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東方血皇,殺人無血 第064章 夕若的新家
(打個預防針——此章內容很無聊--)

"風大哥,你要帶我去哪里?"

"回家!"

"回……你的家嗎?"

"嗯,不過也是你的家."

"以後……是你來照顧我嗎?"

"是我妹妹."

"風大哥的妹妹?"楊夕若心中松了一口氣,卻又有一種她自己都沒察覺的失落.

"我們到了."

抱著楊夕若下了的士,風逍緩緩的向屬于自己的別墅走去.

的士司機有些愣神的看著兩人的身影,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驚豔,良久才歎道:"真正的金童玉女啊!"

風逍邁著奇異的步伐,自家門前晃來晃去,這個混沌亂影陣是他現在唯一可布下的陣法,以混沌之力逆轉空間規則,會讓前行的人變成後退或左右,左右行的人變成右左或後退,除了有限的幾個知道具體走法的人,沒有任何外來物體可靠近他的家門.即使是一顆導彈飛來,也會被扭曲的空間改變飛行的方向.

風逍默數著自己的步數,幾秒鍾就來到了門前.雙手抱著夕若,無法開門,只好喊道:"瑤兒,我回來了."

門里傳來急急的腳步聲,很快門被打開,風瑤略帶焦急的站在那里,忽然看到風逍抱著的美女,眼神明顯變的怪異起來.

"哥哥,你回來了,她是?"風瑤大有深意的看著風逍的眼睛.

"你好,風姐姐,我叫楊夕若."楊夕若微微抬頭,微笑著說道.

好優雅的女孩,應該……配得上哥哥,不過至于一直抱著嗎?那本是屬于自己的懷抱.風瑤有些酸澀的想到.

"給你帶回一個姐……咳咳,妹妹.先進去,過會和你解釋."風逍連忙把楊夕若抱到風瑤房間,將她輕輕的放在她的床上.

"風大哥,剛才就是你妹妹嗎?她的聲音很好聽,長的一定也很漂亮吧."楊夕若柔柔的問道,她很喜歡這里淡淡的茉莉香味.

"是,夕若妹妹,你先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去和瑤兒交代一下."撫平她路上被吹亂的頭發,風逍輕輕說道.

"嗯!"楊夕若乖巧的答應一聲.

……

風瑤為哥哥揉捏肩膀的手逐漸停了下來,眼中已經盈滿了淚水.

"好可憐的女孩,哥哥,我們一定要好好照顧她,讓她有家的溫暖."聽了楊夕若的遭遇,內心柔軟的風瑤已經有些泣不成聲,她覺得上天欠這個女孩的實在太多了.

"是啊."風逍歎道:"瑤兒,以後就拜托你照顧她了,我一個大男人不怎麼方便.以後我每天為她輸入一些混沌之氣,最多一個月,她虧空的身體就可以完全複原了,只是她的腿和眼睛……我只能以混沌之力保持她腿的生命力,使其不至于萎縮,要治愈的話,至少現在不能."

"我知道."風瑤輕輕擦干眼淚,忽然又審視的看著哥哥說道:"哥哥,你真的只是為了她的身體和安全,沒有別的什麼想法?"

"咳咳,這個問題……"風逍尷尬的干咳兩聲,有些不敢直視風瑤的眼睛.

"好了.不用說了."風瑤忽然嫵媚一笑,抱著風逍脖子說道:"哥哥,你似乎終于開竅了,三年了,終于找到了一個."

"瑤兒,你不吃醋嗎?"風逍有些忐忑的說道.

"有一點吧,不過為了哥哥的性命和義父的囑托,還有我們的將來,我會坦然接受一切的,只要哥哥不像四年前那樣丟下我就可以……而且這個女孩,無論相貌,氣質還是性格,除了哥哥,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可以配的上她.以哥哥的魅力,我想夕若妹妹一定會很快愛上哥哥的."風瑤喃喃說道.真的只是一點嗎?只有她自己知道,但,她太愛他了.

"瑤兒……"想到四年前一幕幕,風逍重重的抱住了風瑤.

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風逍坐在床邊,輕輕的喂楊夕若吃八寶粥,他知道大病初愈的人該吃什麼.雖然夕若的身體已經恢複了力氣,但風逍依然霸道的要喂她吃飯,把她感動的稀里嘩啦,風瑤則在一邊,用仙子般的聲音為她描述著這個家和這個家里的趣事.

楊夕若控制著眼淚,一邊輕啟朱唇吃著風逍送進口里的稀粥,一邊傾聽著風瑤的描述.這種家的感覺,她已經太久太久沒有體驗到了.

吃過晚飯,風逍又往夕若身體里傳輸了一些混沌之氣,就走了出去,輕輕關上了門,留下風瑤和夕若在里面.

