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4章 蹂躪(下)
傲月伊人淒慘的泣聲慢慢的減弱,直至完全沒有了聲音.秋水瀲灩的眼睛依然美麗,但里面已經看不到一絲的異彩漣漪.聳立的雙乳在風逍的手下變換著各種形狀,可她仿佛毫無所覺,只是眼睛直直的看著他,仿佛要把他的每一寸特征都印在心里.

"是不是很痛苦!?"

"是不是很想殺了我!?"

"那就來殺我啊!把你全家族的人都喊出來殺我啊!"

"我知道你很痛苦,很絕望,但你們端木世家附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和絕望更要強烈一千倍,一萬倍!"

風逍蹂躪她雙乳的左手移回她豐滿的香臀,雙手抱著她的臀部更加用力的沖刺起來,一邊享受著那種緊窄濕滑的快感,一邊發泄的狂吼著.

傲月伊人仿佛木偶般任他施為,只在他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眼睛閃爍了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風逍終于在她體內再次爆發.連續兩次的發射沒有給他帶來絲毫的疲憊感,他抱著她臀部的雙手一轉,將她的身體翻了過來,從背後再次挺入,同時欣賞著她跪趴著被蹂躪的美姿.

"不愧是第一仙女,果然美的不像話,連後面的這朵花瓣也是這麼漂亮."風逍邪笑著抽出身體,指向了另一個目標.

察覺到他的意圖,死水般的美目再次露出了驚慌,身體再次奮力的掙紮起來.

"不要!"

"啊!!!"

一種比破瓜還要劇烈的疼痛瞬間淹沒了她的理智.

後花園里的小蝴蝶被寶寶抓了又放,放了又抓,越來越覺得無聊,終于撅著小嘴問道:"修羅哥哥的事情還沒做完嗎?"

"做完啦!讓我的小寶寶等這麼久是你大哥哥的錯."風逍笑嘻嘻的走了進來,在看到寶寶的那一刻,他心中的暴躁情緒竟瞬間宣泄的無影無蹤.

這個女孩,是上天派來拯救我的天使嗎?

"風大哥!"楊夕若一臉歡笑的跑了過來,遞給他兩片葉子:"看,又長出兩片靈木仙葉.嗯……照這個速度下去,每天都能長出兩片來."

"哇,這可是救命的東西啊,謝謝我的小若若."風逍激動的接過,在夕若臉上狠狠的親了一下,看到寶寶的臉上露出不滿,溫柔一笑,俯身在她吹彈可破的臉上也輕輕咬了一下,寶寶這才露出滿足的歡笑.

一天兩片靈木仙葉,就等于每天多了兩條命,而且過期不用還可以疊加的.

風逍抱起寶寶,在夕若耳邊輕輕說道:"若若,去給你瑤兒姐姐一個驚喜,還有,我還沒嘗過你的手藝呢."

楊夕若柔柔一笑,給了他一個"絕對不會讓風大哥失望"的眼神,走過去挽住風瑤的手臂:"瑤兒姐姐,我們下線去給風大哥做菜好不好,我也可以幫忙的."

"咦?"風瑤看著她,美目里滿是疑惑.

"走啦…(更/新/最/快|p.1|6|k.c|n)…"

"啊……哥哥我先下了,中午的時候記得早點下線吃飯."

風瑤對著風逍嫵媚一笑,把他迷得一陣失魂落魄後才得意的笑著下線.

"修羅哥哥,瑤兒姐姐剛剛給我看她的臉了,她長的好漂亮.比最漂亮的媽媽還要漂亮,就像……就像天上的仙女."寶寶眨著可愛的大眼睛,眼睛里滿是異彩.

"寶寶長大了一定和瑤兒姐姐一樣漂亮."風逍輕點著她的小鼻子.

"那寶寶長大了是不是也可以像瑤兒姐姐那樣一直陪在修羅哥哥身邊."寶寶癡癡的看著他,好怕他說出不可以的話.

"當然可以,只要寶寶願意,永遠都可以在我身邊.就算寶寶不願意,我也會永遠保護寶寶."風逍輕柔的說道,柔和的聲音中透著堅定.

"說話算數哦……修羅哥哥最好了."寶寶緊緊的抱著風逍的脖子,滿足的笑了起來.

風逍的房間,傲月伊人終于清醒過來,股間兩處秘處以及胸前雙乳都傳來火辣辣的疼痛,可這些都遠不及心靈上的錐心之痛——她視若生命的貞潔,居然就這麼失去了,而且是如此徹徹底底的失去.

