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164章 殺戮之魂
"哦,原來你叫香菱,那你們兩個小丫頭一定就叫香雪和香凝了?"風逍嘿嘿笑道.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名字?"南宮香菱瞪大了眼睛,隨即又很生氣的說道:"不許叫我們小丫頭!我們哪里小了!"

"哦……的確不小……"風逍不由得瞟向她們胸前形狀極美的飽滿凸起,暗中咽了下口水.

"小妹妹,你們多大了?"

"凝兒雪兒,要不要告訴他我們17歲了?"

風逍暈了一下.17歲的女孩智商怎麼和7歲差不多.

"不對不對,明明是我們在教訓他,怎麼成他問我們問題了."南宮香雪終于發現了已經完全跑題了,立即抓著風逍說道:"修羅!你把我們的弟弟欺負跑了,現在都沒人保護我們了,你說怎麼辦!"

蕭天一臉淫笑的湊了上來:"沒了弟弟還有哥哥哇,哥哥來保護你們好不好?"

南宮三姐妹不屑的看他一眼,齊齊的"哼"了一聲:"才不要,連我們的弟弟都打不過."

蕭天一張老臉頓時紅的發黑,再也不肯出聲.

"那你們說該怎麼辦?"風逍一臉無奈.明明我才是受害方吧?無緣無故的被人發起挑戰還被你們幾個小丫頭糾纏.

"你以後要保護我們!"三個小丫頭齊聲說道.

"不但要保護我們,還要幫我們打跑那些天天糾纏我們的壞小子,還要帶我們升級,幫我們買裝備,帶我們去好玩的地方,還要幫我們買漂亮衣服,帶我們去'風行天下’吃黃金大餐……哇,我流口水了唉……"

風逍汗如雨下,敢情這幾個天真的小丫頭把自己當肥羊了.

風逍剛要說話,忽然身體轉向後方,眼神變得銳利起來.遠處,幾十個人正殺氣騰騰的向這邊跑來,夾雜著不堪入耳的咒罵聲.

"哇……來這麼多!"蕭天一副小生怕怕的表情,陳冰也不禁皺了皺眉.

"那群壞蛋又來了唉,而且來了好多,這下可有好戲看了."三個少女卻沒有絲毫擔心的意味,美目里充滿了興奮,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靠近風逍.

風逍神色一動,問道:"怎麼回事?"

"十幾個搶怪的垃圾,還對這三個小美女汙言穢語,更可恨的是居然出言諷刺冰塊是垃圾水法.不過都被我和冰塊還有嘯月給解決了,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帶這麼多人."蕭天恨聲說道.

風逍點了點頭,剛才他已經很奇怪了,因為這個平時很多人練級的地方之前居然只有他們幾個人.

對于他們三個P掉十幾個玩家風逍倒一點都不吃驚.以蕭天全身的黃金裝備加紫電霹靂斬,一人挑五六個同等級普通玩家絕對沒問題.那個嘯月更不是省油的燈,以速度和距離牽制,輔以高攻,普通人根本還沒近身就已經被射殺.

唯獨陳冰,雖然用黑暗魔龍的眼淚增加了300的精神,但水系魔法的攻擊能力實在太弱了,甚至連牧師的一半都不到,讓他還是連同等級的普通法師都不如.

同樣擁有100的魔攻,以各系最低級的魔法技能計算:雷系雷電術加成100%基礎傷害為200;火系火球術加成80%傷害為180;風系風刃術與土系落石術加成60%基礎傷害為160;神聖之箭加成10%基礎傷害為110;水系冰凌加成-50%,基礎傷害僅有50,這就是差距.即使是陳冰30級領悟的冰晶術,也只有-25%的加成,傷害為75.

風逍幾乎可以確信,陳冰是全華夏,甚至全世界唯一的水系魔法師.

