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 端木伊人的悲哀
不知飛行了多久,依在溫暖的懷抱中咬指淺睡的寶寶睜開了美麗的大眼睛.

"修羅哥哥,媽媽在叫我,我要下線了……媽媽說,我每天只可以玩六個小時的."寶寶的聲音里充滿了不舍,身體稍稍的往後面靠了靠.

風逍微微一笑,讓小白緩緩降下,落在一片楓樹林里.

"寶寶,媽媽說的很對,每天不可以玩太久,要好好學習,也要好好休息."風逍以教育小孩子的口吻說道.

寶寶挺了挺精致的小鼻子:"我學習可厲害了,媽媽說我現在已經學完了別的小孩子長大後才可以學完的東西."

寶寶可愛的模樣讓風逍忍不住在她的小瑤鼻上捏了一下:"嗯,寶寶不但長的可愛,而且是最聰明的……寶寶,把你的面罩戴上,不可以讓別人看到你長的什麼樣子."

如果被別人看到,整個華夏……不,整個世界都會瘋掉.

看到風逍手上的蝴蝶面罩,寶寶摸了摸自己的臉,大眼睛里滿是驚奇,但沒有一絲的不高興.

"修羅哥哥,我的小蝴蝶怎麼會在你那里."

風逍沒有回答,看著寶寶接過蝴蝶面罩遮住那張禍國殃民的臉後,才輕柔的說道:"以後沒有外人的時候,在哥哥面前不許戴你的小蝴蝶."

"為什麼?"寶寶眨著眼睛問道.

"因為我喜歡看看寶寶可愛的樣子."風逍笑著說道.

"嗯!"寶寶一點猶豫都沒有,清脆的答應一聲,然後抬起頭看著他:"修羅哥哥,寶寶也喜歡看你的樣子,你在寶寶面前也不許戴你的那個黑黑的面罩哦."

"好,在寶寶面前我一定不戴那個黑黑的面罩……還有,寶寶不許和爸爸媽媽說見到過我."

"啊……為什麼啊?"寶寶奇怪的看著他.她原本打算一下線就高興的告訴爸爸媽媽她見到了他們一直在找的最最厲害的修羅.

風逍低下頭,幾乎貼到了她的小腦袋:"是秘密,是和寶寶一樣不能告別別人的秘密."

寶寶聽話的點了點頭.風逍一笑,抱起寶寶的身體從小白身上躍到地上,卻沒有放下她嬌小的身軀.

"寶寶,告別之前要親哥哥一下才可以."

"啊……"寶寶的臉微微紅,看著眼前這個她心里好喜歡的修羅哥哥,終于鼓起勇氣,嘟起可愛至極的小嘴,向風逍臉上印去,緊閉的眼睛上方,細細的睫毛微微顫動著.

風逍不自覺的笑了一下,頭微微一側……水嫩到吹彈可破的朱唇輕輕觸到他的嘴唇上,頓時,一股香甜到不可思議的感覺從嘴唇上傳來,讓他忍不住想攫取更多,可是那兩片小花瓣已經驚慌的躲開了.

"修……修羅哥哥,我下了,明明記得要來陪寶寶!"寶寶的臉有些羞紅,她隱隱約約的知道親吻男子的嘴唇是件很羞人的事情,心也砰砰跳的好厲害.

一臉不舍的看著小精靈在自己眼前消失,風逍頓時覺得自己仿佛丟失了什麼珍貴的東西.想著兩人短暫的相識到融洽的相處,想著那天使的外形和笑聲,他覺得自己心中頓時被一種淡淡的柔軟的填滿,嘴角不自覺的露出淺笑,就那麼呆呆的站在那里,看著她下線的地方.

京華市中心……

這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繁星點綴的天花板,粉紅色的溫暖小床和沙發,散落在地面上的彩色軟墊和洋娃娃,都給這個空間塗上柔和與可愛的色彩.小巧可愛的梳妝台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彩帶和各式各樣的小瓶子.

可愛的粉紅小床邊,一個同樣粉紅可愛的游戲艙被輕輕打開,一個穿著粉色睡袍的少女慢慢的探出洋娃娃般美麗可愛的小腦袋,輕眨了一下繁星般烏黑的眼睛,細嫩的小手慢慢合上游戲艙,踩著長及腳踝的粉紅睡裙歡快的飄出房間.

"媽媽!"

典雅的房間,一個女子正以那只巧奪天工的玉手優雅地品茶.歲月沒有再她身上刻下絲毫的痕跡,無形中散發的絕世風情足以讓所有女人自慚形穢.她那對美眸如水,幽清雅靜,幾縷睿智與靈慧在眼底閃動,濃密的眼睫毛更為她這雙像蕩漾著最香最醇的鳳目增添了無盡的神秘感,無不顯示著她無可抵抗的魅力和女人無可比擬的驕傲.

聽到女兒的聲音,女子慢慢的站起身來,微笑的抱起向她撲來的少女.

"寶寶,今天玩的開不開心?"女子輕輕的吻著少女的耳朵,這個天使般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命.

"唔……媽媽……好癢哦……"寶寶被媽媽親的咯咯直笑,"媽媽,我今天玩的最開心了,因為我今天遇見一個很好很好的哥哥呢."

"哦?是嗎?是什麼樣的哥哥呢?"

"嘻嘻,那位哥哥說不許告訴媽媽."寶寶可愛的臉上紅馥馥的,大大的明眸中秋水含波,嫩唇含笑,磬口芳香,珍珠般的貝齒隱隱可見.

