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宿命的相逢 第138章 神農鼎,你是我的了!
(他仙人的,昨天睡得實在太爽了,折騰到下午三點才起……上午那章合並到這章吧.)

"哥哥,你讓我加入戀風閣?"傲月伊人的纖眉稍稍斜了一下.

上帝之手點點頭.他如何看不出戀風瑤夢似乎是在刻意讓他們走這一步,可是為了探明修羅和這個神秘第一幫派的底細,他還是這麼做了.

"我明白了."傲月伊人點點頭,沒有絲毫反對的意思,因為她對這個似乎無論各方面都強她太多的戀風瑤夢不是一般的有興趣.

……

"小弟,你說我們要不要加入那個戀風閣,說實話,我好崇拜那個戀風瑤夢呢!"美到極致的少女發出美到極致的聲音,伴著令人心顫的悅耳笑聲.

"隨便."

"小弟,我們加入的話說不定可以幫你打聽一些關于修羅的信息哦."

"隨便!"

"大姐二姐你們看,一提到修羅小弟的臉色都變了呢,嘻嘻~"

"……哼!"

……

白色光箭無聲無息的射入桃木妖體內,帶起四百多的傷害.

魅雨狠狠的跺跺腳,差點忍不住把手中的水晶短杖給扔掉.

"恨天,你說為什麼我打出的傷害會那麼低,甚至連人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想起戀風瑤夢一箭秒殺第一盾衛的情景,魅雨就覺得自己很受打擊.

"你是你,她是她."恨天面無表情,一劍清空了眼前的怪物群.

"同樣的職業,同樣的技能,而且她的等級還沒有我高,為什麼我會差她那麼遠,我可是全身黃金裝備唉!"

"我對你的事沒興趣……現在,是殺人的時間了."恨天的聲音瞬間轉冷,提著末日黃泉向一群練級的玩家走去.

魅雨瞳孔一縮,緊緊咬著嘴唇跟了上去.

無法阻止惡魔的腳步,那就試著做惡魔身邊的天使吧……總有一天可以撫平你身上的累累傷痕,讓你對這個世界重新充滿希望.

……

風逍被風瑤撓醒時,已經是接近正午時間了,在風瑤唇上狠狠的咬了幾下後,才沖出去洗漱完畢,享受起早已做好的午餐.

楊夕若身體的元氣已經恢複了十之七八,手已經可以自由活動.可是風逍以她的眼睛不方便為由,仍然執意要三餐都由自己來喂她吃,他喜歡看她那個時候沒有焦距卻充滿滿足和幸福的眼神,自己的愧疚之心也會稍稍淡一些.

"小天,給你1分鍾,1分鍾內看不到你這把無塵劍我就拿去墊桌腿了."風逍上線的第一件事,就是慢慢悠悠的向蕭天丟出一個大炸彈.

風逍剛一說完,通話器就被來不及回答的蕭天掛斷.30秒後,風逍耳邊就同時響了八遍請求進入的提示音.

"允許……"

蕭天一個"惡狗撲食"被風逍輕松躲過,狼狽的摔倒在地上,嘴上卻是絲毫不停:"老大,我的超神器!超神器啊!"

風逍鄙視他一眼,取出無塵劍交易給蕭天.

"呃……老大,你不會是在忽悠我吧?你確定這個叫無塵劍?"看著劍身上厚的不能再厚的一層灰塵,好像怎麼也和"無塵"兩字沒什麼干系.

"切~不信就給我."

"別別……我還沒看屬性呢."蕭天立即後退兩步,生怕被搶了回去.

劍身和劍柄加起來也只有一米那麼長,而且看上去極為陳舊,真是是超神器嗎?蕭天疑惑的揮舞了一下.

嗖……

蕭天隨意的一下揮動,竟讓他有了一種割斷空氣的感覺.同時,劍身上的灰塵隨著揮舞簌簌落下,露出的光芒鋒利而耀眼,沒有一絲塵埃的殘留.

兩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豔之色.

看了無塵劍的屬性,蕭天激動的眼淚稀里嘩啦的,差點沒忍住跪下來抱著風逍的大腿.

"老大,你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居然真的是超神器……可是為什麼要到80級才能使用啊,我都想去死了……"

風逍憐憫的看著蕭天,估計他此時的感受,跟一個暗戀了800年的超級美女脫的光溜溜的任他采摘他卻發現自己還沒長出小JJ一樣.

"可憐的孩子,好好努力吧,到了80級你就無敵了!"風逍拍拍他的肩膀.

80級時候估計至少也要一年以後吧,能看不能用,那種煎熬還不如沒有.

不知道如果把這把劍拿出去拍賣能值多少錢……真是期待啊.

"雖然遠不如我夢中的那把銀劍輕靈和親和,但比起普通武器來實在強太多了."蕭天把無塵劍反複翻看著,嘴里嘖嘖不絕.