但陳冰從未抱怨過,也未曾後悔過,他無數次的告訴自己,自己一定可以找到讓水系魔法變成最強的契機!而風逍,也一直在支持著他,並同樣在尋找著.

"那你和嘯月為什麼還打起來了."風逍奇怪的問道.

蕭天撇撇嘴:"他那一臉鼻孔朝天的表情我看著就來氣.而且,之前明明說好了最後一個人我來收拾,沒想到他卻不守信用,兩箭給射死了."

"唉!你亂說,明明是你追不上那個人差點讓他跑掉了,我們的弟弟才出手的!哼!"南宮香凝一臉生氣的向他做了一個鬼臉.

蕭天頓時閉嘴.在蕭瞳影百般"虐待"中長大的他打小就明白一個深刻的人生哲理:千萬不要和女人講理.

風逍天眼開啟,掃向蕭天,看到他的罪惡值沒有增加後才放下心來.

"還好,看來是被挑釁後被動還擊的."

罵罵咧咧的人群終于接近,領頭的是一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一臉趾高氣揚的樣子,目光緊盯著南宮三姐妹窈窕的身段,眼中露出淫褻的目光,忽然看到一邊的風逍,頓時愣了一下.

"少爺,那個人好像是……好像是修羅."一個拿大刀的在油頭公子耳邊說道.

"老子又不是沒長眼睛,要你說!"油頭公子沒有露出風逍想象中的懼怕,反而是一臉的興奮和貪婪.

"兄弟們,我們公子幫的機會來了!只要殺了那個修羅,我們就能揚名天下,還能爆出神器來,都給我上!"

蕭天和陳冰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個說話的人,白癡他們見多了,這麼白癡的還是第一次見.

憑這些人就想對付華夏最強的修羅?人可以無知,但不能無知到這種地步.

一幫毫無紀律和陣型可言的烏合之眾舉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嗷嗷叫著沖了上來,蕭天喚出黃金狼牙劍,陳冰也取出法杖,冰晶開始生成,唯獨風逍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耶~~他們沖上來了,修羅,快打他們,打的他們滿地找牙!"三個少女興奮的歡叫著,就差沒有跳起來,仿佛已經看到了那些討厭的人被打得滿地亂爬的情景.風逍哭笑不得的看著三個異常興奮的少女,淡淡的說道:"他們明顯是沖著你們來的,和我又沒關系.要打你們自己打."

"啊……"三個少女的興奮被狠狠的熄滅,一個個睜著明亮的美目看著他.

"喂,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不是說好了要保護我們嗎?"南宮香雪叉起小蠻腰,撅著小嘴不滿的說道.

"我答應了嗎?"

"你……你沒說不答應,那就是答應了!"南宮香雪的小嘴撅的更高了,甜美的嗓音夾帶了一絲絲著急.

"哼!不可理喻的小丫頭,沒工夫和你們玩了,我先走了."風逍做了一個不屑理你們的動作,轉身就要走開.

見到修羅似乎真的不想理她們,南宮三姐妹這才驚慌起來,看著越來越近的壞人,三個女孩都快急哭了,連忙一起攔到風逍面前:"大壞蛋修羅,你還有沒有一點紳士風度,看到美女受欺負也不管!"

三雙盈盈的大眼睛滿是楚楚可憐,風逍差點忍不住答應.好不容易才硬生生的別過頭,沒心沒肺的說道:"我很忙,跟你們又不熟,剛才還想算計我,管你們干嘛!"

"嗚……怎麼辦?"

"弟弟又不在,我們要被壞人欺負了……"

"大壞蛋修羅!"

"算了,看你們可憐,如果你們叫我一聲'好哥哥’的話我就幫你們打這些壞蛋,怎麼樣?"風逍很適時的轉了回來,一臉大方的說道.

"啊……雪兒凝兒,要叫嗎?聽起來好吃虧唉!"

"嗚嗚……他們要過來了……好哥哥好哥哥,你去打他們好不好."

