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東方血皇,殺人無血 第063章 我們回家
即使對方不屑和他做兄弟,就憑他救了自己的妹妹.就憑他是血皇影風,就有讓自己俯首的理由.

風逍無語.這也太容易了吧.

小天小冰,我們的組合從今天起似乎又多了一個伙伴——而且,是個肯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伙伴.

"好,傲天,你和西門家族的恩怨我都明白,雖然我成了你的大哥,但自己的仇依然要自己去報,做兄弟的,只能給你一些幫助."風逍重重拍了一下楊傲天的肩膀.

"嗯,老大,我明白."楊傲天眼中閃過一絲感動.

"老大,我可不可以問你兩件事情."既冰冷又有些恭敬的聲音多少讓人有些別捏.

"兄弟之間沒有什麼可以不可以的,盡管問就是."風逍一臉的老氣橫秋.

"老大,你是怎麼知道我和若若的事情的?"楊傲天問出了一直疑惑的事情.

"果然……"風逍暗歎一聲,這種事情是不能不隱瞞的,比讀心術更恐怖的讀取記憶,是注定不能呈于人前的.

"我有自己的情報網."風逍只能這麼回答.

楊傲天是現今西門世家家主西門野一次酒後亂性強*奸一名叫楊茹的侍女後生下的,因西門家人丁不旺,西門野在上代家主西門雄的命令下承認了楊茹和楊傲天的身份,納楊茹為二房,畢竟,華夏的一夫一妻制在這些勢力龐大的大家族里只是一句空話.

只是楊茹過門之後卻受盡了欺凌,西門野平時連看都不看她一眼,原配夫人納蘭一萍對她冷嘲熱諷,拳腳相加,甚至家里最低賤的丫頭家奴都可以任意使喚她,這個名義上的西門二夫人干的都是最髒最累的活,可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她把這一切都默默承受起來.

三年後,同樣是因為一次酒後意外,楊茹又生下了楊夕若,幸運的是,這個柔弱的女孩,以她的純真善良征服了周圍的人,受到大部分人的喜愛,只是隨著她慢慢長大,她天使般的美麗終于為她引來了災難——她同父異母的哥哥西門狂對她垂涎已久,終于一次趁楊傲天不在時潛入她房中欲對其不軌,但遭到她的強烈反抗,並以水果刀失手削去了西門狂左手的三根手指,從而引來禍端.

在納蘭一萍的糾纏下,溺愛長子的西門野暴怒之下沖到楊夕若房里將她的雙腿硬生生震斷,遲來的楊茹和楊傲天聽到的只是楊夕若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楊傲天悲憤欲絕,欲上前與西門野父子拼命,卻被楊茹死死拉住.為了照顧殘廢的夕若,他們母子三人只能默默的承受了一切.

然而,西門一家卻並不想就這麼放過他們.

三天後,一張親子鑒定放到西門野面前,上面清晰的寫著,楊傲天與楊夕若非他親生.

自覺受到奇恥大辱的西門野大怒,當天晚上,母子三人便被趕出了西門家.好在西門野尚有一絲良知,未下殺手.

是否是西門野親生,母子三人比誰都清楚——這是一場赤裸裸的陷害,但他們沒有分辨什麼,為了楊夕若,脫離西門家反而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從這個時候起,楊傲天心里就埋下了仇恨的種子,直到三個月後楊茹意外出車禍身亡,背後隱約有西門家的影子,他的仇恨終于根深蒂固,一發不可收拾.楊夕若也因為母親的死,流了一夜血淚,徹底失去了光明.

這些,都是軒轅婉兒從楊傲天與楊夕若的記憶里得知.

"如今,夕若妹妹又險遭毒手,楊傲天和西門家的仇恨應該已經不共戴天了吧."風逍歎道.

楊傲天點了點頭,相信了風逍的話,接著又問出了第一個疑惑的問題:"老大,為什麼你會專門跑來救若若,是……是若若和你說好的嗎?"

"這個問題嘛……"風逍看著楊傲天的眼睛,很正經的說道:"之前我也不太清楚為什麼,不過現在我知道了,是因為……我喜歡她!"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楊傲天愕然.

風逍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問道:"傲天,你不會想棒打鴛鴦吧?我們可是好兄弟啊?!"

