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邪刃天誅
一聲淒厲的哭喊聲傳到風逍耳朵里,風逍臉上沒有一絲的後悔或者憐憫,反而露出森然的笑意.

你有了為父風抵命的機會,而且成功了……當年我,卻沒有.

我很羨慕你……而你,黃泉之下也應該好好感謝我.

風逍沒有立即離去,而是貼著光滑的牆面快速的游上,劍神的氣息,已經和他打過很多次招呼了.

即使是刻意挑釁,他也從來沒有拒絕過,這是一種自信,也是一種驕傲.

當他到達樓頂的時候,青衣紫劍已經在等著他.

"二十年了,除了那個人,你是我唯一欣賞的人,而且如此的年輕.只可惜,你觸動了國家的底線."葉皇天歎息一聲,能逼他出手的人已經太少太少了,而他,就是一個.

風逍並不答話,飛羽刃斜指,淡淡的說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還是來了……知道我的目的嗎?"

葉皇天不語.

第一次和他交手時,很輕易的就用氣機將他鎖定並幾乎將其壓迫到崩潰,但這次,他發現自己已經不能了.

"還債!"寒聲剛落,黑色的影子挾著紅光刺了過去.

"好快的速度!"

三百米遠的一棟高樓上,一個拿著望遠鏡的紅衣中年人忍不住贊歎道.

"但如果僅限于此,葉兄應該能輕松擊斃他."

蕭鷹搖了搖頭:"你太小看他了,能讓葉兄親自出手的人,會是只有這個程度嗎?他,可是能躲開我狙擊的人."

紅衣人眼中閃過火色的光芒,緊盯著眼前的戰況,唯恐錯過一絲一毫.

葉皇天身體沒有絲毫動作,仿佛沒有反應過來般.沖刺中的風逍忽然感覺一團浩瀚的勁氣向他壓來,壓得胸口都喘不過氣來,頓時眉毛一豎,混沌之氣洶湧而出,速度不慢反快,紅色光點狠狠刺向葉皇天手臂.

劍神的臉色微微一動,身體迅速以最快的速度後退,同時手中的紫陽劍終于動了.

"葉兄的氣勢不但沒有壓制住對方,反而被逼退,了不得……"紅衣人眉頭皺了起來.

"對方速度太快,不後退的話即使是葉兄也沒有出劍的機會.天下武學,唯快不破,此話果然不假,論內力,他不及葉兄萬一,但超凡入聖的速度,卻讓他有了和劍神對抗的實力."蕭鷹歎息一聲,他對上次的失敗一直耿耿于懷.

"蕭兄,如果你用出你的絕技,你認為他躲得開嗎?"紅衣人說道.

蕭鷹微微一鄂,沉默一會說道:"或許,他可以……在我看來,他至少有兩成的把握躲開."

"什麼?"紅衣人手中的望遠鏡差點掉下去,他剛才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得到了這個答案.

"你的絕技公認的連神仙都無法躲開,難道他真的有躲開的可能?"雖然只有兩成,但只要有可能,就足夠讓他吃驚.因為即使是無敵的劍神面對狙神的絕技,也只能在有准備的情況下以全身的真氣護體,才能震開,而躲開……絕無可能.

想起上次他躲避自己子彈時身體不可思議的回返,蕭鷹凝重的點了點頭:"我可以保證百分百擊中他,但要擊中已經瞄准的要害,把握不到八成.如果他有准備,甚至不到五成.他似乎有著天生感應危險的能力和恐怖到極點的反射神經."

紅衣人的表情更加凝重起來,也更加興奮起來.沉寂已久的紅色血液開始慢慢的沸騰.

劍神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必石破天驚.手中的紫劍如雨點般點出,呼吸間便連刺幾百劍,封死風逍所有前進的角度.同時,無數道紫色的光影劃開空氣呼嘯飛出,疾如閃電,罩向他的全身.

當年葉皇天以一人之力獨戰東瀛十大高手,紫陽一出,漫天的紫光劍影瀟灑縱橫,十大高手竟無一人可以靠近他身體三米之內,反而被密風細雨般無孔不入的劍氣一個瞬間留下無數的傷口.

雖然已經過去十三年,當年的東瀛十大高手僅存的五人想起當年那一戰仍然是膽戰心驚.人人皆知他們十人敗在華夏劍神一人手上,卻沒有人能想象到戰斗結束的有多快.只一招……劍神紫陽劍揮動的那一刹那,便三死兩傷,而他們,連劍神的衣角都沒碰到.

他們恐懼了,曾經數次前往華夏古武界耀武揚威的他們,自從十三年前那一戰,再也沒有敢踏足過華夏半步.

寒冰刺骨的劍氣讓風逍臉上,身上刀割般疼痛,劍神的劍遠比他自己的身體快,除非有人能跟的上他劍的速度,否則絕對沒有閃躲和招架的可能.

而風逍,就是一個可以勉強跟的上他劍的速度的人,不是眼睛的速度,所以他看不清劍的軌跡;不是手上的速度,所以他無法招架;而是身體的速度,所以,他可以躲避.

劍神的劍式全部擊在空處,風逍已經站在五米開外,大口的喘著粗氣,緊接著他的身體毫無預兆的爆射而出,速度毫無保留,竟是要同劍神硬拼.