風逍嘴角露出陰謀得逞的微笑,心里暗爽不已,嘴上卻依然一臉的不滿:"雪兒妹妹真乖,嗯,凝兒和菱兒還沒叫呢!"

公子幫的一群牲口已經沖到了十米開外,南宮香凝和南宮香菱跟小兔子般鑽到風逍身後,一人抓住他的一只手臂,緊張兮兮的叫了起來:"嗚……他們過來了,好哥哥……好哥哥……"

蕭天和陳冰徹底被風逍打敗,心里的想法出奇的一致:"老大你個牲口!"

兩對柔嫩的突起在他手臂上蹭啊蹭,香雪也緊張的鑽到風逍身後,似乎這是最安全的位置.風逍笑的邪惡又放肆:"三位好妹妹真乖.你們的好哥哥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華麗."

看著橫刀向他劈來的一個戰士,風逍眼中露出一絲不屑,雙臂舉起,手中的軒轅劍開始閃耀彩色的光芒.

"哦,位置擺得剛剛好——新月七行斬!"

隨著風逍雙手的揮動,巨大的殘月型能量波伴著藍,紅,綠,紫,黃,白,黑七種色彩掃向前方,一路留下絢麗的軌跡,所到之處激起一陣陣的哀吼.

僅僅一秒,這些一擁而上的烏合之眾再也沒有一個是站著的,連站在後面一臉淫笑的油面公子都被巨大的能量波波及,一擊斃命.

"唔……"

"哇……"

"天哪……"

三個少女張大了可愛的小嘴巴,發出了悅耳的驚叫聲.

"冰塊,這好像就是視頻上老大用的最後一招,唉,真是強的沒天理啊."蕭天一臉的羨慕.

"好厲害!"三個少女崇拜的看著風逍,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雪兒凝兒,有個這樣的哥哥好像不吃虧唉!"

"對啊對啊,那我們以後要不要就這樣叫他好哥哥啦?"

"嗯嗯!哥哥對妹妹好是應該的,可以保護我們,可以幫我們打壞人,也可以帶我們升級,幫我們買裝備,帶我們去好玩的地方,帶我們買漂亮衣服,帶我們去吃黃金大餐……叫他做什麼都是應該的!耶!我們就認他當哥哥好啦……"

撲通!風逍一頭撞到地上.

"叮,玩家'南宮香菱’請求加你為好友,是否同意?"

"叮,玩家'南宮香雪’請求加你為好友,是否同意?"

"叮,玩家'南宮香凝’請求加你為好友,是否同意?"

游戲里只有兩種情況下才可以請求加好友,一種是知道對方的名字,一種是與對方離的很近.

"呼……算了,同意!"

"咦?他的名字叫XX唉,好奇怪."

"是啊,怪不得平時都不敢顯露名字."

"就是嘛,要是我的名字這麼難聽我也不敢讓人知道."

"……"風逍有種被徹底打敗的感覺.

"喂,小天,這幾個丫頭是什麼情況,不會是裝的吧?"風逍偷偷向蕭天問道.

蕭天搖搖頭:"應該不是.據說是由于她們長的太過禍國殃民,為了防止被人盯上或者出什麼意外,家族里一直都不讓她們出門,連上學都不讓,都是請的一些國際大師對她們進行教育.所以雖然年紀不算小了,但與外界接觸太少,心思極為單純.而且……"

蕭天頓了頓,放緩語氣說道:"而且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家族不允許她們對別的男人生出感情,因為她們的未來十二歲時就被確定了,是北冥家族現在的年輕家主——北冥沖云."

"什麼!?"風逍猛地抬頭,一絲絲的猙獰開始在眼中凝結.

"北-冥-沖-云!"風逍一字一頓的重複完這個名字,臉上已經蒙上了一層煞氣.

蕭天露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忽然在他耳邊賊笑道:"老大,你應該對搶他的女人這種事情很感興趣吧?"

