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4章 朱雀湮滅、金翼鳳凰
朱雀留戀的看了一眼她即將永遠離開的世界,身體慢慢的融化在火焰之中.

無色的火焰瘋狂的燃燒起來,隨著朱雀最後的一聲悲鳴席卷向他們.

火神之都,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滯了一下.因為就在剛才那一瞬,空氣忽然變得灼熱起來,讓這些早已習慣炎熱的他們,也有些呼吸不暢的感覺.

皇宮,一股強烈的刺痛從頭上傳來,驚醒了沉思中的炎帝,他慌忙解下頭上的火神束,驚駭的發現上面朱雀的影像在慢慢變淡,而下一秒,火神束化成一團火焰,在他的手中燃成灰燼.

這……難道……難道……

炎帝的心顫抖起來.他不敢猶豫,迅速動身奔向死亡火山.

炎熱到無法形容無法理解的氣浪將兩人一鳳完全沖散,無色的火焰籠罩了周圍三十米的范圍,將他們淹沒其中.

"哥哥……"風瑤身上的衣服瞬間消散,但她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瀑長的黑發在無色的火焰中飛舞,仿佛這是風,而不是火!

她帶著一絲奢望尋找著哥哥的身影,不願相信他真的就在那一秒被完全蒸發掉了.

她真的找到了,他的身上,圍繞著一團比透明的靈魂之火更透明的光芒.

小鳳凰在火焰中發出悲傷的鳴叫,似乎是在哀念湮滅的朱雀.它的身體在火焰中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

風逍正處于一個很奇妙的境界,在炎熱到無法想象的熱浪卷來的那一刻,他把軒轅劍擋在自己身體去接受洗禮.本以為自己會被一瞬間蒸發,但……體內的混沌之力忽然自發的瘋狂運轉起來.

"叮,你成功的解開了軒轅劍的第四道封印……"

模模糊糊的聽到了系統提示音,他的心終于完全放下,開始用心去感受火元素侵入身體的感覺.

強如靈魂之火,也無法逃脫混沌之力的融合能力.

一碰上籠罩他身體周圍的那團透明光芒,澎湃密集至極的火系元素就會被瞬間吸收,融入他的身體之中.被混沌之力改造和壓縮過的火系元素沒有給他的身體帶來絲毫的灼熱感,反而令他越來越感到舒適.

"我竟然承受住了太陽的根源之火!"

"叮!你成功接受了靈魂之火的洗禮,火系抗性+100%,炎熱抗性+100%,灼燒抗性+100%."

隨著系統提示音的響起,籠罩三十米范圍的透明火焰同時熄滅,周圍的溫度也以驚人的速度下降著.

朱雀隕滅,沒有了強大火系能量的支撐,死亡火山開始逐漸的褪去火的顏色.

看著頭上不斷飄起的巨大綠色數字,風逍不知該如何表現自己現在的心情.

軒轅劍的第四道封印解開了,他的火系和炎熱抗性也突破了人類本不能突破的極限,這意味他將再也不用懼怕火系魔法和酷熱的傷害.

只是代價,卻是朱雀的犧牲.

這樣,真的值得嗎?

朱雀,守護南方的聖獸,它的強大,早已深深的印在每一個天龍子民的心里,從來沒有人懷疑過.以一己之力形成無數生靈望而卻步的死亡火山,這需要多麼大的火系力量.

水月女皇說過她可以獨立毀滅一個國家,絕非誇大其詞.

而如今,這個南方人民心中的信仰,至高無上的守護聖獸,竟然就這麼簡簡單單的逝去了,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天龍大陸的麒麟聖獸和四守護聖獸,如今只剩下了麒麟和東,西,北三守護聖獸.

朱雀,就這樣永遠永遠的消失了嗎?

風逍用力的甩了甩頭,他忽然覺得,自己很不滿這樣的結果.

等等……

自己剛才居然下意識的運起了混沌之力!這是怎麼回事!這里明明是游戲世界啊!

