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臨天下 第016章 雪靈披風
"你好,鐵匠大叔,這是你要的礦石."回到新手村武器店,風逍禮貌的把礦石交給張鐵匠.

"哦,是風魂啊,完成的不錯,這是給你的獎勵."張鐵匠面無表情的說道.

任務完成,風逍得到張鐵匠給的一件5級藍色裝備和300經驗.

"鐵匠大叔,你是鍛造師嗎?"風逍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

聽到鑄造師三個字,張鐵匠的眼睛瞬間亮了一下,又馬上暗淡下去,淡淡的說道:"我的確是鍛造師,你有什麼好的材料的話我可以幫你鑄造裝備,而且費用不會太高."

"哦,那鐵匠大叔,不知道仙級材料你能不能鍛造."風逍試探的問道,他並不報太大希望,因為新手村理論上是不可能出現仙級材料的,甚至高級材料都見不到,想來新手村的鑄造師也不會強到哪里去.

"什麼?仙級材料?!難道你有仙級材料?"張鐵匠幾乎是跳了起來,兩手閃電般的伸出,緊緊的抓住風逍的肩膀,生怕他跑了一般,竟和新手村村長聽到紫玉清心鏈時的反應一模一樣.風逍翻了翻白眼:不愧是一個村子的,連動作都是一個套路.

還沒等風逍回答,張鐵匠雙手卻又收了回去,有些自嘲的說道:"剛才真是想高級材料想瘋了,新手村又怎麼可能會有仙級材料."

"誰說新手村沒有,小爺這里就有一張."風逍嘟囔一句,放慢動作,牛逼哄哄的拿出了那張黃金雪狼皮,頓時,白色與金色交織的光芒讓有些昏暗的鐵匠鋪充滿了絲絲的生氣.

光芒的照映下,張鐵匠的手哆嗦起來,眼淚掉了下來,連哈喇子都流了出來……張鐵匠一把搶過黃金雪狼皮,不敢置信的看了又著,摸了又摸,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好的材料是鍛造師的生命,鍛造出一件好的裝備更是一個鍛造師一生的追求和榮耀.張鐵匠一個高級鍛造師,窩在鳥不舍得拉屎,豬不舍得放屁,窮的叮當響的新手村,40多年連一件高級材料都沒見過,空有一身高超的鍛造技藝無處施展,只能蹲在昏暗的武器店賣點最垃圾的白板裝備,那種感覺,和斷子絕孫沒什麼區別.

此時竟見到了傳說中的仙級材料,他激動的心情絕不是外行人所能理解的.

"風魂,請你務必委托我為你鍛造這張材料……我不但不收你分文,還會把我這些年來收集的極品晶石都用在上面."張鐵匠平複激動的心情,眼光灼灼的看著風逍,一旦丟了這次機會,還有沒有下次都不一定了,所以為了鍛造這張黃金雪狼皮,張鐵匠都准備把血本拿出來了.

張鐵匠仿佛餓了800年忽然見到肉的表情讓風逍實在不忍心去拒絕他,而且還免費,還白送晶石,怎麼聽都好像不吃虧,于是一臉大方的說道:"那好吧,鐵匠大叔,麻煩你幫我打造一張披風吧."披風在《輪回》中屬于很拉風但很稀少的一類裝備,而黃金雪狼皮的說明上很清楚的寫著"可鍛造披風",于是風逍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它.

聽了風逍肯定的回答,張鐵匠明顯的緊張和興奮起來,仿佛一個等待開苞的少女.接下來,他又是掏箱底又是翻地磚,叮叮當當唏哩嘩啦半天之後,被染成黑臉的張鐵匠拿著幾顆閃著奇異光芒的寶石從床底爬了出來,一臉滿足的齜牙笑了笑.風逍強忍著小屋里飛揚的灰塵沒有出去,他想親眼目睹鍛造的經過.

鐵匠鋪被關閉起來,任何其他玩家都暫時無法進入,張鐵匠小心翼翼的把黃金雪狼皮平鋪在鍛造爐上,略微調整一下其形態後,將4顆顏色各異的晶石點放在上面.

熊熊的爐火燒了起來,張鐵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緊盯著燃燒的爐火,默默的計算著火候.風逍看他專注到極點的樣子,也不敢吭聲,怕一不小心打攪了他.

忽然,張鐵匠眼睛光芒大盛,右手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個形狀怪異的小錘子,快猛絕倫的在黃金雪狼皮的各個部位敲打起,其頻率之快,看的風逍瞠目結舌.

敲打的過程中,不斷起落的錘子總是有意無意的輕觸一下其中一顆寶石,寶石在一次次接觸中慢慢的與黃金雪狼皮融合,直至完全消融.風逍好奇的看了下這些寶石的屬性:

風靈之石:靈級寶石,鍛造中使用可加強鍛造成功後的敏捷屬性和風屬性,鍛造失敗後消失.

紫金石:靈級寶石,鍛造中使用可將鍛造成功後的附加屬性增強20%,鍛造失敗後消失.

昆侖玉:仙級寶石,鍛造中使用可提高鍛造成功後的屬性附加上限,最多可使材料多附加兩種屬性.

高級靈運石:仙級寶石,神級以下鍛造成功率+40%.

……

風逍眼淚呼啦啦的,鐵匠大叔,你簡直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兩顆靈級寶石,兩顆仙級寶石,隨便一顆拿出去都是無價之寶.風逍真正相信了張鐵匠真的是毫無保留,為了鍛造這個披風,他把家底都翻出來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

鍛造爐的火焰越來越旺,最後將整個黃金雪狼皮都包裹起來.張鐵匠滿臉汗珠,敲打的速度絲毫不減,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興奮,竟似完全不在乎火焰對他手臂的灼燒.

風逍心里一喜,難道要完成了?

一陣連續的打擊中,原本散發著淡金色的雪狼皮猛然發出強烈的白色光芒,層層疊疊的耀眼白光瞬間照亮了整個武器店,甚至透過門窗的縫隙照射而出,吸引了無數新手村玩家的注意.

強烈的白色光芒持續了十幾秒才慢慢暗淡消失,

鍛造成功了?風逍緊張的看著坐在地上直喘粗氣的張鐵匠.張鐵匠緩過氣後,看著一邊的風逍,晃了晃手中的白金色披風,一張臉笑成了狗尾巴花.

風逍激動的接過披風,入手的瞬間,一股泌人的輕靈之氣從披風上傳來,讓他竟有種要飄起來的感覺.