能讓自己老大有片刻失控的名字,這個世界上不會超過三個.

"感興趣!太感興趣了!"風逍咬牙切齒的說道,眼光看向了那邊一邊唧唧喳喳一邊偷眼看他的南宮三姐妹.這三個天仙化身卻單純的如同白紙的少女,本來就讓他產生了據為己有的莫名欲望.現在,這種欲望更加強烈了,強烈到一發不可收拾.

"修羅,帶我們出去玩好不好!"南宮香菱眨著大眼睛,興奮的光芒一閃一閃的.

"叫好哥哥!"

"那……修羅哥哥……"

"叫好哥哥!"

"可是我還是覺得好吃虧啊,好哥哥可是要保護我們而且還要帶我們出去玩的."南宮香菱一臉的委屈.

風逍眉毛一挑:這幾個小丫頭居然還會討價還價.

風逍剛要說話,忽然眉頭一皺,臉色徹底沉了下來,目光變得銳利無比.

這是……危險的氣息.

"小天小冰,帶她們先離開."風逍沉聲說道.

"嗯!老大,你要小心."蕭天點點頭,轉身對三個少女說道:"有很厲害的壞人來了,我們快回城吧!"

"不要,修羅哥哥會保護我們的."南宮香雪一點害怕的覺悟都沒有,還很自覺的在稱呼後面加上了"哥哥"兩個字.

"你們不走的話我以後再也不理你們了."風逍一臉嚴肅的說道.

"啊……他說不理我們唉!"

"那我們不是少了一個很好的跟班啦?"

"我們要不要聽他話離開啊,不然他真的不理我們怎麼辦?"

"是啊,我們好哥哥都叫了,他如果不理我們的話我們會很吃虧唉."

"那……那我們回去好了."

三個少女在那討論了半天,才每人乖巧的對風逍說了一句"修羅哥哥再見",和蕭天陳冰一起回城了.

風逍暗松一口氣,軒轅劍握于手中,緊緊的盯著越來越近的那個影子.

"今天讓我來會會你!"

血色的長發隨風飛舞,半遮半掩著一張冷若堅冰的臉,太過巨大的血色巨劍拖在地上,發出"哧哧"的響聲.黑色的魔甲覆蓋住了整個身體,上面散發的肅殺之氣即使相隔數十米依然讓人能真切的感受到.他的腳步不急不緩,踏地之聲均勻的讓人毛骨悚然,仿佛死神催命的腳步.

他的冷與陳冰不同,那是一種對世界的冷淡,排斥,和痛恨.

恨天:等級:38級;職業:殺戮之魂;裝備:末日黃泉,末日殺神鎧,殺神之翼.

風逍很早就注意到,恨天已經成為第二個具有隱藏職業的人,並且有三件裝備上了裝備排行榜.不僅如此,他的裝備末日黃泉前幾天在裝備排行榜上的排名竟超過了接近神器的雪靈披風.風逍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成長型裝備!而且不到四十級就達到了接近神器的高度.

恨天停在風逍前方的五米出,平靜的看著他,血色的巨劍慢慢的豎起.身後,一個紅色的窈窕身影站在十米之外,紅色的面紗之上一雙美目透著擔心和緊張.

這兩個位列等級排行榜前兩名,第一次見面,本應無任何交集的男人,卻在對方的眼里同時看到了強烈的戰意.

嗖!

風逍搶先出手,風輪斬卷起綠色的風刃旋向恨天,同時身體一晃,化作殘影.

恨天眼光一凝,側移半步躲開飛劍.而此時風逍的身影鬼魅般出現在他的右邊,接住軒轅劍,一個龍炎斬刺向猝不及防的恨天.

-996,-983,-1974.

恨天頭上冒出的傷害讓風逍大吃一驚.在他微微失神的時候,一道紅光劃過一道詭異的曲線,瞬間閃動兩下,將他擊飛出去.