"切!"風逍一臉鄙視的向他比了比中止.蕭天所說的夢中之劍只有他和陳冰知道.據蕭天的描述,那是把似乎比飛羽刃更加輕靈的細劍,幾乎每天都會在他夢中出現,在夢中陪著他一起長大,漸漸的成了他生命中的最大渴望和追求.

不過這種有些荒謬的夢境他和陳冰都只當笑話聽.

而此時,新安當的景天已經發覺自己的無塵劍丟失了.

"奇怪,用來墊櫃子腿的無塵劍怎麼不見了……小三,去把客房床底下那把星辰劍拿來墊下書櫃,這個櫃子不太穩當,這可是我收藏的最珍貴的古董之一,千萬不能磨壞了……"

1分鍾後,景天摸了摸腦袋,無奈的嘟囔道:"唉,這個星辰劍太薄啊,還是無塵劍比較好用."說完手指輕輕劃了一個圈,小指一勾,無塵劍已經出現在手里.

"嗯,還是這把劍比較合適……哦,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居然幫我擦的這麼乾淨."

可憐的蕭天還不知道自己剛剛存入倉庫的無塵劍已經不見了.

風瑤正在給夕若做腿部按摩,兩個女孩都沒有上線.想起楊夕若如白玉凝脂的大腿,風逍又忍不住用意念把夕若YY了一番.

"小柔柔還是沒有回來……去皇宮看看吧."風逍立即動身向皇宮跑去.而蕭天為了早點長出小JJ.早已瘋狂的跑去練級了.

轉職飛龍盜聖後,風逍的基礎移動速度速度已經到了70,跳躍能力也增加了很多(跳躍力+1=最大跳躍高度增加1米),十分鍾不到就已經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天龍皇宮.

看著遍布整個天龍皇宮的喪衣白布,風逍歎息了一下,天龍皇帝果然已經掛了,而且是永遠的掛掉了.

天龍正殿前文武大臣太監宮女跪了一地,都在那哭的鬼哭神嚎,比死了親爹哭得還響,看到天龍密使進來,哭聲竟詭異的小了許多,無數道眼光或明或暗,或羨慕或嫉妒或好奇或探究的向他看來.

"不就長的帥點嘛……至于這麼誇張的看我麼."風逍直接無視掉這些眼神,用意念向天龍皇帝拜了一下後,旁若無人的穿過跪倒的人群,扶起了跪在水月公主身後的水柔柔.

"跟我回家!"看著一身素衣孝服,小臉梨花帶水的樣子,風逍忍不住一陣心疼.

"少爺……我,我要為我的父皇守孝七天."水柔柔輕泣著.天龍皇帝妃子無數,偏偏蛋白質不夠活躍,生不出兒子,守孝的事情就落在兩個女兒身上.

"不允許!小乖乖要是跪上七天七夜我還不心疼死,馬上和我回家,守孝的事情就交給水月公主就好了."風逍不由分說,拉著水柔柔就走.

"可是少爺……"

"沒什麼可是,你要是不回去就沒人照顧我和我們的家了."

這句話立即奏效,水柔柔帶著一臉紅霞任風逍拉著她離開.

"張天師……張天師……靠!別哭了,再哭也活不過來!"風逍不耐煩的一聲暴喝,把張天師震得一個激靈.

"原……原來是風魂勇士啊,現在幾點了?是不是到吃飯時間了."張天師迅速擦乾淨鼻涕眼淚,啞著嗓子說道.

風逍狂暈,感情這幫貨連自己哭了多久都不知道."張天師,送我和柔柔回家去,跑步太累了."

"哦!"張天師有些呆愣的答應一聲,下意識的揮出一道符紙把他們送走.清醒過來時才發現無數的目光正怪異的看著他.

"這……這……皇上大喪之日堂堂天龍密使和公主竟然……竟然……"右丞相氣急敗壞的站了起來,滿臉的憤怒之色.

"算了,讓他們去吧."水月女皇淡淡說道,仿佛任何事情都已經激不起她內心的波瀾.

她的眼淚早就已經哭干,雖然悲痛,但腦中卻清醒無比,她明白自己肩上的萬鈞重擔.

我一個弱女子……真的可以嗎?

,

不……不可以這麼想,絕對不可以辜負父皇的期望……我的命,是父皇用自己的命換來的,我怎麼可以讓他失望.

水月女皇的眼神更加堅定起來.

"好了柔柔,不哭了……別哭了小乖乖……最哭就變的不好看了……"看著依然哭個不停的小柔柔,風逍腦袋都大了.

這輩子最不怕的就是被女人強*奸,最怕的就是女人哭.

