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8章 師傅……受傷了!?
"我在夢中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畫面,看到了最愛的風大哥……夢醒了,可是我還是看到風大哥."楊夕若幸福的笑著,眼淚不受控制的宣泄而出.

"天啊,老大,這簡直就是奇跡啊!"

"若若,你真的……你真的……"風逍破天荒的開始語無倫次起來,隨後,是無法抑制的大笑……

"哈哈哈哈……"

風逍緊緊抱住夕若的身體,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起來,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多久沒這麼笑過了.

"老大,一定是夕若妹妹的善良感動了老天爺,還給了她明光."蕭天同樣大笑起來,內疚之情終于一掃而空.

風逍大笑不止,在蕭天和陳冰身上分別狠狠打了一拳,把蕭天打的一個踉蹌,疼的齜牙咧嘴,但笑意和興奮沒有一瞬的停止.陳冰的眼中也露出難得的異彩,默默的看著那個女孩,由衷的為她高興著.

夕若在兩個男人瘋狂的聲音中慢慢的睡了過去,她太需要休息了.

"小天小冰,你們出來這麼久一定引起家人注意了,快點回去吧."

"好!諒那個老頭子也不敢把我怎麼樣."蕭天拍拍風逍肩膀,和陳冰一起離開了.

風逍默默的坐在夕若的旁邊,定定的看著她,仿佛想記住她身上的每一處特征.同時,又在思索著一些讓他大惑不解的事情.

若若體內,一定隱藏著什麼奇妙的力量!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呢?

風逍腦中忽然靈光一閃,仿佛想到了什麼,他迅速的集中精神,卻沒有抓住什麼.

蕭天回到家時,已經是早上六點,天已經逐漸大明.推開門時,老爹蕭鷹在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神色居然是一夜都沒合眼.

"老爸!"蕭天惴惴不安的走了過去,心里狂跳不止.

難道老爹察覺到了什麼?

蕭鷹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說道:"小天,以後不要這麼早就跑出去玩飆車了,你以為路口的那些攝像機是吃干飯的……算了,這次就饒了你了,你趕緊吃過早飯去看看你師傅吧."

蕭天暗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滿臉堆笑說道:"老爸真是通情達理,寬宏大量,深明大義,慈父的典范啊……哦?去看師傅?為什麼?"

"他昨天晚上和血皇影風交手,被刺傷了,而且傷口很詭異,以你師傅的內力居然都無法讓它愈合.唉,現在他的左臂還是全無知覺."

"什麼?師傅受傷了……老爸,你不是開玩笑吧?"蕭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記憶里,師傅從來就沒有受過傷的經曆,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可能受傷,他可是世界上公認的"東方最接近神的人"啊.

他承認自己的老大很變態,可是如果他連劍神都能擊傷……那就已經不是變態所能形容的了.

"這種事情我會騙你麼?當時我也在場……唉,你師傅傷的並不冤,影風的速度太快了,快的連你師傅都沒有回劍招架的時間."

蕭天立即回到房間換衣服,一邊為師傅擔心,一邊暗暗咋舌,對老大的景仰如滔滔洪水連綿不絕.

老大,你身上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秘密.

就在蕭天關上房門那一刻,蕭鷹的臉色猛地沉了下來,銳利如鷹的眼中閃動著複雜的詭異光芒.

陳冰回到家中,冷冷的看了一眼等他的父親,一言不發的走回自己的房間,"啪"的把門關上.

陳炎深深歎了一口氣,眼中露出痛苦和無奈.

我當初的決定,真的錯了嗎?我只是想把他培養成一個合適的繼承人而已啊!

清晨提前來臨,風逍喂過夕若吃過早飯,然後哄她慢慢睡去後,進入了游戲艙.答應了別人的事情,絕對不可以食言,更何況對方還是那個讓人恨不得一口吞進肚子里的可愛小寶寶.

看到寶寶還有上線,風逍舒了一口氣,陪著小柔柔吃愛心早餐.

"小乖乖,你夕若姐姐今天可能不來了,你可要自己一個人看家哦."風逍嘿嘿笑道,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柔柔鼓起的胸部,一臉的色狼相,看的水柔柔心里砰砰直跳.

"我知道了少爺.對了,若若姐姐讓我把這個給你."水柔柔走進後院,回來時手里拿了三片幽綠的葉子.

"靈木仙葉!"風逍狠狠揉了揉眼睛.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靈級藥物,可瞬間回滿生命和魔法,絕對是救命的法寶,如果拿出去賣的話不用想也是天價.

"柔柔,你和若若是從哪里得到的這幾片靈木仙葉?"