葉皇天微微一愣,紫陽劍蕩起一股清風,看似毫無聲息,而迎面而來的風逍卻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驚濤駭浪的劍氣,而自己,就像是浪中可隨時被打翻打爛的小船.

面對眼前的即將席卷而來的狂風暴雨,風逍臉上沒有絲毫的懼意,手中的飛羽刃化成一道紅光,激射而出,同時混沌之力瞬間扭轉身前的空間,使得自己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反射了回去.

看到向自己射來的紅芒,劍神面色毫無變化,身體更是沒有絲毫躲避的動作,手中的紫陽劍輕擺,准確無誤的貼在飛來的紅刃上,以極強的內力將飛羽刃牢牢的吸在劍上.

吸住飛羽刃的同時,尖銳的破空之聲從葉皇天身前傳來.風逍折返後的瞬間,殘留的混沌之力湧上,再次逆轉了身前的空間,讓他的身體不可思議的再次逆轉射向劍神.

劍神微微一驚,已經回劍招架不及,但也只是微微驚訝了一下,因為以對方脆弱的內力,不借以神兵利器根本不可能對自己的身體造成分毫的損傷.

可是他錯了.

一道黑的讓人毛骨悚然的光芒從風逍黑色的袖中伸出,在他的手臂上劃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紅衣人手中的望遠鏡掉落到了地上,根根豎起的頭發上"劈里啪啦"的閃著詭異的火花;"劍神,受傷了……"

"是啊……這是他出師以來,第一次受傷吧.即使是當年面對東瀛十大高手,他也沒被劃破過半分衣角."

"陳兄,現在他有讓你出手的資格了嗎?"蕭鷹看著他,眼中閃過凝重.

火神陳炎.

陳炎身體表面燃起一層紫色的火焰,周圍的溫度瞬間上升到一個恐懼的高度,強如蕭鷹也迅速離開十米之外,防止被灼傷.

"超越子彈的速度,看到你如何接近我焚燒一切的火焰."火神陳炎氣息一動,腳下的地面竟開始慢慢的融化——詭異的是,他的衣服,卻沒有絲毫燃燒的痕跡.

葉皇天的眼神完全沒有了焦距,左手慢慢的垂下,傷口的血液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外奔瀉著,即使以他浩瀚如大海的內力,也只能一點一點的勉強減緩著出血速度.

"被詛咒的至邪之刃,對鮮血有著本能的狂嗜,一旦留下傷口,便會殘嗜至干涸.上天欲誅之而不能,只能由其自生自滅——華夏十大神兵排行第二的邪刃天誅!——風魂劍聖是你什麼人."葉皇天的左臂仿佛已經沒有了知覺,他的眼睛慢慢的移到他手中那把黑色的短刃上.

"是家父!"風逍的身體搖搖欲墜,他本就不多的混沌之力幾乎已經完全虧空,只在腳上,殘留了一絲逃跑的力量.

"原來竟是故人之子,也難怪你會對南方世家聯盟如此深惡痛絕."

"弑父之仇,不共戴天!"

葉皇天歎息一聲,竭力止住左臂被狂噬的感覺,"當年的事情,南方世家聯盟雖然有錯,但主要還是錯在你的父親……"

"閉嘴!"風逍全身浮上一層煞氣,眼中暴怒的紅光讓劍神也不禁一呆."即使你是劍神,也決不可汙蔑我父親!"

"不管你是誰!都無法阻擋我屠戮端木的腳步!!"

陰冷的寒意讓周圍的溫度都仿佛下降了幾分.下一刻,風逍的身體從樓頂躍下,消失不見.

葉皇天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如何看不出對方已經力竭,自己只需追上便有絕對的把握擊殺他.但他沒有,或者說他已經沒有了興趣,今天晚上短暫的一戰,對他的沖擊太大了.

風逍狂奔數公里,離自己的家越來越近了,可是他的身體也越來越酥軟,視線也越來越模糊.終于,他一頭栽在一個不起眼的胡同里.

昏過去之前,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拿出被保護的完好無損的手機,發了一條信息,然後徹底的昏了過去.

無數的鮮血如同細流般從他身上滑下.雖然劍神的劍沒有碰到他,但凌厲刺骨的劍氣在他身上留下無數細如牛毛卻深及內腑的傷口,如今混沌之力散盡,他再也無法阻止血液的流出.

京華大學,一個裝飾優雅甜美的單人宿舍,床上的絕世尤物輾轉反側,雖然已經是半夜,卻沒有絲毫入睡的意思.她正癡癡的看著天花板上哥哥的照片,美目里滿是擔心.忽然,身邊的白色手機微微的震動一下,她的身體迅速坐起,把手機抓到手中迫不及待的點按著.終于,她的臉上露出能讓所有男人失魂落魄的甜笑,然後輕松的打了一個呵欠,抱著軟軟的小被子睡了過去.

風逍醒來時,天空依然一片昏暗,但隱約有了朦朧的光亮.他費力抓起手機,一鍵一鍵的按出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里面傳出來一個不滿的聲音,不過風逍已經聽不清晰了,再次昏過去的前一刻,他終于吐了兩個不清晰的字:

"救我……"

蕭天拿著電話的手凝固了,睡意一瞬間無影無蹤,呆鄂了幾秒後,他開始顫抖著雙手打起陳冰的電話.

一分鍾後,一輛黑色的車子閃電般的從軍區大院沖出.門口全副武裝的守衛面面相覷,卻沒有一個人敢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