-1997,MISS.

風逍被擊飛近十米遠,他緩緩的站起身來,眼神變得更加凝重.

好強的防禦!

3000多的基礎傷害和50%的人系攻擊加成,居然只打出了不到一千的傷害.

他的防禦,竟然堪比70級二轉的重盾守衛者!攻擊,也並不比自己弱多少.

恨天的眉頭也鎖了起來:好強的攻擊!

風逍平穩著呼吸,忽然詭異一笑,軒轅劍平指,身體化成一道虛幻的殘影,瞬間穿過恨天,留下三個紅色與黃色數字,帶走了他四千多的生命,在恨天微微愣神的時候,殘影再次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返回,火焰的金劍噬上他的身體,帶走了近五千的生命.

絕影!

看著恨天頭上幾乎空掉的血槽,風逍臉上得意的笑,心里卻是暗罵不已:XXXX的,還以為小爺的生命值夠變態了,沒想到這家伙的生命比我還長,一萬五千多!

差點掛掉的恨天臉上沒有出現驚慌,反而冷哼一聲,身體周圍忽然出現一圈紅色的光罩.

殺神壁障:殺神之力布下的能量屏障,除非打破這個屏障,否則無法傷及使用者本人.壁障生命值=使用者生命值*10,壁障防禦=使用者防禦.每天可使用一次.

看著天眼傳來的信息,風逍有些得意不起來了.

好強大的防禦技能——強大到他恨不得把這個技能搶過來,雖然他的保命技能比誰都多.

"小白,出來透透氣."

騎上白虎的修羅,才能真正展現修羅的真姿.

"小白,沖!"絕影的效果時間還沒有結束,風逍決不會浪費這種追風的感覺.小白化成白色的影子,在紅色的光罩周圍來回沖刺,消減著死神壁障的生命.在超越一千的速度面前,恨天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

恨天眼中怒色閃過,不再去捕風捉影的試圖攻擊,雙臂一揮,一雙巨大的血色翅膀從背上展開,翅膀足有兩米多長,仿佛蝙蝠的雙翼,劇烈的拍打間帶著恨天緩緩升至空中.

恨天賭對了,絕影的效果只限于地面,而此時絕影的效果也剛好消失,風逍的生命值也已經回複全滿.

小白長嘯一聲,一雙白色的翅膀從腰間伸出,比恨天的還要巨大,仿如大天使的展翅,讓下面的魅雨一陣的驚羨.

好漂亮!

風逍剛剛升至空中,末日黃泉已經臨近,他迅速側身躲過,同時身下的小白發出一聲怒吼,身體暴起一團電光,然後如同閃電般射了出去,留下一道紫色的痕跡.

-5902.

雖然是暴擊,但紫電斷影刺的這個傷害對死神壁壘來說實在不算什麼.而風逍想要的,正是瞬移後拉開的距離.

"你的殺神壁壘,對我是沒用的!"風逍瞥了一眼恨天勉強恢複到一半的生命,嘴角扯動了一下.

"修羅斷己弑魂擊!"

砰!風逍的身體爆發出血色的光芒,血色的光環以他為中心迅速蔓延,伴隨著震撼人心的爆破之聲,所到之處留下血色的痕跡.

死神壁壘沒有一絲的變化,風逍的生命值瞬間下降至10%,而恨天的生命清零,帶著紅色的光罩從空中直直的跌了下去.

魅雨的身體依然沒動,只是看向風逍的眼神多了一道異彩.

"呼……不過如此."風逍撇了撇嘴,嘿嘿一笑,從空中降下,收回了小白.不過他馬上又瞪大了眼睛.

紅色的光罩依然沒有消失,反而冒出一個-15066的數字,而恨天的身體上冒出一個

+15066的綠色數字,讓他複活過來,生命全滿,他的身體,也重新站起.

下章預告:重要道具:海洋之心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