"好……不告訴就不告訴……今天媽媽來教你怎麼做一個合格的小醫生……"女子沒有再問,一臉慈愛的把寶寶牽到她的小書桌旁.她壓根就沒想過寶寶會在游戲的世界里遇到其他人,因為寶寶剛進游戲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傳送到了一個只有NPC的地方,她派去保護寶寶的一堆人完全無法到達那里.而且通過她們的測算,至少三個月內,也不會有外人可以到達那個位置,所以也就完全放心由她一個人去玩.

在她眼里,寶寶口中的大哥哥,一定又是一個NPC無疑了.

但即使她察覺到了,寶寶美麗的結局也絕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叮!天龍教堂公告:玩家'天煞風云’與玩家'傲月伊人’相互傾慕,喜結連理,將與三日後于天龍教堂舉行盛大婚禮……"

風逍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換上了一臉陰沉.

"端木伊人,成為我的獵物之前居然還想和別的男人結婚……呵呵,好極了……真是太好了……"

"小白,繼續向前飛,遇到村莊的時候再落下."

小白領命,展翅飛起,轉瞬便化作一個白點消失在空中.

"呼叫老大……唔,難得老大沒在做什麼隱藏任務."蕭天聲音從通話器里傳來.

"少唧唧歪歪,我正想找你呢!端木伊人和天煞幫是什麼關系!"風逍剛想聯系蕭天,他就已經自己找了上來.

"呼……我就知道老大要問.關于這個問題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天煞幫與南北世家聯盟的關系都不錯,而且論起實力來,天煞幫的總體勢力決不弱于它們中的任何一個,或者,更強大.所以天煞幫一直是他們拉攏的對象.但天煞幫在南北世家聯盟的暗斗之中從不出手偏袒或者傷害任何一方,一直處于絕對中立的地位……所以,如果那個叫傲月伊人的真的是端木家的……"

"那這次婚禮,或許就是一個收買天煞幫的籌碼是嗎?"風逍淡淡說道:"呵呵,雖然只是游戲中的婚禮,但仙女榜第一的身份對天煞風云來說也是個不小的誘惑吧……這可有意思了……呵呵……"

聽到風逍淡然的笑聲,蕭天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慌不迭的說道:"老……老大,我就知道這麼多了,剩下的老大那麼英明一個人絕對可以搞定……先掛了!"

蕭天手忙腳亂的掛掉通話器,頭上的冷汗唏哩嘩啦的.陳冰看著他的反應,精致的如同女人的眉毛挑了挑,等待他的回答.

"冰塊,不得了了……你還記得四年前老大在杭州的那一次嗎?他剛才又像那次那麼笑了……"

陳冰眉毛一凝,臉上露出明顯的狂熱.

"冰塊……要不要通知那個端木家的女人一聲……"

叮!一個冰凌砸在他臉上.

蕭天委屈的擦掉身上殘留的碎冰,嘟囔著說道:"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了,我像是會阻礙老大辦事的人嗎……"

而此時,剛從教堂回來的傲月伊人正冷冷的站在上帝之手面前,一言不發.

上帝之手無奈的苦笑:"對不起伊伊,這是家族的安排,我實在無力阻止."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心高氣傲到一個極端,甚至看不起所有人,普通的男人在她眼里渣都不算.可是這次,家族必須借助天煞幫的勢力,而且以天煞風云少主的身份,無論身份,地位,人才,無一不是萬里挑一,家族里幾乎人人贊同將她嫁到天煞幫.但端木伊人執意不肯,甚至以死相逼,而天煞風云對她又垂涎已久,最後雙方各退一步——游戲里結婚.

"我明白!我從出生那天開始,就注定只是一個利益的籌碼."傲月伊人的聲音里沒有一絲的感情,在那個雖為一家人,卻處處充斥著鉤心斗角的端木世家,唯一能讓她感到溫暖的,只有哥哥和嫂子,以及家族里可愛卻極為睿智的小皇帝.

她不得不披上高傲的外衣,否則,她只能被人狠狠的踩在腳底,肆意的欺凌!

"哥哥,我還要加入戀風閣嗎?"她靜靜的問道.

上帝之手被妹妹的表情弄得心中苦澀,歉疚之心越來越濃,"這些……都是你的自由,如果你想,就加入吧,順便打聽一下那個修羅的消息.如果不想,也沒關系的."

如果真的在游戲里嫁給天煞風云,那對修羅恨之入骨的他吩咐她的第一件事情應該就是加入戀風閣去查探那個修羅的底細吧.

天煞風云——上帝之手一直對他很欣賞,雖然為人狠辣而且有些淫褻,但做事的手段,魄力,都讓他贊歎之余多少夾帶了一些敬佩.而天煞幫,如此短的時間內也已經發展到近三十萬人,隱隱有成為華夏第一大幫派的趨勢.

老實說,對于妹妹嫁給天煞風云,他的潛意識里是沒有抵觸的,妹妹雖然貌美無雙,全華夏也找不出幾個可以相比的,但他覺得他配妹妹,足夠了.只是妹妹不想,他這個做大哥的怎麼可以讓她難過.

"我明白了,我會加入'戀風閣’,不只是為了那個挑釁我的修羅,我還要見識一下那個傳說中的'戀風瑤夢’……"

傲月伊人站起身來,絕美的臉上浮上堅定的神色:"獨孤風云,結婚又如何?即使真的結婚了我也不會讓你殘害過無數少女的髒手碰我一下……做我的男人,你還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