帶著一絲絲震驚,他集中精神,努力的運轉起混沌訣,結果令他希望的同時又有些疑惑,因為,失敗了,沒有任何混沌之力的跡象.

難道是錯覺?

"哥哥!"

風瑤沖過來抱住他,滿臉的欣喜和驕傲.不愧是自己最愛和最強大的哥哥,根本一點事情都沒有.

可是為什麼,自己也沒有事情呢?難道是因為小鳳凰嗎?

啾~~~

叫聲綿長尖嘯.此時的金色鳳凰已經長成半個朱雀那麼大,金色的身體足有五米多長,金光閃閃的鳳尾則足有十幾米長.它身上的每一片羽毛都是耀眼的金色,粼粼的金光散發著神聖的美麗.

"天哪……哥哥,這就是鳳凰,是真正的鳳凰啊!好漂亮……"

聽到風瑤的贊美,小鳳凰發出興奮的長吟,巨大的身體在她頭上歡快的蜿蜒盤旋著.

金翼鳳凰:超神獸,等級:0級,主人:戀風瑤夢.生命5000,魔法5000,攻擊2000,魔攻3000,防禦2000.天龍大陸十大超神獸之一,為鳳凰一族中實力最接近朱雀的種族,金色的羽翼象征著高貴,帝王與強大.具體來曆不明,五萬年前以自己的本源之力救了瀕死的朱雀而退化至原始狀態,五萬年來在朱雀神力的不斷灌輸之下才得以保全生命.經靈魂之火的洗禮後,終于回複了一部分的能力.

天賦:鳳凰之體:吸收所有火屬性攻擊,瞬發禁咒以下所有火系魔法,對水系之外的其他各系魔法擁有60%的抵抗能力.

技能:鳳凰怒鳴,鳳凰舞焰,天外流星火,紅蓮幻身,鳳凰涅槃.

金翼鳳凰!果然是天龍大陸十大超神獸之一的金翼鳳凰.而且,好強大!

"瑤兒,小鳳凰認你為主了?"風瑤此時已經換上了衣服,讓他一睹春光的猥瑣想法徹底成為泡影.

"嗯!從它落到我身上的時候,它就認我為主了……而且,我和它之間有著一種好奇妙的聯系,抱住它的時候,我會覺得好安心,仿佛找回了丟失的最珍貴的東西."風瑤看著他,又看了看天上的小鳳凰,眼中泛著疑惑和欣然.

同樣的疑惑,盤踞在風逍腦海.如婉兒所言,靈魂之火可以焚盡天下一切,甚至足以令聖獸灰飛煙滅,為什麼惟獨傷不了瑤兒……為什麼!

風逍點點頭,沒有再問,重新從背包里喚出裝備.一切的謎團,唯有靠時間來給出答案.

周圍的環境從白色變成紫色,從紫色變成藍色,再變成紅色,每變化一種顏色,就代表著火焰的威力下降一個層次.遠遠望去,天空也不再向以前那麼紅了.

天龍皇宮,正垂首站在水月女皇身前的張天師的瘦弱身體忽然狠狠的顫動了一下,臉上露出了驚駭和不敢置信.

"怎麼了?"水月女皇察覺到了他的異常,抬起頭問道.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張天師竟仿佛沒聽到水月女皇的問話,他顫抖著雙手掏出一張符紙——頓時,他的表情完全的僵住了.

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究竟發生了什麼?"水月女皇精致的眉頭微微挑動了一下.她從未見過神通廣大的張天師露出如此驚慌失措的表情.

張天師依然沒完全回過神來,他慢慢的抬起雙手,將符紙展示在她面前.

符紙上,上下左右分別畫著冰川,火焰,雷電和黃沙,冰川似乎在移動,雷電似乎在猙獰,黃沙似乎在流動,唯有火焰,完全變成了死寂的灰色,沒有任何燃燒的痕跡.

"這……意味著什麼?"水月女皇心里忽然湧上不詳的感覺.

"朱雀……死了!"

"什麼!"水月猛的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