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東方血皇,殺人無血 第074章 殺人無血
"風大哥,你出來啦."風逍剛從游戲艙出來,就聽到了夕若柔柔的聲音.

夕若半躺在沙發上,迷離的眼睛看向他的方向,眼中蕩漾著若有若無的神采.

曾經,她以為自己已經沒有愛了權利,縱然對一個男孩子一見鍾情,卻也沒有絲毫的奢望和勇氣.然而,當這個男子一次一次的出現在她的身邊,一次一次的給她驚喜,給了她生的希望,給了她家的溫暖,她心中的那份奢望,重新開始慢慢的發芽.

"真是不聽話,又從房間里移出來,就不怕擦傷身體嗎!"

在楊夕若的驚呼聲中,她已經被攔腰抱起,溫柔的送回了房間.風瑤靜靜的看著最愛的哥哥和新的姐妹,臉上一直掛著淺淺的笑,還有一絲的擔憂.

今天,是七號了呢.

晚餐時間,在溫馨的氣氛中悄然過去.風逍輕輕的放下碗和湯勺,在楊夕若不舍的目光中,走出了房間.

風逍倒背雙手,仰望星空,眼中閃爍著無數複雜的光芒,似回憶,似緬懷,似痛苦,似仇恨,似迷茫,似堅定.

每個月的這個時候,他都會站在陽台上,看著天空的殘月,直到午夜.

時間悄然過去,楊夕若已經睡下.風瑤抱著幾件疊的整整齊齊的衣服,靜靜的走到風逍身邊.

"哥哥,早點回來."

"瑤兒,不要擔心我,早些睡."風逍輕輕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嗯!"風瑤淺笑,溫柔的為他換下身上的衣服,最後將一個面罩輕柔而細心的罩在他的臉上.

風逍在風瑤臉上輕吻一下,身體已經化成一道殘影,穿過打開的窗戶,潛入茫茫夜色中.

風瑤返回房間,靜靜的看著夕若我見猶憐的優雅睡姿,卻沒有絲毫睡意.

……

"四個月了,終于又輪到我們了,不知這次會是誰呢."納蘭一朔眼中閃過痛苦,恐懼和無奈.

門被忽然推開,看到爺爺還在房間,納蘭一鴻大吃一驚,慌忙沖了進來:"爺爺,你怎麼還在這里,快些離開,影風要殺的是納月山莊的人,只要出了這里,就不會有危險了."

納月山莊,納蘭世家在京華的總部,掌權人為現在納蘭世家的家主納蘭一歸的二弟納蘭一朔,他有兩個孫子:納蘭一鴻,納蘭一軒.

納蘭一朔擺擺手,以平靜的聲音說道:"所有的人都沒有離開,守護在這里,我又怎麼能離開.而且,影風每次殺的人都不會是太重要的人物,他的目的,就是想讓我們恐懼,讓我們絕望啊."

"我們四大世家到底哪里得罪影風了,要如此的對待我們."納蘭一鴻咬牙切齒.

"不知道,沒人知道."納蘭一朔痛苦的搖了搖頭.三年了,血皇影風每個月都會殺一個四大世家的人,而且時間出奇的固定——每月7號的午夜11點50分.每次行動之前,他都會以各種方式傳遞出獵殺目標的信息,讓對方嘗盡恐懼——因為,不管多麼的小心,多嚴密的守護,血皇影風都從來沒有失手過,總是在預定的地點預定的時間准確的帶走一條生命,人們所能看到的,只有一把閃著紅光的飛羽.

納月山莊的每個人都清楚的記得昨天的情景.

被嫁入西門家族的納蘭一萍派出去執行秘密任務的劉氏(劉保姆)昨日竟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納月山莊,逢人就說:"血皇影風即將降臨納月山莊,帶走一條不該存在的生命."

無論別人和她說什麼,對她做什麼,她都沒有絲毫反應,只是不停的重複著同一句話,最後,終于昏倒在地.醒來後,便完全失去了行動意識,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底的植物人.

"鴻兒,幾點了."

"十一點半了."

"迅速召集還留在山莊里的所有人,全部集合到大廳,我們不能被血皇的名聲嚇破了膽,更不能坐以待斃,所有人聚到一起,看他怎麼下手."納蘭一朔站起身來,骨骼發出啪啪的響聲.

"是,爺爺."

……

納月山莊的大廳里擠滿了人,卻出奇的安靜,幾個帶頭的正緊張的清點著人數.

"二當家,人數一個不少,全在這里."金堂主恭敬的彙報著.

"好!讓所有的人嚴陣以待,留意好四周的動靜,還有,千萬不要分散."納蘭一朔鄭重的下達著命令.

"是,二當家."金,木,水,火,土五堂堂主立即行動起來,把全部人集中到了大廳中央,納蘭家的精英在外,堂主在中,將納蘭一朔和兩個少爺緊緊的圍在中間.

大廳落針可聞,只能隱約的聽到不同頻率的心跳聲.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些人的心跳也越來越快,握著刀劍甚至槍械的納蘭家精英的手上也開始冒出冷汗.

強大的納蘭世家京華駐地,卻以兩百多人的陣仗,提心吊膽的提防著一個人,但他們沒有任何絲毫覺得誇張或慚愧,因為對方,是血皇影風.

時間已經指向了十一點四十九,依然沒有任何的動靜,所有人都微微松了一口氣,如此的陣仗,即使血皇影風也沒有下手的機會吧.

"呵呵,我看影風不會來了,我們這樣團團圍在一起,一觸即發,就算他是神仙也不敢貿然沖進來."金堂主哈哈一笑,緩和了大廳里的緊張氣氛.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木堂主也長長舒了一口氣,忽然感覺一絲微風從他鼻尖飄過,他疑惑的摸了摸鼻子,奇怪的問道:"咦?這里明明關的很嚴實怎麼會有風呢?金堂主,你有沒有感覺到?……金堂主?……金堂主?……啊——金金堂主死了,金堂主死了!!"

木堂主的呼聲猶如一個炸雷,將所有人震得傻在當場,只覺得脊梁骨泛起一股股冷氣——緊閉的大廳,寂靜的氛圍,密不透風的防守,兩百人的眼皮底下無聲無息的殺掉一個被圍在中間的堂主——這,就是血皇影風的恐怖嗎?

木堂主肝膽欲裂,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幾秒前還和自己說話的人,竟就在他眼皮底下無聲無息的死了,而且身上看不出一絲的傷痕和血跡.

東方血皇,殺人無血.能用不留血不留痕的傷口讓人死亡的人,才能稱得上真正的血中帝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