她顫抖著從背包中召喚出一套裝備覆住春光全泄的完美軀體,撿起風逍臨走前仍給她的通話腕帶,掙紮著站起身來.

(PS:非自由狀態下無法更換裝備,比如戰斗狀態,束縛狀態……還有,咳咳,XXOO的狀態.唯一的例外的是武器,但更換武器需要三秒的時間,而且這個過程中還不能受到攻擊,否則中斷.)

溫熱的液體從她的股間流下,很快打濕了她的衣裳.她臉色一窒,強忍住大腿間黏黏的不適,打開了通話器.

"獨孤風云,你不是想得到我嗎?如果你能查到修羅現實中的信息,然後解決了他,我任你處置!"

"他的私人住宅的位置我已經知道了,他人還沒有離開……攻他宅邸?哼,笑話,他要逃你們不可能攔得住,你如果真想對付他就只有一個方法……"

天煞風云放下通話器,嘴角咧起冷笑.

傲月伊人放下腕帶,臉上的表情依然痛苦.她撿起牆角的婚紗,用它擦乾淨雙腿間的汙穢,重新換了一身衣服穿上.這一刻,她的心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心中再也沒有了那份單純的清冷,只剩下恨!

而她的恨,正是風逍最想看到的.

但風逍徹底失算的是,這個高傲的女子沒有告訴任何人她的遭遇,更沒有像他預料的那樣把全家族的人都聚集起來對他進行報複.而是咬緊牙齒,一個人拿起武器開始走向變強的道路.

他欠自己的,終究還是要靠自己來討回!別人是靠不住的,天煞風云,你更靠不住.

端木世家,這些年來的隱匿,真的只是因為丟失了家族世代守護的至寶——天誅刃嗎?

………………

"風哥哥,為什麼?為什麼你甯願折磨她來增加自己的罪惡和敵人,也不要我告訴你一切.她知道的一切,我都知道的!"

腦海中傳來軒轅婉兒顫抖的聲音,她好怕剛才的他,無論手段,聲音,都好像一個魔鬼.這還是那個帶著一臉壞笑,時而冷靜時而溫柔時而堅毅的風哥哥嗎?

風逍眉頭一皺,淡淡回道:"婉兒,我說過,不許告訴我和一樣的人類的記憶,這件事情!更加不能!我必須以自己的能力和勢力解決!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為什麼……我不想看到那樣的風哥哥,一點都不想!"

"對不起婉兒……"風逍任由寶寶拉著自己的手小跑著,用意念回道:"我甯願動用所有可以利用的手段,但決不能借助這種不該存在的力量!否則報仇,會顯得毫無意義,我之前所做的努力,也會完全變成笑話……這是我的底線."

也同樣是他的驕傲.

軒轅婉兒沒有說話,良久才輕"嗯"了一聲:"那我以後只在危險的時候提醒風哥哥,其他時候,除非風哥哥同意,否則我……我一定不會說的."

"謝謝你,婉兒."風逍微微一笑,聲音里充滿了感激.

風逍和寶寶在後院里開心的玩鬧了一陣,又吃了一會柔柔親手做的甜點,終于戀戀不舍的准備繼續前往火神之都.

"修羅大壞蛋你在不在……嗚,菱兒,雪兒,他在唉."

"快來救命啊,有好多壞蛋想來攻打我們的家."

"不是不是,不是我們的家,是我們的幫派,好多壞人想打壞這里的大門,就要沖進來,偏偏瑤姐姐又不在,嗚嗚……"

"修羅!你是不是瑤姐姐的哥哥啊,是的話就快來救命啊!"

從三個女孩嘰嘰喳喳鶯啼中,風逍總算聽明白了事情的經過,頓時剛剛沉下的戾氣又"蹭"的竄了上去.

有人想打瑤兒在城北設立的戀風閣分閣.

"寶寶,我們去打壞人!不過這次是真的要打架了,一定要小心哦!"風逍牙齒緊咬,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柔和.

"嗯!我也是很厲害的喲!而且有修羅哥哥在我什麼都不怕."

攻打幫派駐地,和武館踢館差不多,即使贏了也不能真正獲得什麼,只能得到滿足感和榮譽感.而且玩家可以在自己所屬幫派駐地告急時瞬間返回幫派內部,且在幫派內部時屬性都將獲得很大程度的提升,因此想攻陷一個幫派很難,除了要應付實力大漲的玩家,還還必須破壞一道道阻礙.所以,現有的六大幫派,幫派之間的大小交戰不少,但還從未起過攻打幫派駐地的狀況.雖然天龍律令里並不禁制對幫派的相互攻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