隱約約的猜測到了這個難以置信的可怕結果,但真正面對時他依然感受到了那張徹骨的惶恐和無力,沉重的打擊讓他幾乎站立不穩.

朱雀死了,火神之都所有子民的信仰也徹底倒塌了,會引發什麼樣的混亂和後果,他無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是你~~~"

炎帝的眼睛完全變成火的紅色,如毒蛇般看著他,驚人的殺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現在他,一改帝王的沉穩和溫雅,如同一頭暴怒到極點的雄獅.

雖然他不敢相信風魂有這個能力,但這里只有他和那個白衣女子,思想徹底混亂的他想不出還能有其他的什麼解釋.

"的確是因我而死."

如果不是自己和瑤兒到了這里,朱雀絕對不會獻祭出它的靈魂之火,至少她萬年之內都不會死.

雖然他的初衷就是抱著一線渺茫的希望來取她的靈魂之火.

藍色的火焰向他席卷而來,憤怒至極的炎帝不等他在說什麼.一出手就是極強的"龍卷火焰",勢要將他徹底誅殺.

"哥哥!"感受到火焰的強大,風瑤驚呼出聲,慌亂的想要擋在他的身前,卻被他輕輕撥開.

嘭!

火焰的爆炸聲中,風逍頭上冒出巨大的綠色數字,他本人毫發無傷的站在那里.同時,一個柔和中帶著威嚴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住手!"

風逍全身一震,不敢置信的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因為這個聲音的主人,分明是身體和靈魂已經完全消失在靈魂之火中的——朱雀!

十米高的上空,一個巨大的紅色影子慢慢的變得清晰,昂揚的鳳首,火焰般的身體,飛揚的鳳尾……

朱雀!

炎帝呆愣了幾秒後,顫抖著身體跪伏在地,"火神之都炎帝,拜見偉大的朱雀聖神,打攪你的清淨,實在是罪該萬死."

他們對朱雀的敬仰是外人無法理解的,即使他是帝王,在朱雀面前也心甘情願的以最卑微的身姿參拜.

"起來吧,我已身死,你不必對我行此大禮."朱雀的聲音依然溫和,她的身影在空中飄渺的蕩動著.

"什麼?"炎帝猛的抬頭,剛得來不久的驚喜全部化成了惶恐.

朱雀,還是死了嗎?

"究竟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已經燃盡身體和靈魂了嗎?為什麼會……"風逍瞪大了雙眼.風瑤也奇異的看著空中的朱雀,忽然她的眼睛微微閃爍了一下.

"沒想到,繼盤古之後,世間又出現了一個擁有混沌之體的人,更讓我沒想到的是,你的身體里,竟隱藏著一只傳說中的五行聖麒麟."

"所以,你複活了?"風逍心里一動,他的混沌之體,創造的奇跡實在太多了.這次,難道竟然複活了聖獸?

"哥哥,你看她的身體……好像是透明的."風瑤輕輕在他耳邊說道.

"透明?"風逍凝神看去,透過朱雀的身影,他看到著天上飄過的碎云.

"由于混沌之血的存在,我隨著火焰融入你身體的那部分靈魂得以重生,由于聖麒麟的存在,微弱的五色麟光讓我重生的那部份靈魂勉強有了化形的能力.但複活,是絕對不能的."朱雀輕柔的說道.她看向風逍的眼光,已經和之前完全不同.

"而且,如果我沒猜錯,你所駕馭的白虎就是傳說中偉大的……"

朱雀的身體忽然閃動了一下,紅色開始出現變淡的跡象.

"我的神念即將消散,天龍大陸的未來,寄托在你們身上了……偉大的獸王,接受我的力量吧……"朱雀的聲音也慢慢變得虛無飄渺.

"朱雀聖神,你走了,我們南方的子民怎麼辦."看著即將完全消失的朱雀,炎帝臉上滿是驚慌和無助.

"會有鳳神代我守護……"

紅色光芒慢慢的飄向風逍的身體,直至完全沒入他的身體中.

忽然,他的心中響起了朱雀充滿震驚的聲音:"這是……星源之力,是幻星龍!居然出現了傳說中的幻星龍……如此,只要沉睡在這個身體里,我的靈魂就不會消散……五色麟光和星源之力覺醒後,我的身體和靈魂,或許還有完全重生的可能……"

聲音極其微弱,隨後完全消失,但帶給風逍的驚喜無疑是巨大的,心中的那份愧疚也終于變淡,同時,他的耳邊響起了悅耳的系統提示音.

"叮,你的坐騎'紫瞳云翼虎’獲得獸王召喚技:朱雀降臨."

朱雀降臨:獸王專屬聖級召喚技,消耗20%的生命和魔法,召喚朱雀協助戰斗1分鍾,終生可使用三次.可召喚次數:3/3.

召喚……聖獸!?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強大的朱雀一出,到那里不是所向披靡.

只是一共才只能使用三次,看來只能非常時刻才能使用了.

只是……小白的獸王稱號,到底意味著什麼!

"鳳神?"炎帝垂首重複著這兩個字,眼睛是滿是迷茫."傳說中的鳳神……可是,鳳神在哪里,在哪里啊!"

風逍眉毛一挑,轉身對風瑤說道:"瑤兒,把你的小鳳凰叫出來."

"嗯!小鳳,快出來."風瑤輕輕答應一聲,喚出了她的金翼鳳凰.

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她身上發出,射至天際,化成一只金色的鳳凰,同時伴著嘹亮的鳳鳴.

"哦,原來瑤兒給它起名叫小鳳?"看著空中展翅飛舞的鳳凰,風逍總算放下了一件心事.一直以來,他都想幫風瑤抓一只攻擊性的寵物.而如今,有了這華夏第一只超神獸寵物,再結合她強大的伏羲琴技和光明系治愈,將沒有人可以威脅到她的安全了.

超神級的聖龍與魔龍之淚,超神級的金翼鳳凰,即使她不用伏羲琴,她的綜合實力也已經大大超過了自己.

自己還有什麼可以擔心的呢?

"金……金翼鳳凰!"

炎帝驚叫出聲,他的眼中,閃著風逍看不懂的激動和興奮.

炎帝怔怔的看了半天,臉上忽喜忽悲,然後朝著風瑤重新拜倒在地.

"拜見偉大的鳳神,我願為我剛才的愚蠢接受最嚴厲的懲罰."

風逍和風瑤面面相覷.

看著他們滿臉的迷茫,炎帝馬上恭敬的解釋起來:"……在火神之都幾萬年前流傳下來的預言中,偉大的金翼鳳凰有一天將代替朱雀永保他們的安全和生平,而金翼鳳凰的主人,將是尊貴的鳳神……"

"啊?我?"風瑤有些不知所措,求助般的看著哥哥.

風逍的眉毛跳動了好幾次,深深隱藏在他心中的那份疑惑似乎又更加深了許多.

"還請尊貴的鳳神大人和偉大的金翼鳳凰到火神之都現身一次,否則死亡火山的變化必將使火神之都的子民陷入徹底的混亂."炎帝的眼里滿是哀求.

"走吧,瑤兒,我們去火神之都."風逍用力的甩頭拋掉那個似乎極為荒謬的猜想,拉住了她的手.

"叮,你的好友'宇宙無敵乖寶寶’上線!"

風逍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自己和風瑤從死亡火山邊緣飛到中心一共用了超過七個小時,此時現實中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是寶寶的睡覺時間,她一定是瞞著媽媽偷偷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