楊傲天連忙擺手:"不是不是,只要老大對若若好,若若又同意的話,我這個當哥哥的絕對沒問題."想到妹妹見到風逍時的驚喜,楊傲天暗自嘀咕這兩人不會早就勾搭上了吧?

雖然楊夕若雙腿殘疾而且失明,但在楊傲天心中她依然是全天下最完美的女子.在他心里,或許也只有風逍這樣的人才配得上他的妹妹.

"放心吧,我對夕若妹妹一定比對自己更好,放心交給我吧."風逍轉身向楊夕若的房間走去,忽然回過頭來向楊傲天問道:"傲天,知道西門狂最近在做什麼嗎?"

"西門狂"三個字讓楊傲天眼中厲色一閃,他微微一想答到:"一直都在《輪回》."

"嗯!"風逍一笑:"如果現實中無法對抗,那為何不換一個方式,《輪回》或許就是一個契機.據我所知,西門家已經准備了幾十億資金准備在《輪回》中創建自己的勢力,可見他們的重視."

點到即止,風逍大有深意的看了楊傲天一眼,輕輕的推開楊夕若房間的門,走了進去.

楊傲天細細品味風逍口中的話,眼中閃過一道明光和不易察覺的陰森.

"掩藏于黑暗中伺機而動……把你的勢力,一點,一點,一點的擊潰吧——即使一次一次的失敗,《輪回》也不會真的讓我死,卻可以讓你們惶惶不可終日!"

"刺客,果然是我最好的選擇!"

……

"風大哥,是你嗎?"楊夕若伸出她白玉般的皓腕,似乎想要摸索什麼.

抓住楊夕若的手,風逍淡笑道:"為什麼會猜到是我?"

"因為風大哥的腳步聲很輕."楊夕若淺笑,不過下一刻,她的身體已經被橫腰抱起.

"啊——風大哥."楊夕若驚呼,眼中閃過緊張和驚慌失措.

"夕若妹妹,和我回家."風逍為楊夕若緩緩的注入一絲絲的混沌之氣,來緩解她忽然離開被子的寒冷——雖然現在是炎夏,同時順手拿過她的游戲頭盔.

"回家?回哪個家?"楊夕若茫然.

"回你以後的家."風逍輕輕答道,將楊夕若抱出了房間.

"傲天,你妹妹我帶走了!"看到有些發傻的楊傲天,風逍不得不提醒一句.

"嗯!若若,劉阿姨有事回家了,以後,就讓我老……大哥來照顧你和治愈你的身體,要聽話,知道嗎."楊傲天沒有說出真相,他不想讓自己純潔無暇的妹妹,接觸太多的陰暗面.

雖然很多事情不明白,楊夕若還是很乖的聽了哥哥的話,而且,她很喜歡風逍懷中的溫暖感覺.

"哥哥,風大哥和你?"楊傲天口中的"大哥"讓她想到了一個驚喜的可能.

"夕若妹妹,我和你哥哥已經是兄弟了,以後,我也算是你大哥了,這下可以放心跟我走了吧."風逍嬉笑道.

"哥哥,是真的嗎?太好了,你終于可以不再是一個人了!"楊夕若喜極而泣,沒有人比她更了解楊傲天內心深處的孤獨和悲傷,如今他找到了自己的伙伴,她心中的興奮,甚至遠勝自己的病愈.

風逍捏了捏楊夕若的小屁股,說道:"放心吧,你的哥哥除了我,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兄弟姐妹."驚豔的看了一眼夕若泛紅的嬌顏,抬頭對楊傲天說道:"傲天,我走了,有事的話《輪回》里聯系,我的名字叫風魂.記得,這個名字不要告別別人,否則可能惹來麻煩."

楊傲天微一點頭,卻發現風逍和妹妹已經消失了,窗外,一個越來越淡人影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遠離.

楊傲天目瞪口呆,半響,才自言自語到:"若若在他那里應該是最安全的吧.以他的實力,縱然全西門家傾其全力,也不一定可以對抗."

"……糟糕,忘記問老大住哪里了……算了,明天上游戲問吧."

楊傲天明白風逍把他留在那里而不是一起帶到他家的原因,他不是女人,不需要別人的庇護,而這個可能時時面臨危險居住地,已經變成了一個對男人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