"是少爺前幾天給的靈木種子長出來的.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花圃里的植物都長的特別快,比以前快了十倍還要多,我和若若姐姐都快修剪不過來了.若若姐姐說,最多一個星期,靈木仙草就可以開出仙級的藥材靈木仙花."

"十倍的生長速度?難道是神農鼎?"風逍很快想到了那個唯一的可能.

"若若姐姐也這麼說.而且她現在的種植術,采藥術,煉藥術都好厲害,若若姐姐昨天一直在收集各種高級的藥材種子,她說可以給少爺煉出各種高級藥材."水柔柔臉上滿是興奮,雖然她只能做若若姐姐的助手,但只要能幫到少爺,她就好高興.

想到那個柔弱的女孩,風逍心里一疼.無論是瑤兒,夕若還是柔柔,她們的世界,都仿佛只圍繞著自己一個人轉.而自己……欠她們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傲天!若若的眼睛康複了."對著通話器,風逍輕輕說道.

"……"通話器那邊久久沉默,最後終于傳出一個顫抖的聲音:"老大,你說的是……是真的嗎?"

"有空,來看看若若吧."

"不!當初是因為我才讓若若受了那麼大的折磨,沒報仇之前我沒臉去見她……老大,謝謝你,你的恩情我楊傲天報仇之後做牛做馬也會報答你!"楊傲天掛斷通話器,臉上的冰冷完全融化,他擦掉眼角久違的眼淚,一個人站在怪物群中傻笑起來,不過內蘊的凌厲眼神,更加堅定了.

"只要若若能幸福,這個世界就沒有什麼可以牽掛的了……西門狂,准備接受我複仇的獠牙吧……游戲,現實,我都會化成死神的影子,糾纏你們到死!"

"是我該謝謝你們才對……"風逍無奈的看著被掛斷的通話器.

"叮,你的好友'宇宙無敵乖寶寶’上線!"

風逍不自覺的笑了一下,對柔柔說道:"小乖乖,少爺先走了,好好看家哦!"

"早點回來……"看著他之前站過的位置,水柔柔輕輕的說道.

寶寶剛剛上線,就被攬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中,熟悉的氣息讓她發出陶醉的**,吃吃的笑了起來:"修羅哥哥,你一直在等我嗎?"

"我感應到寶寶來了,就飄過來了."

"我就知道,我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修羅哥哥.這是不是媽媽說的心有靈犀."寶寶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那極致的可愛讓風逍神為之奪.

"嗯!心有靈犀……寶寶,我們走吧,去一個離火神之都更近的地方."風逍交給寶寶一張回城卷軸,正是昨天他所到達的那個村莊的回城卷.

寶寶絲毫沒有可能被拐賣的覺悟,什麼都不問,接過卷軸,和風逍一直傳送到了一個陌生的村莊.

"小白,起飛."抱起寶寶嬌小柔弱的身軀,風逍瀟灑的躍上小白,風之靈同時開啟.小白展開云翼,沖向南方的火神之都.

雖然只有一天的相處,可是風逍卻發現,自己似乎已經離不開她了.那種極致的可愛,極致的純潔,極致的空靈,極致的美麗,無不在深深的吸引著他.

要人命的小精靈啊.

風瑤正在上大三,正是大學生活中學業最忙的一段時間,每天基本上只有下午和晚上才會上線.所以風逍這幾天都是上午陪著寶寶飛向火神之都,路上順便欺負欺負小怪,下午則是在風樓陪瑤兒,夕若和柔柔.自己的等級,反而不重要了.即使他一直不練級,第二名的恨天想超過他沒個兩周的苦練絕對不可能.

"瑤兒,那個傲月伊人真的加入了?"

"嗯!"風逍拿出了"戀風閣"幫派的名冊,上面清晰的寫著:幫主:風瑤,副幫主:楊惜弱,成員:南宮香菱,南宮香雪,南宮香凝,傲月伊人.

"那她有沒有問過什麼?"風逍皺眉道.他還沒有找這個女人麻煩,她倒真的先自己找上門來.

"沒有,什麼都沒問,甚至連我為什麼成立這個幫派都沒有問.倒是南宮家的三位妹妹……"風瑤美目含笑的看了他一眼,嘻嘻說道:"一直都在纏著我問你的下落,好像不找到你誓不罷休的樣子."

"是嗎……"風逍大汗,這三個小丫頭莫名其妙的就纏上了他.雖然他在打這三個小丫頭的主意,可是卻完全沒有成為她們獵物的覺悟.

這三個小丫頭嘴里經常蹦出一些驚人之語,冷不丁就會把一個人的名聲給毀了.

這就是單純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