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幽冥五行聖麒麟 第050章 溫馨
(警告:請勿被章節名所騙,此章很邪惡,未成年人慎入!)

"哥哥……"隨著一聲**,一雙滑膩晶瑩的玉臂已經環在他脖子上.

風逍微微一笑,反手抱住風瑤:"剛下游戲?"

"嗯!……哥哥,你在看關于修羅的帖子嗎?這個人我經常聽人提起,似乎是整個游戲最厲害的人物呢."風瑤伏在哥哥背上,輕輕說道.

"沒錯,是個很厲害的人,不但厲害,而且高大威猛,玉樹臨風,氣度翩翩,聰敏睿智,氣宇軒昂,猶如天神下凡……"風逍滔滔不絕,大拍自己馬屁,把自己拍的暗爽不已.

"嘻嘻……哥哥,那個修羅不會是你吧!"

"……"

"因為哥哥除了自己,從來不會去誇一個人.而且,我之前就懷疑第一名就是哥哥,因為不管做什麼事情,只要不取得第一,哥哥都會有些不高興的,更何況,我的哥哥從來都是全天下最厲害的."風逍的秋水明眸隱含著微笑和崇拜,她對哥哥的了解,勝過自己.

"哈哈哈哈……"風逍轉身抱起風瑤,讓她橫坐在自己懷抱中:"我的瑤兒不但天仙化人,而且聰慧無雙……嗯,當然,你哥哥我也是天上少有,地上絕無,勉強配的上我的乖瑤兒."

風逍總算不再沒事找抽的去和自己妹妹保持神秘感,把自己在游戲里的各種奇遇慢慢的講給風瑤聽,無數的不可思議,無數的異遇奇聞,把風瑤聽的時而發出嬌呼,時而嘴巴張成可愛的"O"型.

"嗯!真不愧是我最厲害的哥哥!"風瑤的雙眼充滿了癡迷和崇拜.

風瑤本來就長得絕美.在燈火的映襯下,那張美麗絕倫的玉臉越發顯得嫵媚,看得風逍腹下火氣勃發.

聽到了風逍愈來愈粗重的呼吸聲,風瑤溫柔地笑著,香臀微挪,潔白的玉臂輕環他的脖子.

風瑤只穿了一層緊身的白色連衣裙,整個浮凸的嬌軀彎成一道連綿起伏的勾魂曲線,酥胸欲挺,蠻腰欲細,這種情形本來應該是香豔中帶著淫美的,但是風瑤的臉蛋此時顯得無比的恬靜,使得整個嬌軀都籠罩在一層安詳和聖潔中.

風逍覺得渾身的血都仿佛要冒了出來,他抬起雙手,將風瑤的上衣和罩杯輕輕推了上去,雙手握住了那對豐盈和高挺的絕世美乳,輕輕揉動起來.

"啊!哥哥……!"風瑤呻吟的細語如同夢囈一般,便連自己也聽不清楚.接著一雙小手輕輕撫摩上風逍的面頰,忽然,她仰起小臉張開櫻桃小嘴,輕輕吐出粉紅嬌嫩的小香舌,咬上風逍的嘴巴,將小香舌吐進風逍嘴巴中.癡癡地絞動.

"嚶!"風瑤仿佛夢囈一般的呻吟,小口中大量香甜的津液也毫無顧忌地留進風逍口中,感到自己的豐盈雪乳被風逍抓揉成為各種不同的形狀,下身一熱,不由難耐地將兩只玉腿緊緊絞在一起.但是感到風逍的一只壞手,正俏俏潛入她的裙子里,插在她兩只大緊緊合起的大腿中間,用力想在那里擠開一道縫隙.

"哥哥還是那麼壞!"風瑤芳心一嗔,羞怯的張開兩只豐滿修長的大腿,嬌嫩的下身做好被大肆揉虐的准備.