"女人之間應該更容易交流吧."風逍輕輕一笑,躺倒在沙發上,略有些無聊的打開了電視.

"《輪回》公測不到一周,最高在線人數就已經超過了五億,這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數字……"

"《輪回》正慢慢的融入人們的生活,改變著人們的生活習慣,以前人們見面會問'你吃了嗎?’,而現在大部分會問'你幾級了?’……"

"輪回輪回我愛你,就想老鼠愛大米……"

……

連續翻了好幾個頻道,幾乎都是關于《輪回》的.《輪回》的火爆程度讓風逍有些眩暈感,"啪"的關上電視,風逍緩緩走到陽台上,探頭觀望著天上的半月.

"明天,就是7號了."

風瑤的房間傳出了兩個女孩子的嬉笑聲,風逍終于忍不住好奇,偷偷的將混沌之力運于耳朵上,側耳傾聽.

"夕若妹妹,哥哥有沒有對你動手動腳?"

"沒……沒有啦,風大哥那麼好的人,怎麼會……"楊夕若嬌羞的聲音.

"真的嗎?我那個壞哥哥會對這麼一個大美女規規矩矩?"風瑤懷疑的聲音.

"真的沒有啦."

"沒關系,以後我們睡一張床,保證壞哥哥不敢亂來.你不知道,他可壞了,說不定現在就在偷聽呢……"

風逍冷汗直冒,連忙逃離了陽台,尋思了半天也沒找到事情做,只好又開始看電視.

"我有那麼壞嗎?"風逍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看了半小時的無聊電視,風逍有些昏昏欲睡之感,風瑤房間隱約傳來兩個仙子的嬉笑聲.

"哥哥!"房間的門被打開,風瑤輕笑著向他喊道:"來幫我個忙."

風逍迅速起立,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沖到風瑤面前.一臉謙謙君子的模樣說道:"美麗的仙子小姐,有什麼可以效勞的."

風瑤和夕若齊聲一笑,風瑤輕輕打了哥哥一下,說道:"哥哥,幫我把夕若妹妹抱到浴室去,我要幫她洗澡."

"哦!"風逍也不廢話也不驚訝也不YY,立即抱起已經羞紅臉的夕若,幾個轉身將她抱到了浴室,把她輕輕放在浴室的椅子上.

"好了,哥哥,看什麼看,快出去了!"

"不是吧,用完了就扔啊,好歹也要讓我盡一分力……"風逍抱怨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風瑤輕輕的推了出去,啪的鎖上了門.

留戀的看了一眼浴室的門,不滿的嘟囔道:"以前洗澡的時候既讓看又讓摸,現在連門都鎖上了……"

浴室嘩啦啦的水聲和若有若無的嬉笑聲讓風逍心癢難搔,風逍終于忍不住再次把全宇宙最最玄妙的混沌之氣用在了偷聽上.

"夕若妹妹,你的胸部好大,而且好軟哦……"

"哪……哪有,瑤兒姐姐的胸部也很大,而且很很……滑……"

"咦?你的胸部怎麼會有兩道淤青,而且時間不長,而且……而且好像是被人捏出來的……"

"啊?我……我不知道,應該不是的……"

"夕若妹妹,你今天有沒有什麼時候昏倒過……"

"沒有啊,只有……只有……風大哥為我治病的時候……"

風逍的冷汗稀里嘩啦,迅速關掉電視鑽進自己房間里裝作早已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風逍的門被輕輕敲了兩下,同時傳來瑤兒的聲音:"哥哥,睡了嗎?幫我把夕若妹妹抱回房間."

風逍打開門,瞬間被風瑤浴後的風情驚豔的頭暈目眩,不過對上她有些怪異和好笑的目光,風逍馬上跟做賊似的乖乖沖進浴室,抱起身上微帶濕氣的楊夕若將她送回房間——可惜她身上已經穿上了睡衣.

楊夕若被風逍抱住後,猶如直接被他的手接觸到身體,讓她羞不可抑.她身上只穿著一層風瑤的薄薄睡衣,內部中空,而且由于胸部太豐滿,把睡衣幾欲撐裂,兩顆蓓蕾的形狀清晰可見.

風逍全身燥熱,覺得自己的鼻血都快噴了出來,把夕若放到床上後,終于忍受不住,兩只手狠狠的抓住了風瑤的兩只雪乳,狠狠的揉弄了半天,才留下緊緊捂著嘴一臉緋紅的風瑤逃回房間.

"哥哥晚安!"輕撫著被揉痛的胸部,風瑤貼在風逍的門上,柔柔的說道.

在家的時候,每天晚上睡覺前她都會先和哥哥道晚安,否則,她會徹夜睡不著,仿佛遺失了什麼珍貴的東西.

"明天,又是7號了……"

這一夜,楊夕若在風瑤的輕輕安撫下,睡得很安穩,再也沒有做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