"小柔柔……沒了干爹不是還有親少爺嘛……不哭了不哭了……"

"嗚嗚……"水柔柔的眼淚似乎沒有止境,把風逍胸前的衣服都給濕透了.

"……"

"不許哭了!"風逍終于不耐煩的大吼了一聲,把懷中的水柔柔嚇了一個激靈,哭聲也嚇得停了下來.

風逍二話不說,一把將柔柔的身體按倒在自己的膝上,掀起白色的喪服,一巴掌朝她嬌嫩的小屁股拍去.

"啪!"

"叫你不聽話,叫你還哭……"

"嗚嗚……好疼,少爺不要打了."水柔柔覺得自己好委屈.

"那你還哭不哭了!"風逍又是一巴掌.

"不哭了……真的不哭了."水柔柔連續吃痛,再也不敢哭出聲音來了.

"這樣才乖嘛……剛才打疼你了嗎?少爺幫你揉揉."說完風逍厚顏無恥的開始在她兩瓣小屁股上揉捏起來,把臉上哭的發紅的水柔柔弄的更是臉上紅彤彤的.

"以後記得不許再哭了."

"可是柔柔只有父皇和公主兩個親人……"水柔柔有些委屈的說道.

"少爺不算嗎?"風逍的手微微用力.

"少爺……"

"小乖乖,你忘記我以前說過的話了嗎?從你進門那天起,你就是屬于我的了,誰也不能把你搶走.所以,以後即使要哭,也只能為我一個哭,明白了嗎."風逍在她耳邊說道.

"只為少爺一個人哭?"

水柔柔把風逍的話重複了一遍,忽然覺得自己很喜歡他的這句話.

水柔柔立即擦乾淨眼淚,低聲說道:"嗯!柔柔以後只為少爺一個人哭."

"這才乖嘛……走,我們進去換衣服."風逍嘿嘿一笑,將水柔柔攔腰抱起,向她的房間走去.

半個小時後水柔柔才一身公主裝走了出來,全身的無力感讓她好幾次差點摔倒.剛才換衣服的時候她被風逍不停的上下其手,害得她連貼身內褲都換了一次.

"這樣的柔柔才漂亮嘛……嗯,比那些個所謂的玉女明星強百倍."

"玉女明星是什麼?"水柔柔的大眼睛里充滿了迷茫.

"……一種性欲很強的雌性生物,大致就是這個樣子."風逍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然後從背包里拿出一顆青色的種子.

"你的夕若姐姐過會就會上來,你們沒事的話就養著玩好了,看看能長出什麼東西來."風逍把凌香草的種子放到水柔柔手上.

"嗯!少爺,夕若姐姐很喜歡種植各種花草的."水柔柔輕聲答道,臉上終于露出一絲淺笑.

"對了少爺,昨天父皇臨終的時候對公主說……他說……"柔柔忽然有些扭捏出來,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說什麼?難道和我有關?"風逍奇道.

"是……父皇說公主要麼不嫁人,如果要嫁人的話,只能是……是少爺你,皇上說嫁給別人他不放心."

撲通!

風逍捂著被摔疼的腦袋,疑惑的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

"這個老皇帝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和他見面不過數次,認識也不超過一個月,他為什麼總是對我那麼特別,什麼好東西都以各種理由往我手里塞,甚至連兩個女兒都想送給我……"

"莫非我真有傳說中的王八之氣,虎軀一震把他折服了?"

風逍表面上雖然放蕩不羈,但心思極為縝密,天龍皇帝交給他采集冰靈草的任務時他就已經感覺到了皇帝對他的特別.因為雖然這個任務極難,但萬萬不至于封賞領地.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風逍百思不得其解.

"水月公主怎麼說."風逍有些期待的問道.

"公主說她永遠不嫁人……"水柔柔有些擔心的看著他說道,怕他露出生氣的表情.

"果然如此……靠,我還真不信了,不就是女皇嘛,我哪點配不上她……嗯,征服女皇,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風逍嘿嘿一笑,眼神忽然變得危險起來.

風逍的傲氣與生俱來,深入骨髓.蕭天和陳冰都明白他是個扭斷脖子也不低頭,打斷骨頭也不下跪的主.他刻在骨子里的驕傲讓他可以輕視任何人,卻不允許任何人輕視他.

"小乖乖,好好看家."風逍摸了摸水柔柔的小臉說道.

"嗯,少爺,早點回來."水柔柔眼中流露出不舍,但他知道少爺是個要做"大事"的人,不能也不可以把他一直留在家里陪她.她只需每天把家里收拾的好好的,然後數著手指頭等他回家就好.

風逍出門後,以最快的速度來到武器店,在鐵匠老頭怪異的目光中花了2個金幣買了20把10級的刺客短刀.然後施展無限空間門,回到了一個他深深印在腦子里的場景——恐怖森林.

神農鼎,你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