風逍邪邪一笑,手指緩緩深入,在風瑤嬌媚不斷的呻吟聲中,開始了狂風暴雨般的肆虐……上下起伏的晶瑩乳浪狠狠的刺激著風逍的眼球,兩顆顫抖的蓓蕾晶瑩如玉,仿佛天下最美麗的寶石.

水滴四濺,溪流潺潺……

"哥……哥……該……睡覺了……啊……"風瑤再一次高潮,強烈的快感讓她幾欲痙攣.在瑤兒的求饒聲中,風逍總算是把手從風瑤的裙子里抽了出來,然後在她嬌嗔的目光中把手上的汁水一點一點的抹在她的修長的大腿上.

從風逍的腿上下來,雙腿的無力讓她幾乎站立不穩,偶爾有幾滴晶瑩的液體從腿間滴下,風瑤羞嗔的說了聲"哥哥快去睡覺!",逃也似地鑽進了浴室.

望著風瑤曼妙魅惑的背影,風逍強行壓下快要不受控制的邪火,不禁一陣苦笑.

承諾在先,他現在還不能真正的要了風瑤.

這是一種要命的折磨.

寂靜的夜里只有浴室傳來的嘩嘩的水聲,淡淡的芬芳依然散發自己那撩人心弦的魅力.風逍閉著眼睛默默的感受著家人與愛人的溫馨.

浴室的水聲漸漸平息,風逍懶得洗澡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的房間,就在瑤兒的隔壁.

出浴的美女散發著驚天地泣鬼神的魅力,風瑤輕撫著稍顯濕潤的頭發,來到風逍房門前,貼在門上輕輕的說了句"哥哥晚安",然後如飄渺仙子般飄回自己房間.

自己的家,總是最溫暖的.

如果哥哥肯像小時候一樣抱著自己睡覺就更好了.

要是風逍知道了風瑤的想法肯定大呼冤枉,抱著最愛的瑤兒睡覺,且不說忍不忍的住,光是那種能能摸不能碰的感覺就比殺了他還難受.

…………

…………

清晨總是在第二天如約而至,帶給這個城市與黑夜不一樣的明媚與愉悅.

微微亮時,風瑤就睜開了眼睛,習慣性的摸了一下自己的枕頭,感覺那一片濕潤,她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三年了,每天醒來,自己的枕巾都會被莫名其妙的打濕一片,仿佛她有著永遠流不干的眼淚.有時半夜忽然醒來,卻發現自己已經是淚流滿面,心里更是仿佛堵上了什麼,難過的讓她幾欲痛哭出聲.

理了理微亂的頭發,風瑤戴上一個寬大的遮陽帽,輕輕的走出了家門.

風逍爬起身來,以混沌之氣瞬間清走了慣性的疲憊,起身來到客廳.

"瑤兒應該已經准備好早飯了吧."

門被打開,風瑤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手里提著早餐.

"哥哥,你起來啦."風瑤像個小蝴蝶般飄到哥哥面前.

"這麼早就去買早飯啊."看著風瑤手中的早餐,透著款款麥香:"這是什麼?"

"小麥粥,快趁熱吃了吧.別的還想吃點什麼?"風瑤的眼里滿是關心和愛意.

"別的不要了,你知道我不需要吃太多的."風逍接過早餐,心里泛著溫馨的漣漪,低著頭吃起了東西.

風瑤嫵媚一笑,轉身走進哥哥的房間,開始俯身整理.

風逍沒有去幫忙,也沒有喊她先來吃飯,因為他知道結果只會是被她溫柔的推出來.他已經習慣了風瑤這種略顯霸道的溫柔.

風瑤整理完了一切,才和哥哥一起吃起了早飯.

義父過世後,他們相依為命,重複著這種介于兄妹與愛人之間的溫馨.

四年了,風逍自從輟學于京大後,便極少出門,更不要說出去工作,而義父也沒有留下遺產,可是他們從來不會缺錢,甚至在義父死後買了這棟別墅.

風瑤從來不會去問哥哥錢從哪里來,她對哥哥的信任和依戀,已經盲目到不可救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