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宿命的相逢 第115章 魔狼的挑戰
"跳吧,這是唯一的選擇了!"

風逍絕對不允許自己掛掉.等級下降他可以接受,但是身上的裝備和背包里的物品掉落任何一件都是他絕不能接受的.所以他只有了一個選擇:跳下斷崖!摔死,是不會掉落裝備的,更何況或許還有保命的可能.

不管是電視和小說,跳崖從來都是最好的逃生方法,至少還沒聽說過誰是跳崖摔死的,反而很狗血的踩到無數的狗屎運,奇遇那叫一個鋪天蓋地.

滋!砰!

正當風逍閉著眼睛准備跳下那個深不見底的斷崖時,卻發現自己身體仿佛撞到了一堵堅硬的牆壁,紅光一閃後,竟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反彈了回去,生命也掉了一大半.背後的疾電吞雷獸怎會放過這個機會,揮起利爪向他撕來.

"絕對時間領域——修羅冥王波!"

叮!MISS.

時間停止,冥王波卻因為等級相差太大出現了MISS.

"風哥哥,那是強大的結界,將整個斷崖的四周和上空都籠罩了起來,想跳下去都不可能!"

結界?籠罩整個斷崖的結界?這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

居然連跳崖都不讓,這還要不要人活了.

我偏不信了!

風逍依然以最快的沖向斷崖,只是手里,已經多了一根閃著紅色光芒的尖刺.

無界之針!

無界之針:紅色靈器,新手村村長制作的特殊道具,可破除天龍大陸一切禁制,每根可用一次,用後消失.

滋!砰!

同樣的聲音,不同的是,他的眼前憑空的出現了一圈形狀不規則的紅影,而且正以極快的速度向中間收縮.

毫不遲疑,風逍縱身躍入那個紅色的光圈,墮向斷崖的深處.

疾電吞雷獸的腳步停止在了斷崖邊,不甘心的怒吼起來.

"叮!玩家'魔狼—狂’發布全區通告:我魔狼幫幫主魔狼—狂在此向戀風閣幫主戀風瑤夢發出挑戰!一個小時後在天龍競技場等待大駕,期望貴幫不是縮頭烏龜!"

"叮!玩家'魔狼—狂’發布全區通告……"

"叮!玩家'魔狼—狂’發布全區通告……"

連續三次的全區通告傳入了每個在線玩家的耳朵里,頓時引起無數的騷亂和咒罵.

"不就是沒拿到第一幫派嘛,心胸也太狹窄了吧?"

"這個魔狼—狂還要不要臉,一個大男人居然向一個女子挑戰!"

"靠,排行榜前五的居然挑戰一個沒上榜的女子,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吧."

"魔狼幫的人渣,居然想褻瀆我心中的女神!"

"靠!爆他菊花!"

"有好戲看了!快,去天龍競技場!"

"戀風姐姐,一定要打敗那個人渣!走,我們快去支持戀風姐姐!"這是女玩家聲音.

"戀風瑤夢會應戰嗎?這個魔狼-狂可是等級排行榜上的人物,而且還有仙器."

……

猜疑歸猜疑,謾罵歸謾罵.無數的人瘋狂的湧向了競技場.可容納上百萬人的偌大競技場一分鍾不到就被塞的水泄不通.絕大多數的人們只想趁此一堵神秘的神女第二,又是戀風閣幫主的"戀風瑤夢"的風姿.

無數的謾罵傳到魔狼—狂的耳朵里,他出奇的沒有憤怒.他的決定,只為了消除心頭揮之不去的恨意.

到手的第一幫派居然被一個女人給搶去了,自己卻成了無數人的笑柄.

從小到大,他從來沒那麼憋屈過.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

"哥哥,我該怎麼辦."正在和夕若玩鬧的風瑤被提示音弄的有些手足無措,首先想到了風逍.

"叮,'風魂’玩家此時正處于特殊地圖中,無法與外界進行聯系."

"咦?哥哥又在做什麼特殊任務嗎?"

風瑤輕咬下唇,兩手緊緊的抓著衣角.

"夕若妹妹,我該怎麼辦?"

看到風瑤有些無助的眼神,楊夕若心里不由得一痛,對西門狂的恨意更是上升到極點.

自從進了那個溫暖的新家,風瑤的善良和風華絕代無不深深的征服了她.從她身上,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親情的溫暖.她們同床而眠,互訴心事,雖然只有短短半月的相處,但她已經把風瑤當成了自己最親的姐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瑤兒姐姐,我們不要理這個可惡的混蛋,讓他一個人自做多情好了!"楊夕若難得的露出一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嗯!"

風瑤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不!我不可以給哥哥丟臉,何況……"風瑤沒有說下去,想到哥哥,她的眼神堅定下來.

"瑤兒姐姐."夕若有些擔心的看著她:"你真的要接受他的挑戰?"

"嗯!不可以,一定不可以給哥哥丟臉!"風瑤的聲音更加堅定起來.

"嗯!我支持瑤兒姐姐,風大哥那麼厲害,瑤兒姐姐一定也很厲害,一定可以打敗那個混蛋."楊夕若握住了風瑤有些緊張的小手,傳給她勇氣.

"瑤兒妹妹,瑤兒妹妹,你可千萬不要迎戰,那頭蠢狼起碼帶了一千多人在那等著,搞不好他到時候會不講信用,來個……呼,偏偏這個時候,我聯系不上老大!"蕭天壓抑著憤怒的聲音從通話器響起,顯然已經對魔狼—狂的行為已經暴怒.

"不要擔心我,我可以打敗他,一定可以!"風瑤這次沒有絲毫的遲疑.她已經想明白了.即使自己不應戰也不會有人說自己什麼,畢竟自己只是沒有絲毫威名的女子而已,但對戀風閣的聲名,一定會有影響.

這是她一點都不想看到的.

"夕若妹妹,陪我去買衣服好不好……就是商店賣的那種很好看的靚裝……"

天龍皇宮.

"張天師,還是沒有風魂的消息嗎?"天龍皇帝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他的眼神,已經變的有些灰暗.

"回陛下,暫時……還沒有,貧道相信風魂勇士完成任務後一定會第一時間趕來的."張天師低著頭恭敬的答道.

天龍皇帝的臉上再次露出失望,淡淡說道:"朕明白了,只是這時間……張天師,你有沒有辦法探明風魂現在的位置."

難道是朕猜錯了嗎?如果他真的是擁有天命之人,即使任務千難萬難,他也一定有創造奇跡的可能.

麒麟,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張天師有些慚愧的說道:"回陛下,他所在的位置已經超出了貧道的能力范圍……咦?"

天龍皇帝渾濁的老眼敏銳的捕捉到了張天師眼中的訝色,問道:"出了什麼事?"

張天師從懷中掏出一張奇異的符紙,上面點綴了無數顏色各異的光點.他拿著符紙翻來覆去的仔細看了數遍,才垂首說道:"陛下,天龍大陸的西方,一只仙獸的生命氣息徹底消失,可能是被斬殺?"

"西方的仙獸?"天龍皇帝默念了一遍,忽然眼睛一亮,激動的說道:"難道是風魂?他要面對的,剛好是一只仙獸."

"可能是吧,也可能只是巧合.畢竟風魂勇士的實力對上仙獸……"

"哈哈哈哈,朕只是讓他以智慧去取得冰靈草,沒想到他居然強大到連守護仙獸都給斬殺了,果然是天命之人,天命之人啊!"天龍皇帝開懷的大笑起來,仿佛了了一件沉重的心事.

"張天師,快去把黃禦醫喊來."

"是!"張天師帶著萬分疑惑躬身告退.

不到一分鍾,黃禦醫就跌跌撞撞的跑進了禦書房,一看到皇帝的臉色,就失聲痛哭起來.

"黃禦醫,你老實說,朕還能不能撐到明天."

黃禦醫全身一震,已經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天龍皇帝雙眼無神的揮揮手:"罷了罷了,宣